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16)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3 点击数:2395次 字数:

距离周五上交十元钱只剩最后两天了。秋旖沫一筹莫展。秋旖沫记得爸爸说让过几天回去给钱。可是如果回去又没有钱呢?她已不再那么相信爸爸。

晚自习课秋旖沫从书包里抽出书本时,不小心碰到杨泽凯送给她的那张生日贺卡。她下意识地把卡片拿出来,目光停落在封面那个举着蜡烛的少女身上。那个穿着短裙的短发少女让秋旖沫忽然灵光一闪。

她想到自己的一头长发大概能卖到点钱。

次日傍晚,秋旖沫匆匆吃完晚饭,便找秋圆圆陪着去了学校附近一家理发店。

“师傅,您这收头发吗?”秋旖沫试探地问。她生怕不收。

“收!谁卖头发?”理发师傅左右打量着她们。

秋旖沫指指自己的头发。理发师傅让她把辫子解散披下来,然后站在背后左右看了看说:“十五块。”

秋圆圆试着帮再加十块。一番好说歹说,二十块成交了。

剪发的时候,秋旖沫好生说:“师傅,能不能不要剪得太短啊。”

理发师傅口里“嗯嗯”地应着,可是等剪完她照镜子看时,发现实在太短了,而且主要是,实在太难看了。时令已过了霜降,从理发店出来后,秋旖沫只觉后脑勺凉飕飕的。

秋旖沫回到班上晚自习时,教室一片哗然。她听到不知谁背后小声说:“怎么好好的一个美女变假小子了?”秋旖沫的同桌笑言本来也想剪短发,看过秋旖沫的发型,就放弃这念头了。

秋旖沫无所谓了,难看就难看吧。人有远虑,已无近忧——相比那个让人糟心的家,发型糟糕点算得了什么。反正交资料费的钱有着落了,自己还能另留着十元钱以备不时之需。

次日早间操的时候,秋旖沫感觉操场另一头似有人远远盯着自己。她抬头发现是杨泽凯时,不由赶紧低下了头。秋旖沫转而又想,干嘛怕他看见?让他看见自己这么丑陋的样子,从此断了其他念想岂不是更好?一个没有亲妈的孩子,还能指望谁多关爱自己?于是她重新抬起头,麇集操场上越来越多的同学却隔断了她的视线。

这个周末秋圆圆和秋旖沫一同骑车回家。两人回到村里,沿途但凡见到秋旖沫剪了短发的邻居,都纷纷说道:“哎,怎么好端端突然把头发剪了?还剪得这么难看!”

同学和邻居怎么评价都无所谓的,可是当秋旖沫回到家,类似的话从爸爸和那个女人口里说出来,她却莫名觉得受不了。

秋守业说:“你怎么想到把头发给剪了?剪得丑死了!”

那个女人也附和说:“是呀,剪得真难看!”

秋旖沫觉得他们的话非常刺耳,但不想去解释剪发的原因。她不去理会他们,在堂屋支好单车,又径直去灶房找奶奶。她不屑跟那个女人说话,也不愿跟爸爸多说一句话。甚至当秋守业走到灶房来把十块钱交给她的时候,秋旖沫也只是顺手接过来,一句话都没说。她已经不喜欢这个家了。从前她最盼望的周末现在却成了她最难捱的时光。她盼着时光快些过去,自己能快些长大,快些离开这个家。

不知不觉寒假到来。那不过三十天的假期于秋旖沫每天都度日如年。她觉得自己每天都不得不在一种无比尴尬的气氛中,与这个已正式成为后妈的女人进行着偶尔的目光对视,进行着偶尔不痛不痒不热不冷的言语交流。秋旖沫时常有种窒息感。当后妈坐在堂屋里与其他串门的邻居闲聊时,秋旖沫的这种窒息感尤剧。因为后妈不仅侵占东厢房了,堂屋也被她侵占了。仿佛整个屋子都是后妈的气息。——是的,不是几年前那个已故的后妈,而是这个从村里的玉兰婶角色、从一名寡妇身份蜕变来的新的活着的后妈所带来的窒息。这个时候秋旖沫要么只有躲进西厢房,要么就钻进灶房。最好就是和奶奶一起去菜园子,能离开这个家有一会算一会。

新年很快到来。过年家里是热闹的,大伯二伯叔叔姑姑还有一些其他亲戚都陆续回老家来拜年。家里几乎每天客人不断。大人的谈笑声、小孩的吵闹声不绝于耳。这次小堂妹秋以清也跟着叔叔来家里拜年了。小堂妹不会再说房子是她家的、床是她家的之类的话,可秋旖沫能感觉到小堂妹对待自己的神情和举止依然是那么地不友好。

秋旖沫每天忙着帮奶奶做家务,忙着给客人端水倒茶。她不喜欢这样的热闹。她不喜欢那些也不喜欢她的亲戚。每次看着他们吃完饭离去时的背影,秋旖沫的心里就有种莫名的放松感。她偶尔想起舅舅,奇怪对舅舅的想念也没那么强烈了。过年于她没什么意义,只是时光又往前推进了一步,自己又长大了一岁,过年就十四岁了——这是秋旖沫自认为的过年的最大收获。

十四岁那年的整个春天似乎每天都是细雨霏霏,路面永远都是湿滑泥泞。秋旖沫好几回周末穿着雨衣骑着单车吃力地回到家时,自行车的车轮和链条总是沾满了泥浆。她为自己的不想回家找到了借口。于是某次周日下午离家前,她甚至不避后妈在场,就对秋守业说:

“路上太难走,下个周末我不回家来了,就在学校复习。”

秋守业还未开口,后妈旋即冷笑道:“哼,说得好听,周末呆学校干什么呀?不过是想贪玩,不帮家里做事罢了!”

秋旖沫扫了后妈一眼,不想辩解。她看着秋守业,可秋守业只是缄默。秋旖沫就当是爸爸的默许。到又一个周末到来,当傍晚时分,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回家后,秋旖沫只一人静静地呆在空荡荡的教室里。

那个周末天气很好,没有雨,太阳到很晚才落下山去。秋旖沫坐在教室里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完,把未上的课程内容都预习了一遍。天不知不觉已经黑下来了。周末教室里是不来电的,她点起蜡烛继续看了会书,直到最后终于看不下去了,她才将书本合上。

她想起自己没有吃晚饭。她也不觉肚子饿,莫名难受的感觉似乎早掩盖了饥饿。她吹灭了蜡烛,慢慢踱到走廊上来,倚着走廊的护栏,久久凝望着空旷而夜色越来越深的操场。四周是无边的岑寂,巨大的孤独感像张无边的天网将她罩住。她终于忍不住泪水潸然。万念俱灰的绝望感觉瞬息里又一次占据心头,她又一次想到了死。

她试着单腿跨过护栏,想从二楼跳下去。

可是当死的意念来袭的时候,秋旖沫的脑海同时又会迸发出更多的试图阻止这行为的意念。——她还不能死,她还没有报答爷爷和奶奶呢。自己还没长大,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她告诫自己,不管再苦再难,都要坚强地好好地活着,为自己,也为爷爷和奶奶。

于是秋旖沫把那条跨过护栏的腿又缩回来。缩回来之后,她才觉察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多危险。只是她依然泪流不止。她索性哭出了声。她边听着自己的哭泣边转身将教室门锁好,然后一个人慢慢走下楼。周遭除了她阒无一人,整排的女生宿舍黑魆魆的,可她奇怪自己这会竟一点不觉害怕。

她摸黑走进自己的宿舍。临睡之前,她仍忍不住啜泣。她反复劝诫自己,秋旖沫,你要坚强,要忍耐,你要相信你的未来会很美好。她用这样打气的话哄着自己入睡。可次日一觉醒来,她发现自己的枕头全被泪水洇湿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1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