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八)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27 点击数:1355次 字数:

                                                                        (八)

  杨曼来找张江月。到了别墅大门口,她连续地按了六七遍门铃。三分钟后,张江月家的保姆从别墅里迎了出来。她没有给杨曼开门,只是趴在门洞上向杨曼问候。

 “快给我开门,我要见张院长!”杨曼急切地说到。

 保姆笑了笑,不紧不慢地回答到:“哎呦!真不巧,张先生现在不在家哩!”

 “不在家?那他去哪里了?”杨曼问到。她有些失落。

 “哎呦!这侬可不敢问!”保姆笑着回答到。

 “那他什么时候出门的?”杨曼问到。

 “中午就出去的了。晚饭的时候还打电话回来说在外面吃呢!”

 透过门洞,杨曼看见张江月的那辆红旗车停在楼下。她忙向保姆问到:“他的车怎么还在院里?”

 保姆的脸刷的红了起来。她笑着回到到:“哦,是这样子的,先生是被一个高个子的年轻人接走的!”

 “高个子的年轻人?你以前没见过他吗?”

 “哎呦!这里经常人来人往的,我哪里记得住那么多人呢!”保姆笑容可掬地回答到。

 杨曼还想趴在门洞张望一番,不想被保姆的身体挡住了。保姆看了看表,突然拍头说到:“哎呦!您瞧我这记性,我厨房里还煮着粥呢,怕是现在已经糊了吧!要不等先生回来后您再来吧!”

 杨曼刚要转身走回车旁,忽听门洞上的小门“嘭”的一声响了。她回过头去,只见身后的铁门犹如一座阴森的壁垒。

 上了车后,杨曼又拨通了张江月的电话,对方一直无人接听。她决定去找陈东平。她开车一直往陈东平家的小区驶去。

 到了小区门前,杨曼被门卫拦下。

 “女士,请问您找谁?”门卫敲了敲车窗问到。

 杨曼降下车窗,看了看门卫回答到:“陈局长在家吗?我有事找他!”

 门卫笑眯眯地说到:“请问您有预约吗?是这样的,陈局长特别交代,他今天不见任何人。”

 “不见任何人?他为什么不见任何人?”杨曼疑惑到。然后她又用命令的口吻对门卫说到,“我们是朋友,你给我开门就是了!”

 门卫摇了摇手为难地说到:“不行呀,这是陈局长特地交代的,没有他的允许,我可不敢让您进去的!除非您有他的邀请。”

 杨曼从钱包里掏出一千块钱塞进门卫上衣兜里。门卫慌忙将钱掏出扔回杨曼车里,然后后撤几步,躲得杨曼远远的。

 “您可别这样,否则我的工作就完了!如果陈局长确实邀请了您,那么我绝对不会拦着您的!”

 “小张,一个月没见,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吗?”杨曼说到。

 “您我认得,可局长的命令我又不能违背!您和局长关系那么好,要不您给他打个电话吧!只要接到局长的通知,我立马让您进去,您看行吗?”门卫哀求着说到。

 “那好,我这就给陈局长打电话!不过,等一会儿我进去了,我一定教局长把你换掉!”杨曼气愤地说到。说着,她掏出了手机。

 门卫满脸无奈地说到:“可这确实是局长的命令呀!”

 杨曼拨通了陈东平的电话。她接连播了好几遍都一直无人接听。她又给陈东平的妻子打电话,电话也是无人接听。她又拨通了陈东平家的座机号,接电话的是陈东平家的保姆。杨曼向保姆询问陈东平是否在家,保姆称,陈东平出门去了。杨曼只好挂了电话。临走时,她又向门卫骂到:“你他妈的!陈局长明明已经出去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害得我白白浪费了这么长时间!”

 门卫满脸无辜,他挠着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待杨曼的车子驶远后,他仍挠着头自言自语到:“我们局长什么时候出去了?他明明在家嘛!”

 杨曼又给邹华明打了电话。邹华明表示,尽管他身为纪委书记,可法院的判决他向来不会干预。怎奈杨曼一再请求,他才答应帮忙给陈东平打电话问问。可等了半个小时,杨曼都没有收到回复,她只好打给邹华明。

 “邹书记您好,请问我儿子的事...?” 

 “噢,是杨曼吧?你放心好了,人民法院是人民的天平,我相信张江月一定会公正处理的。他要是不能公平公正,我第一个就处理他!你要相信政府,相信江月,相信我们会还事实一个公道的!”邹华明说到。

 “不,邹书记,您可能不知道,我儿子已经有了判决结果了!”杨曼说到。

 “哦?怎么?没有得到公正的判罚吗?”

 “是的,邹书记!没有得到公正的判罚!证据显示,我儿子只是过失杀人,但他们却判了死刑!这个判罚极其不公正呀 ,书记!”杨曼哭着说的。

 “哦,你先别急,我给张江月打个电话问问。但无论如何,我相信,法院一定会公正判罚的!你要相信政府,相信人民的天平!”邹华明说到。

 “我相信!我相信!请您帮我向张院长说说情吧!”杨曼请求到。

 邹华明笑着说到:“小杨,你这话就不对了!天平是公正的!既然公正,又何来求情一说呢?不过我会问问江月是否存在疏漏的。连天平都会有误差呢,人又怎能保证没有疏漏呢?你放心,我会秉公处理的!”

 “那就麻烦您了!改天我一定登门拜谢!”杨曼说到。

 “不麻烦,既然身为人民的公仆,那么服务人民就是我毕生的职责!”邹华明显得严肃地说到。

 杨曼正要道谢,突然对方挂了电话。杨曼只好耐着心等待回复。可一个小时过去了,她仍未等到任何回复。她又给邹华明打了电话,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杨曼不知该去找谁,因为她要找的人物都莫名其妙地不接她的电话。她想起了她的妹夫~那个文质彬彬的电视台台长。目前所有可以求助的人中,她只能想起他了。她飞也似的向妹妹家赶去。

 到了妹妹家别墅大门口,杨曼按下门铃,梁闻道为杨曼开了门。

 “爸妈还在这儿吗?”杨曼问到。

 “在的。老两口一直关注思孝的事,怎么也不肯回去。”梁闻道回答到。

“杨慧在家吗?”她又问到。由于她和妹妹的交恶,一年到头,她都不到妹妹家来。如今这一来,她浑身都不自在。

 “不在。她去参加舞会了。”梁闻道回答到。他知道,杨曼这次来一定是为了思孝的事,于是他问到,“听说思孝的判决下来了?”

 杨曼叹了口气说到:“你应该知道结果了吧!你告诉爸妈了吗?”

梁闻道摇了摇头说到:“还没。我不敢告诉他们。我怕老两口听了会受不了。”他叹了口气,接着说到,“说实话,思孝的事很难处理!”

 “是啊,我找过张江月和陈东平了,可惜连门都没能进去!之后我又给邹华明打了电话。那个老滑头,还是不肯帮忙的!”杨曼冷笑着说到。

 走到别墅门口,梁闻道为杨曼开了门,杨曼刚要进,想了想,又退了出来。

 “我还是不进去了吧,爸妈都在,进去了就没法说正事了。”杨曼说到。

 “那咱们去后面的车库吧!那里方便说话。”梁闻道想了想说到。

 “不,咱们还是出去吧!毕竟是在家里,万一被爸妈听去,那就不得安宁了。”杨曼说到。说着,她向大门口走去。

 梁闻道跟了上去。两人一齐出了院门。

 “这么晚了,咱们去哪儿呢?”梁闻道问到。

 “咱们到附近的公园里坐坐吧!”杨曼说到。

 “公园毕竟是公共场所,那里人来人往的,可不适合交谈。”梁闻道说到。

 “那么我们真就没有更好的去处了。”杨曼有些沮丧。

 “我有一个地方,咱们可以去那儿!那是一个朋友的别墅,他到外省旅游去了,别墅里现在没人住。”梁闻道提议到。

 “那我们能进得了门吗?”杨曼有些疑惑。

 “放心吧,我有别墅钥匙。”梁闻道说到。

 “那么你带钥匙了吗?”杨曼看着梁闻道问到。原来,梁闻道穿了一件没有兜的衬衫和一条浅兜的短裤。他的裤兜是瘪的。

 “噢,你等等我,我这就上楼去取钥匙!”说着,他小跑进了院门。

 “那我在车里等你!”杨曼低声说到。

 十分钟后,梁闻道走了出来。他上了杨曼的车。车子发动后,一个急转弯便驶向了通往海边的大路。

 到了海边别墅,梁闻道掏出一串钥匙,并且毫不费力地找到别墅的钥匙。他娴熟地开了门,杨曼将车开进院内。关上门后,梁闻道径直向房门走去。他取出钥匙,打开房门,同杨曼进了客厅。进入客厅,梁闻道将钥匙扔在门旁的一个红木鞋柜上,然后打开了灯。他向杨曼指了指沙发,杨曼坐了过去。梁闻道为杨曼倒了杯水,然后坐在杨曼对面。

 杨曼环顾了整个大厅,她发现大厅里尽是女人的物品。她问到:“你朋友是个女的?”

 梁闻道脸刷的红了。他解释到:“对,她原是我的同事,不过她现在和她老公住在这里。”

 杨曼又仔细观察一遍,仅在沙发旁看见一双男人的拖鞋。她无暇理会关于别墅主人的详细身份。她要尽快把关于儿子的详细情况讲出,并让妹夫想办法救儿子一命。

 “思孝的事,我打听过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思孝故意杀人。不过此事也很蹊跷!明明那日寻衅滋事的是那个叫大勇的人,所有的棍棒、凶器都来自大勇一方,为什么思孝却成了故意杀人的凶手呢?凶器不是大勇带来的吗?再说,还有证词显示,当时大勇的刀是别在身后并用外衣遮盖的。如果大勇不将刀掏出,思孝是不会知道大勇身上有刀的。也就是说,首先掏出凶器行凶的人应该是大勇而不是思孝。如果按此推断,大勇主动行凶,思孝出于自卫从而造成了意外。”梁闻道分析到。

 “就是嘛!尽管思孝平时散漫惯了,可杀人的事他是万万做不出来的!我一直怀疑这件案子有什么问题,一定是公安和法院都弄错了!他们这是在把思孝往绝路上赶呀!”杨曼哭诉到。

 “还有,那个叫大勇的,他的叔叔就是赵卫国!侄子出事,做叔叔的不能不管。你知道,赵卫国是混社会的,他能在这里立足,一定有某位大人物在背后撑腰。我听说,这些年他的夜总会不少赚钱,可他每年都拿出一大部分上下打点。我想,他要有事,他背后的那位大人物也不会不管的!就怕这件案子他们从中捣鬼!你跟那些大人物接触的较多,难道没发现谁有古怪吗?”梁闻道说到。

 “该死的混蛋!”杨曼脱口而出,“一定是陈东平,一定是他!我早就听说他豢养小鬼了!这个该死的混蛋,一定是他暗中倒的鬼!一定是他暗中做了手脚!”杨曼气愤不已。她一想起今天在陈东平家小区门口遭拒的事情便格外恼火。她想,那一定是陈东平不敢见自己而故意安排的。

 “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凡事都要讲证据的!不过,知道谁是幕后主使也是一件好事。如果赵卫国真是陈东平豢养的小鬼,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梁闻道说到。

 “怎么是他就好办了呢?”杨曼不解地问到。

 “其实是谁都一样,只要知道具体的人就好!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好办事,也不是因为和他们有交情,而是因为他们都有见不得人的事情。恰巧我这里有一些关于他们的新闻。这些新闻通常都是通过特殊渠道得来的,也不会见报。可这些新闻绝对会让某些人畏惧,会让他们顷刻间乌纱不保。这也是他们尊重我的原因。他们总是试探我,想摸出我是否知道他们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可我就是让他们始终处于云雾之中,既不坦白也不否认。这样,他们就会一直尊重我了!”梁闻道说到。

 “那么,你手里有陈东平的黑料吗?”杨曼急切地问到。

  梁闻道微微地笑了笑回答到:“我只能说,如果幕后是他捣鬼,我想我会说服他的!”

 “我肯定就是他!”杨曼咬牙说到。她又向梁闻道请求到,“你一定救救思孝呀!”

 “你放心,思孝是我外甥,我不会见死不救的!”梁闻道说到。

 “那你快给陈东平打电话吧!”杨曼催促到。

 “这种事情不适合打电话的。明天我找他当面谈!”梁闻道说到。

 “明天?我怕明天思孝会有个三长两短!”杨曼说到。说着,她委屈的哭了。

 “你别担心。思孝判的是死缓,咱们还有很多时间筹划。”梁闻道说到。

 “思孝已经被关押大半年了,我担心他的身体会垮掉!你没看见他今天出庭时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碎!他蓬乱着头发,胡子都有一指长了;而且瘦的皮包骨,看到我就拼命叫喊,让我救他。我怎么能不救我的儿子呢?我怎么能让他饱受折磨呢?看他的样子,一定是在拘留所被人欺负了!哪个狗娘养的敢欺负我儿子,我一定把他塞回娘胎的!思孝,我的思孝,救他的事,我们可不能再托了!”杨曼痛苦地说到。

 “这件事我们还不能确定幕后主使是谁!在没有摸清事实之前,我们是不能贸然行动的!如果被对方知道我们的意图,恐怕背后的大人物就不会再露马脚了,那么我们营救思孝的计划也就难以成行了!你想过没有,如果背后主使不是陈东平,而是另有其人,恰巧我手上又没有那个人的新闻,那么我们就要陷入被动,处处受制于人了。我先约陈东平见面,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探出什么消息。这两天我也会暗中调查,也摸摸赵卫国的底。你再忍耐两天,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确切的答复!”梁闻道说到。

 杨曼抹了抹眼泪,咬着牙,表情痛苦地说到:“好,我等你消息!无论你查到什么结果,无论背后站着什么样的人物,你都要告诉我。我一定会抗争到底的!我绝不会让任何人夺走我儿子的生命!绝对不会!”

 三日后,梁闻道有了最新消息,他约杨曼在海边别墅见面。

 “事情不太乐观,你要有思想准备。”梁闻道开门见山地说到,“这几天我明查暗访,终于查出,原来大勇还有个舅舅,就是康城集团的老板唐庆尧。唐庆尧是高煜光的连襟,这些年唐庆尧的房地产公司全都依赖高煜光在背后撑腰。尤其近几年,唐庆尧的生意风生水起,这与他的出手阔绰有直接关系。他用钱铺平一条康庄大道,以至于所有大人物都为他捧场。我听说他手里有一份价目表,他每年都会按照价目表送礼。这次思孝的事,就是他在背后搞的鬼。听说为此他已经花了几百万的疏通费了。其实,以他现在的关系网络,即便一分钱不花,也能达到目的。还有那个赵卫国,他也在背后没少使劲儿。表面上看,他是陈东平的小鬼,其实陈东平背后还隐藏着大人物呢!我想了一下,要救思孝的话,这方方面面都得打通。涉及其中的大人物至少有三四个,要想打通的话,少说也得千八百万。先不说这些关系能否打通,就说这笔钱吧,已经足够费力的了。”

 杨曼扑通一声跌坐在沙发上。她脑袋里响个不停。过了一会儿,她流着泪问到:“我们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思孝被别人害死吧?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死了我该怎么办呢?你再想想,就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吗?”

 梁闻道说到:“我觉得唐庆尧那里是突破口,只要说服他改变心意,事情也就成了大半了。可唐庆尧毕竟是大勇的舅舅,这件事要让他做出让步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

 “除非什么?”杨曼问到。她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除非我们手里握有和他谈判的条件。”梁闻道回答到。

 “那你手里有他的材料吗?”

 “有倒是有,只不过是些包养情妇的新闻。可像他那样的男人,哪个没有几个情妇呢?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这已经不算什么秘密了。就算我拥有几百抽屉的这种新闻,也不可能作为谈判的条件。”梁闻道说到。

 杨曼沮丧地低下了头。她沉默了一会儿,又向梁闻道问到:“到底什么样的材料才能作为谈判的砝码?”

 梁闻道想了想说到:“比如拿到他的那份价目表或者找到他和某位大人物的证据。只有找到他违法的罪证,他才肯和我们谈判的。”

 “你神通广大,难道就找不到半点儿的证据吗?”

 “你想想,谁做了掉脑袋的事情会大张旗鼓?做那种事的人通常都相当谨慎,不会在人前留下证据的。有些人,光靠工资,他们凭什么住豪宅?他们私下里一定有见不得光的地方。这些人平日里嬉笑玩闹像个正常人,可暗地里却绞尽脑汁联通鬼神。这些人的罪证是最难获取的。因为他们做鬼的时候总能未雨绸缪,把事情做的天衣无缝。”梁闻道说到。

 “那么就没有办法了吗?难道我们就拿这些人没有办法了吗?难道我们就由着他们光天化日行凶杀人吗?”杨曼咬着牙问到。

 “办法我会尽量去想!我争取多和他们接触,看能否找到突破口。”梁闻道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到,“有时候光明和黑暗相互滋养,相互汲取。这就好比树木,它们之所以能枝繁叶茂地迎接太阳,那是因为它们将根插入了黑暗的地底。其实,何谓光明何谓黑暗?也只能取决人们对世事的见解了。”

 一个月后,梁闻道终于找到了事情突破口。他约了杨曼在老地方见面。此时,杨曼已经销瘦的如同一具骨架了。梁闻道见了她,还是极为震惊的。

 “怎么瘦的这么厉害?可不要尽折磨自己呀!”梁闻道惊讶到。

 “整日都吃不进东西睡不着觉,都已经习惯了。快说说你的进展吧。”杨曼有气无力地说到。当她听到梁闻道讲起解决办法,她那深凹的黑眼圈里闪出一道明亮的光。

 “是这样的,我已经和唐庆尧谈好,他答应不再插手思孝的事。至于我用了什么方法让他做出的退让,你最好不要多问。现在我只讲事情的解决办法。”梁闻道说着,等待杨曼的同意。

 杨曼不停地点着头。

 “那好,我就直说吧。对方做出了让步,但他们只同意不判处思孝死刑。他们不希望思孝出狱。他们能接受的限度是无期徒刑。”

 “只要能保住思孝性命,我可以接受!”杨曼欣喜到。

 “但他们还有别的条件!”

 “什么条件?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杨曼说到。

 “对方开价八百万!”

 “什么,八百万?”杨曼尖叫到。

 “这八百万,有三百万是补偿唐庆尧的;一百万是赔偿家属的;还有二十万是补偿赵卫国的。剩余的三百八十万,一部分是用来疏通上诉的,还有一部分是安抚大人物情绪的。”梁闻道说到。停了一会儿,他接着说到,“咱们先保住思孝的命吧!没有什么比命更重要了!”

 杨曼痛苦地捂着脸说到:“好,我答应他们!”

 梁闻道叹气说到:“那好,你马上回去张罗钱吧!最好这几天就把唐庆尧和死者家属的钱补上!他们松口了,咱们就好往下进行了。”

 杨曼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说到:“你放心,就算拼了老命,我也得把钱凑齐!”说着,她踉跄走地出了房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五章(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