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十五)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20 点击数:1928次 字数:

    (十五)

  自从谈起了恋爱,林德和苏荣见面的次数便越来越少了。尤其是林德买房的这段时间,他和苏荣之间的联系大部分都是通过电话。期间,苏荣曾多次邀请林德吃饭及聚会,都被林德用各种事由婉拒了。这日,苏荣又打来电话,坚持邀请林德赴宴。

“兄弟,今晚我在湛蓝海鲜楼订了个位置,无论如何你都要来呀!”苏荣邀请到。

“恐怕去不了呀!今天同阳光丽城的销售员约好看房,下班后就得过去了。”林德婉拒到。

 “哎呦,我说兄弟,你怎么看了这么久还没看好?就在那锦绣花园、景观城随便选一处不就行了嘛!”苏荣轻描淡写地说到。

 “我也想在那边买,可是都太贵了!”林德说到。

 “哎呦,贵什么呀?你看人家的小区,周围又是公园又是露天体育中心,附近又有医院、超市,还处在市中心地段,这个价钱就不算贵了!”

 “可是对我来说,他们确实太贵了!”林德重复到。

 “这样吧,我给你介绍几个有货的朋友,他们可是土豪,手里有很多好房。熟人介绍过去买房的,都能便宜个几万块,你在他们手里拿一套不就完了吗!”苏荣说到。

 “那太好了!你能安排我们尽快见面吗?”林德问到。他有些兴奋。

 “没问题,今晚我就打电话!”苏荣说到。他又想了想说到,“要不这样吧,今晚咱们吃完饭,就去和他们见个面吧!”

 “如果今晚就能见面,那简直太好了!不过,他们几个我都能见到吗?”林德问到。

 “我先带你见周涛吧。他手里的房源最多了。今晚你们就订好看房的时间,然后让他带你多转一转。你可以在他的房源中仔细挑选。如果你都没看中的话,我再给你介绍其他的。周涛手里还真有几套好房,我想一定有你满意的!”苏荣说到。

 “我是否满意不重要了,关键得让她满意!”林德想到。

 下班后,林德本想打车去湛蓝海鲜馆,可是苏荣打电话说他会在林德公司东面的第二个路口等他。林德等到所有人都下班以后才出了公司。至第二个路口,他上了苏荣的车。

 他们到了到了湛蓝海鲜馆,很快就上了二楼包间。隔壁包间里两男一女正在夸夸其谈,他们的言谈中脏话连天。苏荣拉过椅子同林德并肩而坐,把林德对面的位子空了下来。

 “我说兄弟,你可真是大忙人呀!好几个月了,我想和你吃个饭都没时间!”苏荣笑着说到。

 “这段时间确实有事,要不我也不会一直不出来的!”林德说到。

 “是不是因为你处了新的女朋友?”苏荣挑着眉毛坏笑着问到,“是不是天天加班?”

 “处了新女朋友不假,可也只是有空的时候陪她逛逛街。”林德说到。

 “只是逛街吗?”苏荣看着林德说到,“那太可惜了!兄弟,你得想办法发生点什么!”

 “我可没那么想过!还是应该尊重对方!”林德说到。

 “你看,这点你就不懂了吧!”苏荣将身子向林德靠近,“其实女人也和我们一样,她们就喜欢坏男孩。你要是太老实,她们反而会认为你有毛病呢!”

 “那是她们的想法!可那种事我的确做不来!”

 “嘿,兄弟,你要是这种想法,那就太可怕了!你再这么下去,我真担心她还能不能和你相处。男欢女爱是多么正常的事,我们男人快活,她们女人也享受!我告诉你,女人比你还期待那种事呢!有时候你有贼心没贼胆,可她却已经心痒难耐了,恨不得把你推倒呢!她一定会怪你胆小的!她会认为你是一个没有胆量的男人!你说,咱们是不是应该硬着头皮也要把事办了?”苏荣说到。

 林德苦笑着没有回答。

 “要不这样吧,我介绍一个女人给你认识,她可是咱们市里一流的荡妇!只要是个男人就行!”苏荣露出怪异的笑容说到,“正好你也锻炼一下,她准会把你培养成高手的!”

 “别别别,我可不想在恋爱的时候做这种事!无论如何,我都要拿出我的真诚!”林德拒绝到。

 “真诚?兄弟,你错误地理解了真诚!”苏荣笑着摇头说到,“如果你们每次约会都只是拉拉小手,那么她会埋怨你的!你认为你的做法是真诚的吗?”

 “我认为是!”林德坚持到。

 苏荣摊了摊手,一副无奈的表情说到:“兄弟,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你怎么还这么保守?这些年来,我们学习欧美的技术,也学习了欧美的风俗。一夜风流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那个时刻,彼此不问姓名,只图一时快活。难道这会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吗?不会的!即使日后在某个角落遇到了,也会相视一笑,就像老朋友一样缄默不语的。你应该摒弃那些陈腐的思想!”苏荣劝到。

林德笑了笑说到:“就像卫生间和垃圾桶吗?”

 “就算是卫生间和垃圾桶,只要清理干净不就行了吗?只要没有损坏,就不会影响正常使用,不是吗?”苏荣俏皮地说到。

 “总之,我不能这样对待感情!”林德说到。他有些生气。

 “好吧,我想我说的再多也改变不了你的心意。要说你们读书多的人,想法就是不一样。”苏荣笑着说到,“好了,咱们谈点儿别的吧!”

 “我不认为我哪里有错!有的时候,原则还是要坚持的!”林德说到。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苏荣将身子凑近林德低声说到:“对了,我找你还真有点儿正事要谈。”

 “什么事,你说。”林德说到。

 “听说你们公司要加大葡萄的用量,你看能不能再加点儿合同。”苏荣说到。

 “这恐怕...”林德犹豫到,“关键我们公司有明文规定,不能让一家垄断的!”

 “怎么能是一家垄断呢?我的意思是我的加大,他们的保持原样就行!”苏荣提醒到。

 “哦,这样...”林德支吾到。

 “那就说定了!”苏荣拍了拍林德肩膀、瞟着眼林德说到。苏荣伸出手来,五指比划一下

  林德看了看,低下了头。

  服务员上了菜,他们吃喝起来。闲聊了一阵儿后,苏荣问到:“还有,兄弟,天良贸易还和你们签合同吗?”

 林德想了想回答到:“嗯,签,不过只供苹果。”

 “哦,他家供货量很大吧?”苏荣问到。他的身子稍向后仰,眼睛盯着林德。

 “应该不少。但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林德回答到。

 “对了,你想和天良谈合作吗?”林德又问到。

 “那倒不是。”苏荣说到。他看了看林德又拿起筷子一边夹菜一边说到,“我听说天良有一堆烂苹果销到你们公司去了,好像也没什么事儿。当然,这在很多小果汁厂都算不得什么稀罕事儿。”

 林德有些吃惊,他问到:“什么?什么样的烂苹果?”

 苏荣笑了笑,又夹了一口菜,说到:“都是被压坏的,但是还没腐烂。”

 “你是怎么知道的?”林德问到。

 “做生意嘛,总得打听打听对手的情况吧!更何况,天良贸易的那个苹果园就在我们公司的斜对面。如果那里发生点什么,我想不知道都难。”苏荣说到。

林德思忖了起来。

 “先不考虑那些了。我们先考虑自己。”苏荣说到,“我手里现在就有一批葡萄急着处理。你知道,葡萄存久了会压坏的,坏了就只能倒掉了。我想在出问题前就处理了。所以我想让你帮忙多给个订单,也好缓解一下我的库存。要是这批库存处理不掉,那我今年可就白忙活了!”

 “那么你仓库里还有破损的葡萄吗?”林德问到。

 “有,但是不多。不过我会提前挑拣的!”苏荣说到。

 “你保证没有烂的吗?”林德问到。

 “瞧你,那么紧张做什么?你放心,我的货绝对能够正常使用!”苏荣说到。

 “你不是还有很多库存吗?那能挑拣的完吗?”林德问到。他顿生疑虑。

 苏荣看着林德严肃的神情,于是笑着说到:“你放心,我又多雇了两个人帮忙!我今天只想看看能不能多拿一份订单,缓解一下库存压力。如果你确实为难,我就再想其他办法。兄弟,我今晚找你没有别的意思,你可千万不要勉强做事!”

 林德思考了一会儿,说到:“我可以多给你一批合同,但你要保证没有不良的影响!”

 “你放心好了!如果有问题的话,我自己都没脸见你了!”苏荣一本正经地说到。他举起右手,发誓一样地保证到。

 “那就好!不过我最多能跟你订两百吨。”林德说到。

 “行,行,两百吨就不少了!”苏荣笑着说到,“要是再多一百吨就更好了!不过没关系,剩下的一百吨我再想办法处理吧!”苏荣偷偷地看了看林德,然后举起酒杯向林德说到,“来,咱们喝酒!等一会儿我带你去见周涛,我一定从他手里给你弄套好房!”说着,他一饮而尽。

  林德点了点头。他心中烦闷,又不得不强颜欢笑。他知道,这夜又无法入眠了。因为迪默恩一定会来搅扰他的。

 他们边吃边聊,又喝了两瓶啤酒。林德本来没有心思喝酒,幸好苏荣一反常态没有多劝酒,他才得以清醒。他们用完餐,便匆匆下楼去了。

 出了海鲜楼,苏荣便给周涛打了电话。原来,周涛正在一个酒吧参加朋友聚会。苏荣要去开车,被林德拦住。苏荣笑称到,他知道有一条近路直通那个酒吧。可是林德一再坚持,苏荣只好放弃了开车的打算。他们在路边叫来一辆出租车。

 进了酒吧,林德差点被酒吧里的节奏强烈的disco震晕。苏荣则像一条重新回到水中的鱼一样,快活地扭个不停。他一边扭着一边穿过拥挤的人群寻找周涛。林德紧紧的跟在苏荣身后,他有种一不小心就把自己丢了的感觉。突然,林德被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拽了一把,接着一个踉跄被人群吞没。林德此番情景,就像一位探险家一不小心跌到茂密的树丛中一样。他努力寻找苏荣。他踮起脚尖寻找,可眼前一片混乱。一个女人搂住了他的脖子,将头靠在他的胸口。他能闻到她呼出的酒气。他想把她推开,可她却将半个身子贴在了他的身上。他只好把她往人群外拖移。他已经记不清被别人踩过多少次了,也记不清被别人撞击过多少次了。他只记得,在他扶着的那个女人在人群里挣扎的时候,他又被好几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孩抱拽过好几次。他满身大汗,整个人都快窒息。他摆脱了人群,将那女孩扶到前台的坐位。他坐了下来,浑身疲惫地喘息着。几分钟后,他起身去找苏荣。他又想起那个醉酒的女人。当他回头的时候,那女人已被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抱走了。

  费了一番周折,林德找到了苏荣。他正坐在一个三十岁出头、留着光头的男人身旁喝酒

见到林德,苏荣问到:“兄弟,快活的怎么样?”他又向身边的光头男人介绍到:“涛哥,这是我的兄弟林德,今天我带他到天堂来快活一下!”他示意林德在他的对面坐下。他所谓的涛哥就是周涛。

 周涛看了看林德,点了点头,又对苏荣说到:“好,那就让他玩得尽兴。”

 “我猜,他刚刚肯定快活的要命!”苏荣嘴巴贴近周涛的耳朵说到。他又转向林德笑着问到,“兄弟,你刚刚是不是被哪个娘们拉到角落里快活去了?”

 “是被一个醉酒的女人拉住了,不过我把她扶到前台的椅子上去了。”林德解释到。

 “我该怎么说你呢,兄弟?送到嘴的肉又让你给吐出去了!她们也不是什么正经女人,你不用对她们客气的。把你所有想做的事做出来就行了!没关系,一会儿我再给你抱来一个!”

 “不,不,我还急着回家呢!你先帮我跟他说说房子的事吧!”林德请求到。

 “瞧你,是不是怕见了女人就浑身哆嗦?”苏荣带着玩笑的语气说到。

 “我真的急着回家!”林德再次请求到。

 苏荣看着林德,笑了笑,说到:“那好吧,今天暂且饶过你这一回,下次可别再临阵脱逃了!”说完,他转身对周涛说到,“涛哥,你手里现在还有没有房子,我这位兄弟想在你那里拿一套?”说着,他又指了指林德。

 周涛点了点头,说到:“还有个十七八套。不知你这位兄弟想买什么样的?”

 苏荣看了看林德,叫他坐到周涛身边。苏荣对周涛说到:“当然是好的了!就像城市之光,锦绣花园之类的!”他又转向林德说到,“你跟涛哥说一下你喜欢哪个小区!”

 林德在周涛身边坐下。他趴在周涛耳边说到:“涛哥您好!我想买一套靠近市里但价格合适的房子,您看...?”

 周涛看了看林德,然后问到:“你想买什么价位的?”

 林德想了想,回答到:“四五十万左右就行。”

 “毛坯还是精装修的?”

 “毛坯的。我想自己装修。”

 周涛想了想,说到:“有道是有,可都是些老房子!竣工到现在都十年了!你看行吗?”

 苏荣接过话来说到:“涛哥,你手里应该有新竣工的房子吧?不如你便宜一点让给我兄弟算了!”

 “好房倒是有,可毛坯房最便宜也要50多万呢!就是不知道你朋友什么意思。”周涛说到。

 “那好办,涛哥,你要是便宜到50万,我兄弟也就买了嘛!”苏荣商量到。

 “最便宜52万!这我都已经便宜了三万块了!”周涛说到。

 “涛哥,你还差那两万块吗?那两万块对你来说,不过九牛一毛,我看就50万吧!”苏荣商量到。

 周涛看了看苏荣,又看了看林德,笑了笑,向苏荣问到:“既然是兄弟你带来的人,那好,九十到一百平方的,50万,明天下午让你兄弟去看房吧!”

 “那好,明天你们约个时间吧,到时候让我兄弟去找你。”苏荣对周涛说到。他又对林德说到,“兄弟,明天你跟着涛哥一起去就行了!”

 “那就下午两点吧!我给你个号码,是我一个小弟的。你打电话联系他就行!如果订了哪套,就直接跟他说,到时候咱们再算房款。”周涛对林德说到。

 林德点头答应。他突然想起贷款的事,又问到:“涛哥,我可不可以贷款买呀?”

 周涛瞪了林德一眼,又笑着对苏荣说到:“怎么,你兄弟连50万都拿不出来吗?”

 苏荣笑着说到:“哦,我这个兄弟倒是有个七八十万来着,不过前一段时间搞了点儿投资,这才想着贷款买的!”

 周涛点了点头,说到:“那好,看在兄弟你的面子上,可以贷款。”

 林德又坐了一会儿,陪着周涛喝了两瓶啤酒便回家去了。第二天下午,他请了半天假,带着邓倩前去看房。周涛给林德推荐两个小区,一个是锦绣花园,一个是绿城家园,都是靠近市中心地段的小区。林德和邓倩挑了整整一个下午,最后选定了绿城家园小区五号楼五单元的一个东边户的顶楼位置。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林德预先支付了二十五万的首付款。而贷款部分他还要等待至少两个月时间才能到账。两个半月后,贷款到账,他便结清了剩余的房款。接下来,他要准备给新房装修。但这件事情的决策权就落在了邓倩的身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四章(十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