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52)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26 点击数:1233次 字数:

秋旖沫暗想着,这个程村凌真是狡诈又猖狂,都派人盯梢到家门口来了!她对汪雪这个可悲的蠢女人也生出以往没有过的厌恶感。只是她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仍继续克制着,继续假装着对那两个前来探风的男子一无所知。

只见侯佳明微笑着问那两位男子:“请问需要什么吗?”

其中一男子便道:“帮我拿包万宝路。”

“打火机需要吗?”

“拿一个吧。”

侯佳明从柜子上拿烟的时候,他们就对着小店里面不停张望。待拿了烟付了钱,他们也没多作停留,一会便离开了。

秋旖沫猜测他们不会走远,也许就在附近逡巡,直盯梢到她和汪雪从店里出来。

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粘在身边形影不离的汪雪让自己根本没有与侯佳明侯佳茵单独说话的机会。难道自己想就这样逃吗?又能往哪里逃,外面都是程村凌的人。即便有机会逃,也势必连累到大表姐一家。躲在大表姐家店里不出去吗?也不可能的,汪雪根本甩不掉。直接喊侯佳明报警吗?也许店外面盯梢的那伙人直接就会闯进来抢夺侯佳明的手机。即便侯佳明报警成功,警察不出半小时也不可能见到人来。这半小时内要么汪雪他们丢下自己逃走,要么那伙人会冲进来把自己强行掳走。秋旖沫害怕那样冲突的场面。就算最好的结局他们能被警察带走,可她数月以来被逼从事着卖淫就被大表姐和侯佳明侯佳茵秋他们知晓了。她连自己有乙肝都害怕被他们知道,更何况这样羞于启齿的事。这是万万不能让任何熟人知道的,她丢不起这个脸。旖沫恨自己太愚笨,没有想出周全的方法,就这么懵懵懂懂把大表姐一家也都暴露给他们知道了。

秋旖沫借故上了趟卫生间,只有在卫生间她才能摆脱一会汪雪这个女人。她蹲在卫生间思索了良久也想不出个周全的方法,只好颓丧地出来。

“小妹,你脸色好像不大好?”汪雪走过来假装关切地对她说。

“哦,可能吧。”秋旖沫勉强笑了下。

这时大表姐拎着满满一塑料袋的菜回来了。秋旖沫上前去要帮忙,汪雪也即刻跟了过来表示一道帮忙。

“算了算了,你们是客人,都去客厅歇着吧。厨房里空间小,也站不下这么多人。”大表姐笑着说。

于是秋旖沫又和汪雪回到客厅这边来。

“刚才我买菜回来,看见路上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对着我们店东张西望,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大表姐在厨房里边择菜边说。

汪雪和秋旖沫同时在心里打了个激灵。侯佳茵笑道:“妈,你疑神疑鬼了吧?大白天的,难道还有人来我们店里打劫不成?”

大表姐说:“打劫?那挑错地方了吧!我们这小店,保本都快成问题,能打劫到多少钱啊。我看我们这个店在深圳也是早晚开不下去了,有机会还是回老家去开个店。”

“妈,我支持你回老家去开店,我这边鞋厂看样子不久也呆不下去了,以后我也不去打工,就在家帮你看店。”

秋旖沫只当大表姐他们是玩笑话。大表姐来深圳这么多年了,怎可能说走就走呢。只是大表姐一家子之间再稀松平常不过的对话在秋旖沫这会的眼里是那么地充满了温馨,充满浓浓的家的味道。可是这种生活距离自己似乎早已遥远了。

“大表姐,表哥来过这里没有啊。”秋旖沫说。

“你是说黎庭旺吧……唉,我自己的亲弟弟,都不好意思逢人多说,就一个不晓得好生活命的人!”

大表姐提起表哥黎庭旺的时候,秋旖沫陡然想起最后一次他向自己借钱离开时的情景,好像那也已是多年前的事情了。自从那天接到体检报告离开鞋厂,一切过往的人与事仿佛都罩上了层朦胧的迷雾。

秋旖沫沉默了一会,然后岔开话题,随意问了问侯佳明厂里的情况。侯佳明厂里效益还不错,他在那个机械厂都呆了好些年了。如果大表姐真要回老家去开店,他自己还是会继续留在深圳打工。

之后秋旖沫和汪雪在大表姐吃过了午饭,又小坐了一会,汪雪的传呼机响了。汪雪便道:“我们回厂去吧。”秋旖沫也不拒绝,两人便告辞一块出来了。

秋旖沫回头瞅一眼那个小店,心里暗想着,自己这次离开大表姐家,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过来了。

她们出来不多会,汪雪便自自然然地挽住了秋旖沫的手。秋旖沫假装着以为汪雪是对自己的亲热,心里却暗想着,这个女人这会还在担心自己中途逃跑呢。

只听汪雪叹了口气说:“唉,今天在你大表姐家,觉得他们一家子在一块才叫真真正正的生活。我们这些卖身为业的苦命女人,下半辈子的归宿都不知在哪里。”

秋旖沫从汪雪的感叹里窥到了一丝契机,也许,只要假以时日,这个女人早晚也会厌倦这样每天接客的非人生活的。这样的皮肉交易吃的是青春饭,汪雪最终也要离开这一行。——可是,谁知这个汪雪什么时候能开悟呢?想到这里,秋旖沫的内心又一片黯淡。

她们走向附近车站,秋旖沫察觉上午跟过来的那几个人就在车站。一会,她们上了回布吉的公交车,那几个人随后也跟了上来。秋旖沫仍旧假装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下午的公交车厢有些空,秋旖沫和汪雪在后排找到位置坐下,秋旖沫得以有便利偷偷打量着站在下车门口的那几个人。她在内心里觉得程村凌可恨又可笑,他花那么多人力精力盯梢跟踪着自己这样一个弱女子,从另一方面不恰好也证明了他们内心的恐惧与虚弱么?如果汪雪她们是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再多一个程村凌怕也是难以招架。她又想到自己的脆弱无能。刚才在大表姐家,如果自己勇敢点,喊侯佳明报警,揭穿汪雪和外面几个男人的身份,此刻又将是怎样一番情景?

那几个男人和她们同一站下车,下车后就不知蹿哪儿去了。秋旖沫怀疑他们是否平日就住在附近,留心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想到这里,她心里不由一阵哆嗦。

秋旖沫又重回到了布吉异度空间发廊。还没来得及缓口劲,汪雪的传呼机又响了。秋旖沫能猜到是程村凌打来的。汪雪低头翻看传呼的一会,秋旖沫进了发廊的卫生间,偏巧这个女人没留意,以为秋旖沫就在自己眼皮底下溜了,旋即跑到发廊门口四处张望,并连声喊着:“秋旖沫,秋旖沫!”

秋旖沫在卫生间听到汪雪的呼喊,声音是那么急促而紧迫。秋旖沫只觉得可笑,等到汪雪连喊了好几遍才应声答道:“我在上厕所!”

秋旖沫从卫生间出来,佯装问道:“雪姐,啥事喊得这么急?”

“哦——我以为你上楼去了呢,我这人有时喊起人来嗓门就极大。”汪雪笑道,“坐车累了,晚上还要上班呢,妹妹你还是上楼去休息一会吧。”

秋旖沫应声上楼。她知道汪雪不过是为着支开自己,向程村凌报告她们今天的行踪。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5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