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44)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20 点击数:2470次 字数:

出来得还算顺利,却并不能让秋旖沫心里感到轻松。只要这家夜总会还能出现在视线内,她就无法感到自身的安全。她沿着丛林里一条曲折的小径一路不停狂奔。她感觉到脚下生风,那几张分别藏在袜子里的纸币因着她匆促的脚步被压得瘪瘪的,左脚袜子里的被挪移到了靠近脚后跟的位置,右脚袜子里的却被顶到了挨近脚尖的位置。这会她的脑海里只闪动着一个念头,快,快远离这里!

秋旖沫很快跑出了那片小丛林,她看到了前面不远的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她心想着,快好了,到了人群中,一切都好了。

她一口气跑到了马路边上,刚来得及喘口气,正思忖着接着要去哪里,忽然发现马路边上停着一辆面包车,秋旖沫觉得有点眼熟,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后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秋旖沫转头看时,心即刻悬到了嗓子眼,如同看见了鬼魅般“啊”地尖叫了一声。是程村凌!这个流氓,恶棍,竟一会就发现并找到自己了!

秋旖沫本能地甩开程村凌就往前跑。可是程村凌很快追上来一把将她揪住。秋旖沫大声喊着:“救命啊,救命!”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纷纷指责程村凌,甚至有人上前试图去推开他。程村凌看着那些人,脸不红心不跳,只是生气地喊道:“你们看什么看?看人家夫妻吵架幸灾乐祸是吧?我老婆给我头上戴了顶绿帽子,背着我在这酒店约会野男人,被我逮了个现行!那野男人就从那方向跑了,你们谁帮忙把那野男人也找来,我好两个一起收拾!”

经程村凌这样一番义愤填膺的说辞,众人的矛头很快又纷纷指向了秋旖沫:“这女人活该!哪个男人遇到这事不生气!”也有人小声笑话程村凌:“有本事讨这么年轻漂亮的老婆,却没能耐守住,没金箍钻揽什么瓷器活啊!”

秋旖沫大喊:“不是,我不是他老婆!”

“臭婊子,丢人丢到大街上来了!咱俩没离婚,在法律上你就还是我老婆!平常没亏待你,好吃好喝伺候你,你说你对得住我吗?”程村凌说着,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秋旖沫重新拽上了那辆停在路边的旧面包车。

秋旖沫想喊,可是被程村凌旋即在她嘴里塞了一块什么东西,双手也被用预先准备好的绳子反绑起来。秋旖沫感到极度恐惧,内心更是对他万分仇恨。程村凌这会却又阴森森地笑了:“乖乖,别给我玩心计,你是跑不掉的,啊。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一会回去我就给你松绑。这样绑着你我也心疼,谁让你不听话呢?回去给我好好学着接客,和老板都说了,你长得这么美,有望成为这里头牌的。”

就这样,秋旖沫又被带回了蓬莱宫夜总会,且重新带回了先前被关着的那间屋子。一位保洁员刚巧从里面出来,手中的撮箕里装满了碎玻璃渣子。通往卫生间的门是开着的,门框上下两层的玻璃各被踹出一个大洞,几乎只剩了一个门框。只是阿芸已不在屋里了。

秋旖沫嘴里的东西被程村凌取出来扔了,反绑着双手的绳子也被解开了。鸡头和钱零先前两名手下这时赶了过来,其中一个一脚就把秋旖沫踹在了地上。秋旖沫双手撑地,手掌不小心压在地上一粒未扫干净的玻璃屑上,鲜血立时流了出来。她感到热辣辣的疼,双腿也绵软无力,好容易挣扎着站起身来,又被和钱零另一个手下重新踹回了地上。这回她的头正好撞在沙发的一角,秋旖沫只感觉眼冒金星,脑海“嗡”地一声巨响。

“你们让我去死吧!”秋旖沫喊道。绝望的感觉似乎在刹那间进驻到她的心里,但这种绝望并没让她真正想来自杀。

“好了好了,你们先回吧,”程村凌把和钱零两名手下支开,“别刚一个自杀未遂,一会又来一个寻死觅活的。”

那两人骂骂咧咧着离开了屋子。程村凌骂道:“臭婊子,你吓唬谁呢?你想死啊,好啊,现在就撞墙死给我看啊!”

秋旖沫不理会他。程村凌一会又改换了温柔的语气,上前用手轻轻抚摸着秋旖沫的脸道:“乖乖,刚才不是我,你就被他们打死了!你还是老实点听话吧!”

秋旖沫将脸撇开,无意间瞥到卫生间一角似有血迹,心下一惊,难道阿芸并非佯装自杀,她是真的打算自杀?——或者那血迹仍是被他们再次殴打的结果?

秋旖沫转头问程村凌道:“你们把阿芸怎样了?”

“哪个阿芸?——哦,你是说刚跟你关在一起的那个女的?你还有心思关心别人?她想死可没那么容易,就是要死也不能死这里!”程村凌说着,凑近秋旖沫又用了阴阳怪气的语调说,“你放心吧,到这里来不会有人让你去死的,谁要是胡闹就让她生不如死!”

这时,鸡头和钱零嘴里叼着支烟慢悠悠走过来了。

“小姑娘,你这是想跑到哪里去啊?”鸡头和钱零一副和颜悦色的面孔对着秋旖沫,并腾出手来把秋旖沫搀扶到沙发上坐下。

秋旖沫有点怕这个和钱零,她觉得这个秃顶老男人比程村凌更阴险伪善。

“你要是乖乖听话呢,今天逃跑的事就一笔勾销了。呃,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晚上开始正式陪客。”和钱零说着,吸了口烟,接着说,“陪客人说说话聊聊天是很轻松的事情嘛!不会喝酒就慢慢学,没有谁天生就会喝酒的。喝着喝着不知不觉就会了,说不定到时候你还爱上喝酒呢。喝酒又不是什么坏事,你看古代那些文臣武将哪个不喝酒!那什么水浒里的绿林好汉个个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还有那些巾帼英雄,比如秋瑾,还写过什么‘貂裘换酒也堪豪’。啊,扯远了。不要认为做三陪多么不体面,这本就是一份古老的职业!你这也是靠自己的肉体劳动生活,没偷谁没抢谁!这个世道人们都是‘笑贫不笑娼’!再说了,古代许多青楼名妓,比如李师师、陈圆圆等等,她们都是许多文人同情和歌颂的对象呢!如果客人要求陪睡,也不过是两腿张开那么简单的事!慢慢干着就习惯了!”

程村凌接过话茬道:“和老板,没想到你肚子里不少墨水啊,说起话来文绉绉的!”

“啊,好好再想想吧,这里不只是你一位小姐在做这行!”和钱零说着,瞟了程村凌一眼,吸着烟径自走出屋去了。

程村凌对秋旖沫道:“好好想想和老板的话吧,明晚这个时候就由不得你不答应了,乖乖,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就也跟着出了屋子。和钱零一名手下旋即过来把门又给反锁上了。

屋子里只剩下秋旖沫一人,周遭死一样的寂静。强烈的孤独与恐惧感向她全身袭来。和钱零的歪理并没有让秋旖沫受到蛊惑,一些大是大非问题她还是能看得清楚,只是她开始有些懊悔自己有些鲁莽的逃跑。若非如此,阿芸或许仍在这间屋子里呆着,自己也有个伴说说话。这会她被带去了哪里?明晚又怎样的命运等待着自己?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4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