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一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2-11 点击数:2560次 字数:

赵杏花盯他老半天,见神精兮兮想使性子撒回怒,可刚拧眉恨一眼,马上又改主意了,上去摇动他肩膀,迷迷蒙蒙抿嘴笑:“稀罕了?不理人?死东西比活人强?拿俺再换两样来?” 就见还是爱搭不理,扯他耳朵凑近喊:“哎……,哎……!魂回来……!” 惊得王国华大抖,脱口骂:“俺操,俺操你个臭婆娘!” 赵杏花乐得哼哼笑,拿绢掸他头,活脱一个万人迷。

赵杏花,陕西人。据她说,逃荒路上把她卖给过路戏班,那年刚六岁。记得上面有个哥,小名叫木头,下面还有兄妹四人,都叫啥名记不住了,她排第二名。又传卖她时,父母连名都没取,赵杏花是班主取的,因为班主就姓赵。从此跟班走四方,处处无家处处家,春夏秋冬东南西北,唱遍千家万户饭,十年又十年,又二年,戏班到西县,赵杏花练得好个身段,婀娜多姿人见人爱,由其她那撩人大眼,瞅过都嗨这位花旦!红润扑嘟苹果圆脸,腰细肥臀能养下娃。羞羞答答把雄鸟哄下,月亮羞得钻了云彩,母鱼见她沉底愧煞。嗓音虽是极其平常,谁想一出《西厢记》,把个崔莺演活灵,降住王庄王国华,赎身娶回家。因她不惯住乡下,搬到县城里来了。

王国华惊望问:“谁回来?”

“你的魂!”

“俺正活得好着嘛?”

“魂呢?在吗?得了破东西,就不理人了?”

王国华掐她脸蛋说:“就为这?拿去拿去都是你的。” 盖好推给她。 赵杏花坐到他腿上,搂住脖子问:“不年不节是仇家,为嘛对你下重礼?为嘛又送许多钱?你从来都很缺心眼,老娘理当犯嘀咕。”

“这是捐给堤上的。”

“专门送屋来?又不扯回票?”

“心眼真很多,到底想问啥?”

赵杏花叭他羞怯的笑:“喔,喔喔喔,你这人吧又鬼得很,知道俺问啥,直接说了嘛。” 搂他脖子摇啊摇,又叭几口催快说。

王国华便说:“想问该咋办?”

“醒事咋就这么快,快把鼻子伸过来!” 赵杏花说完咬他鼻子不放开,‘嗯嗯’使心劲,不想再松开,弄得王国华痒又痛,两人嘻哈闹了。赵杏花一个不小心,‘咚’地一声摔地上,王国华便赶忙扶,赵杏花就闭眼说:“千万别乱动,我人头很晕,让俺这样先歇歇。”

赵杏花躺会儿伸手说:“拿来,拿来……!俺要瞧得清楚实在才放心。” 看过坐起说:“果然是张河北银行的票据。操狗的,想咋办?”

“什么想咋办?”

“交堤防?咱们自个儿不留着?”

“这可不是小数目。”

“咱们自个儿留着吧?”

“这能是小事?”

“不敢?”

“拿去看着玩几天,回头再商量?俺要去趟城隍庙,见见刘团长。”

赵杏花忙说:“去吧去吧快去吧!” 翻身爬起捂着银票奔里屋,心想这下谁想弄,老娘跟他拼场命!天王老子也不认!

旧社会,‘十个戏子九个孬。’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四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