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五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2-25 点击数:2163次 字数:

那时狂风作,呼啸淹诵声,沙暴到。

这天的异象,县志有记载。

老话讲,‘神灵是个念,信了就真有。’

李县长见陈号山进办公室,实在很厌烦,故作镇静地虚笑:“来了……?” 陈号山到跟前说:“请过县长多次了,大人不肯去。固堤之事天大责任,民为国本堤溃灾民,斗胆再请。” 说完深施老嗓耿耿:“西县建设局,现任局长陈号山,恭请李成义县长,莅临建设局视事。” 李成义皱眉,知是讥讽装做不察坦坦问:“ 又来说修堤?钱呢?有吗?县里还是没有嘛?” 陈号山说:“属下忧思堤防事大,我党宗旨三民主义。县尊试想,若是没了民之生存,哪里需要民之权利,没有民权妄谈民主?实实可见民生为要。” 李成义嘻嘻笑,拍着陈号山反讽:“陈局长呀陈局长,不愧旧朝科过秀才,开口必有天大道理,谆谆复谆谆。既有公事咱便谈谈。” 客套一番。

这时街上枪声作,李成义习为常,未在意。

两人坐定,下人献茶,陈号山开门见山说:“洪水一到,危害严重,上任县长实因拖延,偷工减料虚修河堤中饱私囊,事发被免,我届理应万万记取。” 说完从怀取出呈文双手递上,这是第四次。

李成义紧眉接过来,不像往常那样敷衍,当着陈号山展开呈文。蝇头小楷昭然纸上,但见呈文道:‘堤防十万火急事,殷望县长拨冗一阅,实为切切。西县建设局陈号山再递。年月日。’ 心想这位老书夫子,是说本县玩忽职守?于是往下看。呈文又说,‘清河处于黄河支流灵通河系,十年有七涝,春泛秋汛前,堤若不加固,洪水一到决堤成灾,泛区房屋其六不保,水患凶猛荡尽万物,幸者挣扎与鱼鳖共处,其状凄惨,惨不堪言。千顷良田积年遭灾,成十年九不收之滩涂。洼地蓄涝,历年不排,水面无边粮田尽失,吾等职人竟若无睹,无所作为。长此以往,西县税捐取之何处?民食更何?痛观每每决堤,灾民次次举哀,披麻带孝者众。出殡唢呐悲天撼地多日不绝,乡野之间白色纸花漫天飘舞,引幡招魂阡陌号啕,哀乐声中总添新坟。久之岂能无怨?怨为反叛之先,如此社稷难以求稳。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今号山当其职,屡见复患,能有不忧?特特恳请李成义县长上堤察勘,万望大人勿荒职守,殷鉴不远慎之再慎,筹措钱粮以毕其工,早救吾民。

此时屋外狂风作。

李成义看完就皱眉,心里骂,‘简直是在放你娘的狗臭屁,猪臭屁!老子难道不知道?不想管?是王国华伙同刘团长想总揽河捐滋事不断。财权本县能放吗?敢放吗?臭书生只会放股酸菜屁!‘  李成义在心中骂完,沉下脸皮以示重视,然后笑着说:“陈局长,这是常人尽知的一般道理,李某岂能不晓得?咱俩都是国民党,同衙任职事党事民,所以定该齐心协力改变旧貌,实现我党振兴民族倡导三民的主义。” 陈号山闻言泪盈盈说:“俺祖祖辈辈生长在此,俺替乡亲向县长呈情,啊,啊啊啊……。” 竟是当场痛苦流涕。

李成义听了不高兴,心想这位旧秀才,烂酸枣子教书匠,哦西县只有你亲民?这是陷我不仁不义,哼,哼哼哼!本县难道听不出?你虽当个破局长,连替谁讲话都不清,老饭桶,老杀才。但表面上却笑着说:“号山大哥是诤友,是鞭策我的真楷模,此情可嘉呀。事情今天定下了,不改了,现在就安排,本县随时到。为了西县百姓福祉,堂堂县长还怕上堤?不去还算父母官?不去还算国民党?还算一任称职县长?不能算!坚决根本彻底不算!” 陈号山鞠躬千恩万谢,淌喜泪说:“县长大人恤民之情,乡亲有幸,社稷有幸,当载县志以颂千秋可待追忆!县长是在赐福于民!”

“我有这么伟大吗?”

“有有有,一定有。”

一位县警冲进来喊:“县长大人不好啦,警队的弟兄被抓了!”

李成义惊问:“土匪干的?从山东那边的插花地里窜来的?”

“不是,是刘团长!”

“所报之事,亲眼所见?”

“那哪能啊,那样俺也被抓了。听说的。”

李县长略微想了想,心中发虚深吸口气愵愵地说:“快去通知各局长,各委员,速来县衙议大事。这简直近乎举兵反叛,他刘汉辉抓了县警队,就是绑了西县法律!” 李成义觉察话多有失住了口。 来人说:“风大尘多,县长您重挑个好日子。” 李成义厉声斥责问:“这是你该想的吗?快快去!“

来人直埋怨,转身退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四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