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46)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21 点击数:1516次 字数:

秋旖沫花了半个多小时给自己化了个算不上特别精致的浓妆。她觉得镜子里的自己比原来的面孔仿佛成熟了许多,陌生得连自己都有点认不出来了。——秋旖沫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谁也认不出自己,包括她自己。

秋旖沫被程村凌带到了一间有着幽暗灯光的包厢里,那里有许多浓妆艳抹的坐台小姐在,一律穿着前露胸后露背的各式花花绿绿闪亮抢眼的服装,厚厚的脂粉将整张脸涂抹得如刚刮瓷的墙壁般雪白,眼窝和眼褶上晕染着色彩浓厚夸张的眼影,上下眼睑粘贴着长度夸张的假睫毛。眼皮微垂时,那些眼睛便如五颜六色的宝石般欲滚落下来。而那涂着各种大红紫红桃红的朱唇犹如夏日新鲜上市的水果般娇艳欲滴。这些经过夸张装扮的女子无一不是美的化身,只是这种美满含着妖冶与浪荡、满含着风尘与颓废的气息。秋旖沫分辨不出她们的面孔,似乎这些经过了装饰的面孔都是同一模具里刻出来的。

鸡头和钱零正在那屋子里,俨然一副上级主管对自己部门员工训话的口吻,对那些小姐说:“别忘了你们的任务!不要以为只是陪客人聊聊天就行!你以为在夜总会靠你陪客人说说话就能赚钱?我们主要是靠酒水赚钱!你得哄客人开心,陪客人喝酒!客人若不喝,那你们就想法喝完!客人的消费若不达标是要记到你们头上的!”

秋旖沫想起自己的乙肝小三阳,她记得那次爸爸和大伯陪她在医院检查时医生曾特别告诫平时不能喝酒。可是鸡头和钱零不会来同情她,程村凌也不可能就此放过她。这鬼蜮般的世界,万事不可商量。

只听和钱零继续道:“记住,坐台引导客人消费只是你们的任务之一!待会你们试台的时候,客人有要求出台的,你不能觉得看客人不顺眼就由着性子不同意!人家花钱是来嫖小姐,而不是你去挑驸马!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还有,我们这里是夜总会,不是旅馆。你要出台,不能和客人就在我们这里搞!昨天就有个叫阿芸的,竟然和客人跑到包厢厕所里乱搞起来了!谁要再破坏规矩,我定让她生不如死!”

秋旖沫听了心里一惊。

和钱零终于训完话离开了屋子。接下来秋旖沫和那些浓妆艳抹的女子一起呆在那间屋子里等待试台。

秋旖沫不知道试台是什么意思,小声试着问旁边一穿着绿衣的女子。那女子打量了她一眼,说:“新来的吧?待会有人叫你出去,跟着大家排好队等客人挑选就成了。”

秋旖沫又问是否知道阿芸去哪了,那绿衣女子说:“你怎么认识她?”接着不以为然的口吻道:“她也是自作自受,跟一个喜欢的男人不分场合乱搞,这种地方哪儿不是眼睛在看着!现在也不知去哪了,反正人不在这了。”

一会鸡头和钱零站在房间门口,点她们其中几个出去,秋旖沫也在其间。于是一行七八个女子被叫到了一间包厢内,自发地列成一排,里面有两个体态臃肿的中年男人,一个留着板寸头,一个留着中分头,齐坐在沙发上用猎物般的眼光色眯眯地打量着她们。秋旖沫暗想着,天啊,他们看上去比自己的爸爸年龄都大!秋旖沫莫名地紧张,一直低着头。可其他几个女子均毫无惧色,目光平视着前方,从容等待客人的挑选。甚至刚与秋旖沫说话的那绿衣女子还对其中一位客人抛起了媚眼,于是很快她被留板寸头的那位客人叫到了身边。另一位中分头客人的目光还在她们身上来回不停地扫视,似乎一直拿不定主意。最后,他的目光锁定在了秋旖沫身上。

“这位小姐!”那男人喊道。秋旖沫一直低着头,直到旁边一女子用手从她身后轻轻捅她,她才明白过来是喊自己。先前与她说话的那绿衣女子回头对她笑了笑以示鼓励,秋旖沫这才低头坐到那男人身边来。剩余的其他女子于是一个个都走出了包间。

这么多人在,为什么自己却这么背运呢。好吧,早晚要开始这一遭的,秋旖沫暗想。她感觉自己的心快要死了。

包厢墙壁上的显示屏里正放着一曲《敖包相会》,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两瓶已开了的葡萄酒。其中一瓶已打开,旁边那绿衣女子陪着她的客人在喝了。秋旖沫看着绿衣女子坐在那客人的大腿上,勾住他的脖子嗲声嗲气地说着肉麻的话。秋旖沫感觉有些无法忍受,让她也这样嗲声嗲气地陪客人说话只会令自己觉得恶心。她又莫名有了想要从这包厢里逃出去的冲动,可终究忍住了。

这位中分头的中年男人给秋旖沫斟了一杯酒,然后自己也斟了了一杯,笑吟吟地说:“来,小妹,为我们有缘相聚在这里,干一杯!”

秋旖沫勉强朝他笑了下,端起酒杯,小饮了一口,刺鼻的酒味令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诶,喝得太少了,再多喝点!”那男人继续笑吟吟地说着,一手搂住秋旖沫的肩,一手帮她托住酒杯,顺着她的嘴巴就强行给灌了进去。

秋旖沫被呛得忍不住咳嗽了两声,那句“我不会喝酒”的话几欲出口,最终强行咽了回去,接着她冲着那中年男人微笑了一下。——微笑过后秋旖沫便觉可耻,怎么会对这样一个强行给自己灌酒的男人微笑?原本自己应该把杯子里的酒水往他脸上泼去,然后起身离开才对!——啊,这就是传说中所谓的“卖笑”生涯,真真切切地在自己身上发生了!

秋旖沫这会主动给自己倒满一杯酒,然后对着那客人道:“来,干杯!”除此,她不知道还要跟客人说些什么别的,虽然旁边绿衣女子的言行举止尽可以做为参照,但秋旖沫根本学不来,她的脆弱的自尊还在内心里鼓捣着自己,让她放不下脸面和身段。她听着客人对她“好相貌好身段”的夸赞,内心里只想哭。当客人的手开始在她背上肆意地抚摸时,她感觉有苍蝇飞到了身上般恶心,在忍无可忍之后,她把那只粗糙而肮脏的手轻轻地坚决地移开。

那留分头的中年男人察觉出某些苗头,他察觉到她的不开心,察觉到她偶尔挤出一丝笑容后旋即又紧绷起了脸,察觉到她尔后陪他的喝酒不过是自顾自地买醉。于是,客人的脸变阴沉下来了:“这位小姐,你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你来伺候我,还是我在伺候你?”

留分头男人的一句话,让旁边绿衣女子和那板寸头男人立时停住了彼此的打情骂俏,目光齐刷刷望向他俩。

包厢里的空气似乎快凝住了,好一会,绿衣女子从这板寸头男人身上挪开,走近那留分头男人道:“领导别生气,这位小妹刚来,许多规矩不懂,还望多担待,来,我替她敬你一杯!”

秋旖沫木然地站起身,内心旋即又产生想打开包厢的门立马逃出去的冲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4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