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五章(59)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01 点击数:2206次 字数:

2001年最后一个月到来了。时间每流逝一天都意味着未来的美好临近一天。可是阿玲却没能像以往一样在月初等到她的男友来看她。起初阿玲并未在意,时间过去好些天后,才开始有些坐立不安起来。秋旖沫便用阿玲先前安慰自己的话反过来开导她:“再耐心等等,你男友肯定是有事耽搁了。十二月这不才开始没几天吗?或许他中旬来,也可能挨到下旬来呢。”

到十二月中旬的时候,阿玲的男友阿翔终于看她来了。令阿玲悲喜交加的是,原来阿翔的父亲患急症去世,他赶回老家去奔丧,料理完家中一些琐事才匆匆赶过来。

阿玲男友离开的次日,侯佳明也看望秋旖沫来了。这回他买了些桔子来,希望她在里面吉吉祥祥。从侯佳明那里,秋旖沫得知他们家在坪山的那个小店确已转让出去了,侯佳茵也已从鞋厂那边辞职出来,和大表姐大表姐夫一起回高安大城镇开店去了。这个满目繁华却给秋旖沫留下满心疮痍的深圳,现在只有侯佳明这个亲人了。

会见有时间规定,这两次都是收容所工作人员的一再催促,侯佳明才不得不与秋旖沫说道别。侯佳明离开时,秋旖沫心里涌起一股依依不舍之情,那是一只受伤的小鸟渴望亲人温暖与关怀的留恋不舍。她目视着侯佳明却才离去的背影,心里就开始隐隐地巴望着他下次的到来。

2002年元旦过后没几天,侯佳明就来了,这比秋旖沫内心的期望还早了好些天。当收容所刘管教喊出“秋旖沫,有人来看你”几个字的时候,秋旖沫立时感觉有一股浓浓的暖意流布周身。这几个字也是她听过的刘管教说出来的最悦耳的话。

“你爸爸很想念你,也挺担心你。还有你爷爷和奶奶,他们很久没有见到你了,都很牵挂你。”侯佳明说。两天前侯佳明接到秋旖沫父亲秋守业打来的电话。

“你有空帮我再回个电话给我爸爸,替我问候下我爷爷奶奶,告诉他们我在这里挺好的,我没有学坏,真的。”秋旖沫看着侯佳明说。

“我相信你。马上就要过年了,你看,时间过得还是很快的。下个月我可能会回老家去过年,我会把你的话转给你家人的。你好好照顾自己,过完年我就会抽空来看你。”侯佳明说着,自然地握住了秋旖沫的手。

秋旖沫会心地笑了笑。她感受到侯佳明手心传递来的温暖。在收容所的这些日子,秋旖沫每天都按部就班地饮食起居、循规蹈矩地义务劳动,而盼望侯佳明来看自己则成了闲暇之余的最大精神依托。侯佳明在某种程度上已不止是自己的一位亲人了,他甚至可以说是自己的恩人。

“谢谢你来看我。”秋旖沫内心的万般感恩汇到嘴上只有这么简单一句。

“看你说这话就见外了。”侯佳明笑道。

侯佳明又离去了,秋旖沫知道再等到他来要到春节后了。算起来,秋旖沫已整整两年时间没有回秋家村了。她的内心似乎从未这么地渴盼得到远在千里之外的高安老家的消息。那个之前她心心念念想要逃离的家,在这被监禁的日子里却频频进入她的梦中来。她更多的是放心不下年事渐高的爷爷和奶奶。偶尔她做过几回关于爷爷奶奶的梦,只是梦的内容太过依稀,醒来就全然不记得了。

春节到来的时候,收容所里也安排了一场联欢晚会。原来这些被收容人员中也有那么多的人才华横溢,菲菲就是其中一个。菲菲的舞跳得特别好。那曼妙的舞姿几乎令场下所有的人为之动容。秋旖沫感慨着,如果菲菲没有吸毒,没有性病,或许她可以站到更好的舞台去表演,而不是在这样的场所……

秋旖沫又遥想起去年春节在电子厂看联欢会的场景。仅一年的时光,生命经历的如此多的变迁,令她恍然觉得生命就像一场扑朔迷离的幻梦。如果不是那镌镂于心的疼痛作证,她甚而怀疑身处收容所的这具肉身是否就是真真实实的自己。

2002年春节过后不久,侯佳明如约来到收容所。侯佳明是在高安大城镇过的年,返回深圳厂里上班后的第一个休息日便来看望秋旖沫。寒暄了一会,当秋旖沫问起自己的家人时,侯佳明忽然变得支支吾吾起来,说话的语气明显不对劲。

“我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秋旖沫追问说。

“嗯……是的,”侯佳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你爷爷……他老人家去世了。”

“什么时候的事?”秋旖沫一惊,急忙问道。

“好像是腊月二一还是二二去世的,总之没挨到过小年。唉,这两年你爷爷身体一直不太好。我和我妈正月初四还专程去了你家拜大年。”

这不在爷爷奶奶身边的两年来,秋旖沫常会想起他们,她能猜测到爷爷奶奶可能身体不太好,可能会偶尔受点风寒生点疾病,但绝没想到爷爷竟这么快就去世了!爷爷才六十来岁啊。她觉得爷爷的去世一定与获知了自己的现状经受不住打击有关。想到这里,秋旖沫内心便深深地自责。她努力回想起自己动身来深圳前最后一次见到爷爷的情形,她只记得爷爷那时仍呆在西拖屋里,似乎还卧在床上,他的手杖扔在床头边。她都没进那间屋子,只在门口随意向他打了个招呼。爷爷只是咳嗽了一声,也不知常年耳背的爷爷听清自己的招呼没有,然后自己就那样与他老人家告别了,就那样与他永别了!

秋旖沫咬了一下唇,忍着没有哭。她不想在侯佳明面前表现得太脆弱,虽然年龄上侯佳明还大自己几岁,可从辈分上她是他的表姨,他的长辈。她甚至不敢在侯佳明面前过分表现出自己每次是多么地盼望他的到来,不敢表现出在这被监禁的日子里,他的看望是她每月里最大的盼望。

侯佳明接着又告诉秋旖沫说,他有了秋旖沫二堂兄秋以洋的消息。侯佳明是在正月初四去秋旖沫家里拜大年的时候见到秋以洋的。原本秋以洋家就住在大城镇,两人这还是头一次遇见,之后一起离开秋家村返回的大城镇。原来大表姐家的店距离二伯家并不远。但秋以洋早已不在深圳打工了,还在2001年四月,他就辞去了深圳的工作和几个同事一起去了广州一家化工厂。

“估计现在他应该来广州正式上班了。”侯佳明说。

秋旖沫听到有了二堂兄的消息,为爷爷感到伤心的情绪始而稍微有了些好转。继而她又感到有些失落:“广州距离深圳也不太远吧,他都没说过来看看我吗?”

“说过的,他主动跟我提起有空要来看你的,下个月找个时间我就叫上他一起来。”侯佳明安慰她。

侯佳明离去了,秋旖沫又开始了下个月的等待。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五章(5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