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43)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18 点击数:2436次 字数:

在这幽眇晦暗的屋子里,遭遇了程村凌和那对老夫妇背信与侮辱的秋旖沫,怀着一线希望把这名在她看来此刻与自己同病相怜的受伤三陪女当作了临时的救命稻草。

“姐姐,好姐姐!”秋旖沫摇着那女子的胳膊,却不小心弄到了她的伤处,只听“哎呦”一声,秋旖沫吓得赶紧停手,“对不起,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帮帮我,帮帮我吧,给我出个主意,怎样才能离开这里!”

那女子叹了口气,之后便一直缄默着,似不再搭理秋旖沫。秋旖沫只好停住哀求,再想对策。她环顾着房间的周遭,这装修豪奢的四面墙壁上竟连一扇窗都没有。屋子进门口左边那个卫生间里倒是有扇关闭着的小小的玻璃窗。那窗子开得高,而且只有一般卫生间普通玻璃窗的一半高。秋旖沫于是用手扶住墙壁,双脚小心踩上马桶盖的两边去观望,一棵高大的黄葛树密集的枝杈几乎将整个窗子挡住。窗外天气正晴朗。这已是阳春三月的天。

秋旖沫原试图从窗子钻出去。可窗子太小,观察一会便放弃这个念头。没有办法,最后秋旖沫只好返回到那女子身边来。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秋旖沫的心一分一秒受着烦煎。自从离开电子厂之后的每一天,秋旖沫莫不都是在这样强烈的盼望又看不到希望的昼慨宵悲里度过!禁闭一隅的焦灼与被人玷辱的疼痛交相杂糅,一齐发作,令她感到万箭攒心般刺痛。她奇怪自己居然没有感到绝望,似乎那更渴望逃离这里的焦灼覆盖了她还没来得及成型的绝望。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忽然想起钥匙插入锁孔的声响。秋旖沫心一紧,她一直盼望着那扇门打开,却又害怕那扇门被打开。她下意识地向着身旁那女子靠近一些,小声道:“姐姐,他们开门来了!”

是鸡头和钱零其中一名手下送午饭过来了,时间已经到中午了。那人将两份快餐盒往茶几上一放,旋即便出去又将门反锁上了。

“姐姐,他们有没有在饭里下药?”想起昨晚,秋旖沫便心有余悸。

“应该不会,放心吃吧,我们已经是囊中之物,他们没必要再给我们下药了。” 那女子挣扎着坐起来。秋旖沫扶住她,将两饭盒打开,递给那女子一份,然后自己也开始吃午饭。秋旖沫吃着吃着不由落下泪来。

“小妹,别哭,快点吃完,我有个方法——”那女子的话让秋旖沫精神一振,那女子把饭盒放下,“这饭我还不能吃。一会我躲进卫生间把门锁死佯装自杀,你用力拍打通往走廊的房门,引人进来,你再趁乱逃走,中午午休时间他们可能会放松点精力。记得出门沿左面廊道一直走,千万不能跑,一跑就会引人注意,要一直走,走到尽头再往左转,之后经过第二个廊道口再折进去,你会看到那里有扇小门,打开后再把门带上,就到外面去了。那是娱乐社后面,一般没人把手,沿着小路就可以跑到大马路上了。到了外面记得有多快跑多快!”

“谢谢姐姐,都忘了问你叫名字?”秋旖沫无限感激。

“这里的人都叫我阿芸。在这种地方所有三陪小姐的名字都只是个代号,没有哪个人会使用真名。你不用谢我,这也不是万全之策。只能试一试,你一定得当心,能不能逃出要看你的造化了!”

“谢谢,谢谢阿芸姐!”

“好,我现在就去卫生间。一刻钟后你再敲外面门。”阿芸说着,从沙发上有些艰难地站起身来,然后蹒跚着走进卫生间,再把卫生间的门从里面反锁上了。

为着接下来将要实施的计划,秋旖沫的心有些慌乱。她给自己做了个深长的呼吸,告诫自己要一定要镇静,否则穿帮了,非但自己逃不了,还要累及阿芸姐。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只听阿芸在卫生间里面轻声地说了句:“好了。”秋旖沫便走到通往廊道的房门前开始“咚咚”地用力敲门。起先她的心也似跟着“咚咚”直跳个不停,好在,她可以用阿芸要自杀的假装出来的慌乱掩盖内心想要逃离的真实的慌乱。

“快来人啊,不得了了啊,有人要自杀!”秋旖沫边拍着门边不停地喊着。

外面很快响起走路的脚步声,接着有人喊:“里面吵什么吵?”

“里面有人自杀,快进来看看啊!”秋旖沫大喊。

秋旖沫听到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接着刚才给她们送饭过来的和钱零那名手下打开门进来了。秋旖沫站在门口,指指卫生间的门:“她在里面,好像要自杀。”

那名手下骂骂咧咧着:“岂有此理,这样子寻死不惹老子一身麻烦!”说着就用力去推卫生间的门,手推不动,便改用脚来使劲踹。

秋旖沫站到走廊上来,左右看了看。那男子还在踹门,似乎无暇顾及到自己。秋旖沫记得阿芸的告诫,不敢马上跑,只是试着往左边方向慢走几步。廊道上空荡荡的,没人出来拦自己。那踹门声隐隐地仍在,但随着她的脚步变得越来越远。走廊上的光线很黯淡,她边走边小心地左右察看,走廊上没人,她不敢疾走,却也不敢慢行。好容易到走廊尽头往左转的时候,她看到一名保洁员正用除尘器清扫着廊道上铺的地毯。她立住了一会,深吸了一口气,仍朝着保洁员走过去。那保洁员瞟了她一眼,仍继续忙自己的活。秋旖沫心里怀着忐忑,保持着不疾不徐的步子,努力装作不经意从那保洁员身边经过。到尽头,再左转。

这条廊道居然有不止一人在走动,而且还是男人。秋旖沫怕是和钱零的手下,心下又是一惊。待定了定神,秋旖沫猜想他们大概是顾客,就仍装作无心从他们旁边经过。她从他们身旁经过的时候,几个男人都不约而同转过头来看她。她听到他们似乎在说自己:“刚才这个也是这里的小姐吗?都没化妆,样子很清纯呢!”

另一个哈哈笑着说:“老兄你这不懂了吧?有人好这口,喜欢样子清纯的!有些年龄小的女孩子就投其所好故意化的裸妆!”

秋旖沫暗想着,一踏入这种地方,再正常的女子也会被人看成三陪女了。她不停地边走边留意。他们说话的期间,秋旖沫已走到了第二个廊道口。整个廊道都没人。她定神站立了两秒,确定自己没有走错,便折了进去。远远地她便望见尽头那道小小的门。秋旖沫见四周无人,这会的脚步走得飞快。她走到了那扇门前,将门上的拉手打开,满目的阳光立刻照射到廊道上来。秋旖沫几乎半跳着出了门,然后旋即将门带上。

周边满是榛芜的乔木和灌木,在阳春三月晌午阳光的普照下,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人非草木,草木可以永久安稳地固定在同一个地方,它们怎知这世界有人要活着漂泊甚至逃命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4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