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十三)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2-08 点击数:1763次 字数:

                                                                   

(十三)

  到三月底,林德已经做过许多兼职了。比如,洗碗工、传菜员、饭店大厨的助手、扫楼等兼职工作。目前,他又找到一份夜间送餐的兼职工作。这份兼职,跟他送快递的工作十分相似,因此,他干起来也是得心应手。更重要的是,这份兼职能让他获得不错的收入。他很感激拥有这份工作的机会。

 其实,快递这份职业很附和林德的性格。对大多数人来说,每天都在城里的一角跑来跑去,短期内还感觉新鲜,可时间久了,就会枯燥。可是,他却丝毫不觉枯燥,反而轻松自在。他可以在路上听音乐,也可以哼唱各式各样的歌谣。目前的这份工作,尽管很多时候让他疲惫,可相比上两份工作,还是自由多了。他不用整天都看着别人脸色做事,更不用担心会挨骂。他几乎没有收到过投诉,因为他的服务耐心且热情。他的工作,也让他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这些人大都很朴实,只要收到他送去的快递,都会当面道谢的。有时候,快递有破损,他们会显得焦急,还有些沮丧,甚至有些抓狂,但他们很少会向他们的快递员发火。遇到这种问题,林德也会耐心地帮助他们寻找解决方案。他总是本着让收件人心情好转的目的行事的,哪怕他的帮助只能稍稍缓解他们的烦恼。

 四月里的一个晚上,他接到一份城东某零售店老板的送餐业务。接到订单的时间已经很晚了,因为再有半个小时他就下班了。考虑到路程较远,食物可能中途冷掉,所以他一路上走的很急。在去的路上,他一直盘算着要给妻子买一些坚果当做零食。为此,他计算了市中心那家坚果店的打烊时间。他需要在一个半小时内赶回去。

 二十分钟后,他到了零售店门口,将餐品送到老板手上。他重新戴好头盔,发动车子。正要走的时候,他无意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熟悉的身影正被一个中年男人牵着胳膊向一辆宝马轿车走去。他跟了过去,直到看到那人的正脸。他怔住了。由于距离较近,对方也看到了他。可是对方却不肯相认,低下头快速地向汽车走去。情急中,林德喊出了对方的名字:“海伦!”

 海伦停下脚步,低着头默不作声。

 “海伦,是你吗?”林德问到。他急忙摘下头盔,下了车,向海伦走去。他忘记关闭电源。

 海伦抬起头看着表哥。她正要向表哥跑去,被身边的男人一把拉住。

 “喂!你喊她干什么?”那个男人朝林德喊到。

 林德没有理会,继续向海伦走去。快到海伦面前的时候,他问到:“海伦,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男人特别生气,但又不敢靠近林德。他指着林德喊到:“给我站住!你是干什么的?”

 “我还想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快把她放开,否则我要你好看!”林德大声喝到。

 那个男人有些胆怯,立即降低了声音说到:“他是我的,我凭什么放开?”

 林德走到海伦面前。借着一缕光线,他更加清晰地看到了海伦那张苍白瘦销的脸。那个男人立即松开海伦的胳膊,退到海伦的身后,恶狠狠地看着林德。忽然,那个男人认出了林德,于是笑着说到:“噢,原来是兄弟呀!我还以为是哪个瘪三要非礼我的美人呐!哈哈,误会,误会!”说完,他向前跨了一步,到了和海伦齐肩的位置。他摸了摸下巴,向林德伸出了手。

 林德认出面前的这个男人正是张志成。因为张志成的那张扭曲的脸,所以林德对他的印象格外深刻。当初,他就极其讨厌见到张志成,现在更是如此。

 林德没有和张志成握手。他看着海伦的眼睛问到:“你怎么会在这里?又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海伦抬起头时已经泪眼婆娑。她看了看表哥,然后一头扎进林德怀里哭了起来。

 “走吧,跟我回家吧!”过了一阵儿,林德说到。

 海伦擦了擦眼泪说到:“不,我还不能跟你回去!”说着,她退回到张志成的身旁。

 这时,张志成拉起来海伦的手,尖声尖气地说到:“亲爱的,咱们快回家吧!改天再请你表哥到家里做客吧!”他想让自己的语气温柔,可结果却阴阳怪气的。

 海伦转向张志成,但眼神一直躲避着。她请求到:“请给我点儿时间,我要和表哥说几句话。”

 张志成咬着牙,恶狠狠地瞟了林德一眼。他故作笑意地说到:“既然你表哥来了,我要是不给你们说话的时间,也未免太不近情谊了。你是知道的,我可不是个小气鬼!那么我在车里等你!不过我还是认为,我们改天对你表哥做个正式邀请比较得体!”

 “不必了。请给我点儿时间,我会和他说清楚的!”海伦坚持到。

 张志成咬着牙笑到:“好吧,一切都由着你吧!谁让你是我的小心肝呢!好吧,我在车里等你,只要你们别让我睡着就行!”说着,他又恶狠狠地瞟了林德一眼。

 “你不必等我!别墅离这儿很近,我走回去就行了。”海伦说到。

 “走回去?你这小脑袋...哦,我怎么放心呢?我还是在这儿等你吧!”张志成摸了摸下巴说到。

 “有表哥在呢,他会送我回去的!”海伦冷冷地说到。

 “我可放心不下!你要是...”张志成说到。这时,海伦打断了他的话。

 “你还怕我跑了不成?”海伦生气地看着张志成说到。

 “那倒不是。”张志成摸了摸下巴说到,“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既然表哥也不是外人,看来你和他在这漆黑的夜晚也比较安全,那我就放心了。好吧,既然你要求,那我就回别墅里等你了。”说着,他甩开海伦的手走到车门旁。开门的时候,他先朝林德笑了笑,然后又恶狠狠地瞟了林德一眼,便上了车。临走前,他降下车窗向海伦叮嘱到:“可别让我等的太久呦!”说着,他猛踩油门。车子划了一道弧线后,便消失了。

 寒风不停地吹过,干瘪的树枝在风中响个不停。就连马路上穿梭的汽车,也发出鬼魅的声音。两旁的商店都已经打烊熄灯,四处的楼房也只剩下星星点点的光亮。这漆黑的夜,如果没有路灯,恐怕每个人都会变成盲人。他们移到路灯下。寒风刺穿了他们保暖的衣裤。但此时,他们完全感觉不到寒意。

 短暂的沉默后,海伦说到:“人们之所以把我看成公主,那是因为我从小到大一直被人呵护,从未体验过生活的艰难。我不知道一粒米的来之不易,更不知道赚一分钱有多么艰辛。我就像公主一样的挥霍。直到弟弟出事后,爸爸妈妈像乞丐一样地四处借钱,并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把房子卖掉,我才开始意识到,我这个公主是多么荒谬!原来,我才是真正的乞丐!后来,你载我出去借钱,却没有人肯借钱给我。”她冷笑一声,继续说到,“你知道他凭什么借钱给我吗?”

 林德看着海伦,仿佛看到了她脸上的失落和无助。他缓缓地摇了摇头。

 “你应该想到了。一个女人,在身无分文的时候,除了出卖身体,还能有什么办法在短时间内弄到那么多的钱呢?我做了他的情妇!”海伦说到。她的眼中充满绝望。

 “海伦,你怎么能够...?或许从其他人手里就能借到钱呢?”林德问到。但他的提问丝毫没有底气。

 “能借到吗?但凡有一条生路,我都不会往泥沼里跳的!”海伦说到。

 林德头脑一阵晕眩。他后退几步,扶住了一颗大树。

 “我知道你一时很难接受。但这是事实。这也是我一直不敢见你们的原因,因为连我自己都觉得肮脏。可有什么办法呢?我要是不跳进去,我弟弟恐怕就会遭遇不测。到底是我弟弟的命重要呢,还是我那原本就不纯洁的身体重要呢?这是我的抉择。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我的命运即是如此。要说后悔,那就后悔自己当初是个公主!其实,我最羡慕的就是小月。她才是真正的公主!比起她来,我真的一无是处!”海伦说到。

 借着灯光,林德发现海伦已经满脸泪痕。他知道,以前海伦每次伤心都会哭出声来。可如今,她已经学会无声无息地哭泣了。他意识到,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活波伶俐的表妹了。她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当他更加仔细地观察表妹的相貌时,不由地大吃一惊。他发现表妹的相貌全然改变,仅仅侧脸保留些以前的模样。可一个半月前,他见到她的那会儿,她还没有如此大的变化呀!如果再让他认一遍海伦,他可能不会认出。他很惊讶自己是怎么将她认出的,仅凭侧脸?还是这么多年来对海伦身形的谙熟?他无法回答。此刻他也没时间去想。

 “海伦,即便你身不由己,可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呀?”林德走到海伦面前说到。

 他发现,越是靠近她,就越是感到陌生。他痛恨这种的陌生的感觉。

 海伦勉强地笑了笑说到:“不会的,不会一直这样的!我和他签了协议。我只给他做一年的情妇。再有两个月,我就自由了。”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林德问到。

 “去到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先找份工作,不用太多工资,能养活自己就行。不过,我不会考虑结婚了。”海伦回答到。

 “你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你想好了吗?”林德问到。他能感受到海伦做这种决定时的痛苦。

 “想好了。我想了很久,可能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海伦回答到。

 “那么你有想好去哪里吗?”林德问到。

 “远一点的,只要不再碰见老面孔就好!”海伦想了想回答到。

 “就连我和小月也不想碰到吗?”林德问到。

 “我还没想好该怎么面对你们。或者说,我没脸面对你们。不过我会经常回来看望你们的!”海伦回答到。

 “你别忘了,我和小月即是你的兄妹,也是你的朋友。我们从小就一块儿长大,我们的感情要胜过亲兄妹。你去到远方,我们会想你想到心痛的!”林德说到。他落下眼泪。

 “别难过,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你我早晚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生离死别,早一天和晚一天又有什么区别呢?况且,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我还会回来看望你们的!在我心里,你们永远都是我最亲近的人,我怎么舍得不见你们呢?也许将要老去的那一天,我还会回到你们身边。我想,那时候我已经看破红尘,看淡了世间的是是非非。那时候你们也会看淡一切,看淡这个原本就平凡的世界。到时候,我们再团聚在一起,那将是我们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海伦说到。她满怀憧憬。

 林德看着海伦,除了勉励的微笑,他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刚开始听到海伦承认自己做情妇的时候,他特别生气。他真想捶打他扶过的那棵大树。他想,要是当初他拥有那笔钱该有多好啊!那样,海伦就不必遭受这种不幸了。现在,尽管他依旧忍耐着愤怒,可他更深的体会到海伦的无奈。

 “天冷了,送我回去吧!一会儿路灯熄了,你回去就看不清路了。”海伦抱着肩膀说到。

 “海伦,跟我回去吧!他的钱咱们再想别的办法吧!”林德恳求到。

 “不行,我不能跟你回去!协议上写明了,我不能中途反悔,否则我要双倍赔偿。还剩两个月,一咬牙就过去了。”

 “双倍赔偿?他占了你的便宜还要你双倍赔偿?”

“其实坚持了这么长时间,如今也在麻木中习惯了。你一个人回去吧,两个月后我再去看你!”

“海伦,你没必要坚持的!那个男人就是个人渣!和那样的人在一起,你会格外痛苦的!”林德劝到。

 “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的。”海伦说到。她的目光呆滞,眼神里似乎藏有不尽的绝望。

 “海伦,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呢?”林德问到。他对海伦的态度无法理解。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要是不答应他的条件,他能借钱给我吗?他要是不留点什么作为要挟,我还能老老实实地待在他身边吗?这是我注定要承受的!”海伦说到。

 “人渣!人渣!”林德叫到。他冷静了一下,接着问到,“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一年后他还用那些东西来要挟你该怎么办?”

 海伦冷笑着说到:“那样,我就跟他撕破脸皮了。他害怕他老婆,还不敢公开我们的关系。他老婆是省长秘书的妹妹,他还要指靠她的地位呢!所以,他不敢跟我撕破脸皮的!”

 “那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现在不和他撕破脸皮呢?”林德问到。

 “因为...因为他给我拍了段见不得光的视频。要是传出去的话,我就无法立足了。更重要的是,他能帮忙为我弟弟减刑。”海伦说着,泪水直流。

 “你指的是他要挟你的东西吗?”林德问到。他很痛苦。

 “是。”海伦回答到。她擦了擦眼泪接着说到,“我想他不会缠着我不放的。这些日子,他已经对我厌烦了。这是好事。如果他还是拿着那些东西来要挟我,我也会拿出同样的东西去回敬他。反正撕破脸皮大家都难看!”海伦咬着牙说到。

 林德沉默着,对于海伦的进退,他都毫无办法了。

 “不早了,送我回去吧!”海伦说到。

 林德呆立了一会儿,说到:“坐我的电动车吧!”

 他扭动电动车开关的钥匙,打开了远光车灯。海伦上了车,和林德并肩而坐。车行了不到两里路程,便到了别墅大门口。

 海伦下车后,林德叮嘱到:“如果那个人渣敢欺负你,就打电话给我,我会教训他的!要是你忍受不住,就马上告诉我,我会过来接你的。”说到这里,林德情绪激动,无法再说下去了。

 海伦安慰地笑了笑,点头说到:“放心吧,要是有什么问题,我一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的!好的,你回去吧,再晚路灯就要熄了。”

 “等你进去了,我再走。”林德说到。

  海伦进了门。关门前,她又向林德白了白手。关上门后,她静静地立在门口,等待着表哥离去。林德见表妹关上大门,便怔怔地走回车旁,然后捂着脸流下眼泪。他明知道海伦正一步步地走向火海却无可奈何。他痛恨自己让海伦又回到困境之中。

  林德在车上呆坐了很久,直到路灯熄灭,才起身返回。返回的路上,他一直心不在焉。有两次都险些撞到树上。到了市里,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夜里十二点半了。这个时间,给妻子买栗子是不可能的事了,他只能明天傍晚再买了。

  其实海伦一直站在门口,直到确定表哥走了,才悻悻回房。走着走着,她发现楼上的灯已经关闭。她四处看去,也不见张志成的汽车。她进到客厅,打开灯,厅内一片寂静。她脱去外衣,换了鞋,然后上楼。她进入卧室,打开灯,卧室里空无一人。她又到隔壁卧室看了看,依旧没人。她唤了两声,始终没人回应。她冷笑一声,猜想他多半是被他老婆唤回去了。她和衣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林德回到家时,他妻子已经睡着了。他怕吵醒妻子,便和衣躺在了沙发上。直到凌晨两点,他都毫无睡意。他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海伦的话,越想就越替海伦委屈。他想,如果他是海伦,一定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我有什么理由去责怪她呢?难道就因为她做了别人的情妇?她能够牺牲自己,这就足以证明她是个好姑娘了。不管怎样,她始终都是原来那个纯洁、善良的表妹!我们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责备她。唉!真恨自己没有能力帮助到她!假如当初在果汁厂...唉!这可能就是命运吧!”林德想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五章(十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