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12)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1 点击数:1659次 字数:

秋旖沫每场的考试都是在从容不迫里进行的,考完后她自我感觉良好。考试成绩是在考完后的第三天公布出来的,秋旖沫从进校时班上总分的第十八名跃居到了第三名,而第一名就是坐在她前排的杨泽凯。这些日子每门试卷下发时秋旖沫几乎都能受到老师的表扬,每次走进教室都能迎受到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中午回宿舍休息时,女生们都在叽叽喳喳议论着考试成绩。其中一个说:

“人家都说美女不才,才女不美。我看我们班的秋旖沫是有才又有貌!——不但成绩还优秀,人也长得漂亮,真是让人羡慕又嫉妒!”

秋旖沫还是那年见舅舅时听他当面说过一次自己长得俊俏,后来还听秋圆圆说她妈妈曾夸过一次自己生得美。多年来,秋旖沫一直活在许多亲戚的不喜欢甚至讨厌里,从没想到会有人说自己长得漂亮,更没想到还会有人来羡慕自己。她的内心被一种渐渐生发的信心填满。原来生活是公平的,生活兜兜转转之后是会将美好归还给自己的。

怕她身体未完全康复,也因为怕之前下雨造成的路面湿滑,期中考试后好些天里,秋守业照常早晚骑单车来接送女儿上下课。周五下午的家长会,班上前几名的同学和家长都受到了表扬。班主任还重点提到了秋旖沫,号召所有同学都要向她学习,因为“该生在生病打吊针的一个来月里每天都风雨无阻地坚持来上课”。

家长会后,秋守业骑车载着秋旖沫回家时的心情也是前所未有的快乐。这种快乐也转化为了现时的力量——在泥泞未干的路面他双脚把自行车踩得飞快而似乎毫不费力。他把班主任那些表扬的话几乎一字不漏地转述给秋旖沫。秋守业快乐着女儿的快乐,而她也快乐着爸爸的快乐。多少年后秋旖沫还记得,那个金秋十月的傍晚,缓缓下沉的夕阳里透着无限的柔光,坐在自行车尾座上的她趴着爸爸的后背与他一路说笑一路赶往家的方向。

周日那天恰好是秋旖沫的生日——她第一个本命年的生日。奶奶特意剁来了一斤精肉,熬了一大碗肉饼汤给她享用。从旁经过的隔壁邻居向阳叔闻到肉香,还走到门口来说:“家里有啥喜事啊,跟过年一样!”

秋旖沫心里美滋滋的,她觉得生命从来没有如此幸福与美好。这两年,一家人心齐力协,和和睦睦,家里经济条件也似慢慢有所改善。村里有见到秋守业的人,都玩笑着问他在外面是不是发了大财。过了段日子,秋守业还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回家来,秋旖沫周末回来时能在自己家堂屋看电视了。她想起曾几何时,这个还摆着灵位的令她感到恐惧的堂屋,现在却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所。——生活是多么地充满变幻与耐人寻味!

秋旖沫不再让爸爸骑车送自己上学了。虽然她非常享受爸爸接送自己的那些时光,可他收割完田里的晚稻,还得出去做工。秋旖沫得体谅爸爸。她和从前一样独自一人骑单车去学校住宿。学校班集体俨然秋旖沫的另一个家,一个大家。她从老师和同学那里感受到从前未体尝过的集体生活的温暖。

期中考试后不久,秋旖沫被当选为班上的英语课代表,前排的杨泽凯则被当选为学习委员。

教室里的晚自习课,班主任在的时候,同学们通常都是安安静静的,而班主任一离开,同学们仿佛堵住了的嘴巴好容易被撕开了封条,总是始而一两个人的小声窃窃,继而变成了几个人的嘤嘤嗡嗡,最后变成了几乎全班的叽叽喳喳。有一天晚自习,杨泽凯在班主任走出教室后忽然站起身,离开座椅时走到教室门口往外看了下,确定班主任没在旁边走廊上后,便径直走到讲台上来。

“肃静,肃静!”杨泽凯大声说,“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件事!”

同学们都静下来,眼睛齐刷刷盯向班上的这位学霸。杨泽凯接下来的话让班上所有同学都感到了惊讶。他一字一顿地大声说:

“秋——旖——沫,我——喜——欢——你——”

秋旖沫没想到这个杨泽凯会这么大胆,竟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向自己表白。她的脸腾地红了。更令她没想到是是,几秒钟的鸦雀无声之后,班上同学竟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还有个男孩子翘起大拇指大声说:

“杨泽凯,好样的!”

原来,只要学习成绩优秀,男女表白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受到同学的嘲笑。他们对他俩是发自真诚的羡慕与祝福。秋旖沫的内心涌起一股带着浓浓暖意的温馨与甜蜜。她其实也挺喜欢这个男孩子,可是,她觉得自己有些话还是必须对他说。

当杨泽凯从讲台上下来,走回到自己座位坐下的时候,秋旖沫踌躇了好一会,终于鼓起勇气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杨泽凯回过头来时秋旖沫只敢低头瞅着桌面。好在教室里又开始有些喧声吵嚷,她才能确定自己的话不被更多同学听到:

“我们……可以相互学习,相互欣赏……但,现在不能谈情说爱,因为……我们还不够大,不能因此担误学习……还有很多东西,等着我们去努力……”

秋旖沫的脸颊发着烫,直到磕磕巴巴把这些话说完才敢稍稍抬起头。她能感觉自己说话的时候杨泽凯也一直在频频点头,频频微笑。最后他说:“我很欣赏你。让我们一起加油努力吧!”

快乐的学习生涯在书本的翻页声和笔尖的沙沙声中一天天飞逝。转眼一个学期过去了,寒假跟着来临;转眼又是一年莺飞草长,再转眼初夏又到了。整个初一学年,秋旖沫的学习成绩都保持在班上前五名,而杨泽凯每次都稳居班上第一。只是到下学期班上分座位的时候,杨泽凯没有再坐在秋旖沫的前排,而是调到另一组比她靠后的位置去了。——这个男孩慢慢长得比她个头高了!

暑假到来的时候,秋旖沫早早向学姐借来了初二年级的课本,有空就在家里预习。农忙的时候秋守业辞工回到家来,秋旖沫偶尔也跟着一道去田间割稻子。

十三岁的秋旖沫早已开始悄悄留意起自己的外表。她一直记得室友说自己有才又有貌的话,更记得那个男生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过喜欢自己的话。只是在学校要以学习为重,现在放假了,可以放松放松了,秋旖沫一有闲暇就会躲在西厢房里偷偷照上好一会镜子。后脑勺留了很多年的马尾辫总是扎了又拆,拆了又扎。刚放暑假的时候,她的脸上还是白白净净的,可是夏季里每天的日炙风熏,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她的肌肤晒得发红至黝黑。而且不久她的脸上还生起了痘痘,那痘痘就像夏夜里一颗颗冒出的星星越来越密集,任她成天用手又是掐又是挤,又是用冷水洗又是用热毛巾敷,似乎都无济于事。

秋旖沫原本那按压下去了的自卑感又渐渐浮上心头。到暑假快过完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看自己那张有点吓人的脸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1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