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二、 三年后的再聚首
发表时间:2019-03-04 点击数:1393次 字数:


张大才回到生产队后,头三天,他什么事也不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闷着头跟着老会计学算盘。张大才生性聪明,只三天功夫,他就基本学会了加减乘除的打法,老会计跟生产队长张大树说张大才可以算账了,只要会算账,记账就没问题。于是,老会计放心地离开了东边生产小队。

张大才学会了打算盘,又细细地看完了所有的账本,然后就开始到每一家每一户去看望,一来他刚会回生产队,请大家多关照,二来跟大家打招呼认人,同时跟大家说他不识多少字,刚当会计,账目还不太熟悉,以后有不到之处请大家多谅解,多包含,多指教。

第五天,生产队长张大树把一头牛交给了张大才。让张大才白天给牛饮水、喂草、遛弯,晚上给大家记工分,做账。不到一个月,张大才喂养的牛,就长得滚瓜溜圆,比别人养的牛长得好多了。全生产队的人对他都很满意。

然而,张大才生活很困难,他一个人刚刚过日子,首先没菜吃就是一个大问题,十一月分已经过了蔬菜播种的季节,就是能种,一天两天也长不起来。他也不好意思按张大树说的到人家去要,就起早摸黑,避着人挖野菜,凑合着每天能吃到一点蔬菜。他还早一棵,晚一棵地把挖回的野辣菜攒起来,买了一只罈子把野辣菜腌成了咸菜。他又把草棚后面的地挖了过来,上街买了一些菜苗,栽了许多菜,渐渐地他就有菜吃了,日子也过得渐渐地周全起来。

春节的时候,大队救济张大才十五块钱,公社救济张大才二十五块钱,张大才舍不得买吃的,也舍不得买衣服,他用那些钱买了十只鸡苗和一个猪仔,又买了一些米糠做饲料,他又养鸡,又喂猪。

张大才孤身一人,种菜,养鸡,喂猪,家务活忙得他团团转。猪和鸡一天天长大,吃得越来越多,靠买来的那点饲料无法养活他们,他放牛的时候就打猪草,打来的猪草又喂猪,又喂鸡。光靠放牛时打点猪草并不够,他就早也打,晚也打,不仅保证猪呀,鸡呀,每天都有食吃,而且还有富余。猪草光喂青棵还不行,有时候还要下锅煮一下,这样生产队发给他的柴草就不够烧,他就到荒野的地方拾柴砍草,往往是起五更,睡半夜。

有一天晚上,张大才忙到十来点钟才回家,他见门口整整齐齐地堆着许多猪草,显然是哪个好心人帮他打好送来的,但他不知道好心人是谁。一连好几回都是这样。

一天傍晚,张大才边放牛边打猪草。他只顾着打猪草,等到他抬起头时,发现牛跑不见了,他就去找牛。他走到一片洼地里,看到一个姑娘正在打猪草,仔细一看是王菊花,也就是王春林的独生女,她比张大才大两岁,张大才问:“菊花表姐,你家没养猪,你打猪草做什么?”

王菊花笑笑,说:“打着玩。”

张大才纳闷了,十六七岁的大姑娘,怎么会无辜地跑到荒坡野地里打猪草玩呢?他想来有些稀奇,往深里一想,那些堆在他门口的猪草,恐怕就是菊花表姐给他送去的。他立即明白过来,说:“哎呀,菊花表姐,我知道了,我家门前的猪草一定是你打好了送过去的。谢谢你,我拖累你了!”

王菊花说:“看你说的,你拖累我什么?我们是亲戚,我大大和妈妈见你一个人忙得屁股不能贴板凳,就叫我给你伸把手,这不是小事情吗?”

张大才求之不得有人帮他,赶快说:“那好,那好,以后我杀猪,请你吃肉。猪要是不杀,卖了,我就给你做两件衣服。”

王菊花说:“那我就等着沾你的光。”

二人说着话,天也不早了,张大才牛也找到了,就背上王菊花和他自己打的猪草,牵着牛与王菊花一起回家。张大才让王菊花走在头里,因为王菊花是跛腿,她在头里走,张大才可以跟在后面照应她一点。

张大才有了王菊花的帮忙,就显得松快多了,他与张大树商量,他要下田干活,张大树说:“你又放牛,又喂猪,又养鸡,还要当会计,一个人忙不过来,不要累坏了,日子慢慢过,哪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

张大才说:“种田的人生来就是累命,怕什么累,日子慢慢过不行,要拼命攒。我一个孤儿,无依无靠,自己不狠命干就没有指望,哪能怕累。我都十五岁了,要是不下田,以后就不会干农活,那不荒废啦。”

张大树觉得张大才说得有道理,就答应了他。

张大才下田干活以后,每天又挣了六分工分,加上养牛当会计每天各有三分工分,一天就达到了十二分工分,而且养牛和当会计无论刮风下雨都有工分,这样他的累计公分数就超过了一个男劳动力,几乎和人家夫妻两个人挣的工分差不多。

到了六月份,生产队的小麦、大麦、油菜、蚕豆、豌豆,都收割了,开始进行午季分粮、分红。张大才分得了三百多斤小麦,一百多斤大麦,六十多斤油菜籽,蚕豆、豌豆也分了三四十斤。还分到了六十多块钱。按人口看,张大才一下成了全生产队最富的人。

这天晚上,星月稀疏,张大才吃过晚饭,照应好牛和猪、鸡,并到张大树家为大家记好工分,回到自己家开了门,拿着凳子坐到门口,望着天空,开始盘算他的日月。

张大才想,三百多斤小麦,他一个人是吃不完的,到了七月初,早稻又要收割了,到时候生产队又能分粮。而现在他还有七八十斤米,吃到七月初基本够了。他算算,留一百斤小麦就行了,磨点面粉,换点面条,调剂一下伙食。其他的小麦和大麦一起拿到黑市上卖掉,就算三十块钱一百斤,总共也能卖一百多块钱。蚕豆、豌豆也不要留那么多,见样留个十来斤,其余的也卖掉,也能买个二十来块钱。把猪养到腊月,还有七八个月,买个三四百斤米糠,加上以后家里磨面的麦麸,碾米的米糠,猪饲料就不差多少了。买三四百斤米糠只要花二十多块钱。到腊月,猪可以卖一百七八十块钱。鸡可以不喂多少食了,蒿子和草长起来了,鸡可以吃草,吃草籽,吃虫子。最近,他要买布做两条短裤,要买两件汗衫,还要花个三五块钱。

张大才算着算着,心里甜甜的,穷日子似乎有了希望,觉得自己好像开始立业了。这时候,他想着李天明、杨修水、刘传能,他们过得还好吗?他一天到晚没日没夜地忙,被牛呀,猪呀,鸡呀,拖着腿,没时间去看望他们。他们现在要是能来多好呀,大家炒点蚕豆,就坐在这门口吃,弟兄门吃着炒蚕豆谈谈心。他在心里说,真想他们啊!

这年秋天,张大才又花二十来块钱,买了一只小渔盆。青草滩大队是个水乡,小渔盆十分重要,既可以捕鱼,下钓钩,又可以放捕鱼的卡子,还能用作水上运输。对于张大才来说,还多一个用处,可以挍水草喂猪、喂鸡。小渔盆买回来后,张大才每月捕鱼的收入不下二十块钱,这可是一笔大收入。

王菊花一家给张大才的帮助也越来越多,王菊花和她的妈妈把张大才的缝补洗浆几乎包了下来,王春林经常帮着张大才伺侯牛。张大才手头活络了,也给王菊花买衣料、买鞋等,还给王菊花父母卖糕点。全生产队,乃至全大队的人都说张大才苦做苦累,是个了不起的小大人。

 第二年,张大才就积攒了八百多块钱,买了一些杉木、毛竹、屋瓦,请村上人帮忙,盖起了三间一厢带玻璃窗的土墙瓦房。他趁雨天和夜晚,用泥浆把个房子内外粉刷得光光荡荡。这房子盖起来后,真令人乍舌,人见人爱。那样的三间土墙瓦房,在国家做工作的人也盖不起,摆到县城里也是不赖的房子。十里八里的人都说张大才发财了,他也因此出了名。有人说他晚上走路捡到了金子,有人说他死去的大大妈妈,一天夜里背了半口袋钱送给了他。

看着张大才日子过得一天天地好,好像烧锅煮饭,热气腾腾,作为表舅的王春林心里很高兴,觉得要是再能给张大才订个亲,过两年成个家,那就真正家成业就了。于是,他想能不能就让她的女儿菊花跟张大才订亲呢?他越想越觉得这是一桩好事。

这一天晚上,王春林和妻子说了他的想法,他的妻子说张大才会不会嫌菊花腿跛,岁数又比他大,这事能成吗?王春林说张大才一个孤儿,成家难,他不一定挑挑拣拣的,也许能成。妻子说这话要托个人出来讲,也就是要保个媒。王春林说出面说话的人有,就托张大树。

王春林买了两包香烟,一斤红糖,来到张大树家请张大树出面为张大才和王菊花当媒人,张大树一口就答应了,并说:“这是好事,大才也会听我的。”

这天晚上,张大树来到张大才家,说把王菊花介绍给张大才做小丫头。张大才一听就明白,所谓介绍小丫头,就是介绍未婚妻。张大才想了一下,说了声“好嘛”。

张大树说:“大才呀,你说好,是不是想清楚了,菊花的腿不利落,又比你大,你答应了就不能打反悔。”

张大才说:“我说了就算数,菊花腿不好,比我岁数大,这些都不要紧,她能生孩子,能看家就行,我能养活她。她愿,我就愿。”

张大树说:“那就算说定了,今晚我就到菊花家去回话。”

张大才问:“大树哥,菊花要是答应了我应该怎么做?”

张大树说:“你没什么要做的,菊花家没提出什么要求,你自己看着办。”

张大树回了王春林的话,说张大才同意王菊花做他的小丫头,王春林很高兴。说后天请张大树和张大才吃饭,表示王家与张大才正式认亲。

这天中午,张大才提着点心跟着张大树来到王春林家,坐下来后,又拿出二十块钱给王菊花,王菊花不好意思收,张大树说王菊花必须收,收了才表示愿意做张大才的小丫头,王菊花于是红着脸接了张大才的钱。吃饭前,王菊花送给张大才一双她亲手做的新布鞋,两双新尼龙袜子,张大才爽快地收下了。

吃饭的时候,王春林说:“大才呀,你和菊花已经结亲了,我当着你大树哥哥的面说,我和你舅母,就把你当儿子了,以后你一个人就不要烧饭了,就在我们一个锅里吃,我们吃什么,你吃什么,口粮你看着给。那些猪和鸡就交给菊花管,这样大家互相帮着,你也好过,我们也高兴。”

张大才马上就答应下来了,他说:“我不会说话,日后请表舅、表舅母多指教,我难免有许多地方要麻烦你们。”

王菊花的妈妈说:“孩子,你也快长大了,我们就互相帮着过,你哪会麻烦我们呀,你就按你表舅说的做,不要讲客气。”

张大树说:“大才呀,这样你也不孤单了,以后成家了,有了宝宝也有人带,你一门心思奔日子,多好。”

张大才说:“谢谢大树哥哥,我一回来就得到你的关照,我把你当做亲哥哥,往后还希望你多多地帮我。”

大家谈着家常,不知不觉吃好了饭,各人就下田干活去了,王菊花就到张大才家去帮着喂猪。

张大才与王菊花订亲后,在生产队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很多有父母的小伙子都没有订亲,张大才硬靠自己苦做苦累,倒有小丫头跟到他屁股后头了,真是不简单。村子里的大人教育小孩,都拿张大才做例子,说小孩们以后要想有饭吃,就要学张大才,肯立志,肯干活,才有出息。

王菊花自然很喜欢张大才,把张大才身上的衣服洗得不见一个灰点子,总是不等张大才身上的衣服脏,就催他换下来洗,哪里有一点破,就赶快帮着补。

张大才日子过得好,刘传能在养父刘回春家景况也不错。刘传能到刘回春家后,过了春节刘回春就到城里去找他的亲戚开后门,要安排刘传能进城去上学。他家有个亲戚在县里的一个民办初中学校当负责人。刘回春找到亲戚时,亲戚对他说现在大家生活困难,没多少人愿意读书,学校缺额很多,只是他们学校是初中,不是小学,刘传能到底能不能上呢?刘回春说刘传能本来是孤儿,没上几天学,现在不管怎么上都行,只要能让他多认一些字就好。亲戚又说初一没有班级,只有初二,那就只能让刘传能上初二。刘回春说不管初二还是初几,只要能上都行。

亲戚又告诉刘回春,既然刘传能是孤儿,就到大队去给他开个证明,孤儿上学一切费用全免,每月还有六块钱助学金。刘回春一听好不高兴,他正愁着负担不起刘传能上学的费用。

刘回春回到村上,就找到大队领导给刘传能开了个孤儿证明。第二天他就带着证明,挑着米和一罐子咸菜,送刘传能去学校上学。

刘传能刚到学校什么也不懂,课文里的好多字都不认识,什么小数点、平方、开方、ABC,就更不知道。但他勤奋刻苦,也能向老师和同学不耻下问,一个学期下来,他的成绩在全班居然成了下中等,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刘传能每月从家里带米,带菜,六块钱助学金用不完,他就一块一块地攒着,自己买点书,给妹妹买件把衣服,剩下的到放假就交给妈妈。他放假时什么活都帮家里干,还替换妈妈下田挣工分。刘回春夫妻两对刘传能喜欢得不得了,总觉得捡到了一个好儿子,把他视为己出,与女儿刘小玲一样看待。

到了初三下学期,刘传能的成绩居然在班上上升到数一数二的位置,这是全校师生都没想到的,并在多方面获了奖。初中毕业的时候,学校有一个推荐上师范的名额,这可是一个所有人都盼望的大好事,谁上了师范就能成为国家教师,就能拿工资,吃皇粮。好多同学的家长都四处找人,到学校里开后门,钻天打洞地要把那个名额弄到自家的孩子头上。刘传能对这事想也不敢想,而且他养父的那个亲戚也调走了,他就准备回家种田,或是跟养父学中医。

哪知开后门争名额的人太多,你抢我夺,告到了县里和省里,最后学校决定由学生民主推荐,谁得票多,谁就去上师范,而且采用一次通过的办法,当场公布。推荐的时候有很多同学拉票,好多家长也在背后帮子女拉票,刘传能老实,不会拉票,他只能听天由命,反正他早就想好了,百分百地准备回家种田或是学中医。

投票的那天,谁知好多同学口是心非,答应投人家的票,真到投的时候却不投。因此,拉票的也是白拉。全班三十六个人,投票结果,刘传能得了十二票,另外有人得九票,三票,两票,有十个人投了空白票。结果,刘传能被推荐上了。

大家一阵鼓掌,老师立即宣布刘传能被推荐上师范,当场把推荐表发给了刘传能。

刘传能填好表,交给了老师,毕业后他就回家去了。

刘传能不知道推荐是否真有效,回到家里也没给大大妈妈讲他被推荐上师范的事。他已经十五岁了,应该正式干农活了,他白天跟生产队的人一起干活,每天挣六分工分,晚上就看大大给他安排的中医书。她有了初中文化,那些中医书也大体能看得懂。

刘传能看着中医书,觉得今后光懂中医还不行,应该学点西医知识,以后好给病人打个针什么的。这天下雨,不能下田做工分,他就准备上街买一本西医简明手册。他打着黄油布雨伞,走到大队部门前时,文书喊他,说他有一封信。他拿了信,看看是师范学校寄来的,不知是被录取了,还是没被录取。他谢了文书,把信装进了口袋,当时并没有看。

刘传能走过大队部后,拆开了信,原来信封里装着一张录取通知书。他高兴得蹦了起来,不去买西医简明手册了,大步朝家里跑去。

刘传能跑到家里,大大妈妈和妹妹都在家,他站到堂屋中间,吭叱吭叱地说不出话,妹妹说:“哥哥,你怎么啦,你是被狗撵的,还是捡到金元宝啦?”

刘传能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我捡到……了……金元宝……”

刘传能说着就把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递给了大大。

刘回春接过刘传能的录取通知书,只当是一张什么纸,也没当作大事,顺眼一看,他惊呆了,嘴巴张着,看了几遍,抬起头,望着刘传能问:“儿子,这是怎么回事?”

刘传能还在喘气,忙不迭地回答:“我被师范学校录取了,我现在是师范生了!”

妈妈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拉过刘传能,问:“这些日子你怎么一直没说这事?”

刘传能说:“我怕不能录取,说了给你们添烦,就没说。哪知道真成了呢!”

刘回春说:“好啦,好啦,算是我们家烧高香了,我的儿子以后能当国家正式教师了,吃皇粮了,我们都等着享福吧!”

妈妈流着眼泪,说:“天下哪有我这么好的儿子,读书没花家里钱,还考上了师范,明天我就到街上扯布,给你做新衣服。”

刘小玲才十一岁,她还不太懂,只在心里觉得哥哥了不起。

这天晚上,刘回春夫妻俩商量,托二姨奶奶做个媒,就把刘小玲给刘传能做小丫头,为他们正式订亲。

 第二天刘小玲的妈妈就来到了二姨奶奶家,托二姨奶奶给刘传能和刘小玲做媒,二姨奶奶高兴得合不拢嘴,说她尽快到刘家去,让刘家再请两个村上人,摆一桌饭,把刘传能和刘小玲的亲事跟大伙说开,把两个孩子的终身定下来。

这天,二姨奶奶来到了刘家,刘回春没有让刘传能下田做工分。二姨奶奶一到,就把刘传能叫到她身边,对刘传能说:“伢子,二姨奶奶给你做媒,让小玲做你的小丫头,过几年就把他给你当烧锅的(老婆),这是你大大妈妈疼你,你要答应。你要是不答应,二姨奶奶就打你屁股!”

刘传能先是一愣,在学校里有男女生谈恋爱,老师说不好,这二姨奶奶怎么给他介绍刘小玲呢?这一定是大大妈妈的主张。他想受了人家的恩宠,就要报答,他就红着脸,点点了点头。

中午刘家又来了两个人,吃饭的时候,二姨奶奶就对大家说:“今天回春夫妻俩请大家来,是给传能和小玲订亲,这事传能答应了,小玲还小,就由她大大妈妈替她做主了。我是媒人,给大家说一声,刘家今天办大事。”

来吃饭的人,慌忙向刘回春夫妻俩道喜,并夸奖刘传能是好小伙子,说刘家是福星高照。

过了暑假,刘传能就到师范学校上学去了。

这时候,李天水在农业中学的农场,一个人拿钱一个人花,不愁日子过,还存了一点钱。农场的两头牛马大伯管得多,李天水比较清闲,他想玩也是白玩了,就经常扒在教室的窗外听课,起初只是为了认字,渐渐地把老师讲的内容也听进去了。一天老师在课堂里提问,问水稻是异花传粉还是自花传粉,一连喊两个同学都没答出来,李天明急得在窗外嚷起来:“是异花传粉!”

老师听了大吃一惊,问:“你怎么知道的?”

李天明说:“听你上课说的呀!”

老师问:“你知道油菜是哪一科的吗?”

李天明说:“油菜是十字花科。”

老师更加惊讶不已,说:“李天明,你进来,以后我上课你就进来听。”

李天明真的进了教室,从此他有空就到教室里来听课。而且其他老师上课他也去听,并向教导处要了课本,他成了编外学生。考试的时候,他也参加考,而且有几门课居然考及格了。

李天明听课的事给校长知道了,校长十分支持,让教导处给李天明办了注册手续,让他当半工半读学生,只要他学习达到要求,就给他发毕业证书。

李天明正式注册为学生后,他还是有很大压力的,因为他没学过数理化,不会计算,不会做实验,不知道那些蚯蚓一般的英文字母是什么。他就找老师给他有针对性地补习,他也舍得投资,老师给他补课,他就给老师买香烟,并把积余的粮票送给家里缺口粮的老师。他经过一年的苦打苦拼,各门课程都过了关。

两年下来,李天明真的拿到了农业中学的毕业证书,工资长到了三十五块钱,当上了学校农场的技术员。

李天明心里高兴得不得了,一个人一个月拿三十五块钱,算是很富裕了,全校都说他是小财主。

李天明算是工作、生活都稳定了,他可以说没有什么不满意,一心一意要做好工作。农场的生产技术由他负责,他从种植茬口安排,到田间管理,做得细致又细致,场长非常赏识他。

正当李天明积极上进的时候,上级发下通知,撤销农业中学,老师们被分到了别的学校。校长被调到一个普通中学当校长,校长提出让李天明跟他一道去当农业常识课老师。李天明想了很久,他犹豫了,一是怕自己文化底子薄,教书误人子弟;二是他想自己是农民后代,现在有点技术,应该去为农民做点实在的事。他对校长说,他想到公社农技站去当技术员。校长说人各有志,李天明要当农业技术员也好。校长帮李天明与公社进行了联系,公社同意了。

李天明来到公社农技站,农技站很欢迎他,给他分了一间办公室,前半间摆办公桌,后半间摆床铺,农技站有食堂,吃饭也不用愁。到了农技站收入还有点增加,每月多了三块钱下队补助。

因此,李天明很高兴,他算是工作如愿,生活也安定下来了。而他正在挂念着其他三个弟兄,又格外挂念杨修水,那天他离开孤儿院的时候,杨修水还没走,他要去的那户人家到底怎么样呢?

其实杨修水到了杨安宝家,也过得很好,白天跟着杨安宝一起下田挣工分,晚上跟着杨安宝学揉面、发面,每天鸡叫时分跟着杨安宝一道起床,学着做面饼、贴烧饼、卖烧饼。每天到太阳出山,烧瓶就卖完了,每个早上八毛一块地多少能赚一点。遇到下雨不需要下田干活,他们就全天都贴烧瓶卖,卖一整天,能挣两块钱左右,只可惜下雨的日子少。杨安宝和杨修水因为卖烧饼,能挣到一点钱,他们家叫做大钱没有,小钱不断,叫做薄薄的锅巴慢慢铲,小户人家的日月自在过,倒也没有多少忧愁。

学贴烧饼并非难事,只是发面、揉面有些技术,然后就是贴的时候要掌握火候。杨修水学了一年多,手艺也就学出来了,他贴的烧饼也不比大大差多少。

一年后,为了扩大生意,杨修水跟大大说他要对烧饼进行一些改变,可以在烧饼里加点陷。当然不是加什么山珍海味,只是加点梅干菜,或是芝麻。大大说可以,先加点咸菜试试看。于是杨修水在少部分烧饼里加了咸菜陷,每只烧饼价钱有三分钱涨到了四分钱。这加咸菜陷的烧饼一买出去,就受到了欢迎,每天早上都能多收入一毛、两毛的,父子两自然很高兴。

过了半年,杨修水又试验在烧饼里加五香米粉,效果更加好。方圆数里,把杨家烧饼说神了,说杨家烧饼不吃想吃,吃了更想吃。把杨修水称叫做烧饼大少爷。生意好了,父子两的日子就越过越好。

有一天晚上发面,杨修水在麦面里加进了玉米面,第二天烧瓶做出来特别好看,黄生生的,又特别松脆。顾客说杨家的烧饼天下第一。杨修水接着又适当控制了烧饼的水份,烧饼烤出来更酥,更脆,金黄灿灿。这时候杨家的烧饼已经脱胎换骨,再不是杨安宝贴的那种扁扁平平的烧饼了,而是跟糕点差不多,可以进行长时间保存,可以批发到商店里去摆上柜台销售。

这时候的杨修水已经不是贴烧饼的大少爷,而是一个有一手烤烧饼绝技的大师傅。

由于烧饼可以摆到商店里去卖,所以也就能批发,四乡八邻都有做小买卖的人到杨家来批发烧饼。杨家的收入每月增加到五十多块钱。有这么多的收入还得了,等于一个资深的国家工作人员的工资。

杨安宝和杨修水本来都是省吃俭用的人,家里有了钱干什么呢?杨修水说盖瓦房,大大杨安宝完全同意。所以他们一下盖起了五间砖墙瓦顶的大房子,生产队的邻居们说杨家的房子是全县第一,全省第二。说杨安宝领养杨修水,等于领进了一个小财神菩萨。

但是,谁知道杨家父子有多累,有多辛苦。生产队的工分不做不行,每天只能起五更睡半夜地赶着做烧饼,每天加起来睡不到半夜觉。

这天中午,杨修水从田里干活回来,迎面在村头遇到一个人,他愣住了,这人好像李天明,但这人比李天明个头高,也比李天明魁梧。像李天明的人也在瞅杨修水,并先叫了起来:“呀,老二,修水,修水!”

杨修水确认叫他的人是李天明,他也叫道:“老大,老大,是,是,是,我是杨修水,我是杨修水!”

二人好不高兴,杨修水赶快说:“老大,赶快到我家吃饭去!”

李天明说:“老二,我正要打听你,就遇到你了,真是巧啦!”

杨修水领着李天明来到家里,李天明见了杨家的五间大瓦房赞叹不已,连声说:“老二,你和杨大伯过上了好日子啦!”

杨修水给李天明沏了杯茶,说:“老大,你喝茶,我烧饭。”

李天明喝着茶,和杨修水叙着家常。这时候杨安宝也回家来了,见了李天明自然是一番高兴。

李天明告诉杨修水他刚刚调到公社农技站当技术员,有下大队检查工作的机会,他第一次下大队就到小街大队来了,就是为了找杨修水。杨修水听说李天明有了正式工作,打心眼里替他高兴。

吃过饭,李天明说他还要回站里开会,临走他告诉杨修水,他最近就去找老三、老四,然后选个日子,他们弟兄四个人聚一聚,让杨修水等他通知。

李天明过了不几天来到赵坝大队赵屋小队,找到刘传能的家里,刘家留李天明吃了顿饭,刘回春告诉李天明刘传能在县师范学校上学,腊月十五能到家。李天明请刘回春转告刘传能,腊月二十到青草滩大队东边生产队张大才家,他们弟兄四人在张大才家会面。

几天后,李天明又来到张大才家,与张大才约定,腊月二十弟兄四人在张大才家会面,张大才异常兴奋。

李天明找到张大才的那天就托人给杨修水带信,告诉杨修水腊月二十他们弟兄四人在张大才家会面。

腊月二十到了,一大早张大才和王菊花就烧好了开水,等待其他弟兄的到来。上午十点,杨修水拎着一篮烧饼先找到了张大才家。接着刘传能款款而来,他提着一个小包,包里有二十个鸡蛋,一大包甘草麦冬等配好的凉茶。最后一个到的是李天明,他提着两瓶烧酒而来。

张大才先摆开大饭桌,陪着弟兄们喝茶,互相叙谈分别后的情况。所有的人都羡慕老大李天明,三年一过,他居然混了个吃皇粮的工作,一辈子衣食不用愁,都说他是好人有好福。

李天明说弟兄们三年多来,都是时来运转。老二杨修水学了一手高超的烤烧饼手艺,手一动钱就来,家里盖了五间大房子,成了一个富人,好不快乐。老三张大才聪明能干,吃苦耐劳,虽然纯粹种田,因为会搞副业,也盖了瓦房,也不愁生活,并且与善良、会过日子的王菊花订了亲,只等着长大成人娶亲收室,生儿育女。老四虽然目前还没收入,大大妈妈对他特好,他正儿八经地上了师范学校,再有一年多的时间就能成为吃皇粮的国家教师,一生也不愁衣食,好心的大大妈妈让亲生女儿刘小玲与他订了亲,将来也不愁美满的日月。只是弟兄们都要珍惜自己所得到的一切,好好地把握这一辈子,千万不要出什么凶险。

还不到中午,李天明就催着王菊花炒菜,菜一上桌,他就打开了酒瓶,弟兄四人开始喝酒谈心,直到太阳大大地偏西,才互相一一告别。约定今后大家常来常往,每个人结婚成家的时候都要通知到所有的弟兄,大家遇到什么事,都要互相商量,互相帮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春江青苇
对《二、 三年后的再聚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