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27)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9 点击数:1203次 字数:

下班后的闲暇时间,秋旖沫偶尔和同宿舍的女孩子一块到厂周边的小街巷闲逛。看看马路上的人来人往,听听树上归巢小鸟的鸣叫,上班时的那份枯燥单调便在下班后的这一刻里得到了缓释与放松。

秋旖沫也偶尔跑去黎爱莲那里玩,从表带厂步行去电子厂只需二十来分钟,吃完晚饭天色还早,通常慢慢散着步就过去了。秋旖沫犹记得最初去找黎爱莲时,一时没想起黎爱莲是用了化名黎爱莉,门卫核对工号卡说没这个人之后,秋旖沫愣了好一会,以为黎爱莲也辞职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报上黎爱莉这个名。门卫就奇怪地说:“你找熟人怎么连名字也会记错啊?”

好在不多会,黎爱莲恰好出来了。有熟人带,可以进电子厂里面走走。当然只是在厂子的外围或员工宿舍走走,车间重地已关门,平常外人也是不能随便进入的。秋旖沫暗想着要多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早晚有一天她也要争取到电子厂来上班拿更高的工资。

黎爱莲也常常于下班后踱到表带厂来找秋旖沫,一起交流交流平常的工作经验——其实也没有什么经验可彼此传授的,黎爱莲所在电子厂的工作同样刻板枯燥。黎爱莲就说了,她们厂如果中途有人上厕所,还得组长在身边时让帮忙顶一下,然后才能急匆匆去几分钟赶紧过来,否则就可能赶不上工。如果组长不在身边,就得一直憋着直到下班。——秋旖沫听到这里,“噗嗤”便笑了,因为表带厂也是这样子!

而提到秋圆圆和黄素珍,黎爱莲便忍不住惋惜——

“唉,如果她们是元宵节后来深圳,可能工作的机会更多些,也许就不会离去了。——不过这里很多厂招工,都是要熟人介绍的。老乡多,生活工作上都能互相照应。还好,你留下来了。”

每次与黎爱莲告别时,秋旖沫都不忘叮嘱她:“如果你厂里招工,一定记得告诉我啊!”

时间一天天缓缓地流逝,每天八小时的进厂打工生活都在一种按部就班里进行。工作是忙碌的,也是刻板的,真正说不上多有趣,但对于没有过多杂念只想通过好好工作领一份收入的秋旖沫来说,这种有规律的作息某种意义上就是她想要的生活。

秋旖沫想起自己的堂哥秋以洋也在深圳。可是她不知道堂哥是在哪里上什么班,在一个传呼机使用都还不怎么普遍的年代,她无从来联系到他。秋旖沫还想起了大表姐——表哥黎庭旺的亲姐姐也在深圳,她想等什么时候有空去大表姐那里看看。出门在异乡,彼此间能偶尔互相走动的,其实仍不过是故乡人。

表嫂一直没找工作,每天都闲在家里。秋旖沫在四月初领到上月工资后的一个休息日,联系上表嫂,提出让带去坪山大表姐那里坐坐,表嫂很快允诺。

秋旖沫乘车到新生村门口等表嫂。乘上去坪山的公交车,秋旖沫抢着买了车票。表嫂问了些厂里的工作情况,秋旖沫一一作了回答。只是她没想到表嫂缄默了一会,忽然支支吾吾着开口向自己借钱:“表妹,你发了工资吧?你能不能……借一百块钱给我……我手上实在快没钱花了……”

秋旖沫愣了一下,没有立即答复表嫂。从某方面来讲,秋旖沫知道自己理应借钱给表嫂,来深圳找工作的这段时间都是在表嫂那里落的脚,表嫂对自己是有恩的。可是从另一方面考虑,秋旖沫又觉得自己没有借钱给表嫂的必要。表哥挣的钱是自己的五六倍多,表嫂应向自己的老公要生活费才对。而况自己领到的不过是一笔低得可怜的工资,平常都得省吃俭用计划着花。借出去一百,真的怕不太够。

秋旖沫正踌躇间,表嫂笑着发话了:“算了,跟你开玩笑的。你赚点钱也不容易。”然后表嫂又大肆数落起那个花钱如流水的表哥来。秋旖沫这会却没有那么厌烦表哥了,她暗想表嫂这又是何苦,自己没钱花就该去工作啊。

车已到站,表嫂的数落还不曾完,直到司机高声提醒有没有人下车,表嫂才旋即打住,和秋旖沫走下车来。

大表姐在坪山开了个门面小小的百货店,平常就吃住在店里。大表姐一双儿女都在深圳,老大是儿子,名叫侯佳明,已经二十岁了,在坪山广场附近一家机械厂上班;老二是女儿,名叫侯佳茵,跟秋旖沫同年,在横岗一家鞋厂上班。平常他们都吃住在厂里,休息日才回店里来。秋旖沫去的那天侯佳明不在,侯佳茵却正好休息在家。

秋旖沫还在很小的时候见过一两次大表姐,现在彼此都几乎认不出了。而侯佳茵和秋旖沫这还是第一次相见,侯佳茵笑着对秋旖沫说:“原来我得喊你小姨呢,嘻嘻,这么年轻的小姨!”

秋旖沫和表嫂在大表姐那吃了午饭,下午从店里出来,之后两人各回各处。

因为没能借钱给表嫂,秋旖沫也一直犹豫着都没有敢再跟表哥电话联系。但秋旖沫没成想这会是最后一次见到表嫂。还是半个来月后,一次傍晚黎爱莉来表带厂找她时,秋旖沫才知表嫂离开了深圳独自回到了高安老家。

“我昨天打过电话回老家了。你表嫂前几天回高安去了,你知道吗?”黎爱莲说。

“哦,不知道呢。”

“好像是说怀孕了。”

秋旖沫直觉得表嫂回老家怀孕只是一方面的原因。也许,在深圳经常没钱花的窘状也是很大的原因吧。为表嫂的离开,秋旖沫心头有点淡淡的惆怅。

秋旖沫暂时也没想过跟家里打电话。她刚从找工作的颠沛里走出不多久,还根本顾不及想家,也根本不想家。

次日傍晚黎爱莲又来找秋旖沫。之前秋旖沫和黎爱莲从没有这样连续两天碰头,而且这次黎爱莲是一路风风火火赶来的。

“我们厂这几天要招工了,你有没有空去试一下?”黎爱莲见了她劈头就说。

“真的?我一定要去试试!”秋旖沫听了很开心。本来还有不足十天在表带厂又做满一个月了,可她不想错过去电子厂面试的机会。她本就一直在等着电子厂招人。隔一天正好是她的休息日,秋旖沫一大早便跑去了电子厂面试。

面试很快录用了,但还要动手试工两天。于是原本在表带厂的休息日,就成了秋旖沫在电子厂的试工日。这家电子厂主要生产加工小型电感器和变压器。同样是机械细化的流水作业,两人一小组,十几人一大组。秋旖沫被分配到的工种是绕线。初来乍到,秋旖沫便接触到了之前从未听说过的某些专业术语,比如密绕和均绕,初级和次级绕线等等。秋旖沫需完成的任务是采用漆包线在骨架上进行初级密绕。绕线要求线与线之间排列的整齐紧密,中间不得留有空隙,不得有叠线现象。初级密绕完成后通过流水线传输带送到下一个小组员工,在初级密绕的漆包线上垫上一层绝缘衬垫进行层间绝缘,再输送给下下一个小组进行次级密绕。前道工序都是为着后道工序服务,后道工序又为着前道工序把关。

说起来复杂,做起来其实只是比较单纯的动作,一天下来重复了无数遍,秋旖沫已操作熟练了。只是拉扯了一整天的漆包线,她的右手的拇指和食指都勒出了明显的印痕。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2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