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55)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27 点击数:2261次 字数:

外面一阵骚乱。一会,派出所的警车呼啸着开过来了,秋旖沫和那中年男人双双被带进了警车,那位先前守在门口的发廊女却早趁乱逃了。秋旖沫暗想,为什么倒霉的总是自己?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要被关进大牢里,内心充满万分恐惧。

“警察同志,我是被逼接客的,我是被逼的!”进派出所后,秋旖沫反复申辩道。

“别吵,等问你话时再说!”一名警察对她道。

进派出所后,秋旖沫被他们单独关押进了一间四平方米左右的拘留室里。四周是逼仄黑暗的高墙,高墙上一道嵌着几根铁栅的冰冷的防盗窗。门砰然关上的刹那,秋旖沫仿佛陷入了绝望的谷底,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恐惧——自己这是要坐牢吗?

秋旖沫旋即用力拍着拘押室的门大喊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都告诉你们了我是被逼迫的!”

已经是深夜了,没人理会她。秋旖沫伤心,绝望,恐惧,又浑身充满疲倦。

一会,拘押室的门忽然开了,一名警察过来把秋旖沫带到了审讯室。带她过去的是这派出所的一名联防员,三十来岁,身材精瘦,个头只和秋旖沫差不多,因怕秋旖沫挣扎,在从拘押室通往审讯室那短短的几分钟,他用力拽住她,说:“别吵!再吵把你铐起来!”

秋旖沫秋旖沫吓得不敢再说话。

审讯室里还有一名四十多岁的警察在。秋旖沫在他们对面坐下来,看着审讯室的墙上挂着一块大大的匾额,上面题写着“公正廉洁”几个字。秋旖沫看到这几个字,心里感到些许安慰,她想着自己数月以来的耻辱在代表着正义的警察面前是可以得到申诉的。

两名警察一人询问一人做着记录。

“姓名?”

“秋旖沫。”

秋旖沫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刚才带她过来的这名此刻正做着记录的联防员连续问了好几遍,她名字的“旖”和“沫”字怎么写。最后他们拿出纸笔让秋旖沫自己写了一遍,那联防员才誊了上去。秋旖沫瞥到他的字迹,歪歪扭扭的,像刚念书不久的小学生的字。事实这位做记录的派出所联防员,文化程度并不高,是托一位亲友帮忙经了好几层关系才弄到布吉派出所来上班的。

“年龄?”

“十七岁。”

秋旖沫说出自己年龄的时候,他们似乎不大相信似的重新打量了她一眼。

“哪里人?”

“江西高安人。”

审讯室外开始还有好些警察来回走动,可一会整个世界好像忽然安静了下来。

“年纪轻轻怎么做起皮肉交易来了?”

“警察同志,我本来是来找厂里打工的,后来被他们骗去卖身!我被他们控制了,卖身的钱都被发廊老板娘收了!不信你们可以去调查的!”秋旖沫情绪有些激动地说。

他们又问了些其它问题,然后那名问话的警察转头对那名做记录的道:“时间不早了,先问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今晚你值班,就辛苦一下了。”

那联防员点点头,然后起身看着那名警察走出了派出所的大门,旋即门重重一声关上了,周遭重新安静了下来,整个世界仿佛在沉沉中睡去。

审讯室里这会只剩秋旖沫和那名做记录的联防员在。秋旖沫脑子里开始轰鸣,她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无边的夜色仿佛要将这个突然而至的夜晚无限递延。

秋旖沫试探着问那联防员:“警察同志,明天你们会把我放了吗?”

那联防员盯着秋旖沫好一会,问道:“你有钱吗?钱准备充足的话,可以保释出去。”

秋旖沫忙说:“我有钱,要多少钱才能保出去?”

那联防员不答话,沉默了一会,说:“……如果……你陪我睡一个晚上,明天再把老板娘抓来,我们就把你放了。”

秋旖沫怔了好一会。她以为是夜太深,自己有点睡意昏沉没听清。但那联防员直勾勾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秋旖沫才明白自己并没有听错,是这位在自己面前的警察,这位代表着正义来抓捕卖淫嫖娼的警察,反过来亲口向自己提出想做只有嫖客才与自己做的事情!

原来,肉体是自己的筹码,在这题着“公正廉洁”的的审讯室里,也可以用来和代表着公平正义的警察做交易。

“不,”秋旖沫看着办公桌上的电话说,“我有钱,你让我打个电话给我的朋友,让他们来保我出去吧。”

见那联防员不答话,秋旖沫径自站起身来,想去拿桌上那部电话。可她的手被那联防员按住了。秋旖沫恍然想起当初在蓬莱宫夜总会,自己想偷偷给侯佳明打电话时被程村凌按住的情景。

 “嗯,答应了吧?”那联防员握住她的手抚摸着,很轻的声音说道,“就陪一晚,啊,明天就把你放了。”

秋旖沫沉默半晌,暗想着,就答应吧,就当是再多陪一次嫖客而已。而况这次事关自己的人身自由,这样的情景,你还能有何选择?只有相信他,过了今晚,也许一切就都太平了。

秋旖沫低下头,然后缓缓点了点头。

那名联防员于是站起身来,拉着秋旖沫上楼,摸黑把她带到二楼一间值班休息室。秋旖沫听着自己上楼“笃笃”的脚步声,竟觉自己夜半的脚步声是这样陌生而有些可怕。

值班室里只有办公桌和皮质沙发,那联防员抱着秋旖沫在沙发上就撩开她的裙子行事。秋旖沫觉得自己像头羔羊,而他的动作就像一匹饿极了的狼。

终于熬到天快亮了。

那联防员把秋旖沫带出值班室,把她送回了拘押室。在联防员关上门以前,秋旖沫不忘再叮嘱道:“待会你要记得把我放了啊!”

那联防员给了她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

在拘押室里又是一分一秒地煎熬。到中午的时候,有人给她送了午饭过来。秋旖沫问道:“警察同志,你们什么时候放我出去?”那人说了声“不知道”就离开了。

好容易熬到了下午,有两名警察把她从拘押室带出来,让她坐上警车一起又来到了异度空间发廊。但他们没有让她下车,只让她辨认哪个是老板娘。发廊的门是半开的,老板娘只刚到发廊不久,里面小姐都跑了,汪雪也不在,程村凌更是不见踪影。老板娘还没来得及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派出所警察轻而易举地抓来了车上。秋旖沫想说自己的密码箱还在异度空间发廊里,可是警车一会呼啸着又开回到了派出所,秋旖沫重新被关进了拘留室。

秋旖沫一直等着他们放了自己。她以为他们还没放自己是因为还要走某些程序。等到傍晚,他们终于把她从拘留室带了出来。可是他们之中没有昨晚那个联防员,也没谁把她放了。在晚上七点左右,他们开着警车直接把秋旖沫送到了市收容所,跟收容所的工作人员交接后,警车又呼啸着绝尘而去。

“为什么不放了我!”秋旖沫几乎喊起来。这会她才明白,自己昨晚被那个所谓的警察给骗了。

“为什么不放了你?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市收容所的值班干部神情严肃地告诉她,“你在这里好好呆上一年吧!”

秋旖沫感觉整个人都懵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5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