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四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2-21 点击数:4367次 字数:

王国华起身激动道:“不能重财轻友啊!” 刘团长招手要他坐,等坐好了凑近说:“老子重义更重友,是你这样的人吗?老子想问问?收的真有那么多?不肯对咱讲半句?啥也别问了,见财起意的小人?” 王国华先一惊,知道遭了宋家手脚心虚说:“俺和李公子那事,闹得全县都知道。商量好的事,千万不能变!不然丑就出大了。” 刘团长点头,心想世道变数真大,明天啥样说不好,先和自个儿做塌实朋友,听听心里怎么讲,对不起谁,别对不起自个儿,这可是个古老训。朋友大多连着利,利在友情在,他朝利益若相克,只怕比你翻脸快。老子多年不倒不败,就是悟出人间真谛,节骨眼是人生变数,只须活得越来越好,朋友就会越来越多。管他那么多干啥?顾忌多了会焦虑,焦虑多了会生病,生病久了我会死。这道理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王国华再追问:“不想表个态?” 刘团长微笑说:“哎呀呀,你把人弄糊涂了,表态有啥难?老子给你表一个!若失信,狂风作,枪乱响。” 话音刚落就听城中响起枪,刘团长忙侧头,过一会儿又听见串枪。起身戴帽冲到屋外,心 知后一阵是机枪,他们干开了?屋外突然刮起风。他仰天狂笑拔枪道:“哈哈哈,哈哈哈!地上三尺有神灵,真他妈的很应验!” 吩咐警戒,朝前院跑。

王国华惊得呆若木鸡坐屋里。

先前头,宋文虎领着几十位兵去了驴肉汤锅铺,到那人已经离去,便去县衙围县警。冲进警队的住屋,见正睡大觉,上去一阵枪托杵醒,强制拖到墙边去跪,县警吓得哭喊兵哥。其中有位长胸毛和络腮胡的大肚警问:“俺们刚在城门洞被兵哥哥们罚过了,这会儿又是为啥嘛?” 问完被扇五耳光,‘啪啪啪啪啪’ ,掴出鼻血来。兵们踢着往外赶,县警没弄清,已到大街上。

十字口的百姓们,突见这帮平日煞神,穿着裤衩被赶大街,开始谁都不明白,悄立一旁诧热闹,没人敢上前。不知谁在人群喊好,煽动乡亲们快揍,许多人便仗着当兵的做主,动起手来了。有土坷垃朝县警扔,有冲上前去踢踹的,这位妇人大声痛骂吐唾沫,用寻来的枝条抽。总之围得人山人海,都想出口平日攒下的恶气。

这是人心的向背。

燃烧三原则,氧气燃点可燃物。

当兵喊让道,可是没效果,眼见就乱了,朝天放了枪,但是仍旧没效果,群情依然很激愤,于是朝天放机枪,这才吓散愤怒人群。

宋文虎牵着一串县警,昂首挺胸走在街上,神气十足大声念:“天不怕,地不惧,如今抓了臭衙役。昨有因,今有报,县警霉运到来了。” 听去挺顺口,这是宋文虎信口编的顺口溜。

旧县志载,几句顺口溜,在西县境内成民谣,成历史,在百姓间传诵多年,至今仍有老人能记,诵读完了朝天露出缺牙,笑得可是开心了。 乡亲谈起那天会说,‘芸芸众生不可欺,地上三尺有神灵,事事全在报应里。’

这是段闲话。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四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