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三、 张大才无意中遇上赵小翠
发表时间:2019-03-05 点击数:2251次 字数:


转眼,又是春天,青草滩大队是个水乡,大河小沟鱼群活跃起来,正是捕鱼的旺季。张大才把喂牛、喂猪、喂鸡的事都交给了王菊花。他自己每天傍晚干活一收工,就急急忙忙吃两碗饭,赶紧划着小渔盆去捕鱼,一个晚上能捕到两三斤鱼,第二天天不亮就到街上去卖,一天收入也有块把钱左右。张大才的日子越过越好,家里缝纫机、收音机都置办齐全,他自己花二十块钱买了一块中山牌手表,花六十块钱给王菊花买了一块上海牌半钢手表。同时,他和王菊花都买了毛线,织了毛线衣,并都买了皮鞋。这样的日子,这样的派头,在农村来说真是不得了,没有人不羡慕。

这天傍晚,张大才在河湾里下完鱼网,人也累了,他就把小渔盆靠上岸,坐到一棵柳树下休息,却遇到了本生产队的赵小翠。这赵小翠在放鸭,正准备赶着鸭子回家,见到张大才坐在柳树下,就唤住了鸭子,与张大才聊了起来。

赵小翠比张大才小一岁,张大才今年十八,她十七,是全大队长得最漂亮的姑娘,农村人不会说什么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之类的文词,就说她人见不走,鸟见不飞。赵小翠虽然不认得字,嘴巴倒还会讲,嘴上往往还有一两个新词。四乡八邻的小伙子都想娶赵小翠为妻,隔三差五的就有说亲的人上门,人家都说她家的门槛都给媒人踏低了,可是赵小翠一个也看不中。有人传言,赵小翠爱时新,要自己找婆家,或者是找城里人。她平时与张大才来往不多,因为张大才是订过亲的人,她不好意思与张大才多接触,但两个人比较说得来。

赵小翠挨着张大才坐下,说:“大才呀,你真能吃苦,也会吃苦,胳膊一动就挣一沓票子。天下人都像你这么苦做苦累,世上钱都不够挣。”

张大才说:“你不也很能干吗?到现在还在放鸭,不也是为了挣钱吗?”

赵小翠说:“谁叫我苦命,不做行吗?我哪有菊花命好,天生有福享,风里不去,雨里不来,坐在家里等你养她。”

张大才说:“菊花想得简单,他找到我这个泥糊腿(农民)就很满足。她不像你条件好,说不定能找个城里人。”

“拉倒吧!”赵小翠叹口气说,“我找什么城里人,那是有些人喝水没咸菜塞嘴,牙痒,嚼蛆。我家七祖八代也没想找城里人,城里人也看不上我。我能找到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就把他当宝贝供起来。可惜我命不好呀,现在想你也不一定想得到啦!”

张大才一听赵小翠说想他想不到,不觉脸上一红,不知说什么好。而赵小翠若无其事,故意偏着头看他,看得他不知道两只手放哪里好。赵小翠拿起张大才的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把炒蚕豆塞给了张大才,说张大才不要光顾着捕鱼,别把身子饿坏了,用炒蚕豆垫垫肚子。

张大才接过赵小翠给他的炒蚕豆,说:“小翠呀,你以后找的人肯定比我好,因为你不比菊花,你长得好看,家里家外样样活都拿得起,还愁着这辈子没好日子呀!”

赵小翠嘎嘣咬碎一粒炒蚕豆,说:“大才,我有句话真不好说,你一个漂漂亮亮的人,挣了满堂家私,盖了那么好的房子,怎么就打算要一个残废人做烧锅的(老婆)呢?那以后你们结婚了,她在家里进进出出,也不好看呀,说句不好听的,你们睡在一起都会很不自在,更不要说带出去见人了,一道出去看个戏,看个电影,那是不谈的事。”

张大才被赵小翠说得木呐了,只顾嘣嘣地吃着炒蚕豆,不知说什么好。

赵小翠说:“大才,我是嘴巴直,跟你说实话,你不要见怪。”

张大才缓过神来,说:“小翠呀,你说的是实话,菊花就那点缺陷。她对我好呀,这不就行了吗?她干家务活一点不比别人差,搞家庭副业没问题。我既然跟她订亲了,那就认到底了,不能改了。”

赵小翠又给张大才一把炒蚕豆,说:“大才,你说得不对,她对你好就行啦!我要是对你好,你也答应我吗?”

张大才这回算是给赵小翠说懵了,这姑娘虽然嘴巴很能,但也不能这么跟一个男人说话呀,他真不知道怎么说好。不说吧,又好像真答应让赵小翠对他好。那哪行啊!那他张大才不是吃了碗里看着锅里吗?不就成了三心二意,不忠不义的人了。要说吧,又不知怎么说。说急了还得罪人。

张大才站起身,说:“我渴了,手里的炒蚕豆吃不下了,还给你吧!”

赵小翠当然不会要张大才还给她的炒蚕豆,拉着张大才的裤子说:“就那么几粒炒蚕豆你还给我干什么,你装口袋里,带回去晚上吃。吃人家蚕豆,怎么能还,要还也是还锅锅粑。你口渴了,我这竹筒里有热水,你喝几口就好了。”

张大才只好把炒蚕豆装进了口袋,又坐下来,接过赵小翠递给他的竹筒。张大才拿起竹筒准备喝水,嘴到竹筒边又停住了,说:“我不能喝这水,我喝脏了,你就不方便喝了。”

赵小翠说:“你我都是一个村的人哪有那么多花头精,有什么脏不脏的,我不嫌你脏。你不看电影里男的女的还亲嘴呢!你喝,怕什么?”

经赵小翠一说,张大才更不敢喝竹筒里的水了,赵小翠非要他喝。张大才突然心头一亮,有了说辞。他对赵小翠说:“我不是口喝,是起网的时间到了,刚才不好说我要去起网,就说口渴了。现在我跟你说真话,我不能陪你坐了,不能让上网的鱼跑了,鱼一跑,网也要被拉破。我……我真不能陪你了。”

赵小翠也站起身,说:“天黑了,我也要赶着鸭子回家了!”

二人分开后,张大才划着小渔盆在河里起网,赵小翠在岸上赶着鸭子回家。

赵小翠边走边朝张大才说:“天黑了等会你回家千万小心点,不要跌跤子,你要是把腿也跌跛了,那跟菊花就成了天生的一对,真好看呢!”

张大才没有理赵小翠。

天黑了好一阵,张大才才把鱼网起完,今天他运气特好,捕到到了四五斤鱼,明天早上能卖两块来钱,这是不小的收入。可他心里一点也不高兴,刚才赵小翠的那一番话,让他很不开心,真是天一黑就遇到鬼了。

张大才划着小渔盆回到他家门口的河边,见他家的门开着,灯也是亮的,他知道是王菊花在他家里,帮他料理事情。他上了岸,一手拎着小渔盆,一手拎着装着鱼网和鱼的渔篮往家里走,他刚到门边,王菊花就赶快迎出来,接过他的渔篮,帮他晾鱼网。

等张大才把小渔盆靠好,王菊花催他:“快洗手吃饭,饭菜是我刚从我家拿来的,还是热的,不要放凉了。”

张大才洗了手,坐到饭桌上吃饭,他看着王菊花一跧一拐地在门口晾鱼网,不知为什么心里觉得有些别扭,同时又十分可怜王菊花,心里感到有些难过。

王菊花晾好鱼网,还要给张大才叠衣服,张大才说:“菊花,你累一天了,衣服就放着吧,等会我自己来叠,你赶快回家去吧!”

张大才说出来的意思是舍不得王菊花,实际他心里想的是不想看到王菊花跛着腿走路的样子。

王菊花把张大才吃过饭的桌子收拾干净,用竹篮装好还没洗的碗盏,一跛一跛地回家去了。

张大才叠着衣服,心里开始想着赵小翠说的那些鬼话,这赵小翠平日里是个懂事的丫头,今天怎么尽说伤人的话,而且是当着他的面正儿八经地说的,是心坏,还是嘴坏。他叠完衣服,收拾好,就开始洗脸洗脚,不再想赵小翠那些烂嘴烂肠子的话。他洗好脸和脚后,就脱了裤子上床靠着,不由得又想起赵小翠的那些寒碜人的话,他觉得也不能怪赵小翠说话难听,她说的都是实话、真话,菊花的腿确实跛的厉害,走路不好看,也不能干田里的活,她是一个残废人。可是他张大才是认了的,图的是菊花是女人,能做老婆,她心好,人品好,对他也好,她生儿育女不是一样吗?不听赵小翠的那些鬼话。当然,除了赵小翠,以后可能还有人会说菊花是个残废,不管人家怎么说,他都不往心上去,别人看不起菊花,他就更要把菊花看得高高的。老人们不是说丑妻瘦田是发家之本吗!

再说,菊花除了腿跛,人长得并不难看,瓜子脸,大眼睛,细腰,美人肩,白皮肤,生得很漂亮。赵小翠是臭嘴,只当是提醒他不能亏待菊花。

张大才想着,想着,觉得困了,他就脱下上身衣服,睡下了。第二天,他和菊花又一切如常。

有一天,鸡刚叫头遍,张大才就起了床,上街去买鱼。这是一个黑乎乎的阴天,他刚刚走到自家的墙拐角,看到一个人影模模糊糊地从墙根下慢悠悠地站起来,吓得他浑身冒冷汗,一连倒退三步,心想起早遇到鬼了。

这时,张大才却听到有人轻声说:“你怕什么?是我。”

张大才听出是赵小翠的声音,就说:“你吓死我了,你呆在这里干什么?”

赵小翠说:“我不是上街卖鸭蛋吗?起了个冒早,天黑一个人不敢走路,想着你要上街去买鱼,就在你家屋拐角等你一道,找个赶夜路的伴呗!”

张大才说:“那行,那行,我们走吧!”

二人走到村外,赵小翠拿出一个手帕包的小包包,递给张大才,张大才接到手里后觉得热乎乎的。

赵小翠说:“那是几个糯米粑粑,还是热的,是给你吃的。”

张大才对赵小翠说:“你自己吃呀,我那好意思吃你的东西!”

赵小翠说:“几个糯米粑粑算什么,快吃吧,不会你吃了我的糯米粑粑,我就把你粘住了。”

张大才拿着热乎乎的糯米粑粑,心里很为难,他说:“我真不想吃,还是还给……”

“哦!”赵小翠说,“你不想吃我的东西,那就连手帕一起扔河里去吧!”

经赵小翠一说,张大才就不好把东西还给她了,好好的糯米粑粑,可是贵重东西,是汗水换来的,哪能往河里扔,那不是不知贵贱吗?再说那也太不懂人情,要真的扔了,不是活啦啦看不起赵小翠吗?

张大才只好三口两口地把那几个糯米粑粑吃了,赶快把手帕还给赵小翠。赵小翠说:“手帕也是给你的,一个大小伙子,也不缺钱,就是舍不得买一条手帕,老是用手背擦鼻涕,看着都丢人。”

张大才被赵小翠说得脸红起来,他问赵小翠:“你怎么知道我用手背擦鼻涕?”

赵小翠说:“我看到的呗!”

张大才不吭了,赵小翠并没有说瞎话。

他们走了一段,进入一片坟茔,赵小翠说:“大才,你把我的鸭蛋拎一下,就在这里等我一会,我要小解。”

张大才帮赵小翠拎着鸭蛋,赵小翠钻进了一蓬青蒿。

张大才站在原地,也不敢看赵小翠隐去的那个地方,心想,这丫头也真是的,平时利利索索,今天怎么这么窝囊,走路走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要小解。

只几分钟,赵小翠就回来了,二人继续走路。赵小翠问:“大才,你刚才没看我吧?你要是看我了,就必须娶我,这是规矩!”

张大才不由得语塞起来,说:“我……我……”

赵小翠一本正经地说:“你吞吞吐吐的,那是看了。那你就驼子进棺材――挺直腰,痛快地娶我!”

张大才鼓起勇气说:“我没看你,我也不敢娶你!”

赵小翠说:“你怎么就不敢娶我,我又不是母老虎!”

张大才说:“我与菊花订过亲了,怎么能娶你呀?”

赵小翠说:“订过亲又算什么,你把菊花退了不就能娶我啦!”

张大才说:“那我不是成了陈世美呀!见好爱好。”

赵小翠说:“哪个人不爱好,我两条腿还不如菊花一条半腿呀!”

张大才心想,这赵小翠也真泼辣,一个姑娘家,怎么公开叫人家男人娶她。他说:“小翠,你是什么都懂的人,不要胡扯。”

赵小翠说:“大才,你见到我胡扯过吗?我是喜欢你,偷偷地跟你说心里话,你不想娶我,我到真想跟你呢?”

张大才说:“小翠,你不是胡扯,那就是瞎说,我们一个生产队,天天都要见面,不要弄得以后不好见面。”

赵小翠说:“有什么不好见面的,只要你愿,我愿,还有做不到的事呀!”

二人说着,离街已经不远了,起早赶街的人越来越多,张大才与赵小翠身前身后都有人,他们再不便说什么娶与不娶的话,就随便聊着天南海北的事。到了街上,张大才就避开了赵小翠,一个人溜到街旁边买他的鱼,他想好了,离赵小翠远远的。

张大才卖过鱼,就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家赶,深怕又遇到赵小翠。哪知道他出了街不久,走到一个村庄拐角,赵小翠在笑眯眯地等着他。这赵小翠原来是怕张大才一个人跑了,她把鸭蛋快速地贱卖了,来到这个村庄拐角拦张大才的路。

张大才心里一挭,暗骂着:这个臭丫头,真是前世的冤家。

赵小翠跟着张大才就往前走,她说:“大才,我俩一道上的街,我要是先一个人回家,不是不仁义吗?”

张大才说:“你太多礼了,大家都忙得走路带跑,还等什么?”

赵小翠说:“我喜欢跟你一道走,我来的时候就是故意等你的,要不我的糯米粑粑怎么给你呀?回去我还要跟你说话,我怎么也要等到你,你怎么就不知道我的心呀!”

张大才突然明白赵小翠真是对他生了心,他心里慌乱起来,什么话也不说。

赵小翠也不说话,她觉得她要对张大才说的话都挑明了,不必再多说,现在只要张大才明白她的心意就行,后面的事一步步来。

赵小翠拿出一个荷叶包包往张大才手里塞,张大才怎么也不接。赵小翠塞了几回,张大才把她的手挡得远远的,赵小翠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伤心,说:“大才,你怕沾我,我是麻风病呀!这荷叶里是我给你买的两根油条,一起才八分钱,你不要,我就把它扔了。”

赵小翠说着,三步并作两步跨到张大才前面,真要把油条扔掉,张大才心疼油条,只好伸手接过来,不知其味地把它快速吃了。 

张大才和赵小翠回到生产队,各人回家吃了早饭,赶快跟着大伙下田做工分。

这一天,张大才整日想着赵小翠跟他说的话,他觉得赵小翠是一心缠上他了,这样下去他将难以回避,很可能要闹出事来。要是闹出了事,赵家可不是好惹的,赵家在生产队里的二十几户人家中占十多户,而且全大队姓赵的也多,农村讲宗派势力,宗派势力大的,可是得罪不起的。他想,他都十八岁了,菊花已经二十岁了,是老姑娘了。他房子也有,就干脆抓紧与菊花成亲算了。他一旦成了亲,赵小翠就没了指望,也就不会和他胡搅蛮缠了。而且他要早些把他和菊花成亲的事告诉赵小翠,让她早点死心,他和菊花好安心安意地过日子。

这天傍晚,张大才又划着小渔盆在河里捕鱼,看着赵小翠赶着鸭朝他走来了。张大才故意把小渔盆靠到岸边,也不上岸,赵小翠知道张大才在回避她,她就走到张大才所在的岸边坐下,拿出两个五香鸭蛋要递给张大才。张大才倒没有客气,接过五香鸭蛋就大口吃起来。

赵小翠想,张大才或许是动心了,世上人哪有不见好爱好的人,他张大才照样像戏文里说的过不了美人关。

张大才边吃边说:“小翠,我准备最近就与菊花成亲。我老是吃你的东西,菊花过门了,我就叫菊花做好吃的给你吃,帮我还你的人情。”

赵小翠听了张大才的话,先是一愣,接着说:“你跟菊花成亲就成亲,管我屁事,你娶个跛腿婆娘有什么好炫耀的。你不要叫菊花做东西给我吃,当心我用菊花做的东西砸你的木头疙瘩脑袋。”

赵小翠说过就赶着鸭子走了,显得很不高兴,但倒也若无其事。

张大才想,他的计策见效了,赵小翠可能确实没有什么招数了。他准备这几天就跟菊花说他们成亲的事。

赵小翠听张大才说他最近就与菊花成亲,心里发慌。她想张大才与菊花一成亲,那就什么都完了。那样她追张大才也没意思了,天下的姑娘,有几个下贱到连二婚头也追呢?

这天晚上,赵小翠晚饭也没吃好。

王菊花像往常一样,晚上帮张大才忙好了家务,就回自己的家去了。张大才关上门,就吹灯上床睡觉。

张大才刚刚把灯吹灭,就听到有人轻轻地敲门,他以为是王菊花丢下了什么东西,又回来拿,就问:“谁呀?”

敲门的人只是不停地敲,也不说话,张大才又以为是张大树,可能张大树有什么生产队里的事要与他私下商量,不好声张,就闷着敲门。他点上灯,穿着一身衬衣就起来开了门,谁知溜进门的是赵小翠。

张大才怎么也没想到赵小翠在这时候来了,不知道如何是好,赵小翠快速关上门,拉着张大才说,快到房间里去,我有话跟你说。张大才显得十分为难,大夜晚的,男大女大的怎么能到房间里去呢?他小声地说:“小翠,你有话就在堂屋里快说,说完了就走。”

赵小翠硬是把张大才往房间里拉,边拉边小声地说:“我有许多话要说,一下说不完,你不要受凉了,快坐到床上去。”

张大才被赵小翠拉进了房间,赵小翠就把他往床上推,张大才不知道赵小翠要干什么,死活不上床。赵小翠说:“我又不是要干什么,你怎么不上床,你坐到床上不就不冷了吗?我们不就能好好说话了吗?”

张大才坐进了被窝,赵小翠拿起张大才的毛线衣递了过去,张大才接过毛线衣套到了身上。

待张大才穿好毛线衣,赵小翠坐到他的床头,未及说话就流下泪来,半天也不作声。张大才没有看到过女人哭,见到赵小翠哭,立即心慌意乱。他说:“小翠,你不要哭呀,你夜晚在我房间里哭,被别人听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你不是有话说吗?就快说呀!”

赵小翠说:“大才,我对你说了那么多话,你还要和菊花成亲,你就一点也不喜欢我吗?”

张大才说:“我是订过亲的人,哪能喜欢你呢?你说的都是疯话,我没当一回事,只当是西北风。”

赵小翠说:“你不当一回事不行,我真喜欢你,我要和你成亲,我要做你烧锅的。”

张大才一下被赵小翠说糊涂了,他抓着头,感到莫明其妙,说:“小翠,你不要七扯八拉的了,我怎么能和你成亲,我们没任何关系呀!”

赵小翠说:“你头脑是木头雕的呀?怎么不会转筋,成亲不就是娶烧过的吗?我们一成亲,我不就是你的烧锅的吗?”

张大才说:“小翠,你越扯越离奇,你要是成了我的烧锅的,那菊花怎么办?”

“离奇什么?”赵小翠盯着张大才说:“那天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你把菊花退掉不就行啦!也就是你和菊花解除婚约。我问过法院了,婚约不受法律保障,不退也没关系,我们可以直接结婚,谁也管不着。”

张大才不高兴了,他说:“小翠呀,那天我当场就告诉过你,我不做陈世美。你不要说了。”

张大才说着从枕头底下拿出五块钱,递给赵小翠,赵小翠不知张大才是什么意思,他不接钱。张大才对她说:“我吃了你的一些东西,还拿了你的手帕,我给你五块钱,我们算扯平了。你回去吧。”

赵小翠接过五块钱,把钱又塞到张大才枕头底下,揉着眼睛说:“我没见过钱呀,谁要你的钱,我要你这个人。”

张大才说:“那你就趁早走,别说了,我们无话好说。”

赵小翠说:“怎么无话好说,你就一点不喜欢我吗?”

张大才说:“真是跟你说不清,我就是喜欢你也不能娶你,我和菊花订亲在先。”

赵小翠微微一笑,说:“你喜欢我就狠下心来,把我娶了,你像我一样勇敢不就行啦!”

张大才说:“我没说我喜欢你呀!”

“不对,不对!”赵小翠说:“我知道,你喜欢我,你每次看我眼睛都是斜的,故意装着不好意思,那就是喜欢我,我心里清楚。”

张大才被赵小翠说得无话可说,只好说:“小翠你走吧,我要睡觉了。”

张大才说着就开始脱毛线衣睡觉,赵小翠说:“今晚我们说不好,你要是睡觉,我就跟你一起睡,反正我什么也不顾了。”

张大才吓得又把毛线衣穿好,说:“小翠,你疯啦!”

赵小翠说:“我真要疯了!”

张大才就在床上靠着,什么也不说,看赵小翠怎么办?常言说得好,一人不开口,神仙难下手。

赵小翠就一个人独白,她说张大才要真是与王菊花成亲了,张大才一辈子都会后悔,好好的人非要娶个残废人,那将是一生的累赘。她说张大才是小孤儿,本来命就苦,再拖上一个残废人,那不是一辈子受苦,那不是苦命加苦命。人家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他张大才看着倒精明强干,怎么就不知好歹,看着火坑硬往下跳。张大才只有与她赵小翠成了夫妻,那才是男像男,女像女,能一辈子男帮女挣,一辈子恩恩爱爱,过舒心的日子。二者相比,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她说张大才不要把她当作随而便之的人,她是思谋好了才狠着心找张大才的。

张大才万般无奈,忍不住说:“小翠你不要说了,我就是有娶你的心,也没有娶你的胆。你们赵家势力大,我惹你,那不是老鼠找猫拜堂,找死呀!”

“我讲你死脑筋吧!”张大才一说话赵小翠就来劲了,她说:“我们赵家人都说你好,老的小的都喜欢你,都在背后夸你,还嫉妒你们张家出了你这样了不起的人。你要是娶了我,不就是我们赵家的女婿了吗?你一个人孤单单的,靠上了我们赵家的势力有什么不好呀?你本来就能干,大家一帮你,说不定多少年后能在大队里掌权呢!”

张大才想,赵小翠这倒说的是实话,农村一个姓一帮力量,有势力就好办事,他们张家在全生产队也就五六家,在全大队也不到十家,势单力薄,总是低着头求人办事。

赵小翠觉得张大才真的被她说得乱了心,她想只要张大才乱了分寸就好把话往下说。于是她说:“大才,你知道我二大大(二叔叔)有多疼爱我吗?他是公社的组织委员,都说他是实权派,专门管人,全公社谁要想当官,必须先过他那一关,我们家占他的光,过日子也就方便多了,什么煤油票、咸盐票、肥皂票都不用愁。你娶了我,他还不给你好处呀!说不定把你当儿子带,让你官做,培养你当接班人。人一辈子当老百姓有什么好处,现在社会上谁都看不上我们农民,我们在街上走路,人家都没正眼瞧我们。你也不想想,你和我成亲了,能享多少现成的福,你为什么看着明摆着的福不享!”

张大才心里真的乱了,不,他简直是傻了。这赵小翠怎么这么能说会道,怎么懂得这么多事。她早干什么去啦?怎么不早找我,早来找我不就没有王菊花这档子事了吗?到现在才说,算什么呢?硬要把王菊花挤掉,不是难为人吗?他说:“小翠,你说到现在,大概口也干了,身上也发冷了,我家开水瓶里有开水,你自己倒碗水喝吧!”

赵小翠一听张大才叫她倒水喝,从心里高兴到心外,她赶快跑到张大才家厨房里,到了两碗水,先递给张大才一碗,自己也喝一碗。

张大才接过赵小翠递给他的开水,心想赵小翠就是聪明,心机灵活,善解人意。

赵小翠说:“大才,我一点也没看错你,你真会心疼人,我正好嘴巴说干了。现在喝口水,比喝人参汤还舒服,舒服到心里去了。”

张大才一言不发。

赵小翠想想,她该说的也说得差不多了,再说话就多了。他觉得张大才的心有些动了。她就一边喝水,一边用眼在张大才脸上瞟来瞟,与张大才吊棒子,弄得张大才汗毛呲呲的,浑身不舒服。

张大才对赵小翠说:“你说了不少话,赶快把水喝完,喝完了你就回家睡觉去。”

赵小翠说:“我当然回家睡觉,不会今晚就赖到你床上去的。不过,你不要跟王和菊花成亲,想好了回我一句话。”

赵小翠说着就离开了张大才家,张大才起床关了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三、 张大才无意中遇上赵小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