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四)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27 点击数:1140次 字数:

                                                                      

(四)

  婚后的半年里,林德和妻子相处融洽,这主要归功于林德对妻子无条件的忍让。结婚时,邓倩就明确表示她不会踏进厨房做饭。如果她丈夫也不愿踏进厨房,那么他们的正餐要么通过订外卖的方式解决要么干脆到餐馆或者快餐店里解决。林德对做饭一窍不通,他尝试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他们小夫妻俩商量好每天都去他们小区附近的一家快餐店里就餐。这样,他们的就餐问题也算是解决了。可是,在快餐店吃了一段时间后,林德发现,他们的支出大大地增加了。其中的原因有两点:第一,他们每天都会点一道或几道较贵的特色菜肴;第二,在一个餐厅吃久了,也就腻烦了,他们会选择另一家消费较高的餐厅改换口味。林德不得不把做饭的重任扛到了肩上。

 在家务方面,邓倩答应帮助丈夫承担洗衣服的部分。至于拖地以及其他所有的家务,就需要林德一人承担。一段时间后,林德终于了解,妻子主动承担洗衣服的这部分家务的原因:他妻子担心丈夫会为了省事,把他的衣物和自己的一同漂洗。因为她觉得丈夫的衣物会比较脏而且容易掉色,一同漂洗会让她的衣物很难洗干净也容易染色。她需要将不同的衣物分类清洗。因此在每次洗衣服之前,她都会把衣服进行分类。还有,林德的妻子并不是爱整洁的人。每次下班以后,她都会将脱下来的衣物随意丟放。比如,她的鞋子和袜子被丢在门口的鞋架旁;她的挎包会被扔在沙发上或衣架旁;她的裤子会被丢到床上;她的衬衫及T恤会被扔到床脚的地板上或衣架附近的地板上;只有她的外套或大衣会被整齐地挂在衣架上或放在衣柜里。每次回到家里,林德做的第一件事都是把妻子的衣物挂放整齐,然后再忙活做饭。他妻子每次回到家后,要么倒在沙发上看电视,要么躺在床上玩手机。他妻子喜欢吃零食,且对零食的需求量远远超过正餐。每当她玩手机和看电视时,都会抱着一堆零食吃个不停。没有节制的吃零食会导致肥胖,而他妻子就是因零食而肥胖的典型。结婚前,他妻子的体重只有六十五公斤左右;而结婚三个月后,她的体重便突破了七十五公斤。体重的增加,也给他妻子造成了新的困扰,那就是她三个月前买的衣裤,现在已经穿不上了。她想迅速地瘦下来,可她又离不开零食。因此,她只好放弃那些瘦小的衣裤,购买更肥大的作为日常穿着。

 看到日渐肥胖的儿媳,马翠兰也曾劝说过邓倩要少吃零食。可她的话都很委婉,邓倩听了也没往心里去。马翠兰无奈,只好作罢。她想,只要不妨碍两个人的幸福生活,胖一点并不是什么问题。可她转念一想,如果儿媳身材过胖,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生育,因此,她也时常叮嘱儿子劝说儿媳少吃垃圾食品。对于儿媳不爱做家务这件事,马翠兰心里很有意见。每次去儿子家的时候,她总是感觉心里不大舒服。她不能理解,外表光鲜的儿媳,为什么住处却乱成一团。所以,她每次去儿子家,都会花很长时间帮助他们小俩口打扫房间。可她毕竟是个外人,房间内的一些私密空间她是不方便打扫的。她通常不会去帮忙整理床铺,也不会帮忙整理衣柜和储物柜。她没法劝说儿媳经常收拾家务,只能尽量要求儿子主动承担家务。其实,马翠兰平时很少到儿子家里去。因为她认为,即便她作为母亲,也不方便频繁叨扰。毕竟儿子已经长大成人,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每当她想见儿子的时候,就会叫儿子和儿媳到她家吃饭。在儿媳发福以前,她通常会准备几个平时他们爱吃的小菜。而当儿媳发福以后,她就把一些家常小菜改成益气滋补的养生汤了。

 邓倩的母亲经常到女儿家闲逛。而对于女儿的发胖,她选择用阿Q精神对待。开始时,她还有几句劝说的话。可渐渐地,她便习以为常了。她认为女儿发福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她也没必要督促女儿改掉吃零食的习惯。后来,她甚至和女儿抢吃零食。尤其坐在电视机前看综艺节目时,她的食量总会超过女儿。她平时在家里就不爱做家务,家里乱哄哄的也很少去打理,除非即将有客来访。这一点她的女儿完全继承她的遗传。邓倩的父亲虽不是什么爱干净的人,可他也总是埋怨妻子的邋遢。他每次对妻子感到不满时,就会一声不响地躲出家门。他既不会大声地宣泄自己的情绪,也不会和妻子长久地冷战。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通常都去公园散心。他会和老头下棋,和同龄人打牌以及跳广场舞。当他再回到家后,所有对妻子的怨气也都烟消云散了。这时,他反而不会觉察家里有任何脏乱的地方了。对于女儿的发福,他的忍耐显然不如他的妻子。每次去女儿家的时候,如果他发现冰箱里或者茶几上摆着零食,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把零食装到购物袋里,然后带回家去。他会训斥女儿,同时,他还会要求女儿到公园跑步和健身。他女儿尽管并不情愿,可又没有应对的办法,所以只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坚持。

 “太好了!爸爸终于走了,我又可以享受美味了!”林德的岳父刚刚离开,邓倩便迅速跑进卧室,从床底下掏出一大包薯片高兴地叫到。

 “你看你,又不听爸爸的话了!你不是答应了爸爸要下楼跑步的吗?”林德劝说后又质问到。

 “怎么,你是不是嫌我胖了?你嫌我胖的话就是不爱我了!你说,快回答我!”邓倩撒着娇问到。

 “我才没有呢!你怎么能这么想呢?你就算再胖,我也不会嫌弃你的!”林德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回答到。

 “没有吗?真的没有吗?”邓倩仰着头看着丈夫,试探性地问到。

 “真的没有!”林德盯着妻子回答到。

 邓倩点了点头,说到:“没有就好!”说着,她撕开包装袋,伸手到袋中,抓了一把薯片塞到嘴里。

 林德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地吐出。他转过身去。他讨厌看到妻子的吃相。

 “亲爱的,给我倒杯水吧!”邓倩侧躺到沙发上,略带吩咐的语气对丈夫说到。

 “凉水行吗?中午烧的热水都用来泡茶了。”林德问到。他岳父喜欢喝茶,所以每次到他女婿家都会喝很多茶水。

 “我喝凉水会坏肚子的!你还是去烧点儿水吧!”邓倩娇滴滴地说到。

 “那好,我现在就去!不过你得忍耐一会儿了!”林德说到。

 “好吧!”邓倩回答的有些不情愿,“不过你还是要快点儿!”

 “我的动作可以快,但热水壶的速度就没那么快了!”林德回答到。

 “那你就赶紧吧!顺便再给我洗几个苹果!”邓倩说到。

 “你不是不喜欢吃苹果吗?”林德奇怪地问到。

 “那是摆在桌上给爸爸看的!要是爸爸知道我辜负他的好意,准会伤心的!对了,一会儿你得替我吃上几个!”邓倩仰着头说到。

 “那是爸爸买给你的!”林德说到。

 “傻瓜!你知道我不喜欢吃苹果,为什么还要劝我呢?我若不吃,还要那些苹果烂掉不成?你吃了也就不浪费了!”邓倩说到。

 “爸爸不是还给你买别的水果了吗?你...”林德说到,他的话被妻子打断。

 “怎么?你想打它们的主意吗?”邓倩问到。

 “我可没想打它们的主意!我是想问你要不要吃别的水果。你想吃的话,我就一并给你拿几个。”林德回答到。

 “哦,让我想想!”邓倩想了想说到,“那就拿几个橙子和几个香蕉吧!”

 “桃子呢?用不用再洗几个桃子?”林德问到。

 “也好!”邓倩大声回答到。然后她自言自语地嘀咕到,“就算摆给爸爸看,那也是不错的!”她抓起一把薯片塞到嘴里。

 过了一会儿,林德端着果盘走到茶几前。邓倩又向丈夫问到:“亲爱的,晚饭你要做什么好吃的?”

 “下午爸爸不是拿了那么多菜过来吗,我就按爸爸的想法清炒个芹菜然后再打个西红柿汤就可以了。”林德回答到。他将果盘放到茶几上,然后坐到妻子的身边。

 邓倩撅起嘴来,说到:“好难吃呀!那晚饭我就吃薯片吧!”

 林德凑了过去,单手搂住妻子问到:“说说你想吃什么?”

 邓倩高兴地问到:“是不是我想吃什么你就做什么?”

 林德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回答到:“那也得看情况吧!但起码不能违背了爸爸的意思吧!”

 “哼!你还是在嫌我胖!”邓倩生气说到。

 “我发誓,我没有!”林德解释到。

 “那你为什么老是考虑爸爸的想法就不顾我的感受呢?”邓倩扭着头问到。

 “可爸爸买的这些菜该怎么办呢?我一个人短时间内又吃不完,那剩下的不就都浪费了吗?”林德辩解到。

 “你不知道吗?我讨厌芹菜,也讨厌西红柿,我讨厌吃清炒蔬菜!”邓倩摇头说到。

 “那你喜欢吃什么呢?”林德问到。他有些恼火。

 “我喜欢吃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你不会这么快就把我喜欢的东西给忘了吧?人都说你们男生不靠谱,跟人家谈恋爱的时候什么都记得,可一结了婚就什么都忘了!你是不是喜新厌旧了?”邓倩抱怨着问到。

 林德一时哭笑不得。他说到:“我什么时候忘记过你喜好?前几天我还给你做的红烧猪蹄和糖醋排骨呐!你爱吃薯片,而且特别爱吃洋葱味的,我每天都会去超市给你买洋葱味的薯片!你喜欢上那家店里的一件蓝色的毛呢大衣,可是你嫌贵不舍得买,我下班后路过那家店的时不是帮你把它买回来了吗?你说说看,我哪里忘记过你的喜好了?”林德感到委屈。

 邓倩看了看丈夫,一时也想不起丈夫有什么事情做的还不够好。她只好另辟蹊径地问到:“那你好记得我的生日吗?你还记得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吗?”

 “记得!”林德回答到。

 “那你说给我听听!”邓倩质疑到。

 “你的生日是六月二十号;咱们的结婚纪念日是十二月二十四号!”林德回答到。

 邓倩回忆了一下,然后说到:“好吧,不过你可得记住了!你们男人总是容易健忘!”

 “哦,不对,我得更正一下,咱们的结婚纪念日是十二月二十五号!”林德意识到自己记错了日子,于是更改到。

 “你看,我就说你健忘吧!咱们结婚才几个月,你就给忘了!”邓倩责备到。

 林德只能讨好认错。

 “要不我去超市买几个猪蹄回来吧!”林德讨好到。

 “亲爱的,你是想为我做红烧猪蹄吗?”邓倩高兴地问到。

 “对呀!要不我买它干什么呢?”林德回答到。

 “留给你自己吃呀!你不是一直劝我减肥吗?”邓倩试探着说到。

 “天地良心!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吃猪蹄的!我要是想吃的话,为何不买我喜欢的东西呢?”林德辩解到。对于减肥的字眼,他觉得还是少提为妙。

 “哦,给你个奖励!”说着,邓倩在丈夫的脸上亲了一口。

 林德顿时赶走阴霾,搂着妻子又多亲了好几下。

 “好了,你该去超市了。”邓倩看了看时间提醒到。

 “你可真够扫兴,人家还没亲够呢!”林德说到。

 “那吃完饭就让你亲个够,行了吧?”邓倩说到。丈夫压到了她的薯片,她一把将丈夫推开。

 林德有些扫兴。他站起身来,走到衣架旁去穿衣服。几分钟后,林德换好了鞋下楼去了。

 新年到了,林德夫妇将过年的安排如下:腊月三十到大年初三,两人在女方父母家过年;大年初四到大年初七,两人到男方父母家过年。只有元宵节他们计划在家里度过。而对于林德来说,在女方家的这三天尤其苦恼。他完全无法融入到女方的家庭中去。原因如下:第一,林德休息状况不佳。他每次去到新环境总是无法保持长时间睡眠。此外,他岳父家的床很硬,若是腰部不垫高一点儿的话,时间长了腰就会痛。所以他每晚都要醒来好几遍。第二,他岳父一家都喜欢大年初一凌晨熬夜打牌。林德不会打牌,他只能瞪着眼睛看着别人打牌。他越看越无聊,越无聊就越瞌睡。他去到卧室睡觉。房间的隔音很差,他岳父一家人的叫喊声吵得他根本无法入睡。他不断地翻身,越翻身就越清醒。他只能拿起手机胡乱地点击。第三,他们在在饮食习惯上存在一定差异。比如,林德喜欢偏咸的菜肴,而他岳父岳母喜欢清淡的菜肴。素菜做的清单也不会太难吃,而肉菜要是清淡的话,那就简直就没法吃了。还有,他岳母炖鱼从不祛腥,林德吃了一口就什么胃口都没有了,而他岳父一家却吃的津津有味。第四,到了大年初二,他岳母就懒得做饭了。因此,做饭的事就全部交给他了。即便是他掌勺,他也不能把饭菜按照他的口味来做,否则他岳父一家就会对他提出抗议的。第五,在观念上,他和他的岳父岳母之间存在重大的差异。他岳父岳母又总爱对他说教,他只能装作一副聆听的样子表示受教。

 大年初三,按照习俗需要走亲访友。林德夫妇跟随林德岳母陆续拜访同市的亲戚。对于林德来说,拜访女方家的亲戚是一件既尴尬又无聊的事情。首先,他对于那些所谓的亲戚感到陌生,也无法让自己的心态更加放松。其次,那些亲戚总喜欢问一些诸如工作、收入以及生孩子的事情,而这些问题都让林德觉得尴尬。在拜访一位林德岳母的表亲的时候,那位表亲首先同邓倩母女寒暄了一阵儿,然后又向林德问了许多关于工作上的问题。那位表亲见了邓倩后直接指出邓倩胖了很多。邓倩对于别人谈论她的身形感到不快,因此在接下来的闲聊中,她都缄默不言。那位表亲和林德岳母聊了几句又转向林德。

 “你工作在哪里?”那位亲戚问到。她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女人。

 “在市里的一家地产公司。”林德恭敬回答。

 “哦,做地产的,还不错的。那你具体是做什么工作的呢?”老女人继续问到。

 “房产销售。就是卖房子的。”林德回答到。

 “哎呦!卖房子的好呀!听说卖房子都特别挣钱!”老女人说到。她又转向林德岳母说到,“你姐家的大军不就卖房子吗,听说他一年能挣三四十万呢!”

 “可不是嘛,那孩子最有出息了!”林德岳母说到。

 “对了,那孩子之前做什么工作的?”老女人问到。

 “也是销售。以前在P市推销化肥,后来化肥厂倒闭,就去E市的房地产公司做销售去了。”林德岳母回答到。

 “那孩子嘴皮子可真溜!天生就是卖东西的料!那孩子去年离了婚,也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呢?”老女人说到。

 “前段日子他给他妈打电话,说是他又找了个离了婚的女人。但还没听说他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林德岳母说到。

 “那他可得早点张罗了,虽说都是二婚,但也不能老是拖着吧!”老女人说到。

 “现在很多的年轻人都不愿结婚,尤其是他们这样离过婚的!可凑在一起总是不结婚那也不像样子嘛!”林德岳母说到。

 “对了,你女婿是什么文凭呀?”老女人向林德岳母问到。她向林德看去。

 “跟我姑娘一样,都是大学生!”林德岳母回答到。

 林德点了点头。

 “哦,那文凭还不低。”老女人自言自语地说到。她又向林德问到,“那你卖房子也不少挣吧?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林德回答到:“底薪三千五。主要还得看销售业绩。”

 “哎呦!这工资可不高!”老女人说到。她又问到,“那你们公司交保险吗?”

 林德点头答到:“交的。保险、公积金都交。”他勉强地笑着。

 “那还好些儿。不过还是低了点。”老女人说到。

 “可能是因为我刚开始做销售的原因吧!”林德解释到。

 “我说呀,你的嘴皮子可真没大军溜!大军那孩子都能把死的东西给说活了!想要卖更多的东西,那就得好好练练嘴皮子!”老女人说到。

 “可不是嘛,那一般人还真比不了大军那孩子呐!”林德岳母插话到。

 “这男人呐,就得多挣钱,要不真没法儿养家!你看我家那个,那就没有本事,害的他老婆总是跟他闹离婚!”老女人说到。她每次提起儿子,都不由地叹气。

 “你可别这么说!我看你家建明就挺好的!我听说建明又换工作了?那孩子现在换什么工作了?”林德岳母问到。

 “他呀,他哪有什么正经工作,也就是批发点儿蔬菜水果到市场摆摊呗!”老女人回答到。

 “那一年也不少挣吧?”

 “嗯,是不少挣,可也架不住他那婆娘花呀!反正我是一分钱都没见到。”老女人撇着嘴说到。

 “年轻人花销大也很正常。现在也不像咱们那时候了。现在要吃好的,穿好的,还要抹好的,咱们那时候可没有这么好的条件。”林德岳母笑着说到。

 “可不是嘛!但无论怎样,安守本分才是最重要的!那整天抹的跟个狐狸精似的,还算什么正经女人?”老女人嘲讽着说到。

 林德岳母笑了笑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又问到:“建明和他媳妇回家了吗?怎么没见到这俩孩子呢?”

 “人家压根儿就没来这儿过年!他那老婆要去G市(全省最富裕的城市)买衣服,他就跟过去了。我看,他们不来也好,我和你大哥还能捞个清净呢!”老女人狠狠地说到。当她提起她的儿媳,她的语气是轻蔑的。

 “那今天也该回来了吧?怎么说这也是过年呐!”

 “他早晨打电话说明天回来!他说他那媳妇要在那里待到明天!要我说,他不回来才好呢!他的魂儿早就被他的老婆给勾走了!”老女人说到。

 “明天回来?噢,明天回来也不晚的!”林德岳母说到。

 正聊着,林德岳父打电话说大军一家赶来拜年,三人便辞别了亲戚回家去了。

 回返的途中,林德岳母还讲起了很多大军的趣事。林德好奇,这大军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值得他岳母大肆夸扬。他开始迫不及待地想见大军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五章(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