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三章(37)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11 点击数:2790次 字数: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居然是原先表带厂的姚翠兰!

秋旖沫怎么都没想到会在不几个月后的鞋厂遇见曾经的老搭档。两人几乎同时小跑着迎向了对方,然后彼此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真的是你!我还以为喊错人了呢!”姚翠兰激动地说。

“原来你也应聘到这来了?我今天才来!”秋旖沫笑着说。

“怎么你把电子厂的工作辞了吗?没想到在这里又将和你同事!”

“是啊,真没想到!我去过表带厂,她们说你走了,哼,临走都没招呼一声!”秋旖沫佯嗔道。

“当时也是匆匆忙忙过来的,来不及嘛!——不止我一个,原先表带厂来了好几个同事呢。啊,先暂时不聊,要赶工,下班后到203女员工宿舍来找我!”

“好,我也有点事先忙会。”

秋旖沫去了鞋厂外边,就近找到电话亭给侯佳明拨打了电话。侯佳明答应下了班就给送行李过来。秋旖沫内心里很感激侯佳明,不是他的帮助自己不会这么快又找到了工作。挂断电话她接着又赶去厂二楼培训室参加下午的培训。一路她的脚步轻盈而飞快,只是她的内心里仍有种恍惚与失真交糅之感,仿佛在鞋厂应聘的成功甚至却才遇上姚翠兰竟都只是自己的一种错觉。

果然,那种充盈在秋旖沫内心的失真的幸运感接下来不多久就像肥皂泡一样无声迸裂了。因为下午的培训课上,主管一开场就说了句:“今天培训一天,明早七点大家空腹到一楼去参加健康体检。”

秋旖沫听到“体检”二字,心猛地“咯噔”了一下。她无法断定自己的乙肝小三阳究竟好了没有。那年查出病情后只吃了两个月不到的护肝药,之后再也没去过医院检查,也没想过要去医院检查。

接下来的培训内容秋旖沫没法集中注意力去听。她的神经全教“体检”二字牵扯,整个思绪全教这二字打乱。她感到有些后怕,仿佛自己就是附着在稻苗上的一只蚜虫,隐藏在米饭里的一粒砂子。在这偌大的鞋厂培训室里,她渐渐有了如坐针毡的感觉,甚而有种想要从这培训课上逃出去的冲动。但最后她冷静了下来。她心想不管如何,还是坚持参加培训到最后。这过去的一年来她也没感觉自己身体有什么异样,万一,万一明天的体检结果显示自己病早好了呢?

虽然秋旖沫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是她的内心却开始出现了个无形的空洞,这空洞时而放大,时而缩小。她的慌乱不安,她的焦虑担忧,连着她的孤注侥幸一并在这个空洞里飘移沉浮。她不知道自己是在怎样一种神游的情状里听到主管说“今天的培训课结束了”的话语的,也不知自己是如何机械地立起身,随大伙一起去了食堂吃晚饭的。她像是犯了大错不知能否得到赦免的孩子,低头有些惶恐地夹杂在食堂里那些来来往往的新老员工之间。这会她怕在食堂看见侯佳茵,看见姚翠兰。她想要把自己整个地隐藏起来,隔离在所有熟识和陌生的人群之外。

可是在她吃晚饭的时候,侯佳茵不知怎么找到自己餐桌这边来了。秋旖沫暗想着,如果侯佳茵知道自己是个乙肝患者,还会这样主动接近自己吗?

“给我哥打过电话了吧?他会帮把行李拿过来吗?”

“嗯。”秋旖沫努力笑了笑。

“待会我陪你一块过去。”

“好。”秋旖沫点了点头。

吃完饭,秋旖沫和侯佳茵一起到厂门口外边去等侯佳明。秋旖沫心神不定,侯佳茵跟她说话她也只是机械地“嗯”“哦”随口简短应答着。她甚至有点不希望侯佳明过来,那样如果自己查出了病情,便可以什么都不必带走而轻装就逃。

可是在街边路灯亮起来的时候,侯佳明扛着她的行李包过来了。秋旖沫嘴里说着感谢的话,心里却感觉那个无形的空洞在越来越大。

侯佳明把她的五百块钱交还给她,让她小心保管好。

“真辛苦你了,乘那么久的车过来。”秋旖沫说。想到自己将再次查出的病情可能使这辛苦成为徒劳,秋旖沫的内心有种莫名的愧疚感。

“谢啥,谁让你辈分比我们大!”侯佳茵笑着替她哥哥说。

“什么辈分不辈分的,年龄比我小得多呢。”侯佳明说。

“哥,挺晚了,你从这乘车直接回妈那去吧。”侯佳茵说。

侯佳明望了秋旖沫一眼,缄默着。

“要不……我送你去公交车站吧?”秋旖沫说。她心想如果侯佳明还是想让自己陪着走走的话,那送他去车站也算礼貌答谢吧。

“还是我去送我哥,你赶紧先把行李放回宿舍去吧。”侯佳茵说。

“也好。”秋旖沫朝侯佳明微笑了下,扛着行李包回宿舍了。

秋旖沫回到四楼顶楼宿舍,开始整理自己的床铺。同宿舍的几个女孩子都处在一种新来环境的兴奋中互相作着自我介绍。秋旖沫一直沉默着。她知道自己须保持某种低调,以防万一体检不合格的情况下离开这里时,她们可以不必对自己留有多少印象。

“哎,这位高个美女!不见你说话呢,你是来自哪里?”一个女孩子在笑着问她了。

“江西。”秋旖沫转头淡淡微笑了下说,复又撇过脸,仍整理着自己的床铺。

那个女孩还想问她的名字,感觉哪里不对,就没再问了。

一会侯佳茵到秋旖沫宿舍来看她:“你住的楼层太高了,真难爬!”

“就把你哥送走了?”秋旖沫说。她心想着,过了这两天,还不知有没有继续爬这楼的机会。

“他自己走的,不让我送呢。说让我帮你拿东西,你走得真快,我都没赶上你。”宿舍人多,侯佳茵觉得不好久留,待了一会便说,“你明天一早要体检吧?那早点休息吧,我也先回自己宿舍了。有空过来找我啊。”

“好。”秋旖沫把侯佳茵送出宿舍门口,送到楼道口,然后转身就倚着这廊道上的栏杆呆立良久。她想起住在二楼的姚翠兰,还有原来表带厂的另外几个女孩,但这会她不想也不敢去找任何谁。一句“体检”带来的担忧完全遮没了应聘成功甚至与她们重逢的喜悦。

当晚秋旖沫是在失眠了大半夜后的昏昏沉沉里入睡的,次日清晨被同室女孩子起床和洗漱的声音吵醒。她跟着起床,刷牙,洗脸,然后跟着她们后面去厂区指定地点参加体检。秋旖沫看着每个参加体检的新员工撸起袖子抽血的时候,都是一副轻松的嘻笑表情,似乎体检于他们不过是走走过场,似乎疾病从来与他们无关,从来只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她也想试着轻松,可是当她撸起袖子,护士将针管插进她皮肤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每一滴血液都在向着全世界泄密,自己是一个带有传染病毒的不健康的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三章(3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