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47)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21 点击数:2441次 字数:

秋旖沫试着将包厢的门打开一条缝,并从门缝往外瞧。她看到门外那用皮带抽过自己的和钱零两个手下正双臂交叉抱于胸前在廊道里来回走动。她旋即把门关上。

这时,那名留板寸头的中年男人立起身,过来拉住她:“小姐,你这是要干嘛,过来,咱俩说说话。”

秋旖沫没有抗拒,她被那人拉到沙发上搂进怀里。

“小姐,你真是第一次做这行?”那男人微笑着说。

秋旖沫作出一个嘴角上扬的姿态。

“哦,你的样子有点忧郁,跟别的小姐不同,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秋旖沫淡淡地笑着,不回答。只是在心里想着,这些嫖客原不过一个德性,色眯眯的样子是那般猥琐。一会这中年男人便同样开始用手在她后背轻轻抚摸,并很快触到了她身上的伤痕。

“你身上好像受伤了?”

秋旖沫仍只是淡淡一笑:“前两天不小心摔了一跤。”

“哦,这真让人心疼。”那中年男子双手抚摸着她说,“走吧,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秋旖沫听到他说换个地方,也不知是要去哪,但想要借助这个嫖客逃跑的欲望霎时又被勾了起来,当即便答应说:“好。”

于是那留板寸头的男人拉着秋旖沫从沙发上站起来,对正和绿衣女子缱绻一起的留分头男人挤了挤眼,然后走到包厢门口把门打开。

和钱零其中一名手下果然过来了,那男人说:“我要带这位小姐出去玩。”

“先生麻烦去那边付款。”

通常,“带小姐出去玩”只是出台的隐语,嫖客要另付费给夜总会鸡头,其中就包括属于出台小姐的小费。以防小姐随时走人,小费也是去鸡头那拿。因为秋旖沫之前的逃跑,和钱零他们对她看管分外严,专门派人在后面盯梢,并有意让秋旖沫来知道。

那中年男人带着秋旖沫走出蓬莱宫夜总会的时候,夜幕早已降临,周边的建筑楼群里亮出如星星般的灯光。出来的时候,他们打了辆车来到就近一家旅社。秋旖沫从车内出来的时候又在脑海里不停想着逃跑的计策。然而不一会,秋旖沫发现程村凌就跟在后面不远处,那黯淡的灯光里映出他那张如鬼魅般的脸。

进入旅社后秋旖沫边走边留意旅社的结构与布局,想观察哪里有可以出逃的捷径。她心想着,万不得已,就只有试着求助这位中年男子帮忙。但当他把她带进客房反手把门带上时,秋旖沫的惧怕却不止来自外面那盯梢她的程村凌。这会她才意识到,自己和这中年男人之间,不过是妓女与嫖客的关系。那晚程村凌加给她的,今晚这个嫖客同样要加给自己。想到这里,她便作出哀求的口吻对这位板寸头中年男人道:“先生,外面有人盯梢,求求你帮我摆脱他让我离开吧!”

“谁在盯梢?”

这中年男人显然也吓了一跳。待秋旖沫说出原委,不过只是程村凌怕她逃跑时,这嫖客才一副石头落地的样子:“让他盯梢好了,反正进不来这间客房。”说着便开始动手肆意去解秋旖沫的衣服。

秋旖沫后退两步:“先生,求你可怜放过我吧!”

“放过你?小姐,你开什么玩笑,是你自愿答应跟我出来的呀!”那嫖客顿了一下,“我可是付了钱给你们鸡头的。”

“你付给他多少钱我可以给你,求你帮帮我!”秋旖沫近乎哀告。

那嫖客有点愠怒了:“我要你这妓女的钱干什么!老子有的是钱!你都做这行了还假装什么清高,难不成你还是个处女么!”

秋旖沫听到他最后那句话,就像被人揭开了疮疤。还没等她回过神,那男人已像头发情的狼一样向她扑了上来。

秋旖沫挣扎了一会,无济于事。万念俱灰的感觉从周遭聚拢漫布她的心头。她感觉她的身体已不再属于自己了。那具肉身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掌控着,来回倒腾碾压蹂躏,每一个角落都遍布了罪孽与污浊。它甚至感觉不到疼痛,那具肉身把所有的疼痛与耻辱都交付给与它剥离开来的灵魂去承担。这会她才知这种被人糟践之苦甚至比鞭笞之苦尤剧。

“天啊,我做了什么了!”秋旖沫在心里呐喊。可是上天一直沉默以对。

那中年男人终于意满心足地从那具肉身上挪开,并略带不满地嘟哝说:“我还差点以为你真是一个处女呢。”

恶心与羞耻撕扯着她,令她无力回应。很快那嫖客在她身边鼾声如雷。头晚没睡好,秋旖沫这会身体也感到极度疲倦。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睡,她不能放弃尝试逃离的机会。她迅速穿好衣服,走出那间客房。外面夜色已深了,她正犹豫着要不要逃跑,这会又能跑向哪里时,程村凌又如魔鬼般在她面前出现了。秋旖沫刚升腾起的逃跑念头立时便按抑到了心内看不见的角落里。

“你这个臭婊子,害老子盯梢了大半夜。”程村凌拽住她的胳膊说。

“我没有逃走,你别这样拽着我。”秋旖沫说道。

“以后你不要出台了,只管陪那些客人喝酒就成了,知道吗?老子没精力每晚这样盯着你。”程村凌把她拽出旅社,把她拽上那辆停在黑暗中的面包车,“你看看,外面漆黑一片,就是放你走,你又能跑到哪里去?”

秋旖沫弄不清程村凌和和钱零彼此间是什么关系。她暗想着,若是再多几个像自己这样一心想要逃跑的女子,程村凌他们又如何应付?

程村凌重新把秋旖沫带回蓬莱宫夜总会,安排她和另外两个女子住同一房间,其中一个便是先前在同一包厢的绿衣女子。

“你最好乖乖在里面呆着,别想着再逃跑——你看她们都在这里生活得好好的。”程村凌指着这两个刚陪完酒回来还来不及卸妆躺下的女子说,然后“砰”地一声把门带上了。

“小妹,别想着跑了,外面到处有人把守,被抓到了会被他们打半死的。”那绿衣女子说。

“我上午就挨了他们一顿暴揍了,晚上就被叫来接客。”秋旖沫说。她喊了那绿衣女子一声“姐姐”,“姐姐,你们就没想过要逃走吗?”

“逃?干嘛要逃?怎样不都是生活!我们这里很多人都是主动来做三陪的。” 那绿衣女子说着,去卫生间卸妆,“再说了,这本就是一条不归路,还转得了身吗?”

秋旖沫无言应对,绿衣女子与昨天阿芸的话几乎如出一辙。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早晚也会产生如她们同样的感受。

“姐姐,怎么称呼你们?”秋旖沫问。

绿衣女子边卸妆边说:“叫我阿香吧,那位叫阿霞。”

阿霞早已躺在床上了:“困死了,不想卸妆了。”

阿香转身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否一半因为灯光的作用,秋旖沫惊讶地看到一张似完全陌生的了无生气的蜡黄的脸。

“阿香姐,你卸了妆,真的一点都认不出来了。”秋旖沫说。

“你可能不好意思说,其实我长得一点也不漂亮吧?干我们这行的,真正没有多少相貌特别出众的。到了这里,成天地熬夜,成天地陪人喝酒,一大堆化学产品涂在脸上,肤色能好到哪里去?小妹赶紧卸妆吧!”阿香说着,看着已进入梦乡的阿霞,打了个呵欠,“像她那样经常不卸妆就睡,皮肤会老得更快。唉!”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4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