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三章 (31)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02 点击数:1330次 字数:

秋旖沫不喜欢这个周耀兵,但也并没有把这个主管的儿子那不中听的话过多地记在心上。反正上班期间不在同一流水线,她不必和他有什么接触。只是有一次黎爱莲与她闲聊时提及她们的主管,秋旖沫才轻描淡写的口吻说起那个周耀兵试图拉自己手的情节。

“那种人要注意下,别去得罪他,弄不好他以后找机会给你小鞋穿。”黎爱莲说。

秋旖沫也不曾把黎爱莲的话记在心上。自己只管好好工作,能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里呢?而况这个主管的儿子之后也的确没找过自己什么麻烦,即便偶尔在半路里遇见,也不过如平常的陌生男女员工一样,彼此视若无睹地擦肩而过。

不久电子厂也下发工资了。领工资的日子,员工们的心情总是愉快的,秋旖沫尤其感到开心。因为包括加班和四月底那近十天,她一口气领到了八百多元的工资。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在自己手上接过这么多钱。她恍然想起那年爸爸和二伯母吵架时,曾暗自发下的以后要好好孝敬爸爸和爷爷奶奶的愿心。秋旖沫怀着小小的虚荣和骄傲感,想要让家人知道自己会赚钱而且会照顾家里了,于是抽空去了一趟附近邮局,打算汇笔钱给家里。原本她打算汇六百块,后来想想干脆把电子厂发下的这八百元全寄给了家里。

寄完钱从邮局出来的时候,秋旖沫又有些顾虑,怕爸爸收到钱一点都不给奶奶和爷爷用,而只是悉数交给后妈,于是心里便有些不甘,想再给爸爸打个电话。然而到了电话亭旁她又思忖着,后妈终归还生了弟弟和妹妹,照理最终也是花在他们身上吧。而况长途电话又昂贵,秋旖沫最终作罢。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秋旖沫感到自己每天过得忙碌而充实。白天一丝不苟地工作,晚上便和几个要好的同事在厂附近逛逛玩会。她还想着学点什么东西。她听说以后是电脑的时代,一直希望着有机会能学学电脑,可似乎总抽不出时间。偶尔秋旖沫会在地摊上买几本诸如《深圳青年》《人之初》等杂志带回宿舍,每天临睡前都看上一会。她把看这些杂志也当作是一种学习。她还试着临睡前写日记。可是只尝试了几天就放弃。那些如流水账白开水般的语言,令她觉得自己原本充实的生活都要变得索然无味。

“秋旖沫,看不出来你还挺爱好学习的!是不是把我们这厂宿舍当成了校舍了?”宿舍里一个女孩子说。

“秋旖沫,丁紫香,说句你们俩都别介意的话,要是秋旖沫有丁紫香那样高的文凭,丁紫香有秋旖沫这样靓的外表,那你们就不止是在这里拿六百块的底薪了!”另一个女孩子则对她们俩玩笑说。

“我这文凭有啥用,秋旖沫要肯认真,早晚也可以通过自学拿到。”丁紫香也笑道,“但我就是踮起脚,也赶不上秋旖沫的个头;就是脸上涂上十层粉,也赶不上她的素颜漂亮啊!”

其他女孩子听了于是哈哈大笑。

之后秋旖沫有几个月没去大表姐家。她留了侯佳明的手机号,但从来不曾想去找他和他妹妹侯佳茵玩耍,毕竟他们平常都要上班,他们厂离这也较远。端午节放假那天,厂里给了员工们每人发了几个粽子和茶蛋,秋旖沫便在宿舍里和女孩子们一起过了个开开心心的端午节。过两天恰逢她的休息日,因为来例假身体不适,秋旖沫在宿舍躺了几乎一整天,午饭都是丁紫香帮带的,傍晚才起来去食堂吃了点饭。返回时,别宿舍一女生走过来告诉她,厂门口有个男的找她。

秋旖沫感到奇怪,谁来找自己,难道是表哥?走到厂门口看时,却见是大表姐的儿子侯佳明。

“你来这做什么?”

“见你端午没去我家,过来看看你。”侯佳明说。

“过来看我干啥,总不能老去打扰大表姐。”厂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经过他们身旁时,都不自觉地打量下他俩,弄得秋旖沫有点不自在。

“这话有点见外了。”侯佳明看看周边,说,“换个地方说话吧。”

“你还是先回去吧。”

“我大老远跑过来找你,你就不能陪我走走?”

“我身体不舒服呢,本来都在床上躺着。”

“那这会正好运动运动。”

秋旖沫有点不大情愿,不知道侯佳明这个时候跑过来干什么,勉强陪他在厂外的院墙边走了会。三三两两出来散步的员工不时将脸转向他们。秋旖沫虽然不太认识,却越走越感到别扭了。她不想跟侯佳明走出厂太远,最终找了个借口,假装捂着肚子说:“我要去趟厕所,估计这两天吃坏东西了。时间不早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免得大表姐担心。”

侯佳明缄默在那里。秋旖沫捂着肚子往厂方向小跑了几步,回头见侯佳明已走开了,才将步速放慢下来。

秋旖沫刚走到女员工宿舍门口,里面的女孩子便一片哗然。其中一个笑道:“秋旖沫,老实交代,刚才在厂门口跟你说话的那个男生是谁?是不是男朋友?”

丁紫香也跟着附和道:“一整个白天都病恹恹的,晚上有男孩子来看马上就生龙活虎了!”

“你们想哪去了啊,”秋旖沫说,“他是我外甥,我是他的长辈。”

“什么——外甥?看上去都比你大好几岁哩。”女孩子们都笑起来。

“是表外甥,我大表姐的儿子。”秋旖沫只好把大表姐和爸爸的关系作一通解释,她们才不闹她了。

秋旖沫再去大表姐家的时候是八月八日,那天正好是侯佳茵的生日,也正好是她的休息日。还是在头两天的傍晚,侯佳明便通过厂保卫处电话找到秋旖沫告知让她有空去参加的。秋旖沫答应了,买了点水果,并买了枚水晶发卡带过去送给侯佳茵。

侯佳茵过生日那天,恰逢大表姐夫又出去订货了,店里只有大表姐和一双儿女在,侯佳茵准备的生日蛋糕都是小小的。秋旖沫笑道:“你们就叫来了我一个啊。”

“本来也不打算过什么生日的,”侯佳茵说,“我哥说还是过一个,八月八这个数字吉利。然后想到了你,说你一个人孤身在外,就非要让你过来。”

侯佳明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

“咦,怎么没喊表哥一起来?”秋旖沫问。

大表姐在一旁慢悠悠地插话了:“我这个老弟,都不晓得说他什么好!都快三十来岁的人,每次空手来我这不说,老婆都快生崽了,他还是天天好吃好赌。本来他也是有手艺的人,厂里工资也蛮高,包括加班一个月能拿两千来块哩!就是不晓得好生来活命,月头发的钱到月底钱就花得精光!上次还跑来跟我借钱哩,我是不肯借了。人家说救急不救穷哩,他不穷又不等钱急用,我难道还借钱给他去赌么!”

秋旖沫再见到表哥黎庭旺的时候,是在十月国庆期间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三章 (3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