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18)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4 点击数:1736次 字数:

那晚的谈话之后,秋旖沫就再没有见到过杨泽凯。她知道,现在她和杨泽凯还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楼层上课,六月的中考之后就注定再也不是同一条道上的人了。

五月开始,学校里频频有照相的师傅过来,操场上常能见到毕业班的同学忙着合影留念。五月中旬,秋旖沫收到学校代发下来的未成年人身份证。想到这剩余的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很可能就是一生中最后的在校生涯,秋旖沫尽可能将更多的时间花在学习上,周末基本不回家了,每天走在路上也几乎在默诵语文诗词或英语单词。

临中考前学校就把初中毕业证发下来了。有升学无望的同学拿到毕业证直接就卷铺盖回家,都不打算参加中考了。也有成绩糟糕明知升学无望,但想给自己留一段生命履历的同学还是选择了报名参加。中考时间定在六月中旬,考试地点在高安市区。因为需要交纳五十元报名费,秋旖沫不得不在临考前的最后一个周末骑着单车回了一趟家。爸爸就在家,和后妈呆在东厢房里逗小妹妹玩耍。爷爷奶奶都在灶房,秋旖沫去灶房和爷爷奶奶打过招呼后回到堂屋来。

“回来了?都好久没回家了。”听到声响,秋守业踱到堂屋来对女儿说。

“嗯,这段时间学习很紧张……下周二我们就要中考了。”

“哦,考几天?”

“三天。”

“是在哪里中考?”

“高安市。”

“哦,去了到时跟大伯家打个电话,看能不能晚上在那里吃住。我这边也会打电话过去先说下。”

该说关键的话了,秋旖沫觉得难为情,但几经踌躇徘徊犹豫之后她不得不又开口:

“爸爸,……中考还要交五十块钱……”

“……”

一阵难堪的沉默。秋旖沫觉得自己和爸爸几乎都僵在了堂屋里。

东厢房里小妹妹的哭声传了出来。秋守业回头往里面瞟了一眼,然后对秋旖沫说:“要不你去跟爷爷借下吧。爷爷身上有钱。”

秋旖沫苦笑了一下,不再吱声,转身便去了灶房,开口向爷爷要了五十块钱。也许是觉得对不住女儿,秋守业当即就去了梅妈商店用公用电话往大哥家打了个电话,说了秋旖沫即将去高安中考,顺便在他家吃住几天的事。

“已经联系你大伯了,你去之后再跟他电话。”回来后秋守业对女儿说。

秋旖沫吃过午饭,在家待了一会就赶去了学校。她不想在家多呆,也不能在家多呆。最后的几天也得争分夺秒。

中考前夕,初三年级的同学在学校统一安排下乘坐大巴来到了高安市。食宿地点学校也作了统一安排,就在考场附近,其实距离大伯家也不远。当天下午看完考场,秋旖沫想起给大伯家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有吃住的地方,可是找到电话亭打过去后半天没人接。秋旖沫怕是家里没人,晚上又往大伯家打了个电话,仍没人接。秋旖沫感到奇怪,都晚上了,家里怎么会一个人也没在呢?之后三天中考,每天秋旖沫都抽空利用不同的时间往大伯家打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秋旖沫恍然反应过来,大伯一家兴许是在故意躲自己的电话。

最后一场考试完毕,秋旖沫和同学们乘坐大巴回到学校开始收拾东西,把能卖的书和作业都当废品卖了,然后骑单车回到家里去。一生的读书生涯就这样结束了,秋旖沫的内心有些怅惘,又莫名感到解脱。

秋旖沫前脚刚回踏进家门,后脚从梅妈那回来的秋守业便劈头盖脸训斥道:“大伯刚打电话过来问,中考这几天到了市里为什么都不给他电话?害得他天天在家里等!你眼里是不是没有这个大伯?”

原本,秋旖沫对大伯故意躲自己的电话还心存疑惑,这会大伯给爸爸来的这个欲盖弥彰的电话只令她更坚信自己的判断了。她在心里冷笑,也不想跟爸爸做过多解释,原本她一直都在烦这个家。她对自己的中考已不抱希望,只是希望想时间快点过去,争取有机会外出去打工。

1999年的夏天,对初中毕业了的秋旖沫来说已不存在暑假的概念了。忙碌的双抢时节,后妈又有了好几个月的身孕,爸爸极少让她干重活,秋旖沫却不得不每天和大人一样早出晚归下田劳作。时间一点点缓缓地推移,秋旖沫每一天的分分秒秒都在遥遥的等待里。

中考成绩是在八月初出来的,结果在秋旖沫预料之中,只达到了普高分数线,和重点高中相差了五分。这五分之差并未让秋旖沫觉得可惜,甚至她还有点暗自庆幸。因为,即便家里同意让她继续升学,她也难以面对以后经常向爸爸伸手要学费要伙食费的漫长生活。在家忙农活的这段日子,秋旖沫来例假买卫生纸都是跟奶奶要的钱。据说城里的女孩子来例假使用的都是一种叫卫生巾的更高级和昂贵的产品——唉,一个囊中羞涩的女孩子连例假都来不起了!秋旖沫受够了这种煎熬,她想要通过即时的劳动自己赚钱来换取一点微弱的尊严。

这个机会似乎来了。九月初,秋守业托住在昌北的秋守才替秋旖沫在他家附近一所中专院校食堂找到了份洗碗的工作。得知这样一份工作的当晚,秋旖沫竟激动得险些失眠。

秋旖沫简单收拾了些衣物,揣上她的身份证和初中毕业证,放在奶奶给她缝的一个花布行李包里,择日便随着爸爸去了昌北叔叔家。叔叔又带着秋旖沫去见了食堂老板,得到答复过两天正式上班。上班地点离叔叔家不远,爸爸和叔叔讲好了,让秋旖沫平常就住在叔叔家里。

叔叔家人口挺多,但小堂妹秋以清单独住一个小间。床比较窄小,若是两大人也能勉强挤着睡,睡两个孩子是不成问题的。当初奶奶帮叔叔家照顾怀孕的婶婶,就一直和秋以清住这个房间这张床。

秋守业离去后,秋旖沫就把自己的行李包拎进了秋以清的这间房。

秋旖沫知道小堂妹一直是不喜欢自己的。自踏进叔叔家,小堂妹就没给过自己好脸色。当秋旖沫把行李包放进房间其中一个床头柜的时候,秋以清便不满的口吻叫道:

“哎,不能放那里,床头柜我还要放书呢!”——秋以清十二岁了,刚上初中。

秋旖沫听了,便准备把行李包挂在门后。秋以清说:“别挂那,弄得门不好推!”

如此更换了好几处地方,直到秋旖沫把行李包塞到了床底下,小堂妹又道:“你放床底下别把老鼠给惹来了!”

秋旖沫没再理会,她知道自己的行李放哪里都不合适的。她告诫自己,寄人篱下,得处处忍耐,千万别去跟小堂妹计较,小堂妹还是个孩子。

晚上秋旖沫跟着叔叔一家吃晚饭。她的筷子每伸向一次盘子里,秋以清就投过来一个白眼。秋旖沫于是尽可能少夹菜,只夹放在眼前的那些他们看起来都不太动筷子的菜。吃完晚饭秋旖沫帮着收拾碗筷,清洁厨房卫生。忙完琐事回到房间来休息时,秋以清已早早躺上床了。

秋旖沫坐在床沿,见秋以清故意将身体张得大开,床上根本没有自己睡的位置了。她忍着对尚未睡着的小堂妹小声道:“以清,你躺过去一点。”

喊了好几遍,秋以清终于很不情愿地往里侧了侧,秋旖沫紧挨着床沿勉强躺了下来,翻身的余地似乎都没有。

好在秋以清很快入睡,睡着以后身体自动往里边侧过去。秋旖沫却又是一晚难以成眠。她感慨着自己好不容易离开了让自己糟心的家,又来到了一个不受欢迎的家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1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