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三章 (29)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30 点击数:1403次 字数:

接下来的日子像缓缓淌过的流水,从秋旖沫的车间工作台边,从无以计数的绕线之间,从手指不停地重复移动之间静静悄悄地逝去。丁紫香心里看不上的枯燥工作,秋旖沫却格外珍惜,且乐于享受这样每天游走于车间、宿舍与食堂三点一线之间的单调生活。千里之外的秋家村那个有后妈在的家带给她的苦恼与刺痛,仿佛已渐渐地消退了。打工的单纯的快乐每天都一点点漫上她的心头,将先前所谓的苦与痛一寸寸消逝在心底看不见的角落里。

先前闲暇时秋旖沫常常从表带厂步行到电子厂来找黎爱莲,现在黎爱莲虽然和自己不在同一宿舍,但每天闲暇的时候都要一块说说话。而傍晚下班时秋旖沫时不时和同宿舍的女孩子们出厂去附近走走,也偶尔步行去下表带厂找姚翠兰她们玩会,但相对之前从表带厂步行到电子厂来的次数少了。

电子厂因为赶货,晚上常会有加班,加班另算工资,但许多员工都不喜欢,丁紫香对加班就是最深恶痛绝的一个。加班时间一长,人的身体和精神都会感到双重疲劳。许多员工边工作边打瞌睡,有操作熟练的员工甚至都完全闭着眼睛在工作,一眼望去几乎所有人都是布满了血丝的双眼和失去了朝气的憔悴表情。

可是初来的秋旖沫还不太在乎这些。尽管工作也会令她感到有点单调,但绝对称不上有多苦。就比如这次从表带厂跳槽到电子厂,中途连续上了半个月的班,秋旖沫也觉得无所谓。一份安稳的打工生活,一份于她还算可观的收入,就是她认真工作的强大动力。她要让自己持续的努力来对得住之前一心想出门谋生的想往。

转眼到了五一劳动节,厂里放假,秋旖沫想去大表姐那里走走。本来想拉着黎爱莲一块过去,可黎爱莲跟其他小姐妹说好了一起逛街。而黎爱莲只是跟表哥熟,都不太认识大表姐,因为黎爱莲出生的时候大表姐早嫁出村了。

秋旖沫不好空手去大表姐那,又不知送些什么妥当,怕自己打算买的大表姐百货店里都有卖,于是在附近一集市买了些菜便乘车过去了。

秋旖沫进到大表姐店里的时候,大表姐正拿好钱包起身准备去菜场。侯佳茵也放假呆在家,她起身接过秋旖沫手里的东西。

秋旖沫说:“不用去买菜吧,我荤素都买了。”

大表姐笑着对秋旖沫说:“再去买点,晚饭也在这吃,一会你表哥也要过来。”怕买重复,大表姐将袋子里的菜取出来看看,然后吩咐侯佳茵先洗菜。秋旖沫则帮着大表姐看会店。

大表姐走后不久,有名二十来岁的男子向店里走来。个子瘦瘦高高的,打蓬了的大部分头发偏分到一边,随意地遮住了左眉的末梢。算不上很帅,但也算棱角分明。那男子边走边打量着秋旖沫,秋旖沫以为他是来店里买东西的,待他走近时便朝他微笑了下。

那男子于是赶紧点头朝秋旖沫也微笑了下,目光一直未从她的身上移开,直到站到店门口来又盯着秋旖沫足足有半分钟。秋旖沫正暗想着这男子是不是有点花痴,不知到底买不买东西,却见他问:“你是哪位啊?”

秋旖沫恍然明白过来,这是大表姐的儿子侯佳明。还没等她开口回答,听到外面动静的侯佳茵便从厨房出来,向秋旖沫介绍说:“这是我哥侯佳明。”然后又向秋旖沫眨了眨眼睛,对她哥哥说:“猜猜这位漂亮的女孩是谁?”

侯佳明笑道:“你同事?”

侯佳茵笑着摇摇头。

“那猜不出。”

侯佳茵“哼”了声:“就让你猜一百遍一千遍都猜不到!她呀,是你表姨!”

侯佳明似乎错愕了下:“什么——表姨?”

侯佳茵于是把大表姐和秋旖沫爸爸两家的亲属关系解释了下,侯佳明才长长地“哦”了一声。

秋旖沫笑道:“也别叫我表姨了,你们叫着难为情,我听着也难为情。辈分不同,可我们几个年龄都差不多的,侯佳明应该还比我大好几岁哩!以后都叫我名字吧!”

“来,留一下我手机号吧,以后有空多联系。”侯佳明对秋旖沫说。

“你都用上手机了,厂里工资是不是很高啊。我可是传呼都没有呢。”秋旖沫说最后一句的时候,侯佳明已转身找纸笔,抄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给她。

“哪呀,”一旁的侯佳茵抢着说,“他这个人呀,挣点钱都给自己花掉了,又是玩手机又是玩游戏……”

“我平常大部分时间都是要工作的好不好?娱乐和休息也同样要,难道要我一天二十四小时做机器呀。”侯佳明争辩道。

正说话间,表哥黎庭旺——侯佳明侯佳茵的舅舅厂里放假也赶这来了。自从表嫂怀孕回老家去后,黎庭旺就把新生村租的房子退了住进了厂里。一会,大表姐又拎了些菜回来,大伙齐动手帮忙,洗菜的洗菜,擦桌子的擦桌子。临近午饭时,大表姐夫也订完货回到店里来,大家彼此随意地说着话,小小的屋内一时好不热闹。

席间,大家边吃饭边天南海北地闲聊。秋旖沫感觉侯佳明的目光时不时瞟向自己,目光里流露出的是种说不清的感觉。这时,表哥黎庭旺忽然想起什么,对秋旖沫说:“小妹呀,你是不是有几个月没打电话回家了,你家人有点担心你,特意打传呼给我来问你的情况,你有空就打下电话回家报个平安。”

秋旖沫“哦”了一声,说:“好,待会回厂就打。”

大表姐道:“待会啥,你们都吃过晚饭再走,否则,做了一桌子的菜,吃不完要兜着走!”

大伙于是哈哈大笑。秋旖沫也跟着笑,心里却想着,难道爸爸会担心起自己了吗?或许只是奶奶提醒让爸爸打给表哥的吧。这样想着,秋旖沫不禁有些想奶奶了。

大表姐的晚饭做得很早,吃完晚饭秋旖沫和大表哥同出的门。侯佳明还把他们送上了路边的汽车站,并叮嘱秋旖沫有空一定记得找他。

秋旖沫笑着道谢。表哥黎庭旺比秋旖沫提早下车,表哥下车的时候天还亮着,待秋旖沫赶到厂附近的时候,马路两边的路灯都亮了。

时间还早,秋旖沫没有直接回厂宿舍,而是找到附近一家小店准备给家里打个电话。家里没装电话,爸爸也没有传呼机,秋旖沫只能拨打村里梅妈商店里的公用电话。

 “喂,是梅妈不?”秋旖沫用的是普通话,一时都没转过来口音,好半天接听电话的梅妈才听明白是秋旖沫找她爸爸秋守业。

“帮我叫下我爸爸过来,我过一刻钟再打进来。”之后秋旖沫便把电话挂了,然后静静地等。在等电话的这会,她忽然发觉自己其实还是有些想念爸爸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三章 (2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