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五)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27 点击数:1024次 字数:

                                  

(五)

  到了楼下,林德见到脏乱的停车位上停着一辆中档宝马轿车。满天纷飞的尘土不断地扑向那辆宝马轿车,将原本洁白的轿车染的灰蒙蒙的。上楼的时候,他岳母爬的越来越快。进门之后,只见客厅里有五六个人。一对约么五十来岁的中年夫妇正叠着退坐在沙发上喝茶;林德的岳父坐在沙发的对面的一把椅子上,正在和沙发上的那对中年夫妻闲聊;沙发旁边的一张木椅上坐着一个三十来岁、打扮时髦的女人,当林德三人一进门,她的眼睛就不断地在三人身上游走打量;还有一个身材瘦小、双手插兜的年轻人,正在看着挂在墙上的几张老照片。林德岳母进了屋,鞋还没换就满面笑容地跟沙发上的中年夫妇寒暄起来。中年夫妇没有起身,他们简短地向林德岳母问候一句并回复了几句林德岳母的问话。坐在椅子上的时髦女人刚要起身,但见沙发上的中年夫妇没有站起,便又坐了回去。她简短地向林德岳母以及林德夫妇拜了年。那个双手插兜的年轻人挺直身板,转过身来,笑着向林德岳母走去。林德猜到,他就是他岳母常夸的那个大军。

 “二姨,你要是再晚点儿回来的话,我就得开车接你去了!”大军大声说到。说着,他抱了抱林德岳母。接着,他又指了指那个时髦的女人向林德岳母介绍到,“这是我的女朋友,你叫她小霞就行!”

 林德岳母笑着向小霞看去,小霞忙起身向林德岳母问候一句。

 大军转身向邓倩问到,“你好吗,小美人?哦,不,应该是胖美人!可是你怎么胖成这样?”

 邓倩推了大军一把,笑着说到:“我喜欢这样,你管的着吗?”

 大军笑着说到:“我可管不着!反正这又不关我什么事。只要妹夫喜欢就行呗!哦,对了,这位就是妹夫吧?”他指了指林德,“瞧我这记性!在你婚礼上我们还见过呢,怎么两个月不到就认不出来了呢?你好,妹夫!”说着,他向林德伸过手去。

 “你好,表哥,过年好!”林德握住大军的手问候到。他感觉大军的手硬邦邦的,好像一把骨头。

 “哦,过年好,妹夫!”大军笑了笑说到。他转过身去,对林德岳母说到,“二姨,我拿了点儿海鲜,你一会儿处理一下吧!”说着,他指了指放在客厅门口的两个泡沫箱和一个红色的长方体的礼盒。

 林德岳母紧忙跑到门口。她拿起红色的礼盒,只见礼盒上印有海参的图案。她一边摸着盒子一边问到:“哎呦,这是海参吧?这东西是不是很贵呀?”

 “不贵,一盒也就三千多吧!”大军扬了扬手说到,“我听说你身子不大好,所以买来给你补补身子!”

 “哇!三千多?这还不贵?”林德岳母惊讶到。

 “现在这年头,三千块还叫钱吗?”大军笑着说到。

 “哎呦,孩子,可不能这么说,三千块都够我和你姨夫生活半年的了!再说,咱们市场上就有卖海参的。昨天我去问了,才八块钱一个。你说你去那儿买多好呢!偏偏花那冤枉钱买这贵的!”林德岳母说到。

 “市场上的海参怎么能和这个比?这可是高档海参,一般只有富人才吃得起呢!”大军说到。

 “哎呦,咱平头老百姓,怎么用得着这么贵的东西?再说了,那市场上的东西还不和这一样吗?”林德岳母笑着说到。

 “那可不一样!市场上卖的那种海参都是人工养殖的。人工养殖那可用很多药的!”大军说到。

 “那这种就不是了?”林德岳母提了提礼盒问到。

 “这种高档海参那都是用人工现从海底捞的!这可是没有喂过任何药物的。这种海参吃起来才健康呢!”大军说到。

林德岳母笑着抱起礼盒去到了卧室。过了一会儿,她走出卧室,径直向门口走去。

 “哦,这两箱是今早刚从海边买的大虾和活蟹。我怕到了这里虾和蟹都死了,所以叫人用冰块冷冻了一下。”大军指着两个保温箱说到。

 “哎呦,这东西放久了可就不新鲜了!我得赶紧拿出来看看!”林德岳母说到。她找来剪刀,拆开泡沫箱,箱内散发出恶臭的味道。虾和蟹都已经死掉了。“哎呦,这蟹一死掉,恐怕就没多少肉了!这得赶紧煮掉!”他一边嘀咕,一边让林德将盛蟹的保温箱搬到厨房。

 临近中午,林德岳母叫林德陪她买菜。他们走后,邓倩、大军、以及大军的父亲玩起了斗地主。林德岳父、大军的母亲和大军的女友坐在一旁“观战”。大军每次出牌都张牙舞爪连唬带骗,他的笑声都能穿越整个小区。每次赢牌,大军的脸上总会显出傲慢的神情,这时众人就会不停地赞扬。大军因此更加傲慢。

 林德和岳母买菜回来又忙着做饭。林德帮助他岳母择菜、洗菜以及切菜的活计;他岳母则专心处理肉和海鲜。他岳母洗过的肉和海鲜,林德又偷偷地检查是否清洗干净。他发现他岳母把肉和海鲜放到一个盆里清洗。趁他岳母不在厨房,他赶紧把肉转移到另一个盆里重新清洗了几遍。他发现大虾背部的虾线没有处理,又找了根牙签准备处理。他随意拿起一个大虾,感觉虾身粘粘的。此外,他还闻到了一股腥臭的味道。他没有办法忍受那种腥味,只好放弃了挑虾线的想法。他岳母回来后,发现肉被单独放了出来,又把肉扔到了海鲜盆里。他岳母洗过肉后,就把肉扔到案板上去了。她处理海鲜,只是用清水涮了两遍就捞出来扔进锅里。林德提醒岳母处理虾线,他岳母回答到:“哦,这个不要紧!你别看它绿绿的一道,它可干净着呐!”

 林德听了岳母的解释,有些哭笑不得。他只好默不作声,专心处理手头的事情。他宁愿挨饿,也不会吃任何肉菜和海鲜。他一想起盆里的海鲜,就有些反胃。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的鼻子不断地受到腥臭气味的刺激。当然,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他的幻想导致的。

 中午十二点半,众人围坐在餐桌旁,等待林德和他岳母上菜。午饭持续的时间很短,除了林德岳父夫妇,其他人都很快就放下筷子。所有的炒菜中,肉菜仅被动过几筷子之后就很少有人夹食了。海鲜只有林德岳父、岳母吃的津津有味,而其他人一口都没有动。相对来说,素菜的境遇要好一些,可还是整盘地剩了下来。林德岳父热情地招呼着客人,但客人们似乎并不领情。大军母亲吃了一口,声称胃不舒服,放下了筷子;大军父亲吃了半碗白米饭后也放下了筷子;大军女友夹了一块肉咬了一口后,就偷偷地把肉吐到手中,扔到餐桌下面去了。她又夹了一口素菜,嚼了几口勉强咽了下去。她胡乱吃了两口米饭便结束了午餐;邓倩因为饭前吃了很多零食,所以午饭的时候根本不饿。她不喜欢她母亲把菜做的很淡,所以每次都吃的很少。她宁愿吃她母亲蒸的馒头或者烙的饼,也不愿多吃一口母亲做的菜;林德只吃了一碗白米饭和一点儿青菜。经过海鲜味道的刺激,他已经完全没有胃口吃饭了。可他还是要吃点儿东西的,否则一个下午过后,他的肚子就会饿咕咕乱叫。

 午饭结束,众人喝起了茶。大军父亲从厨房找到半根胡萝卜啃了起来;大军的女友和邓倩去了卧室,并和邓倩一边闲聊一边吃起了零食。下午一点,林德岳父夫妇和大军父母到隔壁的邻居家打牌去了。邓倩和大军女友在卧室里午睡,客厅里只剩下林德和大军。大军斜欹在沙发上滔滔不绝地讲起他卖楼时的趣事。当他得知林德也在做售楼工作时,他对林德说到:“我说妹夫,你这嘴皮子可得多练呀!干咱们这行,就要能说会道;凭着一张嘴,就要把死的说成活的,而且还让客户信以为真。那些土大款才不关心价钱呢!他们有的是钱。听说清明节烧的都是现金呢!如果那些人能到咱们这里买房子,那可真是咱们的好运到了。”

 “有一张伶俐的嘴固然重要,可真诚更加重要!我相信我们和客户真诚沟通,他们会做出正确的决定的!”林德说到。

 “什么?看来你还是不懂这里边的规则!如果客户问起房子有什么缺点,你还能告诉他们房子存在质量问题吗?如果像你说的那样“真诚”,恐怕就得喝西北风了。当然,我们要真诚,但不是你说的那种真诚。我们可以转移话题,讲一讲小区以及周边未来的规划和房子的升值空间。他们跑到外地买房可不是做慈善的。他们不就是为了赚钱吗?再说了,如果要做到你那样的真诚,他们不但不会领情,可能背后还骂你傻瓜呢!”大军笑着说到。

 “如果我们不真诚,那我们就是在隐瞒!这和故意欺骗又有什么区别呢?”林德反问到。

 “难道你做销售只有一两天吗?入职后,你的领导就没有教过你销售的技巧吗?你在带客户看房之前,就不向顾客提供一份关于房屋的详细资料吗?如果我们向他们提供了资料,那凭什么说我们是在欺骗呢?我们已经把资料给了他们,他们看不看那是他们的事了,所有的后果与我们无关!”大军说到。

 “那如果客户要我们详细地讲解房屋的细节呢?”林德问到。

 “那我们就按照资料给他们讲喽!我们只是售楼的,怎么可能知道建筑公司有没有在房屋的建造上做手脚呢?”大军回答到。

大军接着说到:“我们的工作就是想办法把房子卖给客户,尽可能快且多地拿到提成。只要遇到脖子上带一条大金链子、腕上带几个名牌手表的客户,你就只管把手头的房源介绍给他们,然后再随便吹嘘你介绍的房源有多么好,他们一准儿会买的,而且一买就是好几套。如果你告诉他们,你介绍的房源有巨大的升值空间,比如,政府要在周围建公园或者把附近的医院、学校都搬到小区旁边,他们就会抢着在你手里买房。你知道他们在一线城市是怎么买房的吗?一层一层地买!钱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串数字!他们任何的一张银行卡都够咱们挣几辈子的!”说到这里,大军用老师向他的小学生们卖弄学问时的神情看着林德。

 林德低着头,不知该如何回应。但他的想法没有丝毫动摇。

 大军继续说到:“现在的网友们总说,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可我想说,是贫穷让我们越来越无知!这么说吧,如果我也有钱,我就去开夜总会,开超市,开酒店,开游乐城,开地产公司,开物流公司,开影视公司,开造船厂...等等等等!我也去搂着明星吃饭睡觉。我很想见识她们的身材和脸蛋儿。我会开个地下钱庄,会拉拢黑白两道的人脉。我请明星拍电影,顺便扩大地下钱庄的运营。你知道吗,那些自命不凡的穷鬼会整天傻傻地把我当做偶像,读我的传记,吹捧我的事迹(老师们会把我的事迹当做励志故事讲给他的同学们,其实到头来他的学生们就只记得我是个有钱人。)。我得感谢他们,因为就是他们让我赚取金钱和名望,让我变得高傲。他们之所以会崇拜我,是因为他们把我当成了金钱和权利的化身。如果你到税务部门去举报我偷税漏税,我就会想方设法把你包装成造谣者送到公安局。钱即是王道。当所有大人物还一名不文的时候,有谁真正在乎过他们的死活?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一切都向钱看!”他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到,“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人们的言论和行为出乎意料地相悖。当婊子还想立牌坊,做骗子还要伪装成虔诚的斗士,水性杨花还想装淑女。明明没有爱的能力,却装出一副情圣的样子,整天宣称要找到天造地设的另一个自己。他们一边喊着圣洁口号,一边恣意媾和卖弄风骚。就像网友们说的,嘴里喊着不要,身体却主动诚实。如果所有人都认为放荡是一种美德,那么你就没法坚持纯洁的自己;如果所有人都把金钱财富看作是成功的标配,那么你就没法儿坚持那些与金钱无关的事情。因为每个人都会用大众的眼光去审视你,批判你,左右你。所有人都单纯地认为,只要坚持了大众的想法就会得到真理。殊不知,真理永远都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无论什么时候,总有一群人一辈子都是盲人;他们庸庸碌碌,既嘲笑着别人,又卑微懦弱”

 林德从未思考过这些问题。所以,他无法评判大军的观点。可如果非要让他说出自己的观点,他只有按照林月的观点进行复述:我们所能改善的,就是要加强孩子们的道德教育以及提升他们的认知能力。然而,做好教育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教育任重而道远,需要我们不屑地坚持。

 就在当天晚上,夜里难眠的时候,林德陷入了思考:“我们都是这样的人,只为了眼前的生活而苟且。我们总是想努力地把自己变得强大,也总是自以为自己有多么强大,其实我们只不过是一群迷茫的可怜虫,一群自以为是的蚂蚱。”

 林德和大军又聊起了工作上的事情。大军向林德传授了一些售楼方面的经验。大军讲起了他刚刚参加售楼工作时的经历,他说到:“刚去地产公司的那会儿,心里就很自卑。别的同事都开奔驰宝马,就我开的是一辆二手大众。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开车,因为我怕被人笑话。从那时起,我就发誓一定要赚很多钱。我也买奔驰宝马,也拿名牌包,戴名牌表,穿名牌衣服。我凭什么比别人差?凭什么比别人赚的少?凭什么忍受别人的嘲笑?所以我一赚到钱,就换了一辆宝马车!年后我打算换一辆新款奔驰。要不又该被同事们取笑了。”

 林德苦笑着,因为比起大军,他连一辆低档级的轿车都买不起。林德对这种差距感到沮丧。

 这天下午,林文军夫妇前来拜年。他们听说亲家夫妇出去打牌,坐了一会儿,便回家去了。临走时,林文军夫妇叮嘱儿媳回去过年,邓倩欣然答应了;他们又向大军发出邀请(其实,他们在林德岳父家逗留的短暂时间里,并没有和大军过多的交流。他们不喜欢大军那种带有吹嘘性质的交谈。)。尽管大军答应会去,可一般来说,被邀请的一方通常是不会去的。此外,林文军还带来两箱刚从海上捞的虾和螃蟹。虾和蟹都异常肥美,跟大军带来的完全两种味道。

 下午四点,林德岳父、岳母和大军父母打牌回来。到了楼下,大军父母打算回家就没有上楼。大军父亲提前给大军打了电话,所以大军早在他父母回来前就带着女友和林德夫妇在楼下等候了。送走大军一家,他们便回家忙着做饭去了。

 自从过完年,邓倩便开始出现恶心、呕吐、食欲不振等症状。小俩口到医院检查,才知道原来邓倩怀了孕。回家后,小俩口查询了许多孕期禁忌的事宜,并将日常那些孕妇不宜的事项进行罗列。在确认怀孕消息的当天,小俩口便将怀孕的事告诉双方父母。得知消息不到半个小时,邓倩父母便赶了过来。他们买了一大包保健品和两大包水果给女儿补身子。尤其是邓倩父亲,不停地为女儿削苹果,剥香蕉,半个下午就耗尽两盘水果。可做女儿的却吐了好几回。下午五点半,林文军夫妇才双双赶到。他们拿了一箱鸡蛋和二斤羊肉。晚饭时分,马翠兰为儿媳煲了一锅热腾腾地羊肉汤。由于邓倩对羊肉的膻味不适,所以整锅羊肉汤全进了邓倩父母的肚子。

 两个月后,邓倩恢复了食欲。她依然对青菜不感兴趣,又吃起了零食。每个周末,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就会偷偷地溜出去逛街。反而是上班的时候,她一动不动(除了上洗手间和吃午饭外),整天都坐在办公室里。这天,林德正在接待客户,忽然接到妻子同事打来的电话。电话中,邓倩的同事告诉林德,他妻子腹痛厉害,已经送往医院。林德向客户做了简单的解释后便留下客户独自离开。发动了汽车,他又分别给母亲和岳母打了电话告知情况。待他赶到医院时,他的妻子已经流产了。

 邓倩见到丈夫,“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哭的伤心极了。林德一边询问妻子身体状况一边耐心地安慰着。对于妻子的流产,他并没有加以责怪。他想,他们都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再要孩子。而目前最要紧的是安抚妻子的情绪并且帮助妻子调理好身体。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将生孩子的事情再度提上日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五章(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