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十七)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22 点击数:2218次 字数:

     (十七)

  腹泻事件的第二日,GL市食药监局对导致腹泻的果汁进行了取样化验。其化验的结果是,果汁已经变质。GL市食药监局对外公布了化验结果。当天,果汁变质的新闻便登上各市新闻报纸的头条。与此同时,记者们也在等待省调查小组的调查结果。

 腹泻事件的第三日,由韩复率领的省调查小组公布了对欧豪食品有限公司的存库果汁化验结果:欧豪食品有限公司目前库存果汁并未有任何质量问题。此消息一出,记者纷纷质疑此份化验结果的真实性。可尽管如此,记者们并未有确切的证据证明省调查小组隐瞒了真实情况。记者纷纷要求到仓库内进行核实,张崇祥只好应允几名记者代表进入仓库。几名记者代表进行了一番盘查,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直到走出仓库时仍然满脸疑问。

 当天下午,张崇祥交代他的助理去GL市看望了受害者,同时又塞给每位受害者家属五万块钱作为补偿。当记者再度返回医院采访受害者家属时,受害者家属一致认定腹泻事件纯属意外。

 腹泻事件的第四日,北京总公司派出质量小组前来调查。质量小组由区域副总裁周硕带队,其调查的范围包括腹泻事件和财务状况。周硕到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开会。会上,张崇祥汇报了省、市调查小组的调查过程及结果。会后,所有人散去,周硕将张崇祥单独留下。

 “张总,不管此次腹泻事件结果怎样,北京总部对你这边的工作都保留意见!”周硕板着脸说到。他盯着张崇祥,见张崇祥满面笑容,不知不觉中也缓和了态度。因此他接着说到,“哦,你也别往心里去,我们也只是对事不对人。总部对你这几年的工作成绩还是肯定的。”

 “周总,总部对我的批评我完全接受。毕竟腹泻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给公司形象造成了很多负面影响。身为L市的负责人,我有责任。在腹泻事件爆发的极其短暂的时间里,我就和生产经理一起查验了所有库存——没有问题!然后我们又排查了所有流程,也没有问题!后来,省、市的调查小组都来了,他们也没有查出问题!事实证明,导致腹泻的问题果汁并非来自生产、储存等产环节,应该是运输出了问题!但运输车辆一直都是买家派来的,所以这个环节我们也没有更好的管理措施!周总,您说,这买家在运输环节上出了问题,他们还能把过错推到咱们头上吗?”张崇祥一副委屈的表情说到。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能拿出任何关于运输环节出问题的证据吗?就算买家在运输环节出了问题,你觉得,买家会承认吗?”周硕问到。

 “无论买家是否承认,这都是他们的问题!我们在各个环节上都没有任何问题!”张崇祥坚持说到。

 “可是,一旦买家拒不承认,那么问题还会推到我们身上的!”周硕说到,“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进行内部调查!”

 “内部调查?我们没有必要再对内部进行调查了!”张崇祥反对到。他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省里,市里的调查小组刚刚调查过了,难道他们的调查还不够权威吗?”

 “我们不是怀疑这些!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周硕看着张崇祥说到,“事实上,我们到这里来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调查腐败情况!”

 “什么?腐...败...?”张崇祥感到意外,他的话开始支吾了起来,“我们这里从来都公开透明,怎么会有腐败呢?”

 “你也不用太激动。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接到了一些举报。举报者在几个关键问题上都能拿出证据。”周硕盯着张崇祥说到。他的目光像鹰一样锐利,张崇祥在他面前仿佛像透明人一样清晰。他继续说到,“当然,这也不排除那些跟你有过不愉快的人们的恶作剧。我可是相信你的!难道你这里真的害怕调查吗?我们不过是随便看看。如果你这里是一泓清泉,那么无论我们怎样观察,它也不会混浊的,对吗?”

 张崇祥笑了笑,机械地点了点头。面对周硕那双犀利的眼睛,他不敢将目光与其直视。此时,他的脸色有些煞白。

 “好吧,那我们就开始吧!”周硕对质量小组成员笑着说到。当他起身时,他的目光像X射线一样,又在张崇祥脸上扫描了一回。

 此时,他的目光,让张崇祥感到不安。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即将被斩首的犯人,而周硕就是那个负责行刑的刽子手。他所恐惧的,是刽子手手里的把柄闪闪发光的大刀和刽子手那种冷若冰霜、毫无怜悯的眼神。

 质量小组分成三队分别对财务、生产车间、成品仓库以及包装和原料进行检查。在生产车间,交叉污染现象普遍存在,很多设备出现生锈情况;在果汁冷藏室,室内温度比要求的最高温度还要高出3-5度来;质量小组又去仓库里随机抽查几批果汁用的包装盒,发现所有的包装盒比计划中的偏薄。不仅如此,所有的包装盒还散发着一股浓烈的刺鼻的气味;除此之外,几乎所有办公用品和低值易耗品都与实际计划不符;在水果冷藏仓库,大部分苹果已经压烂,苹果的汁液像雨后屋檐上的水滴一样自由滑落。还有桃子,很多桃子已经磨掉了果皮,露出或青或红的果肉...

 质量小组每查出一处问题,张崇祥都会冒出一身冷汗。他一边赔笑,一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其实,他最担心的还是财务方面的检查,因为有一些账目无法解释。他一直关心账目核查的结果,那样,他也就不用如此悬心了。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站在绞架前待审的犯人,而审理他的法官们却在高谈阔论,迟迟不给他一个审判结果。他多想,无论死活,都能快点结束眼前这一切。他越是急着看到结果,就越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躁难耐。

 当天下午,质量小组有了初步的调查结果。调查小组分别请质量、采购、财务的部门负责人单独谈话。谈话整整持续了两个小时。谈话结束后,质量小组又简短地开了个会。下午六点,质量小组又将张崇祥单独请到会议室谈话。

 “张总,你应该知道我们请你来是什么意思吧?”周硕盯着张崇祥说到。

 “我知道公司里有些小问题,可那能怎么样呢?哪家公司没有点儿小问题呢?”张崇祥故作淡定地说到。

 “我想请问,在你的眼里,什么才算的上大问题呢?”周硕撇着嘴角说到。

 “比如这次腹泻事件。不过我已经基本控制了局面。自打我得知腹泻事件的那刻起,就忙着打理各方面的人际关系。我担心腹泻者家属因为气愤跟记者胡说,所以就让助理代表公司看望他们,以消除他们心中的怨念。因为看望腹泻者能挽回公司的名声,所以我就一刻不停地去做了!我...”张崇祥委屈着说到。他的话被周硕打断了。

 “张总,我知道腹泻事件的严重性,这点你我都无需多言了。我只是想请问,质量小组今天调查到的问题算不算大问题呢?”周硕眯着眼问到。

 张崇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头回答到:“是大问题!”

 周硕仍然一动不动的盯着张崇祥问到:“那么我想请问,你对这些问题有什么看法?”

 “我承认,这几年,在人员管理方面,我存在一定的疏忽!对此,我可以向您、向北京检讨!”张崇祥说到。

 “那么你认为,这些问题都是他们造成的吗?”周硕问到。

 “他们是工作的执行者,是第一责任人,这些问题肯定跟他们有关!”张崇祥回答到。他避开周硕的眼睛。

 “很好!很好!”周硕笑着说到,“一个公司的人员管理出了问题,竟然与公司的管理者没有直接关系,这我还是头一回听说!”

 “那么你到底什么意思,难道我还得天天看着他们的工作吗?”张崇祥生气地反问到。

 “张总,你干嘛生气呢?我不过是跟你说个笑话而已!”周硕笑着说到。忽然,他板起了脸,面无表情地向张崇祥说到:“你还没有意识到你的问题吗?难道非要我揭你老底不可吗?嗯?张总?你是在逼我揭你的老底吗?”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还真想知道知道我的老底!”张崇祥站起身说到。

 “你可真有两下子!就像面对记者发言时一样。据我所知,你是不是还叫人往北郊运了一车果汁?”周硕笑眯眯地问到。

 “什么果汁?我怎么想不起来?”张崇祥装作糊涂地说到。

 “看来我得提醒你一下喽!”周硕说到。

 “你说的应该是卖掉的果汁吧?咱们公司每天都卖出很多车果汁呢!”张崇祥继续含糊其辞地说到。

 “看来你还真想不起来了。”周硕笑着说到。他又向其他人笑着说到,“看来他还真的想不起来了!有谁帮他想一想?”

 “张总,据我们了解,前天早晨(也就是腹泻事件爆发的第二日早晨),你调动全厂工人秘密装运两千箱鲜果果汁。那些果汁都是有问题的!我知道你这么做也是为了公司着想,可我们很想了解一下那批果汁的具体情况。”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说到。他叫郭明义,是质量小组的副组长。

 张崇祥满眼怒火地看了看郭明义,然后慢慢地坐了下来,低头思考。他想到一个合理的借口,于是回答到:“既然你们问起此事,那么我也就说句实话。那批果汁前段时间没卖出去,所以压在库里时间一长,也就过期了。后来,我让化验室检测过,那批果汁并没有质量问题。所以我就让工人重新换了包装,送到市场上售卖。”

 “那么GL市的问题果汁就是那个批次吧?”周硕问到。

 “是的。”张崇祥回答到,“可装车前,我特地让化验室化验了一下,确定没问题才发货的!谁知道,那批货物在途中耽搁了三天。到了超市后,由于售卖较慢,货架上的果汁也就变了质。”

 “你明知道果汁有变质的风险,为什么还让发货呢?”周硕质问到。

 “我们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这件事也是得到北京许可的!”张崇祥生气地回答到。

 “我可没让你这么做。北京也从未那样授意过。这是你自己的错误。”周硕走到张崇祥身边,拍着张崇祥的肩膀轻描淡写地说到。

 “怎么,你们都不承认了?看来这个黑锅你们是推给我了,对吗?反正也没有书面文件,就算我说破了天,也没有半点儿证据。好吧,既然卸磨杀驴,你们就看着办吧!”张崇祥冷笑一声说到。

 “我没时间跟你理论,我只是让你意识到你的问题!”周硕慢条斯理地说到。

 “既然你这样说,就算法官来了也没有用了!这可真是一件逃脱法律制裁的好办法呀!”张崇祥嘲讽着说到。

 周硕恶狠狠地盯着张崇祥。然后笑了笑说到:“既然你要讲法律,那么咱们就讲法律。”他转身对郭明义说到,“把财务账目表拿给我!”

 郭明义将一本厚厚的蓝色账簿递给周硕。

 周硕拿着账簿,在张崇祥面前晃了几下,然后翻开账簿笑着问到:“你可要想清楚,你还要跟我讲法律吗?”

 张崇祥整个人都瘫在了椅子上。他双手捂着脸有气无力地说到:“好吧,好吧,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周硕得意地说到:“NO,NO,NO,这可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的事!你看这是什么,”说着他指了指手中的账簿,“这是证据!我事先声明,我和你不存在任何私人恩怨呦!他们可以作证的。”说着,他又指了指其他人,“我没有任何针对你的意图,也不希望看到我手中的这份东西!说实话,它对我没有任何好处!其实,这几年来,你的成绩一直都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没有我手上的这份东西,公司一定会嘉奖你的(可是也不应该有那种倒霉事件)!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任何人守着金山银山都不会无动于衷的,这是欲望的作用。如果每个人都收敛他的欲望,那么他会得到的更多!可惜人们都不懂这个道理。哦,你别这样看着我。其实这句意味深长的话我也不懂,只是会说罢了。哦,对了,”他拍了拍脑门说到,“我差点忘了,咱们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没说。哦,原谅我的记性吧!你知道的,人但凡上了点儿年纪都会患上健忘症的。好了,我们言归正传。你能告诉我,你一共指定了几家供货商吗?”

 “我没有指定!”张崇祥喊到。他把头深深地埋在手里,满脸痛苦的样子。忽然,他抬起头看着周硕问到,“是谁告诉你的,是不是祝永康?”

 “请原谅,这个我可不能向你透露。你知道的,这已经涉及到知情者的身份。替知情者保密是公司的规定。”周硕说到。

 “如果你这么说,那么我也无可奉告!”张崇祥把头背过周硕说到。

 “很好,很好,你就守口如瓶好了!”周硕一副得意的样子说到,“你想想,如果我没有掌握实情,又怎能那样问你呢?平白无故臆测别人有罪本身就是有罪的,不是吗?我怎么能犯这种错误呢?你想想看,我再给你点儿时间考虑!”

 “我说过了,无可奉告!要么你就凭着那一本烂账告我去吧!”张崇祥痛苦地说到。

 “你急什么?我不是让你好好想想吗?要不,让我来帮你想想?”周硕俯下身子对张崇祥说到。

 “随便!你就尽管造谣吧!”张崇祥愤愤地说到。

 “好吧,看来你真的健忘。那就让我来提醒你一下吧!”周硕用舌头打了个响声说到,“咱们先回忆苹果的事吧!你应该认识一个叫蒋才干的水果商人吧?哦,对了,你一定会回答说不认识的,对吗?好吧,那么我想他给你的银行卡你应该还记得吧?你们经常在碧水云间见面吧?那里的姑娘是不是很正点呀?哈,你们经常在那里见面,然后他请你逍遥还给你一张金色的银行卡,是吗?”

 “你胡说!我认识蒋才干不假,但我从未收过他的银行卡!”张崇祥喊到。

 “哎呦呦,别急!”周硕摇了摇手指说到,“我也只是帮你回忆一下你选择忘记的事情而已。咱们只是随便聊聊嘛,银行卡在你手里,我又没有确凿的证据。你就全当和我聊聊天吧,好吗?”

 “我早就和他断绝来往了,这个事情公司里很多人都知道的!”张崇祥辩解到。

 “没错,这个你回忆的很对!”周硕说到,“听说你们因为利益闹僵了。让我想想,你们是因为五百吨烂苹果闹僵的,对吗?”

 “是不是他向北京举报的我?他就是一个混蛋、无赖!他说的话你们也信吗?”张崇祥嚷到。

 “嘘,小点儿声!你不怕你的员工们听见吗?”周硕笑着说到,“要不要我帮你拿个喇叭?朋友,发那么大脾气干什么?事情你都敢做,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呢?你以为公司会制裁你吗?不会的。公司为了顾及形象是不会把你的事抖搂出来的!中国那么多家公司,像你这种情况的大有人在。如果每个老板都要追查到底,那么他就没有可用的人才了。好了,我们言归正传。后来你不是又认识到洪康和刘殿义了吗?洪康的东风贸易以及刘殿义的天良贸易和咱们公司合作的还不错吧?你们经常去哪里逍遥快活呢?你知道,我想问的是别的问题!”

 “这些事一定是祝永康告诉你的吧?除了他,没人知道这些事的!”张崇祥咬着牙问到。

 “我不会告诉你的!我说过,要保密的!”周硕说到。

 张崇祥笑了起来。他说到:“我告诉你,他难道就是什么老实人吗?他接触的人更多!现在他为了自保,就把所有过错推到我身上,以后他为了高升,也会把你踩在脚下!”

 “你放心,他在我面前是没有竞争力的!有几个人像你这么胆大,敢用出卖朋友的小人?不过,现在还不是下逐客令的时候!毕竟,猪要养肥了再杀!”周硕笑着说到。

 “既然事情已经闹到如此地步,看来这里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我决定辞职!”张崇祥痛苦地捂着脸说到。此时此刻,他仿佛坠入了无尽的深渊。在质量小组面前,他已经颜面无存。特别是在周硕面前,他早已经身首异处了。

 “也好。如果你辞职,我会说服北京总部不追究你的责任。从此你功过相抵,还能保全你的名声。想想,你是赚到了!”周硕说到。

 “我赚到了?我赚到了什么?难道这些年我对公司的所有付出就刚好抵过这点儿过失吗?”张崇祥恶狠狠地问到。

 “只是一点儿过失吗?每年你从公司拿走的还少吗?这些年来,你靠着公司发了家,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你要是还不满足,就想想刚来公司时那副潦倒的样子吧!”周硕翻弄着手中的账簿,笑着说到,“再说,你小舅子承包食堂也好几年了,要是没有你的扶持,恐怕他现在还在街上游手好闲地混日子呢!还有…”忽然,张崇祥打断了他的话。

 “够了!够了!那我明天就向你打张辞职报告!”张崇祥愤怒地喊到。说着,他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不,你应该把辞职报告发到北京!”周硕对张崇祥说到。说完,他打了个响指。

 张崇祥头也没回,摔门离去。周硕盯着晃动的门,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

 第二天,也是腹泻事件第五日,张崇祥正式向北京递交了辞职报告。他离开时,记者还围着他的车子向他采访。他没有回答任何记者的提问。当他开车驶离公司所在的街道时,身体立即轻松了许多。他永远都无法忘记这个屈辱的日子。

 针对腹泻事件,北京总部给出了解决办法,那就是将所有的问题果汁全部回收并当众销毁。媒体对欧豪食品公司的这一举动非常满意,所以也就很少追究了。恰巧,G市爆出了明星吸毒事件,腹泻事件也就没人再关注了。

 张崇祥辞职后,郭明义代理了总经理一职。郭明义代理总经理的第四日至第十日,徐彬、董思思以及质量部、生产部、财务部的经理先后辞职。祝永康被晋升为总监(没有实权的虚职),董建春升任部门经理。半个月后,林德又多了三个新同事。其中有两个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还有一个是有过五年工作经验的老油条。林德和他的新同事相处的还算融洽。

 到了年底,林德的业务范围有所增加。董建春把原来徐彬负责的工作一半都交给了他。在人事动荡的日子里,林德很少和苏荣见面。同时,他也减少了苏荣的合同量。期间,苏荣给他打过几次电话请求增加合同数量,都被林德拒绝了。直到两个月后,人事逐渐稳定,林德才适当恢复苏荣的合同数量。之后,苏荣更换了公司的名字,又陆续拓展了水果业务的种类。到了次年的九月中旬,林德又接手了桃子的业务。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四章(十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