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三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2-18 点击数:2351次 字数:

四娘娘来前听到管家那些话,心里早防备,见面觉出团长眼神有名堂。他三番几次来安慰,次次凑得近,话也讲得甜,这回干脆手放肩上不拿开,因此她心里直发怵,断定有图谋,碍着龙儿不敢怒,于是灵机一动说:“如此大恩,理当叩头。” 顺势屈膝跪拜,抖落那手摆脱纠缠。可她哪知防不胜防,反被团长顺势托住往怀里抱,以致娘娘膝未着地倒被拥进他怀里,心叫不好觉着哈到脸上了,弄得娘娘十分羞愤,恨竟当着龙儿的面,还有下人就发骚情,一阵恶心伸手就推,挣挣扎扎脸红筋涨,几次被扯进怀里。正好这时来了个人,忙慌喊:“有人啦!”

王国华掀帘见勾当,大张嘴巴吃一惊,有如泥塑僵那里,连眼珠都定了格,心在呼喊,发不出声。刘团长松手急中生智地笑道:“怕她还伤心,怎么劝也劝不住!”满嘴虚词,一脸嘿嘿。

 四娘娘耻透了,脸面润红急退身,曲腿福一福,低头羞怯说:“谢谢团长的好意。” 虚伪全过大家面子,实是为儿不敢得罪,心里打翻七味瓶子,苦那世间哪里由得你的性子?当变则变不枉真假,不然早已扇上去了,暗怨文虎说走就走,给了老东西机会。再叹文龙不晓事了,为娘受欺全无反应,又怨丫头都是木头,觉屋凶险呆不得了,吩咐下人:“好好服侍,定有重赏。” 避开团长的烁眼,弱弱微微朝他说:“告辞了,请留步。” 匆忙就往屋外逃,一位丫头忙去掀帘。

团长追到屋外喊:“四娘娘若累了,请到西屋歇会儿吧。” 终是不死心,望着自语道:“好个尤物啊,好个尤物啊!” 进去吩咐扶宋文龙去里间。这时王国华就问:“刘团长,咱商量好的有变没变?” 刘团长背手弓身皱眉转圈,样子急煎嘴里咕噜装没听。 王国华又问:“有变?” 刘团长装着才听见,停下脚步扭头瞪他老半天,棱起三角小眼问:“是谁叫你臭小子,这时窜来瞎捣乱?”

“不是早约好的吗?”

“老子啥时约过你?”

“忘了吗?”

“嗯?约过?敢确定? ”  

“刚才俺碰到队伍了,见是宋文虎领着,他们去干啥?”

“抓县警。”

“为什么?”

“这事和你没关系。”

“到底发生了什么?别让人闷乎?”

“发生气傻我的事!”

“刘团长?可千万别上宋家当。”

上当,上当?兔崽子是啥意思?刚才进屋见什么了?”

王国华愁蹙一会儿这才说:“刘团长?自古美妖都是祸!千万要小心。” 刘团长瞄他几眼冷笑道:“放你娘的狗臭屁!谁见老子吃过娘们的亏了?”

“宋家的人不简单,由其那个董管家。”

刘团长听提董道昌,想起来便问:“你小子,没啥事情瞒老子?”

王国华摇头装没有。

刘团长称赞道:“董道昌这个人不简单,很不简单啊。” 王国华察觉到什么,再次追问道:“定下的事没变吧?” 刘团长就说:“过来坐下谈。”

两人坐下。

王国华望着刘团长,等他先开口,见他摘帽扔桌上,自顾在头上挠痒痒,抓得头皮“嚓嚓”响,于是就在心里骂,‘你是瘦小的老瘟狗,正在琢磨咋对俺说?’

王国华等了好一会儿,实在耐不住就问:“刘团长?咱俩谁跟谁?这么难开口?” 为加重语气叹口长气。 刘团长抬头问:“国华呀?你看我是不是老了?头发白得差不多了?”满脸显哀愁。 王国华先在心里笑,’一只老狐狸,你就接着装。‘ 瞅了瞅才说:“多一半白啦。”

“头发稀稀拉拉了?”

“还算好,齐刷刷的那么硬。”

“再瞧再瞧,仔细着点,瞧瞧秃没?”

“近瞅能见。”

刘团长拍王国华,语气深沉说:“老了老了,头发掉了,拉不动磨,人间天堂去不了啦。‘岁月不居,时节如流。’ 该歇歇了,唉……!” 挤着小眼睛,像是要哭了。 王国华忙问:“咋说这种话?” 心生疑虑想,‘刚才还抱宋四婆娘,你是一只健壮公鸡,火气大呢。老兵头,继续演?‘ 刘团长瞄见王国华眼角有笑意,洞察地探问:“我的话,你不信?”

“有天喝酒你咋说?你说宝刀不会老?”

“说过?肯定?”

“刚才还发威,去围县警队,心气儿大着呢。”

“给四娘娘个大面子。”

“晚辈国华不太明白?”

“你们全都不明白,事情就成了,等着瞧好吧。”

“不告诉?”

 “坚决的那么不告诉!这事里头没有你,搅进来干啥?”

“咱爹和你喝血酒,对天盟誓是兄弟。”

“那是母鸡血,不能够算的。”

“不算了?”

“公鸡血才算,当时没找着。”

“也不相认天津卫副司令兄弟了?”

刘团长扬头哈哈笑,心想他狗日上前线了。

王国华试着问:“收了礼,气短吧?”

刘团长又哈哈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四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