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20)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5 点击数:1791次 字数:

偶尔不太忙的时候,秋旖沫洗完碗碟也会站到窗口来帮后厨师傅们给学生打饭。她总是尽量地多打些饭菜给他们。因为出现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孩子,那些男生宁可排长队也总爱往秋旖沫这个窗口挤。有一次一个男生挨近窗口问她:

“你是在这里勤工俭学的学生吗?”

秋旖沫便笑着摇摇头。她的读书理想似乎自六月毕业之后就归于寂灭了。闲暇时秋旖沫偶尔会一人走出食堂在学校操场走走。偶尔她还会记起,那个叫杨泽凯的男生在毕业前夕说过的希望她报考高中的那番话。时间相隔了不过四个来月,于秋旖沫却像过了一整个世纪一样遥远。校园生活并未让涉世之初的秋旖沫有多留恋,这份简单低薪但有经济来源的食堂洗碗工作,似乎并不让她觉得升学能比现在有多优越。

不知不觉九月就过去了,十月中旬,在距离十五岁生日到来的前几天,秋旖沫从食堂胡老板那里领到了三百元钱——她人生里的第一笔工资。

秋旖沫感到非常开心。她不想动那笔钱,她要把钱好好攒起来。起初她把钱放在裤子口袋里,放了两三天,每天洗碗的时候她都有意无意地用手腕蹭蹭裤兜,生怕那三张百元钞票不小心掉出来。后来她觉得不妥,又跑去杂物间把钱放进行李袋的最里层,再把行李袋压在被子里。还是觉得不踏实,她又想起来把那三张钞票卷起来藏进没扔掉的牙膏盒里,再把牙膏盒用一小塑料袋裹着放进床底下的空水桶内,最后在水桶上面盖上水盆。晚上搞个人卫生拿出水盆时她就往水桶里瞧上一眼。能不细心么,牙膏盒里裹藏的可是她辛苦一个来月的劳动与汗水。

十月二十号生日那天,秋旖沫是和平常一样在刷盘洗碗中度过的。生活本就是平平凡凡的,每天过好自己,她不介意生日怎么度过。

十一月初,食堂从业员工到了每年例行健康体检的时候。体检当天,秋旖沫一大早起床,和其他厨房师傅们分批在校医务室门口排队,领表,普检。之后回到食堂后厨来,吃完早餐,食堂胡老板还抽空给员工们每人下发了一本小册子进行卫生知识培训。

体检报告是在次日上午出来的。食堂老板把体检报告单领过来的时候,秋旖沫正在池边清洗一大堆的碗筷。早上的粥碗比较容易清洗,不需用洗洁精,在两个水池里分别洗一遍就行了。

胡老板忽然远远叫住秋旖沫:“不用洗了!”

秋旖沫听胡老板的语气有点不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洗净手,等他进一步发话。

胡老板脸上的神情是严肃的,接下来的话更是冷冰冰的:“体检报告出来了,你得了乙肝小三阳,现在不用上班了,明天直接过来领工资吧!”

秋旖沫感到愕然,半晌才回过神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得了这样一种病!

秋旖沫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在众目睽睽之下默然进入那个杂物间拿好自己的物品,又机械地走出食堂走到街道上来的。金秋十一月八九点钟的阳光,是那么柔和那么温暖地映照在街道上,映照在街道两旁葱茏茂盛的行道树上,映照在这昌北郊区鳞次栉比的高楼外墙上。可是,在这高楼的另一面,肯定有方墙壁正背着光;这成排的行道树上,肯定有某片叶子深藏在不见天日的浓阴里;这长长街道的某个偏僻的角落,一定长期处在没有阳光普照的翳蔽中。

这一刻映照到秋旖沫身上来的阳光是那么地惨黄。这映照不到的内心是如此地充满了阴郁和绝望。——才做了不到两个月的工作,眨眼说没就没了!而且身体又患了病!这骤然而临的双重打击,令秋旖沫几乎招架不住,她觉得自己快克制不住情绪就要哭出来。她的双脚似没有了知觉般一直向前慢慢移着步,都不知怎么一路走到叔叔家的。

叔叔就在家里,奇怪地问她:“怎么上午不用上班?”

叔叔的问话让秋旖沫才意识到这会是上午。她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她觉得自己好无奈无助,甚至又好想去死。看不到前路的时候,“死”这个字眼总是那么轻易地就钻入她的脑海来。

“你倒是说话呀,出什么事了?”

秋旖沫除了哭还是哭。

“你真没用,出了点事就知道哭!哭能解决问题吗?”

秋旖沫听到这里,便擦干眼泪,说:“叔叔,明天陪我去食堂领下工资,现在打电话给我爸,告诉他过来接我回家。”

“什么?你把工作辞了?一点苦都吃不得,真没用!”叔叔忿忿地说。

秋旖沫不想解释,她还沉浸在巨大的悲伤里,没有精力去向叔叔解释。

第二天,叔叔陪着秋旖沫去食堂领回不足月的最后一笔工资。叔叔从胡老板那知道了真相,返回来的路上一直沉默不语。

在等爸爸抽空过来接她回家之前,秋旖沫这几天又只能呆在叔叔家里。小堂妹对自己的厌烦情绪已愈加明显,可是秋旖沫似乎感觉不到了,失业和生病的双重痛苦更深地缠缚着她,令她已无暇再纠结其它。

过了几天,秋守业终于有空来昌北接秋旖沫。在回秋家村之前,他有点事要去也住在昌北的姑姑家一趟。秋旖沫知道这个亲姑姑并没有多喜欢自己。只一年三节才偶尔回一趟秋家村看望下爷爷奶奶的姑姑,不可能在那有限的节日里与自己这个侄女培养出多少感情。

秋旖沫不想去姑姑家里,可她只有跟在爸爸身后过去。如她预料,她并没有从姑姑那里获得久违的亲切感。姑姑对自己的态度永远不冷不热。当听着爸爸与姑姑两人与自己无关的谈话,秋旖沫的内心甚至竟有说不出的反感。

他们的交谈终于结束了,秋旖沫跟着秋守业乘上回乡下的班车。到家呆了不过两天,她又跟着爸爸返城,找住在高安市的大伯带去市医院看病。秋旖沫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羔羊,任凭主人牵到哪里被宰还是被养。自己已没有半点抉择权力,没有半点反抗能力。

来到城里天色已晚,当爸爸敲开大伯家的门,带着她走进他们家客厅的时候,知悉秋旖沫病情的堂兄秋以海就像避开瘟疫一样,一脸的嫌恶从客厅躲进了卧室。大伯母只淡淡瞟了一眼秋旖沫,一句话没说钻进了厨房。秋旖沫已习惯了这种不受待见,硬着头皮在大伯家吃了晚饭住了一宿,次日清晨,由爸爸和大伯一起陪着空腹去市医院做乙肝两对半检查。一路里秋旖沫能从大伯的神情里看出来,他带着她去市医院检查有多么地不情愿。

一大早医院里就人满为患,好像这个世界里的病人比健康人都多。接着排队,挂号,开单,缴费,轮到快抽血的时候,时间已过去了大半个上午。可是当秋旖沫撸起袖子伸出胳膊的时候,护士却抽不出血来。换过一个护士,仍是相同的情形。最后护士长过来,查看了下,便对陪在秋旖沫身旁的两个大人说:

“这女孩贫血太厉害了,抽不出血。”

一时无法做进一步检查,门诊部的主任医生只是依据秋旖沫在食堂体检的那张报告单给开了些护肝药。一百多块钱的药费让秋旖沫感到咋舌——在食堂最后半个多月上班的工资一天就花掉了。

从医院出来,他们没有再去大伯家,秋守业带着秋旖沫直接乘车回了秋家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2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