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41)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15 点击数:2290次 字数:

秋旖沫刚来得及把东西收拾完打开门,发现程村凌早就守在她的租屋门口了。

“你要去哪?一个人背着一个笨重的包裹到大街上去找工作?算了吧!这么多天你为找工作还折腾得不够吗?”如果没有那碗可乐,这刻程村凌说出来的该是多么关切体贴的话,可是现在,秋旖沫听了只觉这男人残酷又虚伪。

“用不着你管!”秋旖沫说着,试图推开她走出屋子。

秋旖沫的租屋很窄小,程村凌又把她往后一推,便将她推倒在了床上。

他对她作出一个解裤带的猥亵动作,秋旖沫被吓得尖声惊叫。

“吓唬你的,哈哈哈哈——”程村凌的笑声在秋旖沫听起来是那么淫荡,继而这淫声浪笑又变成了阴森的冷笑,“你休想走!”

秋旖沫一惊,心想着完了,自己已被这个程村凌控制了!

“我已联系人给你安排了一份工作,这份事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秋旖沫不知这个男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已经夺了她的贞操,接下来还想要对自己干什么?如果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副面具,那在秋旖沫看来这个程村凌脸上戴的面具一定不止一副。他对她软硬兼施,说话阴阳怪调,语气凶狠时面目狰狞,但瞬息间又能将那可怖的面目熨平,转而抛给她一副假惺惺的仁慈面孔:“好了好了,乖乖,听我的话吧,相信我,有份好工作等着你!”

秋旖沫模模糊糊记起头晚喝可乐时程村凌说起“服务员”三个字。即便他说的是真的,可这会受到极度伤害的心怎可能领受他的所谓帮助?那等于是默认自己在拿贞操换取一份工作,等于是默认他的行径并非对自己的玷辱,而只是她与他的一场自觉自愿的皮肉交易。不,宁可不要他找来的工作——况且这会她哪里还有心情去找什么工作!——生命霎时间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乌云将她的心团团笼罩。她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

即便想明白了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接下来也由不得她想怎么办就能怎么办了。程村凌将秋旖沫推搡着上了停在院子里的那辆旧面包车。秋旖沫抗拒的力量在一个男人那里显得那样微弱。那对老夫妇好像从昨晚她迷糊之后就彻底消失了,不在院子里,也不在屋里。秋旖沫弄不明白昨晚的迷药只是程村凌一人所为,还是一家三口的蓄意合谋。——可,弄明白了又能怎样,弄明白了也不能让时光倒回到昨晚她喝下那碗可乐之前,不能还回她永远失去的贞洁。

“你要把我带去哪里?”秋旖沫喊道。

“带你去上班的地方。”程村凌凑近她,这会又恶狠狠地道,“记住,别给我喊,否则就用封条贴住你的嘴!也别想着离开,否则我会把你的双手反绑起来!你要给我乖乖的,就少受点苦。而且你即便大喊大叫也没人会关心。即便有人看见了,我会告诉说这是我媳妇偷了人,被我逮了个现行。你以为有谁愿意多管闲事吗?他们不对你嗤之以鼻就是瞧得起你了!”

程村凌说完又是一阵仰天大笑。

秋旖沫恨得咬牙切齿,可是对他的下作她想不出更好的抗拒方式。从他的阴阳怪调里,她根本不认为他会那么好心给自己介绍份好工作。可是,她也想象不出程村凌又将把自己的命运推向哪里,未知的每一个下一分钟都是一个哑谜。接下来她只有任凭他的调遣。

程村凌警告了秋旖沫一番,便将车门重重地关上,然后坐进前面的驾驶室里,将车开出了院子。

开出没多会,程村凌将车子停下,摇开车窗,在路边买了几个肉包。秋旖沫想喊,又怕那是程村凌一伙的人,犹豫良久终未吱声。程村凌回头递给秋旖沫一个装了两肉包的塑料袋,声音这会竟又变得无比温柔:“乖乖,别饿着了,要不大哥我会心疼的。吃个早点吧,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呢!”

秋旖沫不敢接。

“放心吧,肉包子没下药!”这个无耻男人说话底气竟那么足,好像头晚侵犯自己不过如一场小小的恶作剧,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

秋旖沫心想着暂时别跟他作对,表面还是上顺从一点,再相机行事吧。于是她接过他手里的塑料袋,但并没敢将肉包子拿出来吃。她悄悄把塑料袋放到座椅下面。

也不知在车里颠簸了多久,秋旖沫晕晕乎乎又想睡去,可最终强睁着眼睛。她一路朝着车窗往外张望,试图找到良机打开车门跳车逃走,可最后才发现是徒劳,车门早已锁死。——在发现车门锁死的这会,一直开着车的程村凌忽然回过头来又阴森森地朝她笑了一下。秋旖沫吓得又一哆嗦,心想这个男人长了后眼,一直留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又不知过了多久,面包车终于停了下来。程村凌从驾驶室出来,把后面一侧的车门打开,对秋旖沫道:“下来吧。”

秋旖沫坐着未敢动,程村凌一把将她拉下车。秋旖沫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待站定时,她发现自己已被他带到了一家蓬莱宫夜总会的门口。她不知道这是哪里,来深圳已满一年,除了先前的表带厂和电子厂附近熟悉点,哪里于她都是陌生地。

秋旖沫已没有选择逃走的可能,只有被程村凌推搡着继续跟着他走。

“喏,看到了吧,在这么一个繁华的娱乐场所上班,比你呆工厂是不是强多了!”程村凌说着,把她拽进这家蓬莱宫夜总会娱乐城。拐了好几个在白昼也显得暗幽深眇的曲折廊道,最后他把她带进一间光线昏暗的包厢。

包厢里的沙发上坐着个秃顶尖鼻子的中年男人,一手抽着烟,一手搂着个着装暴露浓妆艳抹的女子。那女子因为妆化得太浓,让人辨识不了她浓厚脂粉背后那张真实的脸,也辨识不了她的真实年龄。

“难怪人家喊你活神仙,你吞云吐雾抽烟的样子还真像活神仙!给我也抽一口嘛!”那女子勾住那个秃顶的脖子扭捏着说。

“你懂为啥叫活神仙?就是像我这样吃好玩好日日快活好,哈哈哈……”包厢里放着轻靡的乐曲,那秃顶男人吸一口烟,把吐出来的烟雾喷到那女子的脸上。

秋旖沫想起了在校时学过的“声色犬马”一词,到这里算是得到了亲眼的见证。

“和老板,人给你带过来了。”程村凌靠近那个秃顶男人耳语了几句,然后将秋旖沫推搡到他面前。

这个秃顶和老板盯着秋旖沫上上下下好一番打量,然后把手一挥,身旁那正与他亲热的浓妆艳抹的女子便有点不高兴地立起身,白了秋旖沫一眼,夸张着弧度扭着腰肢离开了包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4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