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十一)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2-06 点击数:1784次 字数:

                                                                      

(十一)

  十天后,二审开庭,思孝被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书下达,思孝便被移交G市监狱。林文海一家陆续探望了思孝。令他们欣慰的是,思孝的状态恢复的很好,就连他说话时的语气也随和多了。见到此景,作为母亲的杨曼哭的歇斯底里。

 尽管思孝的事情告一段落,可林文海家的坏事却接踵而至。林文海被解雇了。他被解雇的原因是生活作风不正。他们一家已经没了房子,所以只能在市里另觅一处租住。两个月后,他们在靠近外环的一处老小区内租了一栋房子。他们变卖了一部分家当,仅带着日用器具以及家电搬进了出租房。在思孝事件中,林文海夫妇变化惊人。他们开始不苟言笑,无论做什么事都一板一眼。这场巨变过后,他们夫妻的关系不但没有改善,而且更加恶化。杨曼把没能保住房子的过错算在了丈夫的身上。林文海偶尔会去哥哥林文军家走动,有时候他在哥哥家一呆就是一整天。搬家后的第二个月,林文海夫妇都找到了新工作。杨曼去了电视台从事文字编辑的工作,工作是梁闻道帮忙介绍的。林文海在一家饲料厂找了份门卫的工作。他的工作清闲,但每个月都有两周需要通宵值班。

 至于海伦,自从探望弟弟回来以后,她就很少回家。她谎称在滨海新区的一家酒店里找到了一份前台的工作。由于路途较远,上下班回家极其不便,所以不能经常回家。而实际上,她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张志成城东的别墅及别墅周边活动。她在痛苦中等待着一年期限的结束。

 就在思孝事件结束的半个月后,林德的妻子再次怀孕。林德欣喜的同时,又开始忙碌起来。他要为妻子制定饮食菜单。可是眼看就要来到年底,他的工作格外忙碌。他的计划也就一再搁浅。他妻子为了保持身材晚饭不愿多吃。因此,他只能在早上的时候尽量准备丰盛的早餐。渐渐地,他形成了做早餐的习惯。他通常比妻子早起两个小时准备早餐。而他妻子却经常抱怨厨房里锅碗瓢盆的响声打扰了她的休息。因此,他只能蹑手蹑脚地进行。就在妻子怀孕一个月后,他发现他的妻子早餐的进食量越来越少,零食的进食量却越来越多。这让他感到十分焦虑。他试图劝说妻子少吃零食。可他妻子却不以为然,反过来指责他做饭难吃。林德听后感到恼火,便和妻子理论。这也是他们婚后的第一次争吵。

 “我说亲爱的,像你现在的状况,就应该少吃零食。零食里有各种各样的添加剂,吃多了对你的身体不好!”林德说到。

 “可我从小到大就一直喜欢吃零食呀!吃了那么多的零食,也没见得有什么坏处呀?”邓倩一边忙着吃薯条一边说到。

 “可是零食吃多了会发胖的!”

 “你是嫌我胖了吗?”邓倩暂停进食,瞪着眼睛向丈夫质问到。

 “我怎么会嫌你胖呢?我的意思是,胖了以后会影响生宝宝的!”林德忙解释到。

 “哦,原来你是关心我肚子里的孩子呀!你是不是怕我生不出来孩子?你什么时候能关心关心我呀?”邓倩质问到。

 “我一直都在关心你呀!”

 “我怎么就没看见?”

 “劝你少吃零食就是在关心你呀!”

 “可你知道我爱吃零食的!况且从结婚到现在,你从没管过我的!”

 “现在不是有孩子了吗?咱们总得为宝宝想想吧!”林德辩解到。

 “看吧,你还是为了孩子!它在肚子里还不知道什么形状呢?”邓倩生气地说到。

 “你怎么能曲解我的意思呢?我的本意是为了你好!我每天起来做早饭,还不就是想帮你调理身体吗?”

 “如果你觉得每天起来做早饭委屈的话,你完全可以不用受这份罪的!你做的那么难吃,我还懒得动筷子呢!”

 妻子的话,让林德感到难过。他怎么也想不到妻子竟然说出那样的话来。他感到自己以往的努力全都白费了。他生气地说到:“好!从今以后我也不做什么早餐了,免得费力不讨好!你自己想怎样就怎样吧!”

 “瞧,终于说出心里话了吧!既然你不想做饭的话,就永远都别做了!”邓倩喊到。她拿起薯片起身去到卧室。待林德正要朝卧室内说话时,卧室门“砰”的一声关了。

 妻子怀孕的第二个月,他们再度发生争吵。而这次争吵的话题源于妻子对她的一位女同事在抚养孩子上面的巨额花销的感叹。

 “今天我的一个同事刚休完产假回来,没想到她的身形反而比生孩子前苗条了不少。她老公是做服装生意的,听说很有钱。你不知道,我这位同事可厉害了,她老公就是她追到手的!她老公原来有个声音发嗲、长得像狐狸精的女朋友,后来硬是被她给拆散了。没过多久他们就结了婚生了孩子。我这位同事现在幸福的不得了。以前,她穿着普通,而且满身都是地摊货。而现在,人家就像模特一样时尚!我俩的关系原来就很好。她回来上班的那天,我们聊了整整一个上午。我想,我已经怀了孕,生孩子是早晚的事,所以就向她咨询了一些关于生孩子的事儿。听她说,原来生孩子可没有那么容易。更可怕的是,养一个孩子都可能会倾家荡产!至少像她那样养孩子会倾家荡产的。”晚饭的时候,邓倩讲到。

 “我只听说过赌博会倾家荡产,从没听说过养孩子也会倾家荡产的!”林德笑着说到。

 “是呀,如果家里有钱,就算花个几百上千万都不会倾家荡产的!但要是咱们家花个几十万的话,那恐怕就得倾家荡产了!”邓倩说到。

 “说的也对。不过咱家养孩子可不能跟人家比呀!”林德说到。

 “当然不能比,也没有可比性。即便那样,养孩子也不会少花钱的!”

 “那是自然的。刚才你还没说你那位同事花了多少钱呢?”林德好奇地问到。

 “刚才我还没说完。我那位同事说,从六月份到十二月份,整整半年时间,她在孩子身上就花了五万块!我想,那全年下来岂不得十多万吗?你说,有几个家庭一年除去大人的衣食住行外还能拿出十万块来养孩子呢?”

 “在中产阶层,可真没多少家庭能够做到的!”林德说到。

 “就是嘛!像她那样养孩子一般家庭很难承受的,但所有做父母的小夫妻们都愿意那么做。他们想给孩子提供好的生长环境,让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这是无可厚非的。就拿我那同事来说吧,她买的奶粉都是荷兰进口的,一罐就要六七百块;还有纸尿裤,一包就要两千多块;还有儿童衣服、儿童座椅,半年也是一两千块;还有给孩子看病,买玩具,买吃奶的用具,这些又得花费个几千块;还有其他的方方面面,少说也得花个一两万块。这一笔笔算下来,岂不就是惊人的数字吗?”

 “所以嘛,咱们可不能像人家那样花销。奶粉咱们可以买三四百块一桶的;纸尿裤咱们可以买一千多一包的;还有其他方面,除了孩子的医药费,咱们都可以节省一下。”林德说到。

 “是得节省,要是不节省的话,你能负担的起吗?即便节省,也未必能负担得起。”邓倩说到。

 “所以,节省就得从你我做起。我这儿一年有两三套衣服也就够了,光是去年买的那些衣服就够我穿好几年的。我上班就不开车了。油价那么高,光是来回上班的路费每月就得三四百块。这省下来的钱,就能给孩子买一罐奶粉了。”

 “你不开车那怎么去上班?”邓倩问到。

 “我母亲那里有两辆电动车,我骑过来一辆就是了。”林德回答到。

 “倒也是个办法。”邓倩点头说到。

 “我看,你那边也能省省。”林德说到。他只顾低头夹菜。

 “我这边要怎么省?”

 “你可以减少网购呀!”林德笑了笑说到。他看了看妻子,匆忙低头吃饭。

 “怎么减?”邓倩停下筷子问到。

 “就你经常买的那些减价商品,比如衣服啦,鞋子啦,小的生活用品啦,化妆品啦,这些东西咱家都不缺,买回来也都成了摆设。”林德说到。他瞟了妻子一眼,发现妻子正直勾勾地看着他,于是抬起头朝妻子笑了笑,又给妻子夹了一口菜。

 邓倩摔下筷子说到:“噢,你可真会绕弯,说来说去你是嫌我花钱多了,是吗?”

 “我觉得那些没什么用处的东西就没必要往家里买了。”林德弱弱地说到。

 “什么没用?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什么没用?”邓倩生气地说到。

 “老婆你先别生气。我也就是和你商量一下嘛!你要是觉得有用,买就是了,我也不会拦着你的!”林德讨好地说到。

 “既然你说出刚才的话来,肯定是对我网购有意见的。你说,你觉得我买的哪些东西没有必要了?”邓倩追问到。

 林德不说话。

 “好,那我一件件给你列出。衣服,你刚才就提到衣服了!谈谈你的看法吧!”邓倩说到。

 林德见妻子不依不饶,心里也来了火气。他不想在吃饭的时候同妻子吵架,于是压制着火气回答到:“我觉得,你的衣服满柜子都是,很多衣服买回来也不穿,放到第二年也就旧了。还有,网上很多降价的衣服,要么是假的,要么质量不好,买回来穿不了几天就都坏了,然后还得花钱买新的。还不如到店里买几件好的,也穿的住,可比买那些残次品强多了。”

 “你说的倒是轻巧!那店里的衣服一件就得好几百块,我哪里舍得买呢?网上的衣服虽说质量差了一些,可毕竟款式新颖,同季度的多买几件也比店里买的便宜些呀!”邓倩反驳到。

 “可是,你现在的衣服都穿不过来了。”林德说到。他没有提高嗓门。

 “那些都是去年的旧款了,还能穿着出门吗?”

 “那些衣服,很多你只穿过一回,怎么就旧了呢?”林德提高了声音问到。

 “衣服就应该穿新款的,旧款的穿出去多难看呀!”邓倩说到。

 “难看吗?我怎么没觉得呀?”

 “那是你审美问题!你土鳖,别人跟你可不一样!”邓倩带着攻击言语说到。

 林德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鞋子呢?鞋有什么问题?”邓倩接着质问到。

 “跟衣服一样的问题!”林德回答到。

 “一样的问题?我看就是你土鳖!”邓倩骂到。

 林德没有回复。

 “还有化妆品呢?”邓倩继续质问。

 林德停下筷子,板着脸对妻子说到:“我错了行吗?咱们不讨论这些了!”

 邓倩不依不饶:“不行!今天你必须给我把话说清楚了!”

 “说清楚什么?怎么说都是你对!还要我怎么说?”林德喊到。

 “我看你并不认为我是对的!我需要知道你对我买化妆品的看法!”邓倩提高了嗓门说到。

 “那好,你不是想知道我的看法吗?好,我告诉你!我觉得你完全没有必要买那些打折的化妆品。平时你到店里买的那些足够使用的,为什么还要到网上买那些多余的呢?你看看,你在网上买的那些化妆品要么送人了,要么堆在家里,你还用过吗?也就是买的前两瓶用了一两回,然后就一直扔在抽屉里了。你说这不是浪费吗?这些东西就不能少买吗?”林德生气地说到。

 “你这是在责怪我浪费了?我哪里浪费了?我是觉得需要才买的!我看你就是反对我买化妆品!”邓倩理论到。她委屈地哭了。

 “我哪里反对你买化妆品了?你不要胡搅蛮缠好不好?每次你的化妆品不够用,我还到店里帮你买呢!每次情人节还有纪念日,我不都送你化妆品当礼物吗?我哪里反对你了?”林德据理力争地说到。其实他也知道,越是在这个时候跟女人讲道理,就越是行不通。可要是不讲道理,他又觉得委屈的难受。

 “你说我胡搅蛮缠?原来我在你心里一直都是胡搅蛮缠的人!上次吵架,你就要这样说我是不是?”邓倩站起身来问到。

 “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上次的事都过去了,你干嘛又提起来呢?再说,我也没有任何指责你的话!”林德说到。他的脸涨的通红。

 “上次的事过不去了!你真是个骗子!你说你没有指责我的话,可刚才你句句都在指责我!”邓倩哭了起来。

 林德喘着粗气,不断地做深呼吸。他说到:“我错了行吗?求你不要哭了!”

 “你错了吗?你错在哪里?”邓倩一边抹泪一边问到。

 林德脸色铁青,感觉头昏脑胀。他想随便说出一条错处息事宁人,可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条来。他看着妻子,觉得又气又笑。一时之间,他竟然连吵架的原因也都忘记了。他想为妻子擦泪,可又觉得错不在自己,于是就放弃了。他推开椅子,站起身,转头出门去了。

 出了门,他听见妻子喊到:“出去了就永远都别回来!”接着,他听见屋内响起乒乒乓乓的碗盘的碎裂声。

 他没有理会,一直走下楼去。出了小区,他沿着马路一直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他心绪烦乱,一时不知该去哪里。天边的晚霞映红了远处的山峦。光秃秃的树枝和挂着雪的山峦都显得死气沉沉的。他想起附近有个小广场,那里有几张长椅,他可以到那里坐坐。

 到了广场,震耳欲聋的音响声让他感到刺耳。每天傍晚,广场上都有一群老年人跳广场舞。他绕广场走了一圈,然后便离开了。

 他一直在外面待到七点多才回家去。回去的路上,他开始责备自己。他后悔没压住火气同妻子争吵。他想,如果妻子仍旧不依不饶,他就向妻子道歉,直到妻子解气为止。回到家后,他妻子仍躺在床上生着闷气。无论他怎么跟妻子道歉,妻子都不理会。他觉得无趣,便来到客厅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不管电视节目多么精彩,他都无法融入到节目的气氛之中。不知不觉间,他也生起了闷气。他关上电视,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五章(十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