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51)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25 点击数:1349次 字数:

秋旖沫一边偷偷等待着时机,一边又制造着已安然接客听天由命的假象。她在言语上也更讨好汪雪,有点什么事都跟汪雪来商量,假装着对汪雪言听计从。即便程村凌到来,秋旖沫也装作一副讨巧的样子喊他程大哥。

渐渐地,秋旖沫可以允许被客人带到外面酒店去了。其实外面酒店通常也就在发廊附近,步行最多不过百米远。只是每次汪雪仍会在暗中盯着,有时甚至径直跟到酒店门口,直等到他们出来。

很快阳历八月就到了,秋旖沫一直记得八月八日是侯佳茵的生日。去年侯佳茵过生日时她还去了大表姐家呢。秋旖沫很想和侯佳明侯佳茵他们有上联系,在偌大的深圳,只有他们是距离自己最近的亲人。

秋旖沫一直犹犹豫豫着,直到距离侯佳茵生日只剩两天的时候,她终于试着把自己的想法斗胆告诉了汪雪:“雪姐,八月八日是我外甥女的生日,我想去她家给她过个生日。”

秋旖沫并不指望这个女人能答应自己的请求。可,令秋旖沫没想到的是,汪雪居然点头同意了!汪雪居然那么爽快地就同意自己去坪山大表姐家里。

“谢谢你,好姐姐!”秋旖沫心里特兴奋,她好像看到了逃出这黑暗魔窟的一线曙光。

“我去给她打个电话说下,行吗?”秋旖沫接着说。

“行,我陪你去打电话。”汪雪说着,和秋旖沫来到附近一家电话亭。

秋旖沫只有侯佳明的联系方式,她隐忍着内心万分的激动与忐忑,拨下了他的手机号码。她生怕联系不上侯佳明,那样她去见他们的希望便会全然落空。

好在,侯佳明的手机号拨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侯佳明相隔了几个月却如同相隔了几世纪般遥远而又熟悉的声音:“是哪位啊?”

“是我啊,我是秋旖沫!”秋旖沫紧握着话筒,好怕侯佳明听不出来自己的声音。

“哦,是你!这么久都没见着你,你一个人到哪去了?”侯佳明在电话那头有些惊喜地问。

秋旖沫怕说多了汪雪会让挂断电话,便径直问:“佳音在吗?她过两天是不是要过生日?”

“佳音就在我身边。”

“哦,那你让她接下电话。”

一会电话那头传来侯佳茵的声音,同样是有些惊喜的声音询问她:“你终于出现了!你这段日子跑到哪去了?我们打听了好久都没你的消息!”

“我很好,八月八日你要过生日吗?”秋旖沫说。

“过!”侯佳茵说,“你会不会来呀?”

“会!我一定会去的!”秋旖沫回答得斩钉截铁。

秋旖沫挂断电话,汪雪帮她付了钱。秋旖沫对汪雪又发自内心的感谢:“谢谢你,姐姐!”

“不要谢我,”汪雪淡淡地笑了下,“你外甥女生日那天我陪你一块去吧!”

秋旖沫听到汪雪这话,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原来到哪这个汪雪都要跟着来监视自己!可她知道自己不能对汪雪的监视表示反抗的,只有应着汪雪的话假装笑着说:“好啊!”

这两天的晚上秋旖沫照样得接客,完事后她没有向客人要小费。她莫名觉得自己这样非正常人的日子快熬到头了。可是想到汪雪处处跟着自己,心里又不免感到懊丧。

八月八日那天,秋旖沫起了个大早,汪雪不得不也跟着起床,告诉她说:“小妹,这里离坪山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不用这么早起来吧。”

秋旖沫想说:“那你先睡会吧。”可又怕汪雪起疑心,便说:“我只是醒来得早,不好意思,影响姐姐休息了。”

秋旖沫洗漱完毕,去上卫生间的时候,似乎听到汪雪在偷偷打电话。秋旖沫知道汪雪跟程村凌的联系都是背着自己进行的,而每天她也只有在上卫生间那短短的几分钟里,似乎才能摆脱一会汪雪的监视,不受谁的操控。为此,秋旖沫常常就往卫生间跑,常常半天才出来。

秋旖沫隔着卫生间的门缝往外看,可什么都不曾看见,什么都不曾听见。等她出来的时候,汪雪已叫好了两份早餐在等着自己了。

秋旖沫的心早已飞到了坪山大表姐家店里,可是这会她尽力克制着自己不要显得太过焦急,以免他们对自己又起疑心。秋旖沫知道要去坪山这事,汪雪肯定是跟程村凌报告过了的。可是当她们走到空荡荡的车站的时候,汪雪忽然犹犹豫豫起来,不时左顾右盼,看样子好像在等什么人。秋旖沫敏感地察觉此次坪山之行可能不只是汪雪一人作陪自己了。

“哦,忘了,我给你外甥女买束花吧,空手不大好。”汪雪说。

秋旖沫于是和汪雪离开车站,到附近寻了一家花店,买了一束纯白的丁香花。秋旖沫瞬间想起去年电子厂的同事丁紫香,那已是多么遥远的回忆!

当她们再返回到车站来的时候,站台上已有好些陆续到来的成年男子在候车。秋旖沫觉得他们打量自己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她假装不在意,无意间却瞥见汪雪和其中一个穿花格子衬衫的男子四目对视时彼此不经意间点了点头,然后那花格子又向旁边几个男子努了努嘴。

秋旖沫猜测,汪雪刚才借故去买花,就是为了等他们的到来。一定是程村凌怕汪雪一个人在外面约束不了自己,才另外派了人来。开往坪山的公交很快来了,候车的人陆陆续续上了车。秋旖沫不知道这趟公交车里,有多少是程村凌的人。她假装不知道他们在,假装只有汪雪一人陪着自己同行。

一个多小时后,秋旖沫和汪雪下了车,身后跟着下车的,还有好些陌生的男子。秋旖沫故意不去注意他们,和汪雪径直就往大表姐店里走。

秋旖沫和汪雪到达店门口的时候,大表姐早出去买菜了,侯佳明侯佳茵在店门口等着她们——仿佛与这兄妹俩阔别了多年,这会的秋旖沫体会到了那种久违亲人的欣喜与激动。她内心百感交集,似有好多话想跟他们说。可是汪雪这个女人在身边,她什么敏感的话都不能多说。

汪雪微笑着将手中的丁香花递给侯佳茵:“你就是秋旖沫的外甥女吧,以前她跟我提起过。今天是个非常吉利的好日子,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侯佳茵微笑着接过了花,转头对秋旖沫说:“是你同事吗?也不介绍下!”

秋旖沫于是笑道:“她叫汪雪,一块上班的,今天过来想给你庆祝生日。”

“你现在哪里上班?”侯佳明问秋旖沫道。

秋旖沫刚要开口,汪雪抢着回答:“在一个玩具厂。”

“哦,玩具厂比鞋厂肯定薪水要好吧?”

“嗯,也就那样,还凑合吧。”秋旖沫顺着话说。

侯佳茵把她们引到里屋去坐笑着,然后笑着对秋旖沫道:“你当初离开还真是明智的选择,我这鞋厂近期效益越来越差了,工资都拖大半个月才发。”

这时,外面有两个男子站到店门口来,似乎要买东西的样子。侯佳明走了过去。秋旖沫往外瞥了一眼,心里旋即一惊,原来就是刚才跟她们同车过来的程村凌派来的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5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