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三)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27 点击数:1869次 字数:

                                                                     

(三)

  林德蜜月旅行回来后的第三天,林月和海伦便来到林德新家探望。可是那时候,林德刚刚投入新的工作而邓倩则忙着加班,所以那天他们也没能凑成聚会。直到半个月后,林德的工作逐渐稳定,他的妻子也能正常地休息礼拜的时候,林德便和妻子商量着邀请林月、海伦、思孝三人聚会的事情。邓倩也认为,他们小夫妻俩有必要邀请她丈夫的表弟妹们开场欢快的聚会。可是他们却始终选不出合适的聚会地点。林德向林月问询,林月建议就在林德的新房举行。可林德担心他们做出的菜肴无法适合众人的口味,所以一直犹豫。林月则表示愿意承担全部的烹饪工作,而条件是需要有人给她打个下手。林德知道表妹擅长烹饪,可他不想弄得大家忙忙碌碌,到最后连一点儿娱乐还没进行,就都倒在沙发上休息去了。他又和妻子商量了一番,他妻子则认同林月的观点。邓倩认为,在家里聚会既能让大家分享烹饪的乐趣,又能让每个人都保持一种轻松、自在的状态进行聊天、娱乐以及休息。经过妻子的一番建议,林德改变了想法。他承认家庭聚会才是最好的方式。

 上午九点,林月、海伦便赶往表哥林德家。她们拎了几大包水果和两瓶红酒,跌跌撞撞地来到表哥家门前。林德刚刚起床。他穿着睡衣正在洗手间里刷牙,便听见敲门的声音。他喊了妻子几声,没有得到回应(邓倩正在阳台上收衣服)。他急忙漱了口,擦净下巴上的牙膏沫,跑去开门。

林德开了门,见到两个表妹气喘吁吁地拎着东西,忙将她们手中的东西接下,同时把她们让进屋内。林月见表哥穿着睡衣,于是问到:“我们是不是来的太早了?她还在床上吗?”

 “哦,是我们起来晚了。她应该在卧室里吧?不过她已经起来了。”林德有些难为情地回答到。

 “那就好。要是打扰了你们美梦,那我和海伦可要自责了!”林月笑了笑说到。

 “你可别拿我取笑了,我才没有你说的那么懒呐!”林德笑着说到。

 这时,海伦抢着说到:“我看呀,我们不是打扰了你的好梦,是打扰了你的幽梦!”

 海伦和林月笑了起来。

 邓倩听到客厅里有说笑声,忙挂好衣服跑出卧室。她跑到两位妹妹面前,拉着她们的手笑着说到:“真高兴你们能来!”

 “我们当然会来!因为我们一直就盼着有好东西吃呢!”海伦打趣着说到。

 “是啊,我们胃口可大了,快去让你老公看看冰箱里的东西够不够吃吧!”林月接着打趣到。

 邓倩羞红了脸,她笑着说到:“没关系,你们只管吃就好了,不够让他买去!”

 林德对妻子说到:“你别信她们的,她们哪能有那么大的胃口?”他又向两位表妹问到,“一段时间没见,你们两个怎么变得这么调皮了?”

 “我们这可不是调皮,我们就是好奇你们小两口到底能甜蜜到什么地步,是不是夫唱妇随到让我们起鸡皮疙瘩!”海伦笑着说到。

 海伦的话羞得邓倩一直拽着她的袖子撒娇。

 “对了,前天那件大衣你买了吗?”海伦向邓倩问到。前天,邓倩在一家服装店里看到件毛呢大衣甚是喜欢,但又因为款式肥大而犹豫不决。于是,她就将那件大衣拍了照片发给海伦,让海伦帮忙决断。

 “买了!不过我买了另外一件!老板说,我看中的那个款式只剩那一个尺码了,后来她又给我推荐了一款相似的。我看着喜欢,穿起来也合身,所以就买了那款。”邓倩回答到。

 “正好,我也给你带了一件。这件大衣是我结婚后买的,到现在,我还没有正式穿过呢。咱俩身材差不多,我想这件衣服你肯定也能穿。你要是能穿的话就送给你吧!”海伦高兴地说到。说着,她又从一个服装类的手提袋里拿出一件毛呢大衣。“快,连同这件,穿上让我们看看!”海伦笑着说到。

 “太好了!那咱们去卧室里吧,我这就穿给你们看!”邓倩说到。她像一只欢快的燕子。

 她们跑到卧室,然后关上了门。

 林德洗完脸后,又洗了水果。他打开电视,调了一轮台后,又扫兴地关掉电视。他看了看钟,已经上午九点四十了。他想,要是中午十二点前能吃上午饭,那么他们现在就得准备和处理食材。可他们还没买任何的食材。他本打算这天一早就去早市把所有要买的食材买回来,然后在两个表妹到来前能处理好其中的一部分。可他们小俩口昨晚睡的晚了,所以这天早上谁都没能起来的很早。早晨起床后,他决定洗涑完就和妻子一起去贸易市场买菜。那里有新鲜的蔬菜和新鲜的畜禽肉类。而现在,他必须要去买菜了。他从沙发上起身,正要去卧室叫妻子和表妹们商量午餐的事,这时卧室的门开了。邓倩、海伦和林月三人接连地走出卧室。邓倩穿着一件时髦的墨绿色的毛呢大衣,她看上去美极了,就像个贵妇人。林德被妻子惊艳到了,他接连发出赞赏的声音。

 “你看我穿这件大衣好看吗?”邓倩在林德面前转了个圈,欢快地问到。

 “好看,真好看!”林德赞赏到。

 “小嫂是个美人胚子,自然穿什么都好看的!”海伦抱住邓倩的胳膊对林德说到。

 这时,林月扶住邓倩的肩膀接着对林德说到:“没错,快说说你是怎么把这么标志的美人骗到手的?”说着,她和海伦笑了起来。邓倩羞的脸通红。

 林德同样羞红了脸。他笑着说到:“这是我和你嫂子之间的秘密!”说着,他脉脉地看着妻子。

 “噢,你们可真够神秘的,连一点儿细节都不肯透露!”海伦打趣着说到,“我看呀,你们恋爱的时候一定粘的像胶一样,所以才羞于开口呢!”

 林月趴在邓倩的耳边说到:“你看,他的眼睛都看直了!你把他给迷住了!”

 邓倩难为情地说到:“你们可真坏!偏偏在这个时候嘲笑人家!”说着,她跑回卧室去了。

 “对了,我要去菜市场,你们快想想咱们中午吃什么吧?”林德问到。

 “我们吃烤肉怎么样?”海伦建议到。

 “烤肉吗?可是我还没做过呢!”林德犹豫到。

 “家里有烤箱吗?”林月问到。

 “有倒是有,可买回来还一次没用过呢!”林德回答到。

 “我看看你家的烤箱是什么样的。”林月说到。说着,她去到了厨房。林德和海伦跟了过去。林德将电烤箱指给林月。

 “这个吗?”林月看着电烤箱,“这个没问题的!交给我好了!”林月自信地说到。

 “真的吗?那简直太好了!”海伦拍手叫到。

 这时,邓倩换了衣服出来。她见大家围到厨房,于是好奇问到:“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海伦挽住邓倩的胳膊回答到:“当然了!我们就要有美食了!”

 “快说说,什么美食?”邓倩摇着海伦的胳膊问到。

 “烤肉,我们就要有烤肉吃了!”海伦高兴地说到。

 “哇!是吗?我们要到外面买烤肉吗?”邓倩问到。

 “我们不用去外面买也能吃到烤肉的!”海伦迈起了关子。

 “不去外边买,难道你们要像变魔术一样变出烤肉吗?”邓倩不解到。

 海伦,林月,林德三人笑了起来。

 “对呀,我们就要变出烤肉的!”海伦说到。

 林德对海伦说到:“你可真够调皮的!”他又对妻子说到,“咱家不是有烤箱吗,咱们就用烤箱来做!”

 “可是这个烤箱是烘焙用的,它也能用来烤肉吗?”邓倩惊讶到。

 “当然啦!”林德回答到。

 “我们不会把肉给烤糊了吧?”邓倩疑惑到。

 “这就得看我们的林月大厨了!”林德回答到。接着,他又转向林月说到,“只要小月会做的事,她就一定能做到最好!”

 林月笑了笑说到:“你把我说的那么厉害,我都分不清那是不是我自己了!好了,除了烤肉,咱们总得有几道菜和汤吧?”

 “那是自然!咱们要做一桌丰盛的午餐!”林德说到。

 “那咱们就开始吧!”林月说到,“首先,列一个菜单,把大家喜欢的菜都写好;然后,我们根据菜单到市场买菜。”

 “小月写字好,你就来写吧!我们把想吃的菜报给你。但你也别忘了把你想吃的写上去。”林德说到。说着,林德跑进卧室去取纸和笔。

 林德取来纸笔,交给林月。林月试了试笔,然后写下“烤肉”两字并在这两个字后加上括号。她问到:“说说你们都想考什么肉?”

 “我想吃烤牛肉!”海伦第一个说到。

 “还有烤羊肉!”邓倩接着说到。

 “再来盘烤虾吧!”林月说到。她向林德问到,“ 那你呢?”

 “吃烤肉怎么少得了猪肉呢?”林德说到。他又对林月说到,“可是,这么多东西,能烤得过来吗?”

 林月想了想说到:“我看了我们的烤箱,可以上下同时加热。我们只需要把肉放进去再设置好时间就可以了。至于肉的处理,我们可以把肉切片,再穿成串,就像烧烤店里的肉串那样。烘烤的部分很简单,只是处理肉会比较麻烦。”她又想了想,说到,“那就由我来切肉,你们穿串。这样咱们就能节省很多时间了。”

 “要是把肉片摆到烤盘里烘烤那不就不用穿串了吗?”林德建议到。

 “那样肉的受热会不均匀,只怕上面和下面的部分已经烤糊,中间的部分还没有熟,因此在烤制的过程中就须要来回翻动。如果翻动,我们需要取出烤热的托盘一片一片地翻肉,这样既会浪费时间又很容易烫伤;还有,如果用托盘烘烤,我们需要在托盘上垫一层锡纸,以保证肉和托盘不会粘连。但我们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买锡纸。”林月回答到。

 “我们可以到超市里看看!”林德说到。

 “附近的超市里没有,我们只能去人民街的那个超市碰运气了。”林月说到。

 “那串好的肉不是放到烤盘上烤吗?”海伦问到。

 “不,是放到烤架上烤。就像很多烧烤店里的那样。”林月回答到。

海伦拍手叫到:“噢,我明白了,还是小月的办法好!”

 林德点了点头。

 “不如我们就烤东西吃好了!我们想吃什么就买什么,还不用像炒菜那样麻烦!”海伦提议到。

 邓倩拍手赞同到:“这个主意很好!所有的东西都放在烤箱里,就不会像炒菜那样到处都是油烟了!”

 “可是我们只有一个烤箱,只怕烤的速度赶不上吃的速度。”林德说到。

 林月笑了笑说到:“这个好解决。我们还有微波炉。我们完全可以用微波炉来烤蔬菜的。”

 林德恍然说到:“噢,没错,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微波炉的!还是小月聪明!”

 “那当然!我们家小月冰雪聪明,以后谁要是娶了她,那可就享福了!就看哪个男人有这个好运了!”海伦赞赏到。她向林月使了个眼神。

 林月羞红了脸向海伦嗔怪到:“人家都在讨论正事,就你说些不正经的东西!”

 “要我说,你就赶紧招了吧,大家也好替你高兴高兴!”海伦说到。

 “什么事,快说给我听听?”林德好奇地向海伦问到。

 “这个你得问她!”海伦笑着说到。

 林德转向林月,好奇地问到:“快告诉我,你是不是有好事发生?”

 “是呀!不过暂时还要保密!要等到吃完午饭再告诉你。”林月调皮地说到。

 林德看了看海伦,想从她那里得到些暗示。海伦笑着说到:“你刚刚一定没注意听我讲话,要么你就不会再向我寻求答案了。”

 这时,邓倩拍手叫到:“噢,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她朝着林月问到,“你交男朋友了对吗?”

 林月脸更红了。

 林德惊讶地跳了起来。他立即向林月求证到:“你交男朋友了?快告诉我吧,你就别再卖关子了!”

 林月点了点头。

 “哇!真的吗?他是做什么的,人长得帅吗?”林德追问到。

 林月笑着回答到:“跟我一样,是个老师,不过是教语文的。至于长相,我就不能评判了。好了,我们该去市场了,不然我们中午就要饿肚子了。”

 “你再多告诉我一点吧,不然我会没心思做事的!”林德央求到。

 “好吧,那就边走边说吧!其实,我本打算吃完午饭再把这件事告诉你们的。”林月说到。

 “他个子高吗?”林德一边穿大衣一边问到。

 “和你差不多,将近一米八吧!”林月回答到。她正在门口换鞋。

 “那身材呢?”林德问到。他走到门口准备换鞋。

 “也和你差不多。”林月回答到。她换好鞋,开门出了屋子。这时海伦也换好了鞋,出了门,站在楼梯口。

 “不会也长的和我一样帅吧?”林德玩笑着问到。他蹲下来穿鞋。

 “他可没你帅!”林月笑着回答。

 “才不是呢!我见过他,他可比表哥帅多了!”海伦插话到。

 “是吗?那你一定有他的照片吧?我想和他比比!”林德打趣到。他出了门,还不见妻子从卧室里出来,于是又向妻子唤到,“老婆,快儿点好吗?”他又向卧室门口看了看。

 “好的,我这就出来了!”邓倩回应到。

 “快,把他的照片给我看看,我好替你把把关。”林德向林月伸出手说到。

 “先保密!”说着,她拉起海伦的手跑下楼去。

 “喂,你们不坐电梯吗?”林德趴在楼梯扶手上问到。

 “不了,我们锻炼身体!”林月回应到。

  林德等着妻子收拾妥当,锁了门,乘电梯下到一楼。林月和海伦正在楼下的花坛边等候。林德见到林月向她问到:“这回你得让我看了吧?”

 林月点亮了手机屏幕。她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巧的点了几下,然后将手机递给林德说到:“喏,你自己看喽!”

 林德接过手机,只见手机屏幕上显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男人穿着一件蓝色的大衣,相貌清秀,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哇!看来还真没我帅!”林德玩笑着评价到。

 邓倩好奇,抢过手机看了起来。“哇!他可真帅!他就像个明星!”邓倩赞扬到。

 “我看他倒像一个名人!”林德打了个响指说到。

 “像谁?”林月问到。

 “像年轻时候的钱钟书!”林德回答到。

 林月笑而不语。

 “而你就像年轻时候的杨绛!你们真的好般配呀!”林德赞赏到。

 “他不像钱钟书,我也不像杨绛,我们只是我们自己。我们没有两位先生那样的才华!”林月轻轻地摇着头说到。

 “两位先生年轻时的样子你比我清楚,你只是不好意思承认罢了。你那位“钱”先生的才华我不清楚,可你的才华我是一清二楚的!我想,他的才华也不会差的,因为凭着你的眼光不会选错人的!”林德说到。

 “你们在谈什么?钱钟书是谁?”邓倩问到。她举起手机在面前晃动着继续问到,“他叫钱钟书吗?这名字可真够文雅的!”

 林德看了看妻子,然后偷偷地向林月做了个鬼脸。林月也差点笑了出声来。这时海伦向邓倩提醒到:“他的名字可不叫钱钟书,可他在小月的眼里就是“钱钟书”!”

 “瞧你们,说话都好有学问!你们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他到底叫什么?”邓倩撒着娇问到。

 “快别告诉她!”海伦对林月打趣着说到,“你告诉了她,就不怕她把你的“钱先生”给抢走了?”

 林月笑了笑回答到:“我才不担心呐!要是他随随便便就被人抢走,那说明我看错人了。他若被抢走,我还提自己高兴呐!”

 “他叫周文正,今年年初才来我们学校任教的。”林月又说到。

 “他不是本地人吗?”邓倩问到。

 “不,他是江苏人,毕业后才来这边教学的。”林月回答到。

 “那他一定是个高材生吧?我是指硕士或者博士。”邓倩问到。

 “是硕士。北京大学的!”林月回答到。

 邓倩惊讶的快要跳了起来。这时林德和海伦都抢着问到:“哇!他是北大的?这是真的吗?”林德惊讶的地问到。

 林德话音刚落,海伦接着问到:“他是北大的?怎么之前没听你说过?”

 “瞧你们两个,至于这样吗?”林月反问到。

 “换作你的话你不惊讶吗?他可是北大的呀!要知道,当初咱们打破了头也没能考进北大呀!”海伦说到。

 “是呀,当初我和海伦都差三十几分呢!”林德回忆到。

 “最可惜的要属小月了,她只差了两分!”海伦说到。

 “我记得你当时哭的特别伤心,我们怎么哄你都不理会。你现在后悔吗?”林德向林月问到。

 林月笑了笑说到:“当时的确很难过,毕竟和自己梦想的学校擦肩而过。可是后来想想,也没有什么可难过的了。如果不能堂堂正正地做人,即便考上再好的学校也都不值一提。比如我的男朋友,如果他的品行不端,我一样也不会和他相处的。不过还好,他的品行端正。我们有着相似的观念和共同的兴趣。我们相处起来不会觉得乏味,即便只是安静地坐着,也不会觉得无聊。他可以做他喜欢的事情,我也可以读我自己的书。当然,我们可以对我们各自喜欢的事情保有不同的见解,可我们都能理解对方的意思。我们会在某些问题上争论的面红耳赤,但我们很快就能达成和解。说实话,我欣赏他的才华!”林月含情脉脉地说到。

 “你说的可真够深奥的。看来也只有和你一样深奥的人才能懂你。”海伦说到。

 林德想到:“爱情不是两个人的相互束缚,而是彼此成全。好的爱情不就应该如此吗?”

 “真搞不懂你们两个是怎么谈恋爱的!换作是我,我会觉得无聊死的!”邓倩摇着头说到。

 “我看,小月都快成为哲学家了!”海伦打趣到。

 “每个人对感情的理解都不相同,这只是我自己的理解罢了。可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只要是积极的、乐观的,只要能维持感情的融洽并且稳定,那么这种方式就是正确的。”林月说到。

 尽管邓倩没有将自己的愿望说出,可在宴会结束,林月和海伦都离开以后,她向丈夫问到:“我要你每天都宠我,爱我,不对我发火,你能做到吗?”

 林德吻了妻子的额头回答到:“你就是我的公主,我有什么理由不宠爱我的公主呢?”

 出了小区门口,他们向菜市场走去。林德的小区离菜市场很近,步行也仅仅十几分钟。林德又询问了一些关于林月男友的事情,林月将她所知的全都告诉了。原来林月的男友是苏州人,父母都是大学教师。在儿子的事业上,父母从未干涉过。即便对待儿子的感情问题,他们也都遵从儿子的意愿。他们不像其他的父母那样封建迷信,也不会盲从当代的婚俗礼法。他们愿意给儿子广阔的空间,让儿子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们反对婚姻是两个家庭结合的观点。尽管这是当今流行的观念,可他们依然执着地认为,婚姻只是两个年轻人之间的事。他们可以伸出援助之手,但绝不可以干涉他们的生活。

 他们花了半个小时,才将所有的食材买齐。回到林德家中,他们便忙活起来。他们的分工是这样的:林月负责洗肉和切肉,邓倩和海伦负责串肉,林德负责洗菜以及帮助邓倩和海伦一起串肉。林月要做一道牛肉汤。切完肉后,她便开始忙着炖汤的工作了。

 到了正午,他们的第一盘烤肉便已经上桌。几分钟后,他们的烤蔬菜也陆续呈现。海伦打开红酒,给每个人的杯子斟满。由于没有醒酒器和专门的红酒杯,他们只能将酒倒在普通的玻璃杯里醒酒。尽管如此,他们的快乐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林月的烤肉味道很棒,大家吃的津津有味。他们在鲜美的食物和香浓的美酒中畅聊美食。此刻,他们都成了美食家。

  宴会结束后,林德夫妇和海伦围在沙发的茶几旁玩起了斗地主;林月不会打牌,只能坐在海伦身旁“观战”。他们打了一个小时的牌,也都倦了,又倒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直到下午四点,林月和海伦才辞别林德夫妇各自回家。在送别两位表妹的时候,林德特意向林月叮嘱,下次聚会的时候,一定要把她的男友带来并介绍给他认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五章(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