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三章 孤雁南飞
本章来自《金牛河畔》 作者:勘察加
发表时间:2019-01-30 点击数:2042次 字数:

元旦过后不久,西风凛冽,纷纷扬扬下起了雪。雪花笼罩的牛岗小镇,凄冷萧索,白蒙蒙一片。牛岗镇中却披红挂彩,炮仗轰响,老师们喜笑颜开乔迁新居。钱中平漠然注视着与他无关的这一切。

周末,钱中平从老家回校,他发现,他宿舍的门户大开,房间里一片狼籍,显然被盗贼光顾过。他的西装棉衣棉裤皮鞋水筒靴,以及才买的一床被盖、一个电炒锅,均不见了。钱中平怒气冲冲找到门卫老王头,老王头说他元旦也回家了,详情不知;钱中平又找到蒋东文,蒋东文故作惊讶,说他这两天一直都在学校,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屋漏偏逢连夜雨,听孙庆柏说,他宿舍所在的楼房近期可能要拆掉,修新的教学楼。钱中平重新添购了衣裤棉被后,不得不早作打算,四处寻找合适的出租屋。

严寒并未冻结班上那帮少男少女好动的天性,他们陆续整出的一系列事情,让班主任钱中平伤透了神,又哭笑不能。一次数学晚自习课上,一名小男生为了一点芝麻大小的事情与后面的一名女生吵了起来。他们俩个一口一个国骂交替骂着,不过这名女生可是有名“虎将”,在女生中素以泼辣闻名,是个什么话都敢出口的主儿。小男生久战不下,心生一计,于是他先骂:“×你妈!”,女生还击:“×你妈!”……小男生突问:“你拿啥×…”,闻听此言,女生顿时哑口无言,教室里霎时哄声一片,狂笑不止。

接着是他班上一帮以打架为爱好为事业为光荣的男生,因放学的时候别班的某男生多看了他班上某女生一眼,就上去“理论”,然后约好了后,在粮站的晒坝上,两拨男生雄赳赳地,各自从腰间抽出皮带,握在手里,甩得啪啪响,胡乱打作一团。钱中平和那个班上的班主任闻讯赶去时,见十来个满身雪花带着土腥汗味的“英雄”挥舞着皮带,正得意洋洋跨进校门。钱中平和紧跟着屁股追来了的教导主任苏明贵,点了几个男生头的大名,揪到了办公室,进行盘问训斥,但“英雄”们的脸上满是得意之色,尤其是有本班上的女生围观时!

其次,是英语老师课上,英语老师因收了一个女生的一本《几度夕阳红》,差点酿出人命案。那本琼瑶小说,钱中平高中时看过,还拍过电视剧。书中的人物只记得有一个叫何慕天的。在那本书里,钱中平第一次读到了接吻两个字,书里的描写大概是“脑海里轰的一声,仿佛天地间只剩下我一个人”。可惜这种极限体验钱中平就是当初和华珍热恋时也没找到过,至今仍怀疑琼瑶女士胡编乱造,纯属蒙人。钱中平当初读那书时,都浮想联翩不能自已,何况那位女生。难怪那女生上课时,总是走神,总爱托着香腮痴痴地望着窗外,眼神都很林青霞,有时还一个人扑哧乐出声来。在钱中平看来这纯属小事,可最后,那女生竟然在宿舍里割腕自杀!钱中平如琼瑶所写的“脑海里轰的一声”,发疯似地冲向女生宿舍,女生送往医院包扎,随后使劲浑身解数,费尽了口舌,方解开了女生的心结。女生答应他,不再轻生,要好好活着,去观赏以后人生路上的夕阳红,钱中平方松了口气。

处理完这两件大事的第二天,周学礼把他叫到了办公室。周学礼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骂他不会管理学生,班上尽出乱事,班主任他还想不想当?书他还想不想教?周学礼骂完后,又指责他督促学生不力,这周他班上的卫生评比全校倒数第一。

卫生的事情钱中平知道,因学校教室不够,他那个慢班一月前搬到了食堂旁边的平房里。这里地处全校的最低处,前后各有一条阴沟,通向教室背后的一洼水塘。全校所有的污水包括食堂的油汤潲水都经由这两条阴沟朝那水塘汇聚。刚搬下来的几周,钱中平还亲自带领学生,掏阴沟,排污水,但根本无济于事,刚整得有点模样的阴沟和水塘,不出几天,就水位上涨,倒满了剩菜剩饭,蝇蚊乱飞,汩汩冒泡,臭气熏天。加之班上的孩子个子小力气小,工具少且不得力,又临近隆冬,钱中平就松懈了督促。钱中平力陈难处,极力解释,周学礼根本不听,给了钱中平两周的整改限期。

钱中平灰头灰脸,回到宿舍。正准备午休时,一个学生家长敲响了门。钱中平懊丧不已,耐着性子周旋许久,才把家长送走。一看时间,就快上课了,等他洗了凉水脸,夹了教材,要出门时,一个男生气喘吁吁跑来找他了。男生哭丧着脸说,他抽屉里的书本都不见了,不知是谁藏了还是拿去扔了,要老师帮他找找。钱中平烦躁之极,气不打一处,啪地一个耳光抽去,吼道:“滚,自己去找!”,男生惊讶地摸着脸,委屈地跑了。

冬日的夜晚,寒风呼号,雨雪霏霏。钱中平倚着孤灯,改完学生作业,备好明天的课后,又去巡视了学生宿舍。他披一身雪花,瑟缩着回到宿舍时,已是浑身酸痛,心力交瘁。钱中平瑟缩着钻入被窝后,习惯性地沉入了空洞无用的冥想之中。一会儿后,他打开了枕边的收音机,调了几圈频道,收音机里传来了他高中时就喜欢吟唱的关于一只小鸟的歌曲: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鸟,

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

也许有一天我栖上了枝头却成为猎人的目标,

我飞上了青天才发现自己从此无依无靠 

………… 

直到今晚,钱中平才深深地体会到,这首歌简直就是专为他谱写的。

从当初展翅欲飞的雄鹰,变成了今天无人理会的一只孤独无为的小鸟,独自瑟缩在寒冷的冬夜,没了理想,没了尊严,没有温暖,只有生存的压力和永远都看不到光明前景的日复一日枯燥无趣的明天。小鸟还有个窝,他这个窝就要拆掉消失了,钱中平感到身体上精神上都没了依托之地。数年来,学生弄出的乱子、周学礼的威胁责骂、感情的不顺、考研的失利等,一一浮上心头,如一团团破棉絮塞满了他那逐渐迟钝空无的大脑,使他心乱如麻,不能呼吸。换个地儿继续教书?再备战考研?干脆同徐有志一样,来个停薪留职出去闯荡?……在赵传声嘶力竭凄凉无比的歌声中,钱中平回首过去,却看不见未来,极度的沮丧苦闷中,眼里慢慢浸出了苦涩的清泪。

星期天下午,钱中平接到了父亲的电话。钱祖望下了最后通牒,叫他下周末无论如何得回家一趟,与邻村的那个女子见面,如不回去,他就一辈子不管他了。上次回家时,钱中平见过那个刚从广州回来和他年龄相仿的浓妆艳抹的女子。他很早就听汪德海说起过,那女子在广东开发廊找了大钱。也许父母被媒婆说动了,也许贪图那女子在东阳县城的住房铺面,也许自己的年龄确实令人着急,父母才如此心急火燎不顾一切地催他回去,铁了心要促成这桩好事。

第二天清晨,钱中平推开房门,呼啸而入的寒风使他连打几个冷噤。放眼望去,远处高大巍峨的群山,覆盖上一层苍茫的白色。近处的田园坝野,农舍屋顶,教室的顶上,操坝的四周,铺上了一层白绒绒的雪。灰蒙蒙的天地间,一片死寂萧条,看不到一丝生命的灵动。

钱中平抱了作业本,缩着颈脖,出了门,下了楼道,跨过操场,在寒风和飞雪的肆虐中,郁郁而行,朝教室走去。

离教室尚远,他就听到了里面乱哄哄的吵闹声、不堪入耳的叫骂声、课桌和板凳撞击的哐当声、书本飞来飞去的哗哗声……钱中平清楚地看见,一个男生逃似地跑出教室,一块擦黑板的粉刷紧跟着他,从教室里飞出来,粉刷划了条优美的弧线后,啪地掉在地上,弹了弹后,滑进了门口黑黝黝的阴沟里,阴沟乌黑色的边沿洒下几缕白色粉笔灰末……眨眼之间,一个气势汹汹的女生手持教鞭冲出教室去追打男生,男生左躲右闪,教鞭敲在那棵青筋暴绽的老槐树的结疤上,啪地折为两节…….

钱中平停下了脚步,再也没有勇气继续前行。他觉得这充斥万物的萧索冬日,这悄然流逝的青春岁月,以及这毫无意义毫无指望的一切,正一点点地掏空他的脑髓,吞噬掉他生命的活力,吸去他躯体里最后的一丝热气,他快要变干变僵,成为一具毫无生命体征的木乃伊……

钱中平忍无可忍,猛地将手里的那摞作业本高举起,抛洒在雪地里,然后毅然转身,坚定地走回宿舍……

 

寒风呼啸,白雪飘零。东阳火车站却人声鼎沸、异常热闹。破旧狭窄的候车室里,光线昏暗,烟雾缭绕,椅子上地板上,或坐或躺或站,挤满了黑压压的人。人群之中,堆满了奇形怪状的包裹被箱。人们拥来挤去,或微笑憧憬,或沮丧麻木,或焦急无奈。喧闹叹息声、哭泣闲谈声、叫喊谩骂声,呕呀噪杂一片。

轰隆轰隆,一条钢铁巨龙,由远而近,喘息着,慢慢停下了。车站月台上的人群突然叫喊着涌动着奔跑着……一时间,上车的下车的,迎来送往的,买卖小吃的,熙熙攘攘,喧哗不断。

钱中平神色凝重,背着帆布包,提着皮箱,随拥挤的人流挤上了这趟南下广州的绿皮列车……尖利呼啸的汽笛声无情地刺痛着钱中平茫然的心……透过徐徐移动的模糊车窗,钱中平再次向空中望去,那飘浮不定的灰冷云块下面,那个遥远偏僻的牛岗小镇----他人生中第一个刻骨铭心的驿站,以及驿站里发生的种种青春往事,渐渐消隐为不堪回首的飘渺模糊的记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勘察加
对《第四十三章 孤雁南飞》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