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42)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18 点击数:4556次 字数:

和老板深吸了一口烟,仍躺在沙发上,看着秋旖沫说:“相貌挺标致,个头也挺高,是大学生吗?到我们这里来混得好的话有望成为花魁哪。——小姑娘,叫啥名?”

秋旖沫不回答。

“和老板问你话呢!”程村凌推搡着秋旖沫说。

秋旖沫回头瞪了程村凌一眼,仍不答话。

“她叫秋旖沫,江西来的。”程村凌代为回答。

“先别为难她。”和老板掸了掸烟灰,“这两天好好调教下,跟她讲讲这里的规矩。”

“听到了没有?”程村凌对秋旖沫说。

“和老板,程大哥,你们让我来这里是做什么工作?”秋旖沫意识到不能跟他们硬来,于是斗胆问道。

“做什么工作?哈哈哈,让你程大哥告诉你。”和老板又低头吸了口烟。那低下头来的秃顶在包厢灯光照耀下显得油光锃亮。

“很轻松的工作,就是让你伺候好客人。陪客人聊聊天,喝喝酒,必要时伺候客人安寝。”程村凌说。他说话的语调永远是那么阴阳怪调。

秋旖沫年龄虽小,可早在学校里便听说过“三陪女”这个称谓,这会她听着程村凌随随便便就说出口的话,心下不由暗自一惊,一个可怕的意念渐渐在脑海里升腾。这程村凌果然没安好心的,他并非给自己介绍什么服务员的工作,而很有可能把自己带到妓院来了!

秋旖沫不禁倒抽一口冷气,继而央求道:“和老板,程大哥,求求你们让我走吧,我不会喝酒,也不知道要跟客人聊什么。”

和老板不理会秋旖沫,懒洋洋的语气问程村凌说,“人挺嫩的,就不知开苞了没有?”

“嘻嘻,开苞了,还是昨晚给开的,一针见血哪!”程村凌一副邪淫的笑。

那和老板坐直了身子,把烟掐灭了,很不高兴地说:“蠢人!要是不开苞,头晚可以要个好价钱!”

“和老板,人是我带来的,岂由他人先吃独食的道理!再说,我也是试了才知有没有开苞!”程村凌似乎也不是很买和老板的帐。

秋旖沫听不大明白他们话中的意思,心里只闪着一个念头,如何想法摆脱他们尽快离开这里。

这时,和老板手下两名男子拽着又一浓妆艳抹的女子来到包厢里:“和老板,这娘们跑到厕所里跟男人乱搞!”

似乎这里的女子都是一律的浓妆艳抹,只是这女子下巴上有颗脂粉遮盖不了的凸起的黑痣。

“废什么话!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让她长长记性!她不是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和老板对那两名手下努了努嘴,于是他们就把那名女子又架了出去。

一会,秋旖沫似乎听到不远处有女子被人抽打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她吓得心惊胆战。

和老板又看了看秋旖沫,然后对程村凌说:“这女孩子刚来,怕也什么规矩都不懂,别事没做成,反把客人都惹跑了,先关她两天调教调教再说。”

于是程村凌推搡着秋旖沫出了包厢,穿过廊道走进另一间屋子。刚才被和老板两名手下架过来的女子也在这间屋子里。——却才被皮带一遍遍抽打而发出惨叫声的,也正是这名满脸浓妆已被泪水哭花了的女子。秋旖沫是靠着那女子下巴上的那颗黑痣将她记住的。

和老板两名手下见程村凌推搡着秋旖沫进来才停住了手。随后程村凌和他们退出去,“砰”地一声把门给带上了。秋旖沫奔过去想把门打开,却发现只是徒劳,她旋听见门外即钥匙插入锁孔将门反锁上的声音。她用力去拍门,门外无人回应。接下来,外面是死一样的寂静。

秋旖沫的内心笼罩着浓浓的惊恐与不安,回头看那女子,见那女子满身伤痕,衣服都被皮带抽破了,正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于是上前扶住她关切地问道:“姐姐,他们为什么打你?”

那女子摇摇头,对秋旖沫挤出一丝惨淡的笑:“还好,他们没有打我的脸,没有让我毁容就成。”那女子转而用一种气若游丝的语气问:“小妹,你怎么也到这种地方来了?”

“姐姐,这是什么地方?离南约和坪山远吗?”

秋旖沫说着,把那女子扶到沙发上半躺下来,看着那女子满是粉泪的脸。

“这里是龙岗盛平。难道你也是被人拐到这里来的?”

 “刚才带我进来的那个流氓程村凌,说要我到这里上班。”

“上班?坐台和提供性服务就是要上的班。唉,这里就是座人间地狱,你这也算是跳进火坑了!”

秋旖沫心颤了一下,头晚发生的一切已让她感觉世界经历了天塌地陷,不承想生命的不堪还只是刚起了个头!

“姐姐,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那女子像是对秋旖沫诉说,又像是在喃喃自语:“当初是一个自称我老乡的人把我带到鸡头和钱零这里来的。那老乡收取了和钱零五百块的好处费。其实我知道来这里是做三陪,所以怨不得别人,是我自愿走上这条路的。那时我并不在乎,我只是想让自己和家人生活得好点,以为以后多挣点钱后就可以随时离开,可没想到,一旦你走上了这条路,才会发现从此你再也回不了头……”

秋旖沫只感到腹熬心煎,她不知道自己被程村凌从和钱零那里收取了多少钱的好处费。她央求的口吻对那女子说:“姐姐,这里环境你比我熟悉,我们想办法一起逃走吧!”

那女子看了秋旖沫一眼,惨淡一笑:“你趁着还没陷入进来想办法逃吧,但是要小心那个鸡头和钱零,他手下人多,如果被他们发现给重新抓回来,我现在这样子就是你的下场。可我能往哪儿逃呢?像我们这类女子早已积重难返,就算离开这,也不过是换个新地方重操旧业。我已经别无选择了!”

“我不懂,姐姐,为什么明知是火坑还要往里跳?”

“你没入这行,所以不懂。但等你完全明白过来想要抽身就太迟了!”

秋旖沫感到茫然。那女子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谢谢你喊我姐姐。都多少年没听到人喊我姐姐了。我有一个你差不多大的弟弟,多少年来都是我卖身供他读书。可我的身世不知如何被他的老师和同学知道了,他们于是都看不起他,全来笑话他,令他在学校里抬不起头来。我弟弟把这一切耻辱都算在了我身上,老师和同学们加给他的,他全加给了我。他打心里看不起我,甚至鄙视挖苦我,许多年都不肯再喊我一声姐姐了。你说,我这样活着有何意义?想想真的生不如死!”

秋旖沫默默听着,心情一阵黯淡后又露出一丝渺茫的希望:“姐姐,我不知道活着的意义,也许活着就是意义。我们想法一起逃走吧,我们可以找工厂上班!”

那女子凄然一笑,摇了摇头。

“好姐姐,你一定帮帮我,有什么办法离开这里?”

“小妹,你看我现在这样子,浑身是伤痛,自己都已是泥菩萨过河,而况门外到处都是和钱零的手下,我如何帮得了你?”

秋旖沫黯然神伤,泪水又如断线的珠子不停往下掉。她想起昨天这个时候,自己还在工业区四处忙着找工作,一夜之间,地覆天翻,生命仿佛穿越了千年。今天与昨天之间,原本挨得这么近,却又相隔着一堵似永远推不倒翻不过的墙,令她的生命从此分作了两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4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