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54)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27 点击数:1307次 字数:

夜色显得空灵,数月以来秋旖沫还是头一次深夜在酒店里与一位客人坐下来说话。秋旖沫摇了摇头。继而,她想到什么,心里又倏忽闪起一道亮光。她觉得眼前的这位男子与其他嫖客不同,她觉得他是个善解人意的好人。瞬间里她又将自己一直以来渴望逃跑的希望寄托于这位男子身上。于是她恳切地说:“大哥,你帮帮我吧,帮我逃出去吧!我是被他们逼迫卖淫的!”

接着,秋旖沫几乎带着一种哭腔把自己误入程村凌魔掌的事简单说了,然后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望着那男子。

那男子眉头紧蹙,良久不说话。秋旖沫见他不答话,旋即醒悟过来,却才瞬息间鼓胀起来的幻想又立时湮灭,并在心里嘲笑自己:秋旖沫你怎么这么蠢!又头脑发热寄希望于一个嫖客!他如何帮得了你,一个嫖客如何帮得了一个妓女!

“小妹,容我缕缕头绪,我先送你回去吧,一时真没法答应下来。”

秋旖沫暗自冷笑了一声,她心想着再也不会信这些嫖客了。

时间一晃就到九月底了。外面街道的行道树上挂上了盏盏的灯笼。灯笼上写着“庆祝国庆”四个隶体字。到了晚上,红彤彤的灯笼便把原本灯火通明的街道映照得更加光芒璀璨。

秋旖沫一直暗中计划着国庆节逃跑,这逃跑的前夕她的神经变得高度紧张,看谁都觉他们在监视着自己。她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和平常一样。还好汪雪这个女人尽管非常警觉,也并未察觉到秋旖沫某些异样的变化,汪雪担心秋旖沫只是身体不适,也不让秋旖沫外出,和老板娘商量好这几天只让秋旖沫在发廊里接客。

终于到了国庆节与中秋节相重合的那天了——那也是秋旖沫按原计划逃跑的日子。她计划于晚上逃走。晚上她是须接客的,汪雪也是须接客的。只要到后半夜,等到客人离开,汪雪不在身边,她拿上自己的银行卡就立马逃走,甚至她可以拎着密码箱直接下楼。这几天老板娘只下午和晚上十一点前在,半夜是不在发廊的,秋旖沫完全有机会于后半夜逃走。而且这儿距离火车站很近,她早暗中观察了地形,她心想着自己就往火车站方向逃走。

秋旖沫白天就想把银行卡放到身上来,可是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汪雪的注意里。如果不去银行存钱,她就没有理由把银行卡从密码箱里拿出来,否则汪雪是会询问的。她的身上还有一点零钱,也许足够买一张短途火车票。不管能到达哪里,总之离开这里就行。

时间一秒一秒缓缓地过去。秋旖沫终于从白天挨到了晚上。老板娘这天很早便离开忙着和家人过中秋节了。到晚上十点,另外两位发廊妹被进来的客人带到外面去了。发廊里只有秋旖沫和汪雪还有另一位发廊妹在。

屋外行道树上红彤彤的灯笼依旧高高地挂在枝头。天空深蓝且亮。秋旖沫倚在门口,抬头恰巧望见那轮此刻正挂在这都市顶空的中秋的圆月。它好像在遥遥地向她召唤。

秋旖沫在卫生间冲了个凉,换好衣服,已经临近半夜十二点了。正当秋旖沫犹豫着要不要上楼悄悄把那张银行卡从密码箱拿出来带身上,这时屋外有客人来了。同时到来的是两位中年客人,均大腹便便的样子,下巴上的赘肉一块连着一块。干了这一行,不管什么丑陋恶心的客人都不得来拒绝。汪雪替老板娘收了钱。秋旖沫不得不接待其中一位客人,汪雪把仅剩的另一位发廊妹推荐给客人,可那位客人坚持要和汪雪出门。汪雪推诿不过,只好答应。这正中秋旖沫的下怀。汪雪出门的时候回头望了秋旖沫一眼,秋旖沫不知道汪雪的眼神里是否还包含着对自己的不放心。秋旖沫旋即当了汪雪的面,笑意盈盈地把客人拉近了发廊后面的那间屋子里。这时只剩一位发廊妹守在大门口。

秋旖沫只想早点完事,好让客人早点离开,然后自己也永远地从这间发廊离开。至于发廊门口那名女子,秋旖沫是用不着担心她告发自己的。除了汪雪和老板娘,她们谁都不会阻拦自己,或者她们也压根不会想到自己会逃。

秋旖沫想着心事,可是压在她身上的那满身赘肉的男子对她的折腾却似乎没完没了。似乎快凌晨一点了。每一分钟的推延都意味着加剧逃跑的失败。可秋旖沫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是不能喊客人快点完事的。她怕中途突生变故,只有一分一秒地继续苦煎。她痛苦地闭上眼睛想着,这么恶心的事会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她将永远地离开这是非之地!

过了一会,秋旖沫恍然听到外面有什么声响,好像又有客人进发廊来了。紧接着又是“哐啷”一声响,秋旖沫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她和客人呆着的这间通往发廊的屋门忽然被人用力踢开了,秋旖沫“啊”了一声,那名满身赘肉的男子旋即惊恐地从她身上移开,仓皇滚下了床。秋旖沫本能地想要抓住什么遮住身子,被厉声一句“不许动”吓得浑身筛糠,也光着身子从床上翻下来。两名身着便服的男子站在他们面前,其中一个亮了下证件,厉声说:“我们是警察,都给我站起身来!”

当秋旖沫浑身赤条条地面对着两名警察时,她的脸红到了耳后根。她下意识地低下头并夹紧双腿,一手捂着下身,一手捂着脸,恨不能在床底挖个地缝钻进去——天啊,究竟发生什么了!——这就是我呀!这是我吗?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了!?

只见其中一位便衣警察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给他的同事:“你们赶紧派辆车过来,这儿有对卖淫嫖娼的男女被我们抓了现场。”

秋旖沫心想着自己完了,原本打算逃走的日子,不想警察却来了!一切仿佛都是天意!

秋旖沫压根没想到,就是不几天说想听听她故事的那名温文尔雅的男子报的警。他在家思想徘徊斗争了良久,才鼓起勇气给布吉派出所拨打了一个匿名电话,说这边有发廊女被人逼迫卖淫,希望他们派人过去把那组织卖淫的犯罪嫌疑人给抓起来。

那男子大概也压根没想到,他原本鼓起勇气想要帮助秋旖沫,却不料非但未抓住程村凌他们,却反而让这个可怜的女孩子现场被抓。

秋旖沫怔了好一会,才在警察又厉声一句“都给我老实点,把衣服穿上!”的提醒下,赶紧奔向床头找衣服。那赘肉男人也哭丧着脸,仓皇在床上找自己的衣服,因为手忙脚乱,错拿了秋旖沫的吊带裙和内裤,然后又满身晦气似的往秋旖沫这边扔来。秋旖沫整个人被巨大的耻辱占据着身心,迅速穿好衣服,然后木然地低头站在屋里听从警察接下来的安排。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5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