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19)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4 点击数:1150次 字数:

在叔叔家煎熬了两天,秋旖沫终于迎来了第一天上班的日子。这几天在叔叔家她就一直奢想着食堂能否给安排个住宿的地方。于是,进入学校食堂后厨洗刷那大堆的脏碗筷盘碟之前,秋旖沫小心翼翼问食堂胡老板说:“老板,你们这里能提供住宿吗?”

胡老板说:“你不是有亲戚在这吗?”

“是的,可是他们家里实在住不下。”秋旖沫满脸期待地望着胡老板。

胡老板踌躇了好一会,带她来到一个窄小且竖满了陈旧货架的后厨杂物间。杂物间里的货架上堆放的似乎都是食堂里很少用得上的杂物。在墙角不显眼的位置陈放着一张已沾满了灰尘的折叠床。

“你下班把这床抹一抹,晚上就睡这吧。里面有床棉被,可以拿过来盖。”胡老板指了指旁边一个货架上的鼓鼓囊囊的麻皮袋。

秋旖沫赶紧点头称谢。有了新的落脚处,她感到十分开心。秋旖沫也分外珍惜生命里这首次的打工机会,认认真真地开始刷盘洗碗。一整天她的双手都浸泡在水里,浸泡在清洁剂中。一整天下来她的手指就开始有了皲裂的迹象。秋旖沫不觉得苦,她想慢慢习惯了就好了,上手不上肩的活,能累到哪去。食堂里包了食宿,以后赚的工资就都可攒下了。这样想着,秋旖沫心里感到很满足。

杂物间并非私人空间,门外没有上锁,只有一个半旧的搭扣,但似乎鲜有人进去。秋旖沫利用午后的休息时间把杂物间墙角的那张床打下来,用湿干两块抹布分别擦拭干净,又把麻皮袋里那床好几个破洞的旧棉被拿出来,用手拍打了灰尘,然后摊开在床上。

吃完晚饭,秋旖沫赶在食堂关门打烊之前去了趟叔叔家拿行李包过来。叔叔见她有住处也是高兴的,不忘叮嘱“有空过来玩”之类的话。秋旖沫“嗯嗯”承诺着,在路边商店顺便买了些日用品,然后像赶赴一个美丽自由的乐园般赶向食堂那个逼仄的杂物间。

杂物间的空间有些逼仄,墙角只刚巧能铺下那张床,从门口进去还得侧着身走向床沿,而其它的空间都被杂乱的货架占满。可是,那里没有后妈,没有小堂妹,下班后,是仅属于她的能让心灵得到自由的独有空间。

秋旖沫把新买来的水盆水桶塞在床底下。她的那个在小堂妹房间无处可放的行李包就放在床头。杂物间没有窗,白昼光线就显得黯淡,唯一的一盏沾了灰尘的白炽灯安装在进门口。她拉开灯,所幸灯是亮的。她找来一块抹布,在杂物间找到一把椅子搬过来垫脚,然后踩上去把灯擦了下。灯比先前亮多了。她侧身走向床沿,发现一只床脚有些松动。她想寻个东西垫一下,竟在杂物间还找到半块砖头。她像捡了宝一样把那半块砖头抵在床脚旁边。干完这一切,她去后厨水池旁洗脸洗手,回来把门上的插销栓上。劳累了一整天,秋旖沫在床上躺了下来,想到不用再跟小堂妹挤一张床,心里便有种舒畅惬意的感觉。

很快秋旖沫就适应了每天在杂物间起居的日子。食堂厨子们知道秋旖沫住进去,偶尔要进杂物间拿点什么东西,都会跟她打声招呼。秋旖沫本没什么贵重东西,只点头示意下。此后每天秋旖沫都起得很早,因为后厨很早就有食堂师傅过来做早餐,秋旖沫要赶在他们到来之前搞好个人卫生,然后例行每天的刷盘洗碗工作。她每天都把盘碗刷洗得干干净净。看着一堆堆摞起来的干净碗碟,她会有种成就感。不洗碗的时候,后厨还有别的事需要帮忙去做。比如择菜,擦案台,拖地等等。洗碗工每月只有两天休息,甚至中秋节那天秋旖沫也在上班。可这对秋旖沫来说无所谓的,因为老板给放假她也没处可去。她情愿在休息那天仍在食堂洗洗碗拖拖地蹭饭吃。食堂里的伙食其实挺差,因为都是给学生打完饭菜后的剩余物。菜里面的油倒是有的,却不知什么油,秋旖沫还为此拉过几次肚子。早晨的稀饭也稀得可以照见人影。好在一贯的清贫生活使得秋旖沫并不讲究这些,她三年初中吃的食堂也莫过如此,能填饱肚子就行了。

食堂里的洗碗工还有一位四十多岁姓白的阿姨。起初她每天来只是埋头洗碗,偶尔和秋旖沫点点头,或者到吃饭的时间招呼一声,并不怎么和秋旖沫多说话。过了段时间,大概是看出秋旖沫挺勤快,白阿姨就经常主动搭话了。

“小秋啊,看你挺勤快的。先前我以为你一个年轻女孩子家的,干不了一个星期就会辞职呢,没想到还能坚持下来。”

秋旖沫笑笑:“这点苦算啥。老家农活比这累多了。”

“哦,农村女孩子就是肯吃苦。你有多大了?看样子好像和我家大闺女差不多大。”白阿姨看秋旖沫个头挺高,虽然比较瘦,但看上去挺结实,猜想她应该有十八九岁了。

当秋旖沫说自己今年刚初中毕业,只有十五岁的时候,白阿姨惊得下巴都似要掉了:“啊呀,那你跟我家小闺女同年的啊。她是八四年正月生的,这样看来估计你都比她小好几个月吧?唉,看不出你还是个童工哩,就出来自己赚钱了!我那小闺女也没读书,现在每天东游西荡,还经常伸手向我要钱,买这买那的。有时给得少了,还满脸不高兴。看看人家爷娘生的女儿多乖巧懂事!”

秋旖沫正准备承领这句夸奖,旁边一位听到她们谈话的厨子却插嘴笑道:“懂事是懂事,可是你愿意让你家女儿到这里来洗盘子做这下脚料的事吗?女孩子娇气就是有福气!”

秋旖沫听到厨子这句话,心里笼上了一层小小的阴影,但旋即这层阴影又轻轻悄悄地散去。她想着,自己是个没妈妈的孩子,不能跟别人去比,只有安安心心做好自己本分的事。

“哼,这叫有福气?她是仗着有个娘在她身边,看她能靠她老娘我一辈子不?”白阿姨气哼哼地说。

秋旖沫心想白阿姨说得很对。如果自己亲妈在,可能也有弟弟妹妹了,家里仍未必有钱供自己继续读书,这个年龄也还是要出来做点什么的。到头来,人靠的还是自己。

晚上躺在那个逼仄的杂物间,秋旖沫偶尔也静静地思考着自己的未来。她想自己不可能一辈子当洗碗工的。自己年龄还小,总得学习什么东西,自己不是没有学习能力的人。——可是,对于将来想从事什么,又准备从哪里着手学习些什么,秋旖沫心里并没有谱。她只在某个休息日去外面溜达一圈时,在地摊上买来本杂志。不上学了,书还是要坚持看看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1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