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17)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3 点击数:2367次 字数:

此后秋旖沫常常周末独自留在空荡荡的学校,独自一人倚着教室走廊上的护栏,对着空旷而暮色苍茫的操场呆呆地凝望。几乎每次孤独自处的时候,她都用无声的啜泣来缓释心中的抑郁。只是,她再也没有过单腿跨出护栏想要跳下去的愚蠢念头。每个无眠的夜晚,她都用些打气的话哄自己入睡。而次日醒来,她的枕头总是被泪水洇湿。她竟而怀疑自己睡着以后是不是仍在流泪。

那年暑假到来,秋旖沫不得不长时间留在家里帮干家务活了。后妈已经挺了个大肚子,她的小儿子也几乎不过这边来吃饭了。秋旖沫每天晚上写作业,白昼只不停埋头干活,无论家里的,还是田间的。她不要让后妈来认为自己懒惰。而且不停干活能分散一些注意力,时间似乎也过得更快些。

秋季到来的时候,秋旖沫进入了初三,而她的好友秋圆圆却辍学了。学校还有好些女孩子只念完初一就都相继辍了学。有的是主动退出的,有的是家里让退出的。宿舍里几个成绩一直较差只是等混张初中毕业证的女孩子,常常私下里议论着外出打工的事。她们一致的感觉里,去大城市里打工的生活,肯定比在学校里枯燥无味的读书要浪漫有趣得多。偶尔她们也议论起哪个村里谁谁做了三陪女,谁谁又被人包养,于是结末便一阵感慨唏嘘,觉得还不如就在学校呆着。

秋旖沫有点庆幸爸爸还没让自己退学。之前一直还不错的学习成绩也让爸爸不可能开口让自己退学。可升入初三以后秋旖沫的学习有点吃力了,好些功课都跟不大上。有时听着室友们的议论,秋旖沫心下也有些松动,想外出去打工——那样就可以彻底摆脱家里了。可是她又有些不甘心,还是想努力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老师说,班上前五名的同学才可能有希望考中师或中专。那时农村里成绩好点的学子,都希望初中就能考上这两类学校,女孩子还可报考幼师或卫校,因为考出来就能摆脱农村户口吃上公粮,分配到一份旱涝保收的工作。考高中是不得已的选择,而女孩子能读高中的概率就更小了。

初三第一次月考下来,秋旖沫的成绩已不能保持初二时班上的前五名了。到期中考试,她在班上的名次又下降了一点,只徘徊在前十名左右。她打听到杨泽凯,虽不能每次都考第一,但几乎没下过班上前三名。秋旖沫觉得自己和他的距离不是一般地远了。

初三期中考试过后,老师来班上登记需办理身份证同学的名单。因为须交纳十块钱的工本费,又因为未成年身份证仅六年的有效期,许多同学都犹豫不决,秋旖沫却当场把自己名字报了上去。她明白,如果考不取什么,以后若外出打工肯定是需要身份证的。

时间是唯一不必努力就会到来的东西。秋旖沫觉得距离自己的长大越来越近了。好几次回家,隔壁邻居向阳叔见到她总说:“秋守业的女儿个子又长高了啊!”

而每回一次家,秋旖沫都能感觉后妈的肚腩比前次大了一点。奶奶说,后妈年前就会生。全家人的心思似乎都集中在后妈的肚子上了。他们都在盼望,盼望家里新成员的降临。惟除了秋旖沫。她更多的思绪,是在明年的中考及中考后的去向。而后妈肚子里那个未来的孩子,不过是给自己多了一个潜在的敌对者。

腊月初,后妈诞下了一个女婴。秋旖沫放寒假回到家来的时候,小妹妹都出生两周了。

寒假里秋旖沫又多了项事务——帮忙带小妹妹。后妈没有奶水,小妹妹每天都得喝买来调好后的奶粉。喂一次奶,换一次尿片,全家都要弄得手忙脚乱。对于尚在襁褓中的天真的小妹妹,秋旖沫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喜欢还是厌烦。一次看着小妹妹喝完奶在自己怀抱里酣睡时那粉扑扑的脸蛋,她不知自己为什么忽然流泪了。——孩子是无辜的,她怎能把这么幼弱的亲妹妹当成潜在的敌对者?

小妹妹满月时正值正月,那天家里来了很多客人,又是一整天的忙乱。小妹妹满月后,秋旖沫每天带得更勤,可后妈却每天忙在了麻将桌上。农活之外的闲暇时间,打麻将是许多乡村妇女最大的消遣。后妈起初只是上别人家里打,之后却邀人上自己家来了,堂屋里尽是那些女人的刺刺不休,经常到开饭时间都下不了桌。奶奶不好讲,爸爸也不管,秋旖沫这个时候就真不想帮带小妹妹了。

转眼就到了春季开学时间,这已是秋旖沫初中生涯的最后一个学期了。秋守业说好报名那天给秋旖沫学费的,可是到那天他一时大意给忘了——或者在爸爸的潜意识里小妹妹的成长更重要吧——秋旖沫当时心想。他一早赶去集镇买奶粉了。奶粉老贵,村里商店鲜见,只能去集镇上买。以防过期,每次还不能多买。等秋守业买完奶粉回来,已临近中午了。秋旖沫未能及时赶去学校,在家又听了一上午那些女人搓麻将的声音。

家里已欠了一点外债,秋旖沫每次回家向爸爸要伙食费都感到羞于启齿,而自后妈来这个家后,爸爸每次都显得那么畏畏缩缩犹犹豫豫。她真想尽快摆脱这样老是伸手向爸爸要钱的日子。

初三下学年,秋旖沫老是感到分神,上课时常集中不了注意力。离中考的日子已走向倒计时,秋旖沫像许多同学一样内心也有些焦虑。

五月初的一个傍晚,秋旖沫去教室上晚自习时,在楼梯口碰见了也上楼来的杨泽凯。杨泽凯是紧追两步赶上她的。他们不再同班后,这样的相见竟还是首次。

“去操场上走走吧,想和你聊些中考报考的事情。”杨泽凯说。

秋旖沫没有拒绝。两人来到操场边缘,彼此问了些学习近况。

“中考你打算报考什么呢?”杨泽凯问。

“我有点想考幼师,但怕是考不上呢,成绩下滑很多了。”秋旖沫想想说。其实想考幼师并非她一直的愿望,只是幼师录取的分数相对低些。

“我可不想考什么中师中专,我准备报考重点高中。你也报考高中吧,我们一起去县城读高中,将来考大学,到更高的学府深造,去完成更大的目标,实现真正的理想。”杨泽凯的语气里带着对秋旖沫的鼓励,又带着对自己未来的憧憬。

秋旖沫轻轻摇了摇头。读高中考大学?她从未产生过这样的念头,也未敢产生这样的念头。秋旖沫想起自己家现在的经济状况,哪里还有可能供一个女孩子念高中?她的大伯二伯家那些堂兄堂姐都没有一个念高中的,两个堂姐和一个堂妹甚至都只念完初一或初二就辍了学。而况,就算读了高中又能保证自己考取大学吗?那一切对自己来说太遥远太不切实际了。原本秋旖沫就从未给自己设目标将来想要从事什么。关于“理想”这个词,秋旖沫也从来不曾真正深入地思考过。在她的潜意识里,理想对于她这样没妈的孩子是种奢侈,或许长大了能自谋一份生存的职业就算是理想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1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