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23)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6 点击数:2352次 字数:

拜完年,秋旖沫沮丧地和爸爸回到家里来。她的希望并未完全陷入幻灭,她还有那么多的亲戚在,大伯二伯叔叔姑姑,都曾向爸爸口头承诺过有适合秋旖沫的工作就会通知他。可是今年正月元宵节前他们都不会过来,奶奶省得他们路上辛苦,让他们到小弟弟做满月那天一起过来。

小弟弟出生才几天,秋旖沫等不及那么晚。她想起了大城镇二伯家的堂兄秋以洋。秋以洋在深圳打工已有两年时间了,她想他应该可以带自己出去的。于是挨到下午,秋旖沫拉上秋圆圆各骑辆单车去了二伯家。

二伯不在家,二伯母和堂兄秋以洋正在堂屋看头天的春晚。秋旖沫給二伯母拜过年,径直便向堂兄秋以洋说起带她们出去打工的事。

秋以洋支吾着:“带不了你们呢,我初七就要走,火车票都买好了。……工作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找到的,我们那厂暂时又不缺人,我带你们到哪落脚呢?……”

秋旖沫近乎哀求的语气:“哥,你就带上我们吧,只要把我们带去深圳就行,我们好几个女孩子,自己会照顾自己,边找住的地方边找工作……”

可是秋以洋还是摇头不肯答应。秋旖沫只好怀着无限的落寞和秋圆圆回到村里来。

还能求谁?秋旖沫心里不停想着这个问题。大伯二伯家两个堂姐都已出嫁了,叔叔家的大女儿过年后就辞工待业在家。——已不好再求叔叔,叔叔已帮过自己一次了。还有谁能帮自己?

正好秋守业要出去下,他对秋旖沫说:“我帮问问你以海大哥,前段时间听说他厂里要招人。”

秋旖沫又看到了一线契机。大伯未成婚的儿子秋以海,小时候他用手狠掐自己脖子的情形仍记忆犹新,可是秋旖沫顾不上对他的敌视了,只要能帮找工作,她会感谢她的堂兄!

秋守业回到家来时,摇头对秋旖沫:“他说厂里不招女工,况且你的病还没完全好。”

秋旖沫开始绝望了,豆大的泪水忍不住落了下来。

整个大年初一的夜晚,秋旖沫都在哭泣中度过。哭泣着扒完晚饭,哭泣着上床睡觉,直到哭累了沉沉进入梦乡。

进入了梦乡的秋旖沫仍在求人找工作。她找到叔叔,叔叔说:“我不是给你找了份洗碗的工作吗?谁让你不好好珍惜!”这时忽然大堂兄秋以海出现了,对她说:“我们厂招女工,你要不要来试试?”秋旖沫正踌躇间,二堂兄秋以洋说:“跟我走,带你去深圳!”最后舅舅出现了,说:“我们罗家人欠你的,你的事舅舅不会不管!”秋旖沫夹在这些亲戚之间,不知道听从谁好。可一会,梦便醒了,秋旖沫已哭肿成核桃的眼睛无助地望着漆黑的夜。

若不能有机会出去打工,秋旖沫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样走下去,未来就像此刻的夜一样漆黑。

大年初二秋旖沫把自己在家里关了一整天。然而到初三上午的时候,事情似乎又有了一线转机,秋圆圆上门找秋旖沫来了。

“唉,看过去都比我高一大截的人,怎么动不动喜欢哭鼻子?”秋圆圆显得比秋旖沫更懂事,“你别急,听我跟你说件事,昨天我和爸爸妈妈全家一起去外婆家拜年,顺便找了下黄淑珍玩耍。黄淑珍记得不?……对,扎了一对麻花辫的那个,现在辫子还留着呢。她跟我外婆同村,又跟我一个班的,当时住在学校最西边宿舍,比我退学还早哩,初一下学期都没读完。我们班上当时几个女孩子基本都辍学了。好,说正话。黄淑珍找过黎爱莲。我们班的黎爱莲你总知道吧?以前就住你隔壁宿舍。黎爱莲年前从深圳打工回来,……对,都打了半年工了。她年龄不到,在外头用的是她姐姐的身份证,叫黎爱莉。她过几日又要走。……不,不是一个人,她跟他们村里另外几个人一起过去。对了,昨晚我妈说你有个表姑嫁在黎家村,那个要去深圳的人好像就是你表姑的儿子。你去找你爸问问看,能不能带我们一起过去。万一不行带你一人都成,我可没有你打工的愿望那么强烈……”

秋旖沫听到这里,仿佛一片漆黑的心空倏忽亮起了一线光芒。是啊,怎忘了还有这样一门亲戚?也难怪,这薄如葭莩的亲缘关系使得他们都多年不走往了。俗话说:“一代亲,二代表,三代了。”轮到秋旖沫和表姑的儿子这辈已是第三代了,秋旖沫还是很小的时候见过大表姑和表哥表姐他们。大表姑和爸爸年龄相差很大,比奶奶都小不了多少,已做姥姥很多年。表哥黎庭旺也已二十七八岁,和表嫂还有大表姐常年呆在深圳。大表姐嫁入侯家村没几年便跟着大表姐夫去了深圳,跟爸爸差不多年纪,已年近四十,而大表姐的儿子比秋旖沫还要大上三四岁。

待秋圆圆离开,秋旖沫当即就找爸爸说求表哥黎庭旺帮忙的事。她的情绪并未完全稳定,跟爸爸说道时一副如泣如诉的模样。经过了这么多人的拒绝,秋旖沫的内心充满了忐忑。

“爸爸,不管你愿不愿意,你一定要和我一起去趟表姑家,去求表哥多带一个人,我不会让他操心的……”

秋守业同意了,甚至他都找到了大表姑家的电话,但是要等到初五才能打过去。高安许多地区初三或初四有“拜大年”的习俗,所谓“拜大年”,就是那家当年有去世的人才能上门看望,否则是不能给人家拜年的。爸爸也闹不清表姑那个黎家村拜大年具体是在初三还是初四,所以只能等到初五。

又苦熬了两天,大年初五秋守业带着秋旖沫在梅妈商店又拨通了大表姑家的电话,并顺利联系上了表哥黎庭旺。

“不就是多带个人的事嘛,她们又不是没有脚自己不会走路,没问题的!”——当黎庭旺表哥一口应承下来的时候,秋旖沫感觉心里一块巨石落了地,霎时间激动得无以言表,天空似乎一下子都亮堂了许多。

秋旖沫当即让秋圆圆与黄淑珍和黎爱莲分别联系,她们在电话中谈妥让表哥帮忙统一买票,到时一块出发。次日初六秋旖沫和爸爸一起去了表哥家拜年。秋守业把买火车票的钱交给了黎庭旺。

从表哥家回来之后,秋旖沫心情感觉无比轻松。爷爷身体不太好,总是呆在西拖屋里不出门。秋旖沫问候了爷爷,之后就一直陪在奶奶身边。陪奶奶聊些家常,看奶奶帮她收拾衣物,缝衣服上的纽扣,甚至有一会空还陪奶奶打了几盘扑克牌。秋旖沫这会心里好舍不得奶奶。但小鸟长大了总要学会自己飞的,她必须出去努力打工赚钱,尽力让自己过好一点,让家人过好一点,让爷爷、奶奶过好一点。

黎庭旺买的是初八晚上高安到深圳的火车票。初八那天午饭后,黎庭旺那边来已来电话让立刻过去了。秋圆圆也收拾了东西赶来秋旖沫家里,黄淑珍那边则直接去了黎爱莲家。四个人一起去表哥家汇合。当秋旖沫提着包袱头也不回走出通往村口的巷子时,她听到门口传来后妈的轻笑声——

“真没良心,头也不回,招呼也不打一个就走了!”

秋旖沫听到后妈的话,心想自己何偿不想回过头来看一眼奶奶,然后对奶奶说,我走了,您老人家要好好保重。可是秋旖沫不敢回头,她怕看见奶奶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热泪盈眶。

秋旖沫就这样离开了家,就这样几个女孩子跟着表哥表嫂一起,于凌晨坐上了开往深圳的列车。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2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