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39)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13 点击数:1558次 字数:

秋旖沫不知道自己漫无目的地走了多久。也许一个多钟头,也许两个来小时了吧?笨重的行李包扛在背上也不觉得酸累,只是走得有些口干舌燥,于是她停下到路边小店买了瓶矿泉水来喝。天色不早了,一时半会是找不到工作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个落脚的地方。去大表姐家是不可能的了,这样子怎么还能去打扰人家?住酒店也不现实的,价钱太贵了。秋旖沫想来想去,觉得租一间像初来深圳时新生村那样的城中村的房子倒是切实可行的。至于看病,算了吧,反正得的不是什么绝症,身体平常也不伤不痛的,怎样都不如工作要紧,只要那工厂管理不那么严,无需什么健康证就行了。

秋旖沫也不知自己距离横岗鞋厂走出了多远,自己又走到了什么地方。她看着附近似乎就有城中村,于是便往一个窄窄的深巷子里走进去。两边是密密挨挨的楼栋,砖墙上满是斑驳的污渍和各种凌乱的牛皮癣广告。

前面的垃圾桶旁有个老妇人正弓着腰一手提着个蛇皮袋,一手探进垃圾桶里面翻找着什么东西。一绺灰白的头发在微风里凌乱地飘扬,秋旖沫不由然就想起了自己的奶奶。

这时那位老妇人恰好回头看见了秋旖沫,她盯着秋旖沫手中的矿泉水瓶,说:“姑娘,那空瓶子能不能给我?”

“哦,我这瓶子里的水还没喝完呢。老人家,请问附近有房子出租吗?”秋旖沫说。她对能否租房成功并不敢抱太大希望。万一不成,只有找便宜的旅馆入住了。

那老妇人走近她,说:“你是说要租房吗?我隔壁屋就有间空房子,小是小了点,不过如果你是一个人住就可以。”

秋旖沫心想自己要租的就是小房子,越小越好,因为那样房租会更便宜。

“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扛个行李到外头租房住啊?”老妇人说。

“我家在外地,想到附近厂里找份工作。”秋旖沫说。

“哦,我有个儿子也在一个厂里当业务员,平常就吃住在厂里,隔几天才回家一趟。”

那位老妇人说着,带秋旖沫拐进一个更窄更深的胡同。里面有幢毫不起眼的简陋矮旧的小平房,深掩在周遭林立的楼栋之间。那小平房还不如乡下自己家的那套老宅宽敞呢!——房屋前面隔着低矮围墙的院子里摊满了捡来的旧纸壳塑料瓶等零碎,一位有些驼背的老大爷正坐在一张小板凳上拾掇那些废品。原来他们是对老夫妻,长年租住在这里以拾荒为生。秋旖沫心想着,这繁光缛彩的动感都市背后,还有多少人以这样卑微的方式艰辛地生存着?秋旖沫不由然想起了自己远在千里之外的爷爷奶奶,于是对这对老夫妇自然地增添了几分亲切感。

“喏,我隔壁那间屋就一直关着,你得打电话给房东,谈好价钱后让房东给你送钥匙过来。”老妇人说。

房东的电话就贴在房间那斑驳的陈旧墙壁上。一道油漆剥落了的窄窄的木门,木门旁边一扇拉下了帘布的小小的玻璃窗。

秋旖沫谢过他们,记下墙壁上的那个号码,找到附近一家小店给房东拨打了电话。房东就住在这城中村的另一栋房子里,电话里房租要得不高,水电费加一块才一百块钱一个月。谈妥后没过多久房东就过来了。从房东口里秋旖沫知道了这儿是石屏村。

原本房东说至少要付三个月押金,秋旖沫一副哀哀可怜的口吻博得了房东的同情,最后房东只收了一百块钱,将钥匙交给了秋旖沫。

秋旖沫将钥匙插入锁孔打开两位拾荒老人旁边那间屋的门,拉开窗帘,推开窗子。房间委实太小了,比乡下老家的猪圈都大不了多少。里面的陈设也再简单不过,仅有一张简陋的单人床,床旁一张陈旧的单人桌,一张油漆剥落的小木椅。天花板上一盏上了灰的白炽灯。除此,房间里面再多一个人容身都显得困难。平房对面的两个隔开的小间是公用的卫生间和厨房,外面墙角也被各种废品给堆满了,仅有一个窄小的过道通向里面。

一个农村出来吃惯了苦楚的女孩子是不会过多去计较衣食住行的,能顺利找到租房有地方落脚就值得庆幸了,而况在这里也只是暂时的。秋旖沫给自己设定了最高的期限是一个月,一个月之内尽可能找到一份工作,然后再搬出这里。当然现在她得学机巧一点,打听那厂里是否招人之后再侧面打听是否还要体检,否则就就只有和在鞋厂最后的遭遇一样,等来的只是场空欢喜。

当晚秋旖沫就在拾荒老夫妇隔壁屋住下了,次日一早她便出去找工作。她打听到附近工业区的位置,如去年初来深圳时那般一家工厂一家工厂的挨个走过去询问是否招人。但得到的结果总是失望。傍晚秋旖沫拖着一身的疲倦回到石屏村来,看到那对老夫妇正在院子里整理废品,于是上前去帮忙。

“小姑娘啊,你找着事没有啊?”老妇人问。

秋旖沫摇摇头。

“别着急,慢慢找,好事多磨嘛!”那位老大爷说。

“小姑娘没吃晚饭吧,不嫌俺们脏,待会就一块来吃吧。”老妇人说着起身去厨房做饭。

秋旖沫也没拒绝,帮他们整理完了废品,在隔壁租屋那小小的客厅和他们一起就着一张小小的餐桌吃了顿晚饭。吃完饭,秋旖沫又主动帮忙收拾桌上的碗筷。

第二天秋旖沫仍老早就起了床,起来的时候,那对老夫妇已在院子里忙了。秋旖沫跟他们打过招呼,又向着下一个未知的工厂出发。在街上买早点时她顺便买了一份《深圳特区报》和一份《深圳商报》,边走边留意那刊登在报纸骑缝间的招聘广告。报纸上刊登的都是当天深圳人才大市场的招聘信息,看似很多职位空缺,可真正符合秋旖沫的寥寥无几。

第三天傍晚,秋旖沫在外面随便吃了点面食回到租屋来时,见到了老夫妇的儿子程村凌。程村凌尖脸鹰钩鼻,一双眼睛也充满鹰似的锐利。秋旖沫觉得他的年龄还有身高体型都和表哥黎庭旺差不多。

程村凌是开着辆旧面包车回来的,车就横停在院子里,使得原本就堆满废品的院子更显得促狭。

“小妹,你住隔壁呀?”程村凌对秋旖沫说。

秋旖沫点点头。

“听我爹妈说你这几天都在外面找工作啊?”

没找着工作,秋旖沫情绪不太好,点头都觉勉强。

“按理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找工作容易。我会帮你留意下,你耐心等几天。”程村凌思忖了一会,很积极地对她说。

“小姑娘,没吃饭就过来一块吃吧!”老夫妇在隔壁屋门口喊她。

“我吃过了!”秋旖沫说。她感谢他们一家人的好意,心想这世上还是善良人多。但她没有把程村凌帮忙找工作的事放在心上,她只当那是一句玩笑话,工作不是那么容易找的,她不能寄希望于别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3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