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11)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1 点击数:1651次 字数:

灶王爷似乎真的会显灵,秋旖沫的祷告收到了她期盼中的效果。此后的好些年,一家人的生活都风微浪稳,和和美美。爷爷是每天不离家左右的,奶奶也一直留在自己身边。爸爸虽然在外做工,但此后每周五傍晚基本都会回到家里来。

秋旖沫每天放学回家,奶奶就会把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桌来,然后爷爷也拄着手杖慢悠悠走到桌边来坐下。家里逢上一个来月才能剁上一回肉下锅,大部分时候,吃的都是从园子里摘来的那为数不多的几种蔬菜。这或许在别人眼中的粗羹淡饭于秋旖沫来说却早已适口充肠,甘之如饴。只要爷爷奶奶和爸爸在身边,生活能一直这样平静安稳下去,生活过得有点清苦又算得了什么?

秋旖沫又每晚跟着奶奶睡。临睡前都要写完家庭作业再预习一下课文,常常在奶奶催促好几遍之后才收拾起书本准备上床。奶奶怕自己的鼾声影响到孙女,总是等到她钻入被窝睡着以后才开始休息。秋旖沫再也没做过噩梦了,甚至还做过好几回异常甜美的梦。有一晚,爷爷曾在那里摔伤过的菜园在秋旖沫的梦里竟变成了一座美丽绝伦的花园,花园里遍布着五颜六色含苞待放的花蕾:白玉兰、红木槿、紫丁香、金盏菊……她每经过一处,那美丽的花骨朵便仿佛专为了迎候她而次第吐绽出娇妍的花蕊。她在花簇锦攒中徜徉流连,深深吮吸着那沁入心脾的馥郁馨香。这时,她发现奶奶正在不远处的前面挎着竹篮采撷花朵,而爷爷竟拄着手杖追赶一只翩翩飞舞的花蝴蝶。爷爷的脚步越走越稳健,一会他竟把手中的手杖扔了,那手杖霎时间变成了一株种植在花丛里的小树,而那只花蝴蝶忽然变成了一只风筝在蔚蓝的天空里飞扬。风筝越飞越远,但它另一端的轴线却被紧紧攥在了爸爸的手里……秋旖沫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便笑醒了。因为一个好梦,秋旖沫那一整天的内心都充满了快乐。

1996年九月,十二岁的秋旖沫开始到距家五里外的宇航中学念书了。

宇航中学占地面积不大,只一栋三层的教学楼,一栋两层的办公楼,一个食堂,一排女生宿舍,两排男声宿舍,全校师生加起来不足八百人。秋旖沫平常和班上其他几个女生一起住在学校宿舍里,到了周末再骑一辆半旧的二六自行车回家去。她深知家人供自己上学不容易,念初中后学习更为刻苦,每天清晨总是宿舍里起床最早的一个,而下晚自习离开教室时总是较晚的一个。中学多了一门英语课,班上许多同学都对这门新课感到头疼和吃力,秋旖沫却感到浓厚的兴趣。她自觉语文成绩不是很好,尤其怕写作文,于是就希望着能用提高英语的方式来弥补语文。几乎每天从教室往返宿舍或从食堂往返教室的路上,她都要坚持默诵几个英语单词。她要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在学习里。

坐在秋旖沫前排的是一名叫杨泽凯的男生,家在距离学校差不多也五里来外的杨家村,只不过杨家村和秋家村分处两个方位。秋家村在学校的西南面,杨家村则在东北面。杨泽凯和秋旖沫同龄,按月份要比秋旖沫大半岁。男孩发育晚,他的个头看上去比秋旖沫似乎还略矮一些。偶尔晚自习时,杨泽凯会回过头来询问秋旖沫某个英语单词怎么发音标准。秋旖沫之前还从未遇过有人与自己讨论学习问题,这令她感到既开心又有些惶恐。但渐渐地,秋旖沫对杨泽凯的生疏感就减少许多了,偶尔课间时她也会他向请教某道几何题或语文题,杨泽凯认真思索后都会转头耐心来回答她。

开学似乎不多久,有一天下早自习去食堂吃饭时,秋旖沫忽然感觉下腹有点隐隐压疼,这疼痛持续了数小时也未能完全消除。她觉得自己不大像是要来例假,起初也并未多在意,以为自己可能只是吃坏了什么东西。之后稍微缓解了些,但到傍晚,相同的症状发作,她又不得不硬撑了数小时的持续疼痛。熬到次日周末,放学后秋旖沫骑着自行车回到家里,本来还不想把这事告诉家人,可吃完晚饭后下腹的疼痛又开始反复,于是她这才让爸爸带着去村卫生所检查。

检查出来的结果是阑尾炎。好在村大夫说了,是轻度阑尾,暂时只需采取打青霉素吊针的保守治疗方式,不必动手术。但打吊针时间比较久,每天早晚都要输液,至少需二十来天时间。秋旖沫感到着急,期中考试也就一个来月时间,她怕耽误了学习。于是她和爸爸商量好,每天早上打完吊瓶由他骑单车送她上学,傍晚课后从学校接回来再打一瓶。这段时间就不在学校住宿,早晚的自习课也暂时不上了。

为了不耽误上课时间,之后秋旖沫每天都起大早去村卫生所输液。诊所本来没有那么早开门,但这段时间村大夫破例六点不到就接待了这位十二岁的小病人。秋旖沫常常一边输液一边拿了英语课本在手中读。村里设备简陋,吊青霉素之前也没做什么皮试。好在秋旖沫对青霉素也一直没产生过敏。输完液就到了七点多,秋旖沫返家匆匆吃完一碗菜粥,然后由爸爸骑单车带她去学校。常常赶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刚响过第一遍预备铃。同学们都纷纷玩笑说她真会掐准时间。只是有天清晨天空下起了大雨,地面湿滑,秋守业送女儿去学校时比往日多费了些时间,赶到教室门口时已迟到十来分钟了。

虽然生着病,秋旖沫的内心却感到一种满满的幸福。自读书起,爸爸从来没有像这样每天接送自己上下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从语言到行动上来关心自己的身体和学习生活。她感激爸爸,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为爸爸争光。学校里老师和同学对她也非常友善。尤其是坐在她前排的杨泽凯,课间时总要回过头来关切地询问她的身体状况,似乎他比其他同学更迫切地希望她能早早打完吊针。秋旖沫不知道,有时上课预备铃声响过未见她人影,杨泽凯还跑到教室走廊上去看几回。

输液进行到二十多天时,大夫给秋旖沫做过检查,又补加了一周的吊瓶。秋旖沫推算了下时间,最后一天输液正好是期中考试的第一天。

最后那天秋旖沫输液的时候已集中不了精力看书了,她牵挂着五里外那早已布置好了的学校考场。她心里焦急,两眼不时地抬头盯向高高悬着的吊瓶。吊瓶里的药水一滴一滴缓缓地滴下,距离考试的时间在一秒一秒缓缓地临近。当终于输完最后一滴药水,大夫刚将针管从她手背上拔掉,秋旖沫便“腾”地站起身拔腿就往家里跑。奶奶都把一碗凉得差不多的菜粥端到门口来等她了,爸爸也早早帮她拿好了书包,将自行车从屋里推了出来。时间快来不及,秋旖沫随意喝了几口粥,便跳上了自行车的尾座。一路上,爸爸的双脚将自行车蹬得飞快。

把她送到学校门时,爸爸嘱咐说:“好好考啊,千万别紧张!”

等她走出几步远,爸爸又说:“这段时间生病耽误了,考不好也没事,千万不要去紧张!”

秋旖沫只觉心头暖暖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1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