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十四)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19 点击数:1230次 字数:

    (十四)

  林德和邓倩交往有半年了,亲戚朋友都劝他尽快结婚。七月的一日,林德的一位远房亲戚从E市辖区的一个村里前来走访。这位远房亲戚像所有的催促林德结婚的人们一样,说着几乎从一个模板里刻出的字句。

 “小德呀,你今年多大了?”远房亲戚问到。

 “二十八了。”林德回答到。他在等待尴尬时刻的到来。

 “哎呦,不小了!那你有对象了吗?”远房亲戚又问到。

 “有了。”

 “处多久了?”

“半年了。”

 “小德呀,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结婚了!”林德的远方亲戚意味深长地对林德说到,“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我想再处半年看看,万一我们不合适呢?”林德解释到。

 “嗨,还处什么?结婚以后再处嘛!想当年我和我们家那位,见一面就结婚了。你看我们还不是照常过日子嘛!”那位亲戚说到,“我说小德,这事你可不要再拖了!赶紧结婚,赶紧让你妈抱孙子呀!”

 “我妈才不急着抱孙子呢!”林德看了看母亲说到。他想得到母亲的支援。

 “我怎么不急,我天天盼着呢!”马翠兰向儿子说到。

 “你看吧,你妈天天都盼着呢!我看就是你不着急!”那位远房亲戚指了指马翠兰向林德说到。

 林德不知该如何应对。正巧,邓倩打来电话。他借着机会躲进了卧室。

 “大舅家的大波怎么样了?”马翠兰向远房亲戚问到,“听说他去年结的婚?”

 “可不是!去年结的,不过上个月就离了!”那个远房亲戚回答到。

 “哎呦,怎么刚一年就离了呢?”马翠兰问到。

 “说什么感情不和!没离婚的时候,两人就天天吵架。现在离了,两个人正闹着分家产呢!”远房亲戚说到。

 “唉!大波不是挺能干的吗?我记得前几年去他家的时候,他还开个便利店。那个便利店他现在还开吗?”马翠兰叹了一口气问到。

 “早关门了。他把店交给他老婆打理,谁知道不出半年就让他老婆给败光了!大波可养不起他那败家的老婆!”那个远房亲戚说到。

 “可惜大波那么好的一个小伙子了!”马翠兰感叹到,“那大波现在做什么呢?”她又问到。

“做点儿小买卖。原来他开那便利店也没少赚钱,可是不到一年就被那狐狸精给败个精光!大波那孩子只能重新开始。他拜了一个卖手抓饼的男人做师傅,又在他师傅的小店里当了一个月的学徒。现在他自己买了辆三轮车,每天都去菜市场旁的街道边卖手抓饼呢。”远房亲戚讲到。

 “嗯,大波那孩子能干!这些孩子里就属他最能干了!那孩子早晚都会好起来的!”马翠兰肯定地评论到。

 “对,大波那孩子有本事,可比我家大伟强多了!”那个远房亲戚说到。

 “对了,你家大伟现在做什么工作呢?”马翠兰问到

 “唉!别提那个不孝的东西了!他呀,整整一个无业游民,整天吊儿郎当的,不是喝酒就是打架,现在又迷上了游戏!”那个远房亲戚说到。他提起自己的儿子,气的直喘粗气。

 “哎呦,那可不得了了!这可得好好管管!”马翠兰叹着气说到。

 “管?怎么管呢?他那个死鬼爹整日就知道喝酒,还动不动就整夜在外面耍钱!你说,当爹的没有起到表率作用,那还能教育好孩子吗?反正我已经想好了,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捅破天他就受着!”远房亲戚愤愤地说到。她长叹着气,一副无奈的表情。

 “你还是应该把他往正道上领,要真是出了什么大事,那可就不得了了!”马翠兰说到。

 “我也想让他学大波那样,做点儿小买卖,可他就是不愿做!他还瞧不起大波的买卖呢!”那远房亲戚说到。

 “孩子们干点儿啥都好,就怕不走正道!哪怕苦点儿累点儿也没关系。只要踏踏实实,就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马翠兰说到。

 林德本来要去客厅倒水,可听到母亲的话,又悻悻地返了回去。

 “我哪像你,你的孩子既懂事又听话,等到结婚后也是平平稳稳的,不怎么用你操心。可我呢?”那位远房亲戚说到。说到这里,她甩了甩手,“我管不了了,也认命了!当初我就和他爹商量着让他多上几天学,可他爹死活不管,任由孩子胡闹!现在学也没求成,做事情又拈轻怕重,我看他这辈子算是完了!我现在只求着,他只要别干出杀人放火的事就行了!”那位远房亲戚说到。她哭了。

 马翠兰忙抽了几张纸巾帮她擦泪。她们又聊了会儿近几年的生活状况。到了中午,那位远房亲戚要返回家去,被马翠兰留下吃了午饭。午饭过后,那位远房亲戚又坐了一个小时,然后离去了。离开时,她抱着马翠兰哭了起来。马翠兰也依依不舍地掉下了眼泪。马翠兰叮嘱她有时间就过来做客,对方也盛情地邀请马翠兰常去看看。马翠兰一直将那位远房亲戚送到院门外。她伫立在门外。直到对方的背影消失在树荫后,她才回到院中。

 回到客厅,马翠兰又在客厅徘徊起来。她来到儿子卧室门口,唤了儿子几声,林德给母亲开了门。

 “小德,你和这个女朋友处的怎么样了?”马翠兰问到。

 “挺好的,妈妈!”林德回答到。

 “那女孩的品格怎么样?”

 “还不错,不过就是有点孩子气!”

 “哦,那没关系,”马翠兰说到,“只要品质好就行!年轻人未经世事,还不都小孩子似的嘛!等到了岁数,也就成熟起来了。”

 林德点了点头。

 “你和这个女孩处了这么久,就没想过再进一步吗?”马翠兰问到。

 “妈妈,您的意思...?”林德不懂母亲的意思。

 “就是说,你想没想过要娶她做媳妇?”马翠兰直截了当地问到。

林德有些难为情。他搔了搔头发,红着脸回答到:“有这个想法。不过我还想多了解一下!”

 “相处这么久了,她的优缺点你应该了解不少了吧?”马翠兰问到。

 “可我还没有完全了解她的缺点!”林德说到。

 “人谁没有缺点呢?只要人的品质不坏,就不会整天想着歪门邪道的事,也会踏踏实实地跟你过日子。人这一辈子,不要追求那些力所不及的东西,也不要追逐那些浮华奢侈的东西。只要简单幸福地过日子就可以了。”马翠兰说到。

 “我也想让她考虑考虑我的缺点。我不想盲目地进入婚姻。”林德说到。

 “你能这样考虑是件好事!我相信,如果你真心对她,只要她不轻浮,她就一定会认定你的!”马翠兰说到。

 “知道了,妈妈!”林德说到。他起身抱了抱母亲。

 “小德,你也应该考虑着买房了。”马翠兰提醒到,“就算人家女孩不提房子的事,但作为男方也应该有个行动。”说着,她拍了拍儿子的胳膊。过了一会儿,又接着说到,“这几年,我和你爸爸也攒了一些钱,就是留着给你买房用的。我们做父母的,这辈子就一个愿望,那就是盼着你们能长大成人,建立自己的家庭,无忧无虑的生活。只要你好起来了,我和你爸爸就心满意足了!”

 “谢谢你,妈妈!”林德攥着母亲的手说到。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母亲手上老茧。他的心里一阵酸楚。

 “没事的,做父母的就这样!等你有了孩子,就知道了!我们不怕你成不了才,就怕你生活的艰难!”马翠兰轻抚着儿子的头发说到。

 “谢谢你,妈妈!你和爸爸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林德坚定地说到。

 “那好,看房的事就由你自己来定夺吧!如果你确定了那个姑娘,就和她一起吧!”马翠兰说到。

 “知道了,妈妈!”林德答应到。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林德和邓倩把市里所有的新开的楼盘都看了一遍。林德和邓倩都喜欢边户的单元。因为边户通风好,采光好;室内空气清新并且格外明亮。林德喜欢,当他早晨起床拉开窗帘的时候,明媚的阳光就会洒满整间卧室。那时,他的心情会更加舒畅,美好的一天从满屋子的阳光开始;而邓倩则喜欢,当她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时,温暖的阳光就会把她晒得懒洋洋的。那时,她就小猫一样的甜甜的躺在沙发上打盹儿;每个周末的午后她都可以酣睡一整个下午。他们将目标锁定在边户的单元,但他们对楼层的高度有着不同的要求。

 “我还是觉得低楼层比较好,因为低楼层上下楼方便。如果家里有了老人和孩子,那么低楼层的优势就更加明显了。”林德说到。

 “可是低楼层噪音太大,恐怕在屋里睡觉都会被汽车吵醒!还有,低楼层的下水道容易堵塞,尤其是早晨,还会有一种难闻的气味。”邓倩提出了反向的看法。

 “我们可以用降噪的玻璃做窗户,这样外面的汽车声就不会吵到我们了;还有,下水道的怪味只有早晨的时候才有。除了早晨,我们基本上闻不到臭味了。”林德说到。

 “可夏天我们还得开窗呢?如果开了窗子,还会有噪音的。我们总不能守着窗子还开空调吧?”邓倩又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我们可以选择小区中央那些远离街道的房子,那样就不会吵了。”林德说到。

 邓倩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她想了想说到:“可是高处的风景更美呀!”

 林德笑了笑,调侃到:“如果我们的房子买在小区中央,恐怕我们的风景也只有四面的楼房吧?”

 “你真讨厌,非要跟人家争论!无论如何,我就是喜欢高一点的楼层!”邓倩撒起娇来说到。

 “那好吧,就依你吧!我可算被你给降住了!”林德扭了扭邓倩的鼻子说到。

 经过一番讨论,他们将购房的要求总结为:靠近市中心的新楼盘,边户,高层(最好可以看得见远处风景的地角),并且带电梯。他们按照特定的信息在每个新建的小区里寻找。最后,他们发现,边户的单元都要比其他的单元贵出一些,而且售卖的最好。更重要的是,靠近市中心的楼盘价格格外的高。因此,他们又不得不降低标准,把靠近市中心的新楼盘改为离市中心稍远的新楼盘了。这样,他们把目标锁定在了二环。

 他们按照新标准又找了一周,结果发现,其实外环的房价并不比市中心的便宜多少。随后,林德又在网上看到一家地产公司正在售卖外环的一个小区的楼房。他按照网页上给出的电话号码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林德向对方表明了的意愿,对方表示随时都可以带林德前去看房。第二天下班以后,林德按照那个男人给的地址到了指定的小区门口。接待林德的是一个三十多岁、身形瘦销的女人。这个女人自称是该小区楼盘的销售人员。林德向销售员询问了很多关于房子的信息,销售员却不断地向林德灌输房子的优点。林德早已听腻了销售员那些滔滔不绝的推荐词,他坚持让销售员带他去看房子。

 销售员将林德带到小区7号楼的二单元一楼。他们进了房间,房子是精装修的。林德拍了照片发给邓倩。邓倩回复林德,她不喜欢精装修的,她只喜欢毛坯房,因为毛坯房能按照她的意愿装修。在销售员的引导下,他又看了几套毛坯房。他把每套房都拍照给邓倩,但收到的都是否定的回答。林德想,最好还是让邓倩和他一起看房,否则他的所有行动都是徒劳的。

 他们又陆续看了几个小区,但这些小区的共同点都是房价很贵。如果他们的条件再降低一些的话,是可以找到合适的房子的。林德跟邓倩商量降低标准,邓倩马上就驳回了林德的建议。在邓倩看来,房子是用来结婚和生活的,必须拥有较高的品质。她宁愿多花十几万块去买好的,也不愿少花几万块去买不符合她意愿的。对女友的坚持,他表示无奈。他认为,邓倩的一些要求是没有必要。比如房子必须固定在某个区域,比如只想买高层。他们看房的区域要么是全市最繁华的地带,要么是靠近繁华地带的地方。这些区域房价都是他难以承受的。他粗略地计算了一下,如果房子买到市中心,他的总支出将会超出60万元(不计装修);如果他的房子买在外环,他的总支出将不会超出50万元(含装修费)。他想,他们可以把房子买到外环,这样便可以省下十几万块去做别的事情。他们也可以用省下来的钱买一辆车,或者存到银行,留着抚养孩子使用。否则那些钱就需要他们额外支出。可是,邓倩始终不同意他的想法。

 这天,他回到家后,便一头扎进房中没再出来。在这段日子里,林德感受到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疲惫。他需要休息一段时间,以缓解目前的压力。可无论他怎样休息,也依然没法儿缓解。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想了很多。他对买房的事感到苦恼,以至于陷入苦恼的思维不能自拔。他开始怀疑邓倩是不是那个适合他的女孩。因为在买房的事情上,她自始自终也从没考虑过他的想法。他感觉自己没有受到尊重。

 “如果我们结了婚,我会不会失去决策的权利?如果结了婚,我还有多少表达想法的空间?我可不想变成一个奴仆似的丈夫,最终失去一切自由!看她的样子,不像那种能尊重我意见以及和我共同决策的人,因为她在很多细节上都表现出她的强势。这样生活下去的话,我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了,也不确定这份感情会不会因此消磨的连同情都不剩。我该怎么办呢?如果选择分开,可我还真的放不下她!我该怎么办呢?”

 第二天早晨,他又这样想到:“世界上哪有观念相同的两个人呢?昨晚我的想法过于激进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四章(十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