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十三)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19 点击数:1204次 字数:

    (十三)

  年后的几个月里,林德几乎每天都和邓倩保持着密切地联系。由于海伦的遭遇,林德空闲时的大部分时间都帮助母亲一起照顾海伦,所以他没有多少和邓倩见面的机会。特别是在海伦转到别墅休养的两个月里,林德更加忙碌。一方面,他要忙着公司的换证审核以及交际应酬;另一方面,下班以后,他又要帮助母亲做家务以及照顾海伦。只有中午休息以及吃过晚饭的时候,他才有时间跟邓倩语音聊天。他们已经正式交往。

 海伦回家以后,马翠兰又承担起了家务,这也将林德解放了出来。经过几个月的相处,林德对邓倩加深了好感。他认为邓倩是个不错的姑娘,但究竟好在哪里,一时还说不上来。他有种强烈的和她交往下去的愿望。他已经很久没请她吃饭或看电影了。他认为这个时候请她出来谈谈心是增进感情的良机。于是他拨通她的电话,向她发出真诚的邀请。

 他们约在幸福花园南门见面。林德比约会时间提前半个小时赶到,邓倩也比约定的时间提早了几分钟到达。邓倩到达的时候,林德正坐在长椅上等候。林德见到邓倩,忙起身向邓倩招手。邓倩向林德跑去。两人相对而立,先是默默微笑,然后彼此又聊了一些关于天气的话题。林德打量着邓倩,只见她一袭淡粉色长裙,头上戴着一顶白色遮阳帽,脚下穿着一双白色滑板鞋。她的皮肤白皙粉嫩,脸颊微微泛红;她的双眸清澈明亮,眼神脉脉含情。她并不是一个标准意义上的美人,可是一笑起来,露出浅浅的酒窝,甚是迷人。

 “你今天真漂亮!”林德夸赞到。

 “是吗?”邓倩忙打量了自己的裙子。然后笑着向林德称赞到,“你今天也很帅!”

“谢谢!”林德很礼貌地点了点头。

 “你什么时候到的?是不是已经等很久了?”邓倩问到。

 “哦,没有!我只是比你早到了几分钟而已!”林德回答到。

 “我们今天去哪儿?你有具体的安排吗?”

 “嗯...没有!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林德回答到。

 “那么我们就先逛公园,然后再去街上闲逛一圈,怎样?”邓倩问到。她微笑着看着林德。

 “好主意!那咱们就慢慢地往北门走吧!”林德指着北边说到。

 他们迈动脚步,肩并肩地向公园里走去。他们聊起了曾经来公园里闲玩的经历。在他们看来,对方的经历是充满奇幻色彩的。当他们遇到稍窄的小路时,总会无意识地碰到对方的肩膀或手指。在一次手指的碰触后,林德抓住了邓倩的手。开始时,邓倩本能地缩回了手,然后便由着林德攥住不放了。

 他们在公园里或走或停闲逛了一个多小时。就在这短短的一个小时里,他们倾心交谈,好似一对知心的爱侣。他们可以谈天,谈地,谈花草树木,谈风霜雨雪,谈飞禽走兽。总之,他们似有谈不玩的话题。

 出了公园,他们沿着街道向东走去。再有半个小时,便到了午饭的时间。他们商量着午饭吃些什么。他们在麻辣烫和麻辣香锅之间犹豫徘徊了一阵儿后,选择了麻辣香锅。他们进了一家打着四川风味的香锅店。这家店全市闻名,听说老板就是地地道道的四川人。

 他们享受着欢愉的午饭时光。不知不觉中,他们几乎把所有食物吃的干干净净。饭后,他们计划去逛超市。当他们路过一家药店的时候,只见药店的门前摆着一台供客人称量的体脂称。邓倩站了上去,又略显沮丧地走了下来。林德笑了笑,他觉得邓倩的表情带着一种特殊的幽默感。他并不询问她称量的结果,因为那是不太礼貌的行为。他知道对方一定会向自己抱怨。他只要多一点儿耐心就好。终于,邓倩抱着林德的胳膊向林德说到:

  “真是可恶!最近又胖了两斤,看来今晚我得减肥了。”

 “减肥,你通常怎么减肥?”林德好奇地问到。他知道,邓倩所谓的两斤不过是个好听的安慰,实际上她多出的不仅仅只有两斤。

 “就是不吃晚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什么都不干!”邓倩有些得意地说到。她对自己的减肥方法满意极了。

 “就一动不动的躺着吗?不出去运动或者干点别的吗?”林德不解地问到。

 “哦,还在手机上和朋友们聊天,看看朋友们在圈子里发的趣事。然后再看看电视剧,然后就睡觉了!”

 “哇!原来你是这样减肥!你怎么不去跑步或者健身呢?”

 “那些都太累了,不适合我!还有,你不知道跑步和健身都会弄得满身臭汗吗?衣服粘粘的,粘的人直痒痒!”邓倩撅着嘴说到。

 “出了汗才能减肥呀!跑步和健身都能燃烧脂肪,坚持几个月就能减好几斤称!反正我每次跑完步后,都很享受那种大汗淋漓的感觉。然后回家冲个热水澡,顿时感觉整个人都畅快了!”

 邓倩摇头说到:“才不要呢!我最讨厌汗臭味了!我宁愿躺着减肥!”

 林德摇了摇头,表示不解。他想到:“这女孩可真有意思,想要减肥还不愿运动。不过,她行事到是挺简单的,应该是个单纯的好姑娘!”

 林德又说到:“你的方法也有可行之处,但可能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达到一些效果!”突然,他拍了拍手说到,“不如我们一块跑步吧?”

 邓倩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她又想了想,突然高兴地说到:“不如我们散步吧!我们从长安路一直走到幸福路花园,然后再走回来,算一算,这也有一公里的路程了!如果我们每天都坚持散步的话,我们就能减到理想的状态了!”

 林德点了点头说到:“好啊!就按你说的办!”他并不认为邓倩的方法能达到减肥的目的。重要的是,他能有更多和她相处的时间。他想,如果能在雨中漫步,那该有多么浪漫呀!

 “好吧,那我们就一言为定吧!”邓倩又想了想,有些犹豫地说到。

 “那就说定了!”林德高兴地说到。

  他们肩并肩地走着。短暂的沉默后,林德向邓倩问到:“对了,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电影?”

 “爱情!”邓倩想了想回答到。她又想了想补充到,“还有喜剧!不过我更爱看电视剧!”

 “电视剧?你都喜欢什么题材的电视剧?”

“都市爱情的,还有韩剧。我最爱看韩剧了!”邓倩兴奋地说到。

 她又向林德问到:“你呢?你喜欢看什么样的电视剧?”

 林德摇了摇头,笑着回答:“我喜欢悬疑的和谍战的。不过我已经很久没看电视剧了!”

 “哦?你怎么不看呢?”

 “不真实。”林德笑了笑回答到。

 “那有什么的?”邓倩不解地说到。她想了想,又高兴地对林德说到,“不如我给你推荐几部好看的吧?”

 “好啊!”

 “《都市浪漫爱情》和《陌上花开红又艳》,这两部都超级好看!还有...《浪漫时光》——这是部韩剧,也超级好看!”邓倩推荐到。

 “好呀,我回去一集不落地看!”林德说到。其实他对这些剧根本就不感兴趣。

 “不过,《都市浪漫爱情》的结尾我不太喜欢!男主角怎么能够既爱这个又爱那个呢?他应该毫不犹豫地选择晓慧的!还有若兰,她不应该傻等着男二号的,她应该去考虑男主角的!”邓倩评论着说到。

 林德听的一头雾水。他真的搞不明白,这部剧中的人物关系为什么如此混乱。他也不想搞明白,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去看那样的东西。

 “那都是编剧写出来骗人的东西!我看,你就不用为电视里的角色操心了。”林德笑着说到。

 “那好吧!反正男主角挑的那个女的也挺漂亮的,想想他也不亏!”邓倩想了想说到。

 他们进了超市。超市里的人很多。林德拿了一个购物框跨在胳膊上。他回头看邓倩,发现她推了辆购物车。他放下了购物框去帮邓倩推购物车。邓倩将购物车让给林德,然后跑进了超市。

 “你想买些什么?”邓倩抱住林德胳膊问到。

 “我想买个榴莲!”林德想了想说到。

 邓倩拍手说到:“太好了!原来你也爱吃榴莲!”

 林德笑了笑说到:“我不吃榴莲。是你爱吃!”

 “太感谢你了!”邓倩高兴地说到,“让我来挑吧!”说着,便拉着林德的手跑向水果区。

 邓倩反复地挑选,几分钟后终于将一个圆圆的、中等个头的、露着新鲜果肉的榴莲放进了购物车。

 “你还要买哪种水果,这回要买你最爱吃的!”邓倩说到。

 “我想吃橙子!”林德说到。

 “那好,我们去挑橙子!”邓倩兴高采烈地说到,“这回还让我帮你挑吧!”

 “好啊,我相信你!”林德笑着回答。

 “如果把你的牙都酸掉了,你可别怪我呀!”邓倩调皮地说到。

 “不会的!我相信你的眼光!”

 “如果能酸掉牙的话,你会把它们吃光吗?”

 “会的。好像橙子就没有太酸的吧?”

 “那你应该买橘子。”

 “为什么要我买橘子呀?”

 “因为橘子要比橙子酸!”

 “为什么要我买酸的而不是买甜的?”

 “我就想让你买橘子,你买不买呢?”

 “买,一定买!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你明明不爱吃橘子的?”

 “因为我想看看,如果我们结了婚,你是不是会听我的话!”邓倩满脸得意地说到。

 林德笑了笑说到:“我当然会听你的了!”邓倩的话,让他感到温馨。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那好吧,今天就饶了你吧!走,我们去挑橙子吧!”邓倩拉着林德向摆售橙子的货架跑去。

 “你确定要饶了我吗?”林德打趣到。

 “确定!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邓倩说到。

 “什么条件?”

 “给我买薯片!我要吃番茄和洋葱味的!”

 “哇,你不减肥了?”

 “讨厌!人家还胖吗?你是不是嫌我胖?”邓倩撅着嘴问到。

林德连忙解释到:“我可从来都没说过你胖!是你自己说要减肥的!”

 “那你会不会给我买呢?”

 “当然啦!只要你想吃,我愿意给你买!”林德说到。说着,他用指尖轻轻触了触邓倩的鼻子。

 “那咱们走吧!”邓倩拉着林德说到。

 “那咱们不看看其他的东西了吗?”林德问到。

 “看!等一会儿我们返回来再看吧!”

 “好吧,就按你说的来吧!”

 邓倩将十几包不同风味的薯片扔进了购物车。购物车便几乎被薯片占满了。邓倩的购买方式,看的林德目瞪口呆。

 “哦,这是我一个月的零食!”邓倩说到。看到林德奇怪的表情,她解释到。

 “好吧!”林德说到。

 “难怪她减肥失败呢!”他想到。他笑了笑。

 “好了,薯片暂时就这样吧,咱们去看看酸奶吧!”邓倩搓着手说到。

 “走吧!”林德推着购物车转向奶制品售卖区。

 他们到了奶制品专柜前。邓倩很快就从货柜上取下两瓶酸奶。

 “你喜欢哪种,纯牛奶还是酸奶?”邓倩问到。

 “都不太喜欢!”林德摇头回答到。

 “哇,你这人可真怪,就连牛奶也不喜欢!”

 “我不习惯牛奶的那种味道。”林德说到。

 “那你都喜欢喝什么?饮料还是啤酒,还是两者都有?”邓倩歪着头问到。

 “还是饮料吧!我不喜欢啤酒!”

“你骗人!我知道你们男生都爱喝啤酒!我的一个表哥就爱啤酒,所以现在他的肚子比孕妇都大!”邓倩说到。当她说到“孕妇”时,用手在自己的肚子前比划了一圈。

 “没骗你,我真的不喜欢啤酒!我讨厌啤酒怪怪的味道。再说,我可不想把自己喝的像孕妇一样!”林德说到。他也学着邓倩在肚子前比划了一圈。

 “我也讨厌啤酒的味道。不过我喜欢喝醉的感觉!”邓倩说到。

 “你也喝酒吗?”林德好奇地问到。

 “偶尔吧!其实也只是和朋友吃饭的时候喝上一点儿!”邓倩回答到。

 “那你酒量怎么样?”

 “喝一杯倒是没什么的,喝两杯以上的话,百分百会醉!那你呢?你能喝多少?”

 “三瓶吧!再多就醉了。”

 “哇!你可真能喝!你喝醉了是什么样子?会耍酒疯吗?”邓倩问到。

 “不会。我醉酒以后就爱睡觉。”

 “哦,那就好了。到时候我陪你喝,但只喝一杯。”

 “是吗?你会陪我喝酒吗?只喝一杯,难道你不想醉吗?”林德问到。

“我耍起酒疯来很可怕的!反正我的朋友们都这样说。我怕我到时候会对你拳打脚踢。”邓倩得意地说到。说着,她看了看林德,又低下了头。她的脸颊泛起红晕。

 “哇!原来你醉酒以后还是个女流氓呀!”林德打趣到。

 “讨厌!你才是女流氓呢!”邓倩朝林德吐了吐舌头说到。

 “我是男的,你才是女的!”

 “那你也是女流氓!”

 他们选完了酸奶,又返回水果区买了橙子,然后又去买了一些饼干类的小零食。他们在零食区逗留了十分钟后,便去结账了。

 出了超市,他们又开始商量接下来的打算。他们在买衣服和看电影之间徘徊了一阵儿后,选择了看电影。

 进了电影院,他们径直来到售票前台。

 “我想看这部!”邓倩指着一部名叫《八零后的爱情故事》的电影说到。

 “确定要看这部吗?不会又是那种集堕胎、三角恋于一体的狗血电影吧?”林德犹豫着问到。

 “那种电影才有意思!”邓倩坚持到。

 “好吧,就这部吧!”林德妥协到。

 他们买了票,然后又买了饮料和爆米花。电影还有半个小时才开映,他们坐在等候室的沙发上吃起了爆米花。没过多久,他们便吃掉了一桶爆米花。在检票前,林德又买了一大桶爆米花作为观影时的零食。

 这部叫做《八零后的爱情故事》的影片,讲述了一对男女的两段爱情故事。一段是男女主人公回忆上高中时的虐恋经历,另一段是男女主人公职场的爱情故事。影片围绕着职场爱情展开,同时加入三角及多角虐恋,还有大量的吻戏、床戏。在男女主人公进行职场恋爱的同时,还夹杂着双方大量的高中时的恋爱回忆。其中,有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男主人公在和女主人公恋爱的同时,又和别的女同学搞暧昧;而女主人公为了报复男主人公的背叛,又和别的男同学好在了一起,并且还怀了孕。女主人公做了人流后幡然醒悟,断绝了与“第三者”间的来往;而男主人公和女同学一番云雨后又想起了女主人公,毅然抛弃女同学后去找女主人公复合。可男女主人公还是因为相互猜疑而分开。更莫名其妙的是影片的结尾,男女主人公又好在了一起,可男主人公却患病去世了!

 这部电影看的林德哭笑不得,却让邓倩哭的稀里哗啦。林德实在想不明白,这样一部混乱不堪的电影如何能让人感动流泪的。他看到邓倩在哭,而自己却想笑。因为他不理解女友的眼泪为何而流。

 “瞧你,都看哭了!”林德安慰到。

 “这么感人的电影,难道你就没被感动吗?”邓倩见林德一副笑脸,于是问到。

 “我真想哭了,可是我的眼泪少,怎么都哭不出来!”林德故作严肃地答到。

 “男主人公真的太帅了,只是死的太可惜了!”邓倩失落的说到。

 “没错,我也这么想的。”林德附和到。

 “男主人公多么爱女主人公啊!为什么就死了呢?”她依然对男主人公的死无法释怀。

 林德想到:“那个男人在两段感情里都出了轨,他如何就挚爱那个女的了?真搞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可他在回答女友的问题时确是另一种态度,“要怨就怨编剧和导演吧!是他们让男主角死亡的!”

 “这部电影的导演和编剧真可恶!”邓倩埋怨着说到。

 “走吧,咱们就别为电影里的事情烦心了,咱们去吃好吃的吧!”林德拉着邓倩一边向电影院出口的楼梯处走去一边说到。

 “不嘛,我要走电梯!”邓倩指着电梯门说到。

 “那边人太多了,好挤的!咱们不如走楼梯。”林德建议到。

 “这可是四楼!走楼梯的话,咱们得走很长时间,反正我不想走楼梯!”邓倩撒娇着说到。

 “那好吧,咱们就去坐电梯。”林德笑着摇了摇头。

 他们乘电梯下到一楼,然后出了大厅。

 “哦,对了,咱们去吃冰激凌吧!”邓倩说到。

 “好呀!原来你也喜欢吃冰激凌呀!”林德高兴地说到。

 “对呀,从小我就爱吃冰激凌的!记得上中学的时候,那种五毛钱一根的冰激凌,我一口气就能吃掉十根!”邓倩比划着说到。

 “那你比我能吃!我爱吃,可一口气只能吃掉五根。”林德说到。

 邓倩突然停住脚步,拉着林德的胳膊撒着娇说到:“谁比你能吃了?快向我道歉!”

 林德笑了笑说到:“你是一头小母猪,你说咱俩谁能吃?”

 邓倩捶了林德几下,然后撅着嘴走开了。林德追上了去,查看她生气的情况。林德接着又一阵打趣,邓倩笑了起来。她挽住林德的胳膊问到:“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胖成那样,你会不会嫌弃我?”

 “你指的是哪样,是小胖猪吗?”

 “你这人真不正经,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呢!”

 林德搂住邓倩的腰,看着她的眼睛回答到:“我保证,不会的!”

 邓倩轻轻推开了林德,又看了看周围,羞着说到:“你瞧你,光天化日的!”

 林德忙将手拿开,趴着邓倩耳朵说到:“等到没人的地方,我可要抱个够!”

 邓倩的脸红了起来。她轻锤了一下林德,然后拉起林德的手向冰激凌店跑去。

 他们买完冰激凌便去了公园。他们在公园里走了一会儿,又坐在长椅上依偎了一会儿,不觉已是黄昏。他们已经腻着一整天了,可都丝毫没有厌烦。林德要带邓倩去吃晚饭,可邓倩称她要减肥,于是晚饭作罢了。他们又在公园外的马路上散了一会儿步,然后便各自回家了。林德先将邓倩送上了出租车,然后又步行到附近的公交车站,等待公交车去了。

 林德到家的时候,林文军夫妇正准备吃晚饭。林德胡乱地吃了一口,便回房间去了。一天下来,他有些疲惫,只想躺在床上休息。他想念邓倩,于是拿起手机同邓倩闲聊了起来。正当他酣聊之时,只听见门外传来两个女人叽叽喳喳地说话声。林德分辨出这两个女人正是于红琴和王淑华。她们一边谈论着一件村里的离婚趣事一边走进客厅。林文军夫妇刚吃完晚饭。见到来客,他们忙收拾餐桌。

 “哎呦,大嫂子,还没吃完饭呢?”于红琴叫到。

 “下班后逛了趟市场,回来的晚了。你们两个今天怎么这么有空了?”马翠兰回答后又问到。

 “嗨,反正事情也不是一天就能忙完的,偷偷闲嘛!”王树华笑着说到。

 林文军拾掇着餐桌,对两人说到:“嫂子妹子,你们坐吧!昨天我买了罐好茶,一会儿给你们泡一壶尝尝。”

 “哎呦,那我可得多喝几杯!这么多年,还没喝过你家的好茶呢!”于红琴笑着说到。

 “瞧你,大妹子,那前几天你到我这儿,翠兰不是给你泡了壶大红袍吗?那茶可是文海托人从武夷山带回来的呀!”林文军说到。

 “哎呦呦,你瞧我这记性!不过我得说句实话,那茶咱们这乡下人可真喝不出好坏来!”于红琴说到。

 “那可不假,上个月我侄子去了趟杭州,带回了几盒龙井茶,那我喝着还不如咱们十几块的红茶呢!”王树华说到。

 这时马翠兰拿着抹布从厨房出来,向王树华、于红琴二人问到:“对了,进门前,我听你们在说什么离婚,怎么谁又离婚了不成?”

 “嗨,我们来这儿正是说这离婚的事呢!怎么你没听说吗?”王树华向马翠兰问到。

 “听说什么?”马翠兰问到。

 “嗨,大嫂子,那不就...”王树华正要讲出,被于红琴抢了话。她撇了撇嘴,有些不高兴。

 “那不就是西头的李强家嘛!他儿子和儿媳两个正闹离婚呢!”于红琴抢着说到。

 “怎么?李强家吗?他儿子儿媳感情不是挺好的吗?”马翠兰问到。

 “嗨,这事可有意思了,他们小两口就因为半瓶酱油的事吵了嘴,所以闹着要离婚呢!”王树华挖苦着说到。她为抢在于红琴前面而感到高兴。

 “因为一瓶酱油就离婚?那也太儿戏了吧?”马翠兰不解地问到。

 “可不是嘛!”王树华说到。

 开始时,被抢了话语的于红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当她听到王树华并不知道李强儿子离婚的真实原因的时候,便感到格外高兴。她插话到:“哎呦,我说大姐姐,我还以为你知道那小两口为什么离婚呢!看来你也一知半解呀!”

 “哦?难道他们小两口离婚还有别的原因?大妹子,路上你可没跟我说起过呀?”王树华疑问到。

 “哎呦,路上的时候我只顾着和你说闹了,竟忘了告诉你这离婚的原因了!”于红琴得意地说到。紧接着,她又转向马翠兰说到,“我说大妹子,你可不知道,那李海涛尽在外面赌博,听说两天就输了好几万块呢!那李海涛的老婆心里一时赌气,就和别人好上了。今天李海涛输光了本钱,很不甘心,所以就回家拿钱。不曾想在他家床边的地板上发现了一双男人的皮鞋和一条男人的内裤。李海涛一看就知道那鞋和内裤都不是自己的,就满屋子找人。他老婆正在洗澡,也不知道她男人回来了,所以看到她男人时吓得脸都白了。李海涛就向他老婆质问,他老婆怎么也不承认屋里藏了别的男人。李海涛见厨房的窗户大开,就跑过去趴着窗户查看。他发现他家厨房里的半壶酱油被压扁了,流的满窗台都是黑乎乎的液体。他跑到外面去追赶,可是外面早就没了人影。他返回家后,就拿着那半瓶被压扁的酱油向他老婆质问,他老婆打死也不承认家里来了别的男人。然后他又拿着鞋和内裤质问,他老婆还是不承认。这李海涛可气疯了,拿起菜刀就要砍他老婆。她老婆吓得光着脚跑到马路上求救,正巧给李强撞见了。李强好歹拉住了他儿子,又夺下了刀。我和刘寡妇听到了喊叫声,就跑出去了。李强见我俩出来,就拉着儿子儿媳回家去了。后来我和刘寡妇在李强家门外听了一会儿,才知道其中的内容的。”她又转向王树华说到,“老王大姐,你们去的时候人家都已经在谈离婚的事了。那李强爱面子,才跟你们说他儿子儿媳离婚是因为半瓶酱油吵嘴引起的。他瞒你们还行,可就是瞒不过我!”于红琴神气地说到。

 “难怪呢!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原来问题出在这里!”王树华自言自语地说到。

 “那李海涛不是挺本分的小伙子吗,怎么就染上赌瘾了呢?还有那李家媳妇,我看她也不像那种随便的人呀?怎么...?”马翠兰疑惑地问到。

 “那说能扒开谁的心看呢?人家心里想什么,咱们可看不出来。谁也不能仅凭相貌就知道一个人想些什么!”于红琴说到。

 于红琴、王树华在林文军家闲谈了一个小时,便都回家去了。她二人走后,马翠兰又坐在沙发上叹了一回儿气,才去到厨房洗刷锅碗。这天早晨,她洗了几件衣服。洗刷完毕,她才将衣服收回。直到睡觉前,她一直都在叠衣服。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四章(十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