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六)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27 点击数:1126次 字数:

                                  (六)

  由于客户投诉,林德被公司解雇。林德原本想向公司领导做一番解释,但是他心中郁闷,加之讨厌目前的工作,于是便打消了念头。在被解雇的当日,他就已经办好了离职手续。他匆忙地走出售楼中心的大门。就在离开的一刹,他那紧绷的神经顿时轻松了起来。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他一边照顾妻子一边四处地找工作。其实,在刚刚结束的这段工作里,他一直感到疲惫。可是作为一个丈夫,他必须考虑挣钱养家。自从流产后,他妻子心情就一直很差。他又不得不耐心地安抚躁动的妻子。在饮食及其他日常生活上,林德便更加留心。他会到网上查询关于流产后的诸多注意事项,然后一条条地照做。比如,流产后忌食辛辣寒凉食物,也忌食用热性食物;但宜食高蛋白类食物。他就会把所有忌食和宜食食物查找出来,并分类记录在日记本上,以便随时查看。再比如,流产后不能接触冷水。所以每次妻子在洗涑的时候,他都会监督妻子使用热水。如果他不在家,也会每隔一段时间打电话叮嘱妻子不要接触冷水。同时,他还会叮嘱其他的注意事项。幸好流产后的前两个周他母亲和他岳母都来照顾,才让他这个毫无经验的丈夫得以喘息。两个周后,妻子能够自由活动(但不宜剧烈运动),他母亲和岳母便把照料妻子的事情交给了他。他几乎不会按照岳母的方法照顾妻子,因为他岳母的大部分做法中都有封建迷信的成分。他会完全按照母亲的方法照顾妻子。

每当他心里压抑的时候,就会去找林月交谈。他可以通过阅读让自己安静下来。渐渐地,他对读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自从阅读林月推荐的书籍后,他发现自己已经读不进其他书籍了。他本以为林月读的那些书籍只有搞学术的先生们才研读的,而如今他才明白,原来这些书籍适合所有人阅读,尤其是像他这样浮躁的年轻人。他喜欢和表妹林月交谈,他们可以谈人生,谈理想,谈海阔天空,谈生活琐碎。林月是睿智的,她的谈吐总会让人感到舒服。她的谈话既浅显易懂,又饱含哲理。林月总能在他迷茫的时候给他一个不同的视角看待问题,而她提供的视角往往都是最恰当的、最行之有效的。每每见到林月,总会让他想起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的名著《大卫科波菲尔》中的艾格尼丝来。而林月之于艾格尼丝唯一的不同点是,她是林德的表妹。

 这天下午,林德刚刚完成一个广告公司的面试。正要走出广告公司所在的大楼时,他接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电话。电话是他母亲打来的。

 “小德,小德,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马翠兰焦急地说到。尽管隔着电话,林德依然能够感到母亲的慌张。

 “怎么了,妈妈?您慢慢说。”林德问到。母亲的语气也让他绷起了神经。

 马翠兰哭了。她结结巴巴地说到:“是...是思孝,思孝...他杀人了!”

 “妈妈,你说什么?思孝怎么了?”林德吃惊地问到。他以为听错了,又向母亲确认到。

 “刚才你婶婶打电话来,问我思孝在不在咱家,我说不在。她在电话里都哭了。我问原因,她也不回答,就把电话给挂了。后来警察来咱家找他,他们说思孝杀了人,现在已经逃跑了。我当时脑子里就嗡嗡直响,我怎么也想不到思孝会干出那种事来!他们问我思孝来没来过咱家,我就摇头。我就问他们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他们说就今天中午。然后我又问他们思孝到底为什么杀人,杀了什么人,他们也不告诉我。他们还在卧室和仓房里找了找,没有找到,就都走了。小德,你弟弟去没去你那里吗?”马翠兰抽泣着讲述到。

 林德的头“嗡”的一声响了起来,就好像被人闷了一棍似的。他回答到:“我在外面,我也不知道他去没去我那里!”

 “如果那孩子没去你那里的话,那他还能去哪儿呢?你快打电话问问你媳妇吧!”马翠兰焦急地说到。

 “好,妈妈,我这就给我媳妇打电话!”林德说到。说着,他挂断母亲电话,又拨通了妻子的电话。

 他向妻子询问思孝有没有到家里,他妻子给了否定的回答。他妻子问缘故,他也没多做解释,就挂断了电话。他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对母亲说到:“我问过了,思孝没去我那里。出了这种事,他肯定得躲避警察追捕。说不定他已经跑去别的地方了呢?”

 “别的地方?别的地方无亲无故的,他能投靠谁呢?”马翠兰担忧到。

 “我二婶的亲戚不都在周围的几个市吗?说不定他就去了其中的一个呢?”林德说到。

 “不行,我得给你婶婶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看看她那边有没有思孝的消息。”马翠兰说到。话音未落,她便挂断电话。

 林德迅速地跑到车上。他刚发动汽车,兜里的电话又响了。

 电话是林月打来的。电话里,林月讲述了警察到她家询问的经过。

 “我刚刚给海伦打了好几个电话,一直都没人接。我想,海伦一定是忙着寻找思孝的下落呢!”林月焦急地说到。

 “可海伦能去哪里找呢?除非思孝主动和她联络。”林德说到。

 “思孝的电话应该被警察监听了呀?如果思孝打电话回家,那么警察也会找到他的!”林月说到。 

 “可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连家人都不告诉吧?”

 “这种事同别的事怎么能一样呢?也可能因为害怕,逃跑前他已经给二娘打过电话!可是不管怎样,逃跑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反而会让事情更严重!”

 “他应该回来自首。可他现在能在哪里呢?” 

 “好了,先不跟你说了。我再给海伦打个电话吧!”林月说到。她匆忙地挂了电话。

 还未放下电话,林德的电话又响了。电话是他母亲打来的。

 “小德,你在哪里?你快载我和你爸去你二婶家吧!”

 “二婶那边有思孝的消息了吗?”林德问到。

 “我也不知道呢!可无论如何都要去她家看看!就怕你二婶一时承受不了打击病倒了可怎么办?得有人帮着照顾一下。”

 “好的,妈妈,我这儿就开车过去!”

 “路上车多,回来的时候慢点儿!”马翠兰叮嘱到。

 “知道了,妈妈!”

 挂断电话,他又给妻子打了电话并把思孝的事简短告之。邓倩吓得心砰砰乱跳,同时又不断地向丈夫询问状况。林德一时无法回答,又安慰了妻子。挂了电话,他匆忙往母亲家赶去。

 下午三点一刻,林德载着他父母赶到林文海家。林文海夫妇不在家。诺大的房间里只有海伦一人蜷曲在沙发上。海伦见到大伯一家,顿时泪水决堤,一头扎在马翠兰怀里哭了起来。马翠兰轻声安抚。说着说着,她也哭了起来。林文军只顾叹气,站在门口发呆。林德忙上前安抚母亲和海伦。马翠兰擦了擦眼泪,又用衣袖帮助海伦擦拭了泪水。马翠兰和海伦相互搀扶走到沙发旁,然后一同坐下。林文军一直在门口徘徊。他双眉紧锁,正在绞尽脑汁地思考着什么。林德挨着表妹坐下。他时而轻拍表妹的肩膀安慰她激动的情绪,时而用纸巾为表妹擦拭滚滚落下的泪水,时而拉住表妹的手和她一起伤心。

 “你爸妈去哪里了?”马翠兰问到。

 “妈妈去警察局了。下午警察来了,说要让妈妈去录个口供。爸爸不知道去哪里了,可能也去警察局了吧!”海伦回答到。

 “海伦,你知道你弟弟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思孝怎么会...?”马翠兰问到。

 海伦痛苦地摇着头回答到:“我也是从警察那里知道的消息。他们...他们中午来的时候,就告诉我和妈妈关于思孝的事。”

 “那他们就没说思孝是因为什么吗?”马翠兰问到。

 海伦摇乐摇头。“他们只说我弟弟杀了人,然后逃跑了。”海伦哭了起来。

 “海伦,我的乖孩子,我们都希望这件事情与思孝无关。可能是警察搞错了呢?也可能案发时思孝就在现场。警察找他只是了解情况;也许整件案子与他无关呢?”马翠兰安慰到。

 “那警察为什么会发逮捕令呢?还口口声声认定他杀了人?”海伦反问到。

 马翠兰无法回答。

 海伦接着说到:“我弟弟平时总爱和狐朋狗友混在一起,妈妈爸爸也从来不去理会。他们认为,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都是富人子弟,所以和他们交往并没有什么不妥。可是不管他们多么有钱,毕竟都是不着边际的人呀!真正的好人,怎么会和这样的人交往呢?我常常叫我弟弟不要和那些人来往,叫他找一份工作踏踏实实地生活,可他就是不听。他总是嫌弃那些正经的工作,并沉迷于打游戏。你瞧,他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就沉迷游戏不能自拔呢?他可以不按照父母的意愿娶妻生子,但起码要有生存的能力呀!可他就是做不到!”

 “既然事已至此,我们再怎么埋怨也无济于事。但愿思孝思孝能在这件事情上得到教训!”马翠兰说到。

 晚上七点,林文军买回晚饭。可饭菜都已冷掉,大家也没有任何吃饭的胃口。直到半夜十点,林文海夫妇方才回来。林文海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杨曼眼睛红肿,一边开门一边埋怨着丈夫。

 “儿子能落到今天的地步,那全是因为你!我早就不让儿子跟那些不入流的朋友来往,你偏偏不加理会。你要是能训他两句,他也就不会和那些人来往了,也就不至于闹出人命了!你就是个失败的父亲!”

 林文海怒气冲冲地回应到:“你还有脸说我?儿子不务正业的毛病不是你惯出来的吗?儿子刚上大学的那会儿,我就叫你不要给他那么多钱,你偏偏不听,还说儿子有钱就不会被同学比下去。后来儿子粘上了游戏,你不但不阻止他,还给他钱让他继续挥霍。毕业后,他本来能在外省找一份好工作,可你非要让他回到这里。可回来以后呢,他有听过咱们的话吗?给他找工作他也不理会,让他做生意他又嫌累!你说,他都那么大的孩子了还是什么事都做不了,这不都是你惯的吗?”

 “林文海,这都不是主要问题!主要的是,咱们儿子杀人了,这样他以后就完了!”杨曼嚷到。她没有进屋,砰的一声又关上了门。

 “你小点声不行吗?我这不是找过张江月了吗,他只要能给判个过失杀人,咱们就能慢慢地把儿子给捞出来了!”林文海说到。

 “那样最好!我希望你能拿出讨好那些贱人的态度来对待儿子的事!”杨曼狠狠地说到。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提那些事干嘛?”林文海绷着脸说到。

 “陈东平那边你去了吗?”杨曼问到。她又拉开了门。

 “还没呢!”

 杨曼吼道:“你怎么不去呢?万一那些警察对儿子动粗怎么办?”

 “那是他咎由自取!他杀了人,难道就不该受点教训吗?”林文海说到。

 “去你妈的!不要再用“杀人”这个字眼了,好吗?”杨曼骂到。她深吸了几口气,接着说到,“你还是不是他父亲?你就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欺负吗?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办?”

 “那警察也不能随意打人吧?现在不都讲究文明执法了吗?”林文海说到。他有些不服气。

 “你他妈的是猪脑子吗?那万一儿子拒捕,警察开枪了呢?那会要了儿子的命的!”杨曼吼道。

 林文海无言以对。他只顾站着发呆。

 杨曼见丈夫呆立,又吼到:“你还不打电话?”

 林文海恶狠狠地瞪了妻子一眼,忙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陈东平的电话。

 林文海挂断电话,杨曼便转身进屋。她一进到屋内,只见海伦和林文军一家都怔怔地站着客厅里。她没有换鞋,直接走到衣架旁,随手将皮包扔到衣架上,皮包没有挂住,沉重地掉在地上。她没有理会,继续脱掉外套,信手将外套扔到地上。

 杨曼和她丈夫门外的对话,屋里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马翠兰走到杨曼身边,向杨曼递来纸巾。杨曼没接纸巾,却一头扎进马翠兰的怀里哭了起来。马翠兰安慰着,直到林文海走进屋来,杨曼才挣脱马翠兰的怀抱。马翠兰向杨曼询问思孝事件的经过,杨曼没有回答。杨曼跑到楼上,把自己关在房中。马翠兰又向林文海询问,林文海沉默了一会,才把思孝杀人事件的始末讲出。

 两个月前,思孝在一个朋友组织的关于《罪恶之城》的聚会上认识了一个叫做小雯的女孩。小雯二十二、三岁,是一个活泼、漂亮的女孩。那天,她独自一人来参加聚会。思孝见到小雯的第一面起,就对这个女孩儿很感兴趣。思孝主动和小雯接触,聊天。他们从食物聊到游戏,然后陷入游戏的话题不能自拔。聚会结束后,他们两个一起到网吧玩起了游戏。他们一直玩到凌晨一点才觉得乏力。出了网吧后,他们又去附近的烧烤店里吃了烧烤。在烧烤店,思孝点了一打啤酒。就这样,他们两个一边撸串一边喝酒一边聊着游戏。他们都喝多了。出了烧烤店,思孝搂住了小雯的脖子,小雯搂住了思孝的腰,二人一同去了宾馆。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小雯几乎每天都要找思孝打游戏以及吃喝玩乐。思孝也喜欢和小雯一起玩乐。小雯不像其他女孩一样斤斤计较,也不像其他女孩一样爱耍小性子。他感觉和小雯在一起时轻松自在,没有任何烦恼。此外,和小雯在一起时,也能让他激发和享受更多男人特有的激情。半个月过后,小雯便越来越少地给思孝打电话了。思孝开始主动地给小雯打电话。可他发现,小雯每次接电话的时候都小心翼翼,声音很小,好像害怕被人听到似的。当然,小雯还会同思孝见面,只是不再和思孝去打游戏了。思孝问她缘故,她回答说怕被她男朋友发现。思孝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他对小雯的态度也不像之前那么热切了。他们依然保持每周两次的秘密幽会。尽管思孝还保持着见面的期望,可他的心却已经麻木了。他对小雯不再像女朋友那样看待,而是仅仅把她当做一件玩物。思孝决定,时间一长,就跟小雯断绝来往。

 可正当思孝还在沉浸在温柔乡里的时候,悲惨的事情发生了。小雯和思孝幽会的事情被小雯的男朋友发现了。小雯的男朋友叫做大勇,是街头上的一个混混。大勇和中国所有的地痞流氓一样,除了吃喝玩乐就是打架斗殴。此外,他还是某位夜总会老板的侄子。他身边经常跟着几个舅舅豢养的打手。大勇发现了小雯和思孝的关系后,便带着手下的几个地痞流氓来找思孝报复。

 这天中午,思孝和两个朋友在一个农家乐的院里喝酒的时候,大勇带着六、七个地痞过来了。痞子们手持木棍,将思孝和他的两个朋友围了起来。思孝和他的朋友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向地痞们询问缘故。大勇冲到思孝面前狠狠地给了思孝一拳。思孝挨了一记闷拳,仰坐在地上。接着,大勇从身后掏出一把匕首指着思孝说到:“妈的!你她妈的想找死了,竟敢玩我的女人!”

 思孝捂着胸口站了起来。他吐了口唾沫问到:“你她妈的把话说清楚了,谁她妈的动你女人了?”思孝也来了脾气,一时竟忘了他和小雯的事。

 大勇用刀指着思孝骂到:“你他妈的是不是男人?玩了别人的女人还他妈不敢承认?你最近玩了谁,还他妈要我给你提示吗?”

 思孝猛地想起了小雯。他有些心虚了。可当着朋友的面儿,他又不能向对方示弱。于是他说到:“哦,是小雯吧?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她呀!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你犯得着来这里吓唬人吗?”

 大勇和痞子们笑了起来。大勇说到:“就算他是一个贱货,也轮不到你来评价!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女人。我要是不想仍,别人就休想闻味儿!你他妈的算哪根葱,竟敢睡我的女人!”

 思孝冷笑着说到:“可我已经睡了,你能怎么着吧!”

 大勇没料到思孝竟然不服软。他看了看同伴儿,觉得很没面子。他顿时暴怒起来,拿着匕首向思孝刺去。思孝急忙躲开,随手抄起椅子向大勇砸去。大勇的手下见状一窝蜂地举棍向思孝打来。思孝的两个朋友吓得紧忙闪到一边,趁机逃跑了。

 思孝被小痞子围在中央棒揍,思孝拿着椅子反击。大勇多次用匕首刺向思孝,都被思孝躲开了。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思孝避开了匕首却避不开棍棒,他的后背已经被闷了好几棍了。痞子们围着思孝,一边击打一边挑逗。思孝彻底被激怒了,他将椅子砸向了侧面的一个痞子。这时,大勇见思孝没了椅子防身,立即握着匕首向思孝冲去。思孝也不含糊,一把抓住大勇握匕首的手,另一只手抱住了大勇的脖子,将大勇拖倒在地。两人缠斗起来。缠斗中,大勇握匕首的那只手撞到桌角,负痛丢了匕首。情急之下,思孝捡起匕首,向大勇的腹部刺去。他接连刺了两刀,鲜血顿时喷溅出来,模糊了他的脸。思孝推开大勇,手持匕首后退了几步。大勇的手下见状都呆立住了,谁也不敢再和思孝缠斗。思孝信手抹了抹脸上的血,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的痞子。忽然有人大叫警察来了,痞子们吓得四下逃跑。大勇佝偻着身子在血泊中挣扎着,口里还不停地咒骂思孝。思孝踢了大勇几脚,大勇便不动了。思孝以为大勇装死,于是弯下腰去查看。他发现大勇没了呼吸。这时农家乐老板跑了过来,站在思孝背后说起了风凉话。思孝又晃了几下大勇的身体,大勇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农家乐老板见状,也慌了起来。他自言自语到:“人不会死了吧?人不会死了吧?”他上前一步,发现血水从大勇鼻孔流出,于是喊到:“不好了,出人命了!出人命了!”他慌忙后退了几步,向门口的一个看热闹的伙计喊到:“快报警!小张,快报警!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思孝听到农家乐老板的叫喊,心里慌张起来。他扔掉匕首,俯下身子又检查了大勇的呼吸,却始终感觉不到一丝气息,才相信大勇已经死了。他的脸色煞白,扑通一声坐到地上。这时农家乐老板指着思孝喊到:“他杀人了!他杀人了!小张,快!他杀人了!”

 思孝来不及思索,爬起身来便向院外跑去。思孝慌乱地上了车,连续扭了几次钥匙才将车发动起来。车子左摇右摆,划了一个大圈后冲向朝东的大路。农家乐老板追了出去,一边查看思孝逃跑的方向一边催促小张报警。

 尽管林文海未能将整个经过讲出,可听者依然胆战心惊。杨曼一边啼哭一边咒骂大勇等一帮地痞,同时埋怨着丈夫。林文海只顾低头叹气。海伦扑到马翠兰怀里哭了起来。林德脑袋里响个不停,只能机械地为她们母女递送纸巾。马翠兰一边叹息一边安慰着怀里的海伦。林文军则像木头人一样地站在窗前发呆。

 半夜十二点,他们仍然没有思孝的消息。他们认为,想要得到思孝的消息恐怕要等到明天天亮了。林文军一家回家去了。他们决定明日一早再来林文海家等待消息。

 凌晨两点,林文海接到了警察局打来的电话。思孝被捕了。林文海一家急忙穿好衣服,冲出门外,直接向警察局奔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五章(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