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15)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3 点击数:2393次 字数:

星期五的最后一堂课总是最熬人的,住校生的心思早飞向了校外。好容易挨到下课铃响,老师前脚走,同学们后脚就跑出教室了。他们忙着回宿舍取中午就已收拾好的东西,然后一个个骑上单车兴匆匆往家赶。以往的周末秋旖沫也总是这样兴奋异常,每次都身体保持着前倾,双脚用力不停蹬着单车脚踏板,恨不能一步飞向家里。可是这个周末,下完最后一堂课回宿舍后,秋旖沫才开始不紧不慢地收拾东西。

秋圆圆来找秋旖沫一道回家,她找了个借口让秋圆圆先走。秋圆圆已知她家里的事,秋旖沫却不愿把烦心事跟秋圆圆多讲,更主要的是她不想那么早回家面对那个已成为她后妈的玉兰婶。她只想一个人将内心的苦闷慢慢消化。

秋圆圆于是先回去了,最后所有同学都走光了,整个学校操场上都变得空荡荡了,秋旖沫才慢腾腾骑上单车。往常她快到村口时夕阳才完全落下,可这回她出校门一会夕阳就消失了。

家终归是要回的,否则自己还能去哪里。可还未到家门口,她老远便看到那个玉兰婶——正站在东厢房的门口看着自己推单车进屋。秋旖沫觉得别扭,仿佛那个女人才是这家的主人,而自己走进的不过是别人家里。她对那个女人强挤出一丝淡淡的笑,没有喊妈,也没有喊玉兰婶。秋守业也在堂屋,秋旖沫想开口喊爸爸,竟嗫嚅了一下,没能喊出。她径直就进了灶房。她知道这个时候奶奶一定会在灶房。

“这个礼拜怎么来这么晚?”奶奶问。

秋旖沫不答。她奇怪自己不是要表现得乖乖的,要好好听话的吗?这张笨嘴怎么在谁面前都变得结舌了?

快到晚饭的时间,那个玉兰婶忽然出去了一下。——看着她走出屋去的背影,秋旖沫一瞬间竟有丝窃喜,竟欢快地想着她是不是回自己以前那个家去了,于是帮奶奶拿碗筷的动作都变麻利了许多。

可一会,玉兰婶又回来了,身后还跟了她十岁的小儿子。

原来这个女人是把她儿子带过来吃晚饭了。这个孩子平常跟着爷爷过,有时爷爷去孩子叔叔或姑姑家,他就没地方吃饭了。秋旖沫不知道这个男孩是不是头一次过来,他怯怯地跟在他母亲后面,等他母亲帮拿好了碗筷仍不大敢靠近桌子。他好像有点怕秋旖沫,每次动筷子夹菜的时候都要向她瞟一眼。秋旖沫并不讨厌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男孩子,相反心里有点可怜他。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和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某种程度上命运是共通的。一个没有爸爸妈妈又改嫁了的孩子甚至更可怜。秋旖沫从这个男孩子身上看到了他们彼此正遭逢的相同命运,她怜悯他不过同样是为了怜悯自己。可是这些为了一己私欲罔顾自己子女感受的大人,他们能了解到孩子的身心痛苦吗?

吃完晚饭,玉兰婶只把她儿子送到门口,就那样看着她儿子消失在夜色中了。秋旖沫也早早躲进和奶奶住的西厢房。

星期天的下午秋旖沫像逃一样离开家。可是到了周五的傍晚,她又不得不回到家来。这次班主任还交代,每位同学下周五之前需交十元钱的学习辅导资料费。

秋旖沫回到家,秋守业只是出来招呼了下,旋即就和那个女人一直呆在东厢房。秋旖沫想起小堂妹秋以清那次曾霸气地说这西厢房是她家的,床和橱柜都是她家的。而现在,这东厢房是属于爸爸和这个名叫玉兰的女人的了。这个家属于自己的部分在哪里?

那个女人在家似乎一直就不离爸爸左右,或者也可以说是爸爸不离那女人左右——两人要么同在东厢房,要么同在堂屋,要么甚至同在灶房。秋旖沫心里有点恨恨地想,各自的儿女都十多岁了,他们还弄得跟一刻离不开的热恋中的情侣一样!

秋旖沫想起要交十块钱的事,她不愿意当着那个女人的面向爸爸要钱。她就不信两人还能成天成夜粘一块。

星期天中午奶奶在灶房准备午饭的时候,那个玉兰婶又出门去了。秋旖沫知道她是去找她小儿子过来吃饭了。秋守业这会一人在东厢房。秋旖沫也不进房间,只立在门口,跟他开口道:“爸爸,学校要交十块钱的资料费。”

秋守业走出东厢房来:“哦,什么时候交?”

“下周五之前。”

秋旖沫以为爸爸会立马掏出十块钱来给自己,却不料他竟面露难色:“我身上没有十块钱,要不……你过几天再回来拿。”

秋旖沫惊住了。她没想到爸爸身上连十块钱都拿不出,竟要自己过几天再骑车回家跑一趟?她记得这几年但凡见到爸爸的村里人,都跟爸爸玩笑说他在外面做工发财了啊。发财未必,积蓄应该有点的。可爸爸的钱都到哪里去了?——不用猜,要么是被那个玉兰婶管住了,要么都在她身上花完了。——如果是那个女人就已管住了爸爸的钱,那爸爸开口拿原本自己挣的一点钱的勇气都没有了吗?为什么过几天,过几天钱又从哪来?秋旖沫想不明白,内心却涌起一股浓重的悲哀。她的眼泪即刻想要掉下来,可是终于止住了。因为奶奶在灶房叫秋旖沫端菜上桌了。

那个女人果然又带着她的小儿子过来。那个男孩好像不怕家里其他人,却仍只是有些怯怯地偶尔扫一眼秋旖沫。秋旖沫暗想,你怕我做什么呢,我能对你怎么样呢?我和你一样不过是这个家里的可怜人!

那个男孩吃完饭不等他妈妈送他直接就跑出屋了。仿佛怕自己碍了谁,少在这个家里呆就是一种理智甚至一种奉献。

秋旖沫吃完午饭也立马不想在这个家里呆。——可是这十块钱怎么办?

这钱是绝不可能跟奶奶去要的,自己上周来例假买卫生纸都已伸手跟奶奶要过钱了。奶奶未必再拿得出这十块钱。奶奶一点零用钱,都是从叔叔伯伯们每年给的谷子里省俭出来的。有一次奶奶两块钱不见了,她把西厢房的床和橱柜还有其它角角落都翻遍了,心里懊悔难过得要命,口里还连声责怪自己老糊涂了不记事。——秋旖沫不可能再跟奶奶开口了。

没有办法,秋旖沫只有早早骑单车回到学校去。还没出村口,她的眼泪就止不住流了下来。反正也没别人看见,她索性一路骑一路任眼泪肆意横流。

回到学校里,秋旖沫上课集中不了精神,她一直想着这十块钱要从哪里来。她是班上的英语课代表和生活委员,这十块钱她必须准时上交,否则就是拖了班上后腿。

班上同学们的十元钱都陆陆续续交到班长那儿去了。收一张钞票,就登记一个名字。班上没交钱同学的名单逐日减少。秋旖沫心里感到焦急。从哪去弄这十块钱?跟同学借几乎不可能的。同学们从家带来的钱都是只够用作那周伙食费的,没有谁家很富裕,没有谁交完了十块钱后还有多余的闲钱。钱,钱,难道指望从天而降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1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