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三章(38)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13 点击数:2461次 字数:

体检结果要在次日出来。

抽完血,秋旖沫随着那些新员工一起去食堂用早餐,然后又随着他们一起去上培训课。培训主管花了整上午的时间给他们科普健康卫生知识。中途,主管提到了乙肝——“这种病对健康是非常有危害的。如果在座的员工患有乙肝,呃,我是说假如啊,不管是谁都请立马离开我们鞋厂……当然了,我肯定希望在座的每个人都健健康康的……”

秋旖沫听主管讲到这里的时候,仿佛自己的隐私已经被人窥知了一样难堪。可是,体检结果还没出来,今天一整个白昼与黑夜在这个鞋厂都是安全的。她在内心里告诫自己要放松,再放松。说不定,说不定病早就好了。

培训结束,去食堂,秋旖沫一个人选了个角落里的位置坐下埋头吃午饭。吃完饭,又赶去培训室。培训结束,又去食堂。白天就这么在飞速又难捱里过去了。

回到员工宿舍,秋旖沫仍与那些新面孔交流不多。她不知道自己与她们同寝一室是否就只剩今天最后一晚的机缘。结果到来之前太令人焦炙。

秋旖沫头天没来得及告诉姚翠兰住哪间宿舍,姚翠兰却不知怎么找过来了,同来的还有原来表带厂的另两个女同事。

“让我们一顿好找,几乎整栋楼都要问遍了!”姚翠兰指指身旁的同事说,“我跟她们说你也来鞋厂了,她们还不信!昨让你去我宿舍玩,都不见你过去!”

怕影响到宿舍其他女孩子,秋旖沫将姚翠兰她们引到外面廊道上去说话。她们热烈地和她交谈,关于现在的鞋厂、以前的表带厂的那些新鲜或陈旧的工作与生活的琐琐碎碎。秋旖沫努力跟着她们一块说笑,好像在这东拉西扯的闲聊中自己投入的快乐丝毫不比她们少。可说不定,如果命运不济——说不定今晚就是与她们最后的闲聊。

姚翠兰她们终于得下楼去了,下楼前姚翠兰笑道:“好了,留着些以后慢慢讲吧,不要一下都讲光了。”

秋旖沫笑了笑,转身回到宿舍里来,早早躺上床休息。她又沉浸在体检那个未知结果的烦忧中,辗转失眠了又大半个夜晚,最后在昏昏沉沉中进入梦乡。在梦里给他们培训的鞋厂主管把体检报告甩到秋旖沫手中,说:“体检报告出来了,你得了乙肝小三阳,不用在这干了,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吧!”

秋旖沫“啊”了一声,旋即从梦中惊醒。醒来时天还未亮,这样的早醒不过是将她的郁闷烦忧无端地延长。她回味着却才的梦,忽然想起人们常说梦都是反的,心头不由倏忽一亮。这丝亮光瞬息里让她压抑的心感到温暖无比,光明无比,似乎未来的美好灿烂前程都历历在目。可,瞬息之后,她的心重回到黯淡压抑中来,心内那个无形的空洞仍在不断地膨胀,把她仅存的一点孤注与侥幸吞没幻化为虚无。继而她的心里竟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壮之感。

终于到该起床的时间了,终于到决定去留的日子了,接下来的每分每秒都如同在煎心熬肺。吃完早饭,又是一上午的培训。体检结果还要在下午出来。秋旖沫心想着,如果下午出体检结果被赶出厂,自己还能去哪里?

那惊心动魄的一刻到来了。下午三点,组长捧着一叠体检报告微笑着准时走到培训室来,主管进行了一个小时的培训也宣告结束。组长的微笑让秋旖沫的心忽然感到一丝莫名的安慰,或许自己的体检报告真是健康的?

组长在台上逐一念着名字,将体检报告一张张发下去。那些领到体检报告的新员工都像上台领到了奖一样微笑着走下来。随后,组长拿到一张报告单交给主管,并跟主管不知耳语了什么。只见主管点点头,念了一声秋旖沫的名字。

秋旖沫几乎从座位上弹跳起来。主管微笑着对她说:“你出来一下。”

秋旖沫跟着主管走到培训室外面来,培训室的门旋即被组长在一旁虚掩上了。主管让她出去的那瞬间,秋旖沫就已猜到原因了。

“这是你的体检报告,你患了乙肝小三阳。嗯,厂里的制度你也是知道的,你的录取资格暂时取消了,先看病要紧。”主管的态度一直很温和,“还有工卡和饭卡暂时交回给我,以后养好了病欢迎你再来。”

秋旖沫结过报告单,并不看,只是微笑了一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工卡和饭卡交给主管。

这时组长和一个女孩子从培训室出来,那个女孩和秋旖沫同一宿舍,负责管理钥匙,组长让她陪秋旖沫去开门收拾东西。

“拜托下你,如果有人来找我,请不要告诉她们我生病了好吗?只说我不在这里呆了就行。”秋旖沫对那女孩道。

“好——不过,这个事估计也瞒不住的,你无缘无故走了,她们肯定能猜到原因的。”那女孩等秋旖沫收拾好东西出来,便将门锁好,然后微笑着对她说,“你也不用太在意,先回家把身体养好。”

那女孩下楼去了,秋旖沫扛着行李包,在廊道上伫立良久。她透过廊道的栏杆向着楼下俯瞰。她想起侯佳茵、姚翠兰她们正在车间上着班。她想起不几天前电子厂那个男孩纵身从宿舍阳台上跳下去的场景。她又想起多年前自己在学校教室廊道上单脚跨过栏杆的情形。可是这会她朝楼下的地面注视久了竟感觉有点眩晕。她奇怪自己这会竟没有丝毫想自杀的念头。——是的,过完年才几天啊!过年的时候她还觉得生活得是那么地开心快乐呢。她的持续了很长开心快乐的情绪竟还未曾这么快跌入到绝望中来。

走吧,不过是与鞋厂无缘了。秋旖沫扛着行李包慢慢走下楼,走过厂区,走出鞋厂的大门。先前她还怕就这样离开羞于见人,这会才明白这里没谁认得自己。她漫无目的地踱在人行道上,心里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要给侯佳明打个电话吗?侯佳明今天是休息的。可是打电话能跟他怎么解释,如果他和侯佳茵知道自己是个乙肝患者,是否会像避瘟神一样回避自己?

她边走边不停地想,一辆轿车迎面开了过来,她也忘了避让,差点被撞到。司机把车停下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大骂道:“你想死啊!走路不长眼睛!”

秋旖沫漠然地瞧了那司机一眼,没理会他,继续漫无目的地走。她想起自己那次从电子厂兴匆匆往表带厂跑也差点被轿车撞到的情形。多么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场景!

还能去哪?回老家去吗?不,自己当初求死求活地找那么多亲朋好友帮忙想要出来,压根就没想再回到秋家村去,要去也不能这样落魄地回去。还能找谁帮忙?表哥黎庭旺没有联系方式,堂兄秋以洋也在深圳的,可她不知道他这会在深圳的哪个角落里。——还能去求侯佳明吗?不,不能了,他已帮过自己了,那是在以为自己是个健康人的前提下。就算他不计较自己是个传染病人,他还能如何帮自己找工作?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太阳一点一点在西斜。秋旖沫的脑子不停地在思考,她必须在太阳落山前拿定主意。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三章(3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