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二)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26 点击数:3655次 字数:

                                  (二)

  蜜月归来的第二天,林德便去到新公司报到。到了人事部办公室,接待他的是人事部的主管。这位主管名叫李强,年龄三十五岁左右,个子很矮,整个人活像个冬瓜。他满脸横肉,看上去憨态可掬,可他那双眼睛总是发出怪异的光,让人见了就想躲避。他的声音尖细,说起话来有些缓慢。他喜欢拿手下的员工开玩笑,而他手下的员工却不敢以玩笑的方式跟他说话。在整个部门里,他更像是一位君主。但是他一见到他的顶头上司~公司的总经理时,却乖巧的像一只小猫。

 李强见了林德后笑着说到:“噢,欢迎,欢迎,我的新同事!”

 林德微笑着点头回敬。

 李强打量了林德一番,然后又笑着问到:“我的新同事,你叫什么名字?”

 “林德。”林德回答到。

 李强评价着说到:“哈,好怪异的名字呀!听起来有点儿像外国人的。不过我一听到你的名字就想起你应聘的岗位来了。你的名字让人印象深刻。”他笑了笑。但在林德看来,他更像是做了一个鬼脸。林德笑了笑。

 “好吧,那咱们就去见一见你的领导还有你的新同事吧!”李强笑着说到。他的笑,更像是在撇嘴。

 “那就麻烦您了!”林德表达着谢意。

 “嘿,都是同事,客气什么呢!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李强看了看走廊两侧的办公室门口以及楼梯口压低了声音说到,“你的新领导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可是咱们公司里出了名的暴脾气专业户。”他又恢复到原来的声音继续说到,“作为一名新员工,凡事都得听从领导安排!领导的话胜过一切!你记住了吗?”他的笑容中有几分神气。

 林德连忙点头回答:“记住了!”

 “很好!”李强说到,“公司每天都有早操,所以你每天必须早到半个小时!你可千万不要以为像堵车,肚子痛这些小儿科的借口能帮得了你,只要在咱们公司就决不允许任何的迟到行为。如果你早操迟到,那不好意思,要扣掉你半天的工资;如果你上班迟到,那对不起,要扣掉你当天的工资!如果你一个月有三次早操迟到,那就更不好意思了,要扣掉你当月的全部绩效;如果你一个月有三次上班迟到,那就更对不起了,要扣掉你当月的全部绩效和半个月的工资!你听明白了吗?”李强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说到。

 “我记住了!”林德回答到。

 “还有,”李强说到,“总经理每天早晨都会参加早操。尽管他为人和蔼,可要是你的动作老是做不规范,他可是不会给你留情面的呦!”

 “哦,记住了!”林德重复到。

 “你的领导肯定会找一位小同事教你扭屁股的(哦,瞧我这张嘴!),教你做早操的。你一定要尽快学会!还有,如果教你早操的是个娘儿们(哦,瞧我又乱说话了!),是位女士,你可别一直盯着人家的屁股看个没完没了(尽管那些翘臀扭起来的时候让人心痒难耐,浮想联翩。),可你也不能把早操的注意力分散到别的地方!做一件事就要集中所有的注意力把它做好,这是咱们公司的优良传统。以上种种,我希望你一定要谨记!”李强说到。当他提起那些翘臀,他便搓起了手,两只眼睛冒出明亮的光。

 “哦,记住了!”林德继续重复着回答到。

 李强带着林德来到销售经理办公室。销售经理名叫贾天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北方男人。在来L市之前,他曾在唐山市工作过五年,并在那里买房结婚。后来,因为他的妻子忍受不了他的暴烈性格,便和他离了婚。当他的妻子提出离婚的时候,他一心认定他的妻子有了别的男人,为此还打了他的妻子。

 进了贾天华办公室,李强便笑着说到:“给你招的新人到了,这几天你先验验货吧!”说着,他指了指林德。

 “但愿别像前几个那样腼腆就行!你知道的,尽管我对员工一直都很宽容,但我的宽容可是有限度的!”贾天华板着脸说到。

 李强撇嘴笑了笑说到:“那是,那是。可年底招工困难,这点您也要体谅!我看这个小伙子还不错,说不定就成了徐福呢!”

 贾天华瞟了林德一眼,然后说到:“那就留下看看吧!”

 李强转身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回头朝林德笑了笑。林德点头回敬。此时,他紧张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贾天华打量了林德一番后问到。

 “我叫林德。”林德忙回答到。

 “什么?”他板着脸问到。

 林德放慢语速又回答了一遍。

 “什么破名字,难听死了!”贾天华抱怨到。

 林德没有答话。

 “你是什么文凭?”贾天华问到。

 “大学。”

 “毕业几年了?”

 “三年了。”

 “干这行多久了?”贾天华问到。他的态度跟警察面对嫌疑人时的一样。

 “还未从事过销售的工作。”林德回答到。

 “什么?没干过?没干过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我要的可是有经验的人!”贾天华瞪着一双牛眼问到。看到这双眼睛,林德想起了祝永康。

 “可是我面试的时候都已经说明我以前没做过销售了!”林德解释到。

 “妈的!那个土豆又在跟我扯皮!老子可没时间跟他胡闹!”贾天华骂到。他又向林德问到,“我想让你亲口告诉我,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来应聘这份工作的?”

 林德记得,大学毕业后,他每次到企业里应聘工作时都会遇到这样的提问,而每次他都千篇一律地回答面试官说,他想找一个可以施展才能的大平台。如今他又遇到同样的提问,但他不想像过去那样回答。他回答到:“因为我辞掉了上一份工作,我需要一份新的工作保持我的状态。”

 贾天华一副不屑的表情摆了摆手说到:“得了吧,谁不知道谁?别拿那些废话来搪塞我!你糊弄那些无知者也就罢了,怎么能瞒得过我?难道你找新工作不是为了挣钱吗?那就少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吧!我就问你,你有没有挣钱的欲望?”

 林德想了想,点了点头。

 贾天华得意地笑了笑说到:“这就对了。我要的就是有欲望的员工。要是我的员工都没有欲望的话,那他还凭什么把那些房子卖给客户?”他又问到,“你有多少正义感?”

 “我不知道。”林德勉强地回答到。

 “不知道?很好!不知道就说明你没什么正义感。我就需要这样的人!”贾天华说到。

 “可是,一个人要是连正义感都没有的话,那他的品质就有问题!”林德说到。他对贾天华的话十分费解。

 “品质?品质是什么?我告诉你,在生存和欲望面前,品质一文不值!难道你想要我的员工在推销房子的时候还要把房子的问题跟顾客讲清楚吗?那样做的话我们就别想卖出一套房子了。只有脑子秀逗的人才会那样做呐!可笑的是,还真有人那样做过!所以,你也能想到,那样的笨蛋根本就不配留在我们公司。”贾天华说到。

 “可是,我们怎么能够欺骗顾客呢?”林德不解到。

 “请收起你的言辞!你怎么能够用欺骗这个字眼呢?我们没有欺骗任何人!我们给出的所有解释都是经得起检验的。”贾天华敲着桌子说到,“有些问题顾客又没有问到,我们何必要主动交代呢?就算他们问到了,我们还有官方的回答应对呐。我请你搞明白欺骗的含义!林德,以后说话可不要这么鲁莽了!你接下来的一举一动都会在我考量之中。这点我请你记住了!”

 林德低头不语。

 “好了,一会儿让你的主管带你见见同事!”贾天华对林德说着,又向门外喊到,“小王!小王!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贾天华喊声刚落,一个三十来岁的高高瘦瘦的年轻人跑了进来。那个年轻人跑到贾天华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还笑嘻嘻地敲了敲门。年轻人小跑到贾天华办公桌前向贾天华恭敬地问到:“经理,您找我?”

 贾天华指着林德对年轻人说到:“这个新员工就交给你了,你先带他去见见同事!然后再把公司手册发给他一份,好好给他讲讲公司制度!还有,下午找一个人教他怎么做早操,一定多教几遍,免得明天早晨在张总面前出丑!”

 年轻人微微地弓着身子,做出一副聆听的样子。他一边听,一边点头答应着。

  年轻人等待贾天华说完话后才说到:“您放心吧,经理,我一定会照顾好新同事的!”接着,他又对林德说到,“你好,我叫王铮,是咱们销售的主管,很高兴认识你!”

 林德连忙回复到:“你好,我叫林德,也很高兴认识你!”

 “欢迎你的加入!废话不多说了,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王铮说到。

  王铮带着林德同销售部的同事们见了面。林德向他的新同事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随后,王铮又把林德带到他的办公桌前给林德做了简单的销售培训。之后,王铮又叫来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同事教林德做早操。

  第二天早上,林德提前四十分钟便来到公司。七点半不到,他的同事们陆续到来。李强抢在贾天华前面轻声细语地给总经理张申荣打了电话。大约三四分钟后,张申荣挺着便便大肚从楼上下来。

  张申荣是一个年纪约四十五、六岁的肥胖、油腻的中年老男人。他的声音浑厚,是一开口就会让小女生抓耳挠腮的那种。他最具特点的地方当属他的眼睛。尤其当他看见漂亮的女人,就会把眼睛眯成一条线,色咪咪地盯着胸和屁股看个没完没了。其实他根本就不喜欢任何运动。他之所以坚持来上早操,是因为早操能满足他的色情欲望。

 “哈,人都到齐了吗?小李,那就开始吧!”张申荣向李强说到。

 “您早!除了两个出差的没来以外,其余的都来了!”李强恭敬地行了个礼后回答到。

 “很好,开始吧!”张申荣搓了搓手说到。

张申荣站在最后排。他扫视着目标,发现站在斜前方的林德遮挡了一部分视线,于是忙向前跨了两步,一把将林德拉到身后,接着指了指左侧的那排。

 林德立即跑到左边的由男同事们组成的那一排去。

 早操是这样的:所有人分做三排(当然,也可以说分做四排,但第四排只有张申荣一个人),女的站到中间,男的站到两边,所有人前后都留有两臂宽的距离。其实,所有人(除了林德)都心知肚明,这样的散落式站位,更方便后排的观察。

 音乐响起,早操开始了。早操中,有很多弯腰、伸展以及扭臀的动作。在曲风奔放的音乐的渲染下,所有人(除了林德)都扭的特别起劲儿。

 林德忘了大部分的动作,他只能偷偷地按照别人的动作扭着身体。在一次弯腰的动作中,他无意间发现张申荣正伸出双手对着他前面的一个女销售员的屁股做出抚摸的动作。当林德做完了接下来的两个早操动作后,张申荣就已经到了那位女员工的背后。他拍了拍那位女员工的肩膀,待那位女员工回过头后,他便伸过头去,把脸贴在女员工的耳朵边低声言语。那位女员工一边听着一边捂嘴笑着。然后,张申荣后退了一步,又用手摸了摸女员工的屁股,方才退回原位。在退回原位前,张申荣看了看两边,林德忙收回目光,装作一直都看向别处的样子。

 快到中午的时候,王铮又给林德一打儿制度文件让林德熟记。林德背了一阵儿,口渴难耐,便去饮水机接水。在路过那位同张申荣早操时有过接触的女同事的办公桌时,那位女同事正在对着镜子补妆。林德弓着身子接满了水,正要喝水时,他看见张申荣夹着公文包从楼上走下。张申荣走下楼梯时向员工的办公区域看了一眼。林德忙低下了头,拿着水杯往自己的位置走回。这时,那位女同事忙拿起手边的红色双肩包跑了出去。

 待那位女同事跑出门外,坐在她邻座的一位稍稍年长的女同事低声嘀咕到:“哼,小贱货!准是又陪领导出差去了!”她看见林德,立即停止了嘀咕。她笑着向林德眨了眨眼。

 下午,从外地来了一队购房团。王铮要求林德跟着同事们一起去招待购房团。王铮让林德跟着的目的,一则是让他跟着同事们学习同购房团交流的技巧,从而快速投入销售业务;二则是让林德给同事们打个下手,比如做些端茶倒水以及为客户开门拿东西之类的活计。如果服务工作做的好,说不定购房团里的哪位有钱人一张口就定下几套房子呢!

 购房团逗留了两日。这两日里,林德和他的同事们陪着购房团的客户们在市里闲逛了一圈。晚上,他们又陪着客户们用了晚餐。客户们好酒,偏偏要求林德和他的同事们一味喝酒。几个女同事喝了几杯就浑身酥软了。晚餐结束后,林德和随行的一位男同事当起了司机。他们把客户们送到下榻的酒店。有些女同事们也一起跟了进去。林德的那位男同事锁了他开的那辆车后,便上了林德的车。他们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她们都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久还没下来?”等了半个小时后,林德向他的同事问到。

 “哦,谈业务去了。咱们就耐心地等着吧,她们还要很久才能出来呢!”那位同事回答到。

 “我看客户们都喝的醉醺醺的,还怎么谈业务呢?”林德又问到。

 “喝醉了才更好谈业务呢!”那同事回答到。

 “那么你怎么不和她们一起去谈业务呢?”林德问到。他依然有些不解。

 “这种工作有时候男人是没法儿替代的!不过,这主要是针对有意向的男性客户的。这么说吧,要是他们当中有某个富婆或者某个同性恋大叔看上我的话,我也许可以一试。”那同事笑着回答到。

 林德更加不解,他不明白他的同事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取得业绩。于是问到:“那么没有其它的办法吗?”

 那同事笑了笑回答到:“有,不过没有这种有效。”

 “可是,我还是不理解她们为什么不换一种更恰当的方式?”林德说到。

 “兄弟,你知道签了这单合同她们每个人能赚多少钱吗?告诉你吧,至少得五六十万!要换作是你,你不去吗?兄弟,没有人会不动摇的!”那同事说到。

 “可是...”林德想要辩驳,被他的同事打断。

 “兄弟,现在都什么社会了,哪还能像过去那样保守呢?你说,现在哪个女孩没有换过十个八个男朋友的?其实都一样啦,看开了就好了。你说,陪有钱人那还有什么亏的呢?其实是她们赚了。你再想想这个道理。”那同事义正言辞地说到。

 林德低头不语。

 在等待同事的时间里,邓倩给林德打了好几回电话。林德连续解释了几回,直到他的妻子渐渐睡去。他的同事们半夜十一点半才陆续出来。林德和他的那位男同事分别开车将所有人陆续送回了家。回家的路上,他把车子开的飞快。到家的时候,已经半夜一点了。

 半个月过去了,林德初步地熟悉了业务。他的主管安排他跟着一位腰肢纤细、浑身散发着香水味的女同事学习业务。他时常跟着那位女同事一起接待客户并带着客户一起看房。一次,他们带着一位客户去看房子,那位女同事正在向客户介绍厨房的时候,恰巧她的一个外地客户打来电话,她便跑到走廊接电话去了。而看房的客户又开始向林德咨询起来。当他婉转地向林德问起房子的潜在问题时,林德想也没想就把阳台因年久可能漏水的问题告诉了他。这也导致了那位客户直接放弃购房。回到办公室后,那位女同事就去了贾天华的办公室。她向贾天华告了状,并把所有过错推到了林德身上。

 贾天华将林德叫到了办公室。他还没向林德询问就劈头盖脸地向林德骂到:“你是人才还是蠢才?脑子秀逗了才向客户主动承认问题!现在不是雨季,那阳台的棚顶根本就看不到漏水的痕迹!既然没有痕迹,你为什么跟客户说阳台可能漏水?你他妈的是吃错药了还是脑袋短路了?公司守则上怎么写的?有哪一条让你主动承认漏洞了?你他妈的还是大学生呢,连这点儿问题都弄不明白,还有什么脸做这么神圣的工作呢?我告诉你,凡事不过三,但我只能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再犯这么愚蠢的错误,那就给我滚蛋!我这里可不养废物!”他停了一会儿又问到,“我问你,你为什么那样告诉客户?”

 林德满脸通红。他喘着粗气回答到:“我只是不想对他隐瞒。如果那样,我会觉得良心不安的!”林德做好了离职的准备。

 “不想隐瞒?别他妈的跟我说什么隐瞒!我再强调一遍,这里不存在任何隐瞒!即便我们不得不做出回答,那么我们也决不能暴露任何问题!这个道理很简单,客户看房子的时候如果没发现明显的问题,那么就说明我们的房子根本不存在任何问题。我们在向客户推销每栋房子前,都会对将要推销的房子进行检查,然后解决问题。也就是说,凡事我们带领客户看的房子,都不会存在表面的问题!还有,刚才你他妈居然跟我提起了良心,那么我就问你,良心是什么?多少钱一斤?难道它比一栋楼更值钱吗?我告诉你,今天你的良心我全都买下了!从今天起,你就再也没有什么可恶的良心了。而你的所做所为,都将是如何面对生存,如何考虑赚钱的事了!你听清楚了吗?”

 林德一动不定地看着他的领导。此时,他真想狠狠地骂他几句。

 贾天华稍稍缓和了态度说到:“我要你好好想想我刚才的话!别忘了,你要养活的不只是你一个人。但凡你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就一定不要忘记赚钱的重任!这也是一个过来人对你的忠告。”

 “难道钱真的能决定一个家庭的幸福和一个人的命运吗?”林德问到。

 “你这是在明知故问!”贾天华回答到,“我想一个明白事理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这么说吧,如果你是个穷光蛋,你的老婆就会整天埋怨你没有本事,和你吵架。不久以后,她就会出轨,就会和那些体面的男人给你戴绿帽子,很绿很绿的绿帽子!你说,那样的日子你还怎么过呢?到头来还是不是要离婚吗?还有,你问我钱能否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我告诉你,没有钱,你就只能接触穷人,和他们一起过灰头土脸的日子。那些穷人有什么出息?他们没有理想,没有抱负,没有长远的目光。你混在他们堆儿里,就会变得和他们一样!假如你想去国外旅游,哦,对不起,你孩子还在因为喝不到奶粉而哭泣呢!假如你的家人生了大病,哦,对不起,你只能四处借钱治病了;假如你遇到了麻烦,你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态恶化!你看,这就是没有钱的缘故!如果你有钱,这些问题就会很容易解决。你看,这没钱是不是会影响你的命运呢?就像古希腊神话故事里的神明们一样,他们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残害他们的亲人!要知道,他们可是让人景仰的神明啊!如果他们都做不到善良和仁爱,那么我们凡人又怎么能做得到呢?这些神明的例子说明什么?说明只有生存才最重要!而你,林德,现在你所面临的就是生存的问题!”

 林德呆呆地看着地面。

 “好了,何必要浪费那么多的口舌呢?我累了,你先出去吧!”贾天华喝了一口水说到。

 林德毫无知觉地走出贾天华的办公室。

 当天晚上,林德回到家后便一头扎在了床上。他的妻子没吃晚饭,于是来到卧室催他做饭。他勉强地坐起身来。坐了一会儿,他感觉身体沉重,又不知不觉地倒在了床上。他妻子玩了一会儿手机游戏,见丈夫迟迟没有动静,便又去卧室催促。林德浑身乏力,只好跟妻子商量到外面去吃晚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五章(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