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十六)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21 点击数:1135次 字数:

   (十六)

  十月初,林德开始准备给新房装修。关于装修,女方承揽了装修的监督工作,但在装修队的选定以及建筑材料的购买方面则需要男方全面负责。林文军通过熟人的介绍选定了一支业务熟练的装修队,他又出了十万块的现金交给儿子,让他和未婚妻到建材市场挑选钟意的建材。至十月中旬,林德一边忙着上班,又一边忙着到建材市场购买装修的材料。到了十月末,他的工作越来越忙,便只好让父亲帮他选购建材了。

十一月初,林德的公司将要迎来一次重要的出口审核。连续两个星期,他为了准备审核的资料而忙碌不已。他一次次地参加各种公司的培训,又一次次地重新整理手头的资料。

 这天,他正在电脑前整理资料,忽然董思思举着手机叫到:“快看,快看!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林德忙站起身来问到:“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董思思挺着肚子站起身,将手机屏幕递到林德面前说到:“你看,你看,咱们公司上新闻了!”

 “什么新闻?”林德问了一句立即向手机屏幕看去,只见新闻上打着黑黑的标题:二十三人腹泻住院,欧豪果汁难辞其咎!

 他立刻去看正文,正文写到:“昨日,GL市发生多起严重的腹泻事件。据悉,腹泻者在病发前,均饮用了不同批次的鲜果果汁。目前,所有腹泻者正接受医院治疗,暂无生命危险。

 经调查,导致腹泻的鲜果果汁全部由欧豪(L市)食品有限公司加工生产。欧豪(L市)食品有限公司是一家美资公司,成立于2010年,其母公司为美国SKK集团公司。自1986年起,SKK集团公司先后在中国成立七家食品公司,分别生产加工鲜果果汁,果冻以及水果罐头等饮料、食品。SKK的中国区总部设立在北京。

 目前,所有腹泻者家属已经将此次腹泻事件向GL市食药监管理局投诉。本报记者会持续跟进此次事件的后续报道。”

 “怎么会这样?这条新闻里指的不就是我们公司吗?”看完新闻,林德吃惊地说到。

董思思冷笑着说到:“这回好了,上新闻了,看他们还怎么偷鸡摸狗?”

 “我看,这回北京总部该来人了!这回麻烦大了!”林德叹气说到。

 正说着,祝永康突然推门进来。他脸色铁青,下巴上的肥肉仿佛都已僵住。他瞪了董思思和林德一眼,然后指着董建春和徐彬的座位问到:“他们两个呢?”

 “不知道。他们可能有什么事吧?”董思思小心翼翼地回答到。

 “妈的!”祝永康骂了一句。又怒气冲冲地指着董思思吩咐到,“赶紧给他们打电话,一会儿到我办公室开会!”说着,他又瞪了林德一眼,然后出去了。

 祝永康走后,董思思撇了撇嘴说到:“他们两个每天都这样,他又不是不知道,反倒怪起我来了!”

 她翻开电话簿,分别给董建春和徐彬打了电话。

 挂了电话,董思思说到:“我看,准是因为咱们公司上了新闻的缘故!”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林德问到。

 “最快也得十分钟吧!”董思思坐下来说到。

 林德登录各大网站查看新闻。他在各个网站上都看到了公司的负面新闻。还有几个网站给出来极其糟糕的评价。林德关掉网页,重重地靠在椅子上思考。他想,公司出了这种事情,张崇祥和他的管理团队必定面临着严肃处理。如果食药监局一旦调查属实,那么公司也会面临重大处罚。消费者对公司的产品也不再信任,公司可能面临重大危机。他正想着,忽然董建春、徐彬二人匆匆地回来了。

 “看新闻了吗?”董思思向董建春问到。

 “看了。”董建春回答到,“真他妈的太倒霉了!”

 “那有什么可倒霉的,反正也处罚不到咱们头上!”徐彬幸灾乐祸地说到。

 “你是白痴吗?”董建春生气地说到,“这件事一出,咱们公司肯定停产!到时候,我看你还搞个屁!再说,你就没想过北京会来人调查?”

 徐彬顿时脸色煞白,他支支吾吾的问到:“那咱们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董建春咬着牙说到,“走,赶紧去开会!”说着,他大步跑出门去。

 徐彬拿着日记本跟着跑了出去。董思思行动不便,林德只能扶着她向楼上走去。

 到了经理办公室,祝永康正掐着腰在他的办公桌前来回踱步。董建春、徐彬二人低着头立在祝永康的办公桌旁。祝永康看了看手表,气冲冲地指着林德和董思思二人说到:“你们两个能不能再快点儿?我的时间全都浪费在你们身上了!开会!”

 祝永康走到椅子前,没有坐下。他说到:“想必你们都看新闻了吧!新闻上的事如果是真的,那么我们都要跟着倒霉!为什么倒霉呢?就因为我们公司他妈的生产了几盒烂果汁!我们平时也都一样的生产,可偏偏在几个可怜虫身上出了问题!可怜虫!不就腹泻吗?那有什么的?腹泻能死人吗?他们为什么不私下里找我们公司赔偿呢?那样他们能得到好处,我们也就不用停产了!你瞧,现在可热闹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公司的那点儿破事!现在全世界都在看我们的笑话呢!就这点儿破事,谁家没有?”他停了停,继续说到,“好了,我想你们也都了解到了,我们遇到麻烦了!”他又向董思思说到,“你回去,把那些不完善的文件重新整理一遍!到时候北京来人,我不想在这种小事上栽跟头!”他又对林德说到,“你赶快核对一下所有你负责的物料的清单,有问题的话赶紧整改!”

 董思思、林德二人出了经理办公室。

 祝永康把董建春、徐彬二人留在办公室,半刻钟后,他们才回到办公室。没过多久,他们又抱着笔记本电脑和一堆文件上楼去了。办公室里只剩下林德和董思思二人。董思思免不了一番抱怨。

 两个小时后,张崇祥便召集各部门的主管开会。会上,张崇祥痛斥车间各级领导懒散不作为。他大发雷霆之后,便开始布置应对措施。

 “上午,我从朋友那里接到通知,省食药监局今天下午就会来到我市。再有一个小时,市食药监局的检查小组会提前到来负责检查取证。食药监局调查的时候,会有录音,我希望各位在回答提问时,务必三思后再发言!还有,今天全天停产,如果食药监局询问原因,就说我们正常停产。我们之前停产不都是为了保养设备吗,今天就和往常一样。不过,现场除了清理设备的人员,其他人一律放假!现在成立临时清理小组,我任组长,诸位车间领导任小组成员。除了车间以外的各个部门,留下主管以上级别的回答问题,其他的员工一律放假!还有,各位回去后,将重要资料锁到公司保险柜里。一会儿可能会有记者来访,无论他们问什么,我们的回答内容都不可以涉及到公司机密。除了王总、李总和赵总,其他人赶快回去准备!”他所说的王总、李总和赵总,分别是生产部、财务部以及质量部的的总经理。

 众主管散去,张崇祥对生产部总经理说到:“你现在回去,叫你手下的人把所有疑似问题的果汁全部搬到货车上运走!然后再做一份出库单,说明我们已经售卖!”他又对财务总经理说到,“你那边也得跟进!”

 生产部总经理说到:“我们库里现在有五千多箱果汁,现在装车,恐怕来不及呀!再说我们人手有限,搬运的过程要是被记者或者食药监局的人碰到可就糟糕了!”

 “怎么来不及?”张崇祥问到,“五千件里就没有好的吗?你能确保多少件没有质量问题?”

 生产总经理想了想回答到:“至少两千件吧!”

 张崇祥命令到:“你生产车间里有三百零五个员工,你手下还有八个管理人员,他们每人搬几箱,半个小时足够了。再有,”他转向质量部的总经理说到,“你把你手下的人叫去,一部分帮助他们搬果汁,另一部分叫去帮忙装车。还有,打电话给行政,让他调几个人过去帮忙!”他又向生产老总说到,“你现在就去,最多半个小时,搬完后赶紧让工人回家!”

 “万一碰到记者可怎么办?这种事一经报道,大批的记者就会迅速赶来采访。万一我们装车的事让他们...”

 “哪有那么多的万一!这事我已经跟公安局打过招呼了,请他们的人封锁道路,尽量帮忙抵挡一阵儿!还有,搬完以后,所有人从后门离厂!”

 生产老总立即打电话吩咐搬箱事宜。他擦了擦额头汗珠,匆匆地跑了出去。

 张崇祥对质量经理说到:“一会儿记者和食药监局的人来后,你负责回答提问。要是记者问起关键问题,你只需给出官方回复即可,切勿多言!还有,你带着你手下的两个主管去陪同调查组。他们不会为难我们。关键是面对省食药监局的调查组需要慎言!还有,你手下的员工都调去检查和清扫冷库,把那些压坏的水果让叉车工叉到隔壁!你赶快去吧!”

 质量部经理一边拨打电话一边跑开了。

 张崇祥对财务总经理说到:“明后天总部一定会派调查小组过来。你马上回去核对一遍账目。他们这次前来,也许不仅仅是为了果汁的问题!总之,我们还是要有所防范的!”

 交代完毕,张崇祥便跑回办公室换了外套。他去成品冷藏库,查看果汁搬运的执行情况。这时,他的朋友打来电话。市食药监局的检查组半个小时后便会赶到。张崇祥希望检查组迟些到来。但对方表示,省调查组会很快到来,他们绝对不可以比省调查组来的更晚。

 半个小时不到,三千箱果汁便被装到车上。车辆很快开出了后门,直奔北郊停靠。在调查组和记者到来之前,他们已经开始在车间和仓库打扫卫生了。

 市食药监局调查小组由刘建森亲自带队,杨慧任副组长负责调查工作。新闻采访工作则由梁闻道带领市报社的两名记者负责。调查小组和报社的记者迅速前往车间、库房准备调查。刘建森、梁闻道和张崇祥去到总经理办公室。刘建森向张崇祥问到:“兄弟,你这怎么回事?怎么铺天盖地的全是你们的负面新闻?”

 “我也是两个小时前才知道的!”张崇祥回答到。

 “先谈要紧的。你这里怎么就那么几个工人?”刘建森问到。

 “您也知道,这人多嘴杂,有些时候工人对厂子也存在意见。我怕他们在镜头面前胡说,所以就把他们都放走了!”张崇祥回答到。

 “你这样回答可不行呀!要是省调查组来了,你也这么回答?”刘建森问到。

 “哦,对省调查组当然不能随便说了。我就说今天工厂保养设备,属于正常停产。”张崇祥回答到。

 “那你有什么证据吗?”刘建森问到。

 “我们有记录呀!我们厂子每个月都要停产两次,目的就是保养设备。”张崇祥回答到。

 “那就好!可你的现场...?”刘建森问到。

 “您放心,我都已经交代好了!”张崇祥回答到。

 刘建森转向梁闻道说到:“那就让咱们的人开工吧!”说着,他掏出手机。

 刘建森和梁闻道同时打了电话。

 “你有没有感觉到,这件事情发展的也太快了,”刘建森向张崇祥问到,“昨天下午的事,到了今天早上,负面新闻就铺天盖天了,甚至还惊动了省里。你不觉得事情来的太快了吗?”

 张崇祥皱着眉头,说到:“我也觉得事情发展的太快了。”

站在一旁的梁闻道分析到:“事情发展的太快,这本身就不太正常!” 

 “那么,会不会是你的对手干的?”刘建森问到。

 张崇祥眉头紧锁,想了想回答到:“GL市是重工业城,它们的食品厂全都是小规模的。加上GL市政府本就对当地有些保护政策!我们在GL市没有真正的对手!”

 “也不一定就是GL市的!”梁闻道说到,“比如我市周边的几个市,以及我市!”

 “我市不太可能!”刘建森说到,“我市的果汁厂除了这里就是东面的盛源果汁厂了。马强可不会干出这种事的!”马强是盛源果汁厂的老板,他和刘建森私交甚好。

 梁闻道瞄了刘建森一眼,立即说到:“哦,对,我了解马总的为人,他是绝对不会对兄弟单位下手的!”说完,他又看了看张崇祥。

 张崇祥说到:“我想也是。”他知道,马强原来是高建业的司机,之后开了家城建公司,专门收取保护费。后来也是因为高建业亲自出面,马强才投资果汁厂的。

 “那么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呢?”刘建森问到。

 “得罪人...倒是没有,”张崇祥想了想说到,“只是前几天开除了一个生产部的主管。”

 “开除?因为什么开除?”刘建森问到。

 “说起来就让人生气!那个主管竟然利用职权迫使车间女工接受他的潜规则!可恶的是,他就在办公室里!那天让我给撞见了,二话没说就把他开除了!”张崇祥说到。提起此事,他还特别生气。因为那个主管同他吵了起来,临走时那种眼神让他浑身不舒服。

 “那你知道这个人的去向吗?”梁闻道问到。

 “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家就在W市。”张崇祥回答到。

 “一只落魄的狗,哪能有什么通天的本领!”刘建森说到,“依我看,问题还是出在了果汁上!”

 “可是我们公司的果汁都是现产现销的,根本就不会存在任何问题!”张崇祥解释到。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运输环节出了问题?比如车上的制冷系统失灵了?”梁闻道问到。

 张崇祥想了想说到:“你说的对,这个环节我一直都没注意!我们的产品是鲜果汁,如果冷藏不好,就会出问题的!对,就是运输环节的问题!”说着,张崇祥拍了拍手。

 “那好,一会儿你就在镜头面前说明情况。”刘建森对张崇祥说到。他又对梁闻道说到,“梁老师,一会儿你得亲自去指导那两个记者,回头再看看他们的记录是否准确。”

 “好的!”梁闻道答应到。

 “那好,咱们就去做采访吧!”刘建森说到。

 三人出了办公室,匆匆地去到生产车间。

 一个小时后,省调查组来了。调查组由省食药监局主任韩复带队。据说,他可是出了名的辣手判官。

 “所有人一律不得进入现场!”刚一进门,韩复向手下人员吩咐到。他进入车间,发现车间里有工人正在清理设备,于是向助手喊到:“你去把这里的负责人叫来,让他把所有的工人清走!这里除了咱们的人,其他人一律不得进入现场!”

 没过多久,张崇祥便吩咐生产经理将所有的员工清走。刘建森向韩复汇报市调查组的调查情况,却被韩复回绝了。刘建森有些不快,出来的时候还嘀咕了几句。

 省调查组车辆的到来冲破了路上的关卡,所有被挡在外面的记者一窝蜂似的涌了进来。他们拿起相机疯狂拍照。刘建森立即给陈东平打电话,要求公安人员将所有擅入的记者挡出门外。刘建森和张崇祥率队抵挡记者涌入车间及其他办公区域。十五分钟以后,陈东平率领公安人员到达现场。经过一番周折,所有的记者(除市报社的)全被挡在了公司的大门外。

 张崇祥见状急得满头冷汗。他把刘建森拉到一旁,低声问到:“咱们市里有谁能跟韩主任说上话呀?”

 刘建森想了想拍手说到:“还真有一人,富裕水产的张志成,他是韩复的小舅子,你可以找他帮忙!”

 “那我这就给张志成打电话!”说着,张崇祥掏出手机。

 电话拨通了,电话另一边夹杂着麻将的碰撞声。

 “喂,兄弟,什么事?”张志成问到。

 “我这儿遇到点儿事,想请你帮帮忙呀!”张崇祥说到。

 “什么事,你尽管开口!”张志成说到。

 “是这样,你姐夫现在我公司里办公呢!你可得帮忙讲个情呀!”张崇祥请求到。

 “怎么,你那里出什么事了吗?怎么把我姐夫都给惊动了?”张志成问到。

 “也没什么,不过是有几个人因为果汁拉了肚子,他们把我给投诉了!我肯定这是一场误会!”张崇祥解释到。

 “我姐夫那人,做事比较刻板。你让他折腾一会儿就没事了!”张志成说到。

 “哎呦,我可经不起折腾的!你也知道,就算再正规的厂子也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更何况还来了记者!”张崇祥说到。

 “哦,这样呀!那好,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今天晚上你找个酒店,我替你向我姐夫说说情不就行了吗!”张志成说到。

 “那太好了!我正想要和韩主任交个朋友呢!”张崇祥说到。

 挂了电话,张崇祥心里踏实了很多。几分钟后,张志成打来电话,说到:“我跟姐夫说过了,他希望你耐心等待就行了。他们毕竟是来执法的,有些过场还是要走的!总之,你放心好了,咱们晚上不见不散。不过,有一点我得提醒你,你可别找那种人多眼杂的地方。如果被记者看到了,那可就麻烦了。”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周密安排!”张崇祥保证到

 收起电话,张崇祥对刘建森说到:“张志成安排今晚和韩主任见个面。只要他肯点头,事情就会顺利很多!”

 “那就好。你现在得好好想想,一会儿怎么面对记者提问!”刘建森说到。

 “这个我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如果能把其中几家大报社的记者单独请到办公室谈话那就好了!我可以借助他们的平台发几条澄清的消息。”张崇祥若有所思地说到。

 “想想办法,事情总会办到的!”刘建森同意到。

 他们抽了一根烟,便去接受记者采访了。张崇祥完全否认生产上出了问题,他一再保证,欧豪的果汁加工是严格遵守国家标准的。至于有无违规情况,省调查小组会给出公正的鉴定!

 以下是张崇祥面对采访时的一段发言:“诸位,你们都是正义的卫士!你们是人民的眼睛和嘴巴!你们的言行是为了让人们看到事情的真相!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和你们一样着急?我急着能够尽快地还消费者一个公道!我常常在想,我所坚守的职责是什么?是安全!如果不能保证安全,那么我也就不配站在这里发言!尽管我是一个企业的管理者,可我更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农民的质朴教导我要做一个诚实的人,一个守信的人!在这里,我用我的人格向你们保证,我公司从未生产过违规的产品!这也是我们坚守质量的根本!我是农民的孩子,也是一名消费者,我深知食品对我们有多么重要!试想,如果我的父母买到了有问题的食物,他们也会像其他人一样受到伤害。如果有问题的食品是我负责监督生产的,那么我将背负不仁不孝的罪名。这将是我难以承受的罪名!我若不想成为罪人,就必须坚守我的职责,坚定我的信念,始终不渝地做一个践行诺言的人!我相信诸位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走一个坏人。对于那些受到腹泻折磨的人们,我理解他们的心情,也能感受到他们的痛苦,我祝愿他们早日康复!我希望调查小组能够尽快查明原因,我和我的同事们都会全力地配合调查小组的调查工作。我坚信,谣言止于智者。谢谢大家!”

 张崇祥发言之后,刘建森也做了简短的发言。他表示:他对此次事件感到心痛,并会率领他的团队全力配合省调查小组开展调查。没过多久,韩复从生产车间出来。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的回答更加简短:他会率队进行全面的取样调查。

 省调查小组完成了现场的初步调查取样后,便离开了现场。现场由公安人员负责封锁。张崇祥早早就叮嘱他的司机在后门外的小路上等候。待记者走后,他便返回办公室换上工装,打扮成员工模样从后门离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四章(十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