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十一)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18 点击数:2404次 字数:

   (十一)

  海伦离婚的第三天,她离婚的消息便传遍了整座小城。小城里风言风语,对离婚的原因有着很多的流言:有人说,海伦是因为婚内出轨被她丈夫抓了现行,不得已才离的婚;也有人说,海伦离婚是因为不能生育;还有人说,海伦是因为婆媳关系恶化被迫离的婚;还有人说,海伦性格内向,和丈夫没有共同语言导致了离婚。甚至还有很多人关注起海伦的行踪,有人说她跟情夫私奔了;还有的说,海伦因为悔愧而躲到外地去了,并且他们还把海伦去外地的路线以及目前所处的位置都说的一清二楚。而一直躲在村里的海伦,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全市的热点人物呢!

  就在消息胫走的第二天,林文义打电话给哥哥问询海伦的事情。林文军便把海伦的事告诉了弟弟。当天上午,林文义一家便匆匆赶来看望海伦。尤其是林月,她见到海伦憔悴的样子,难过的一直流泪。下午三点,林文义夫妇回家去了。林月想要陪着海伦谈心,所以直到用过晚饭才回家去。第二天,林月一早就来了。她请了假。她想在海伦最失落的时候好好地陪她。

  她们姐妹同她们的表哥林德又到西面的田间里散步去了。之后他们又去爬山,一直爬到山顶。他们又忆起了童年的时光。那天,他们在山上坐了一个下午,直到太阳落山方才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他们遇到了一些村民。村民们对见到海伦感到意外。当天傍晚,海伦位置的消息便传了出去。消息于次日上午几乎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这些人中,就有认识林文军夫妇的。他们不停地询问海伦的状况,林文军夫妇要么搪塞要么缄口不言。这让人们又怀疑起消息的准确性来。

  尽管林文军一家听到了很多对海伦不友好的消息,可他们回家以后都装作没事情发生一样,陪着海伦聊天。林月陪海伦住了几天,之后由于上班的原因就只能下午来一回了。在海伦逐渐摆脱低迷的几天里,她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海伦每次送走林月的时候都会感激落泪。因此,林月也会以一种独有的幽默方式向她勉励一番。

这天,林德很早就去上班了。他的假期已到,没办法再请假了。海伦在大伯家住了一周,便决定离开。在离开的前一天,她把离开的决定告诉了表哥一家。她要去解决一件一直困扰她的事情,而这件事她又不能告诉任何人,所以她才谎称要去E市看望她的一位朋友。马翠兰得知海伦要出远门,便提前请了假留在家里。她要在海伦出门前为海伦做一顿丰盛的早餐以及准备路上吃的食物。

 当海伦告之大伯一家要去看望朋友之后,马翠兰便向海伦问到:“海伦,你要去多久?”

 “大概一个星期吧,也许需要一个月!我那位朋友是一个热心肠的人,非要让我到他那儿去玩!”海伦笑着回答。说完,她又朝着林文军笑了笑,便迅速低下了头。

 “那里还有你的朋友吗?”马翠兰问到。

 “哦,”海伦抬起头回答到,“有的,她是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她的目光由马翠兰的脸颊迅速投向远处。

 “哦,同学呀!”马翠兰点着头嘀咕到。

 “是的。她是我在大学时期最要好的同学!”海伦看着马翠兰的脸颊笑着说到,“想想我们已经两年多没见了”这使她想起了一位很要好的同学。

 “哦,那边有人接你吗?”马翠兰问到。

 “有的。”海伦回答到

 “可你一个女孩子在路上很不安全的!”马翠兰仍然担心到。

海伦笑了笑回答到:“这点您不用担心。我坐火车过去,一路上很安全的!我以前上学也常常坐火车去的!”

 “哦,坐火车安全。”马翠兰嘀咕到。她想了想又问到:“就算安全,那你也得小心。现在车上的小偷可多了!前几天,于红琴的外甥还遇到一个呢!”马翠兰叮嘱到。

 “您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对了,你几点的车?”马翠兰问到。

 “明天中午十二点的!”海伦回答到。

 “多长时间能到E市?”

 “三个半小时吧!”

 “哦,还挺快的。那你明天怎么去火车站呢?”马翠兰又问到。

 “我开车去。”

 “那么你的车怎么办呢?”

 “就放在车站外的停车场上。”海伦回答到。

 马翠兰想了想自言自语地说到:“出去散散心也挺好的。嗯,嗯,去吧!去吧!”她抓住海伦的胳膊又叮嘱到,“海伦,要是路上遇到什么事情,记得打电话回来,好让你大伯去接应你!不管怎么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孤身上路终究还是让人放心不下的!”

 “我知道的,大娘!我一定经常和您保持联系!”海伦应承到。

 海伦和马翠兰母子在客厅一直待到晚上九点方才回到卧室。海伦困乏,便早早地睡了。马翠兰一直坐到客厅里叹气,不肯去睡觉。林德见母亲难过,便打消了回卧室的念头。

 昨日,马翠兰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匆匆赶去坐公交的于红琴。原来于红琴的外甥和媳妇闹离婚。吵闹当天,两人就把离婚证给办了。于红琴外甥的父母劝了半日,可依然无法挽回儿子的心意,这才叫于红琴赶去帮忙说和的。

 “大妹子,你这是要上哪儿去呀?”

 “哎,别提了,我那个不孝的外甥正在闹离婚,他爸妈让我过去帮着劝劝呐!”

 “怎么就离了呢?他们不是年前才结的婚吗?”

 “谁说不是?你说这两个小畜牲,那婚姻是儿戏吗,说离就给离了!这两个小畜牲!”

 “你可得好好劝劝他俩,现在结个婚多不容易呀!”

 “谁说不是?”于红琴看了看表,说到,“好了,大妹子,不和你说了,晚了就赶不上公交了!咱们改天再聊吧!”

 “那你就赶紧的吧,”马翠兰看了看手机,“这趟公交差不多该到了!”

 于红琴急匆匆地向公交车站跑去。

如今,马翠兰因伤感海伦的遭遇,不禁胡思乱想了起来。她一想起昨日于红琴的话来,又叹了一阵子气。

 “真不知道你们年轻人是怎么想的,动不动就离婚!你说这婚也是说离就离的吗?说起离婚,像海伦那样被她母亲强逼的也就罢了,但那些自愿结婚的,他们未免也太冲动了吧!结婚是人生大事,可不能头脑一热就做决定!那对方人品好不好呀?有没有责任心呀?能不能吃苦耐劳呀?这不都得认真考虑吗?”马翠兰叹着气说到。

 “妈,你说的那都是你那一代人的观念,这在现在早就过时了!现代人讲求的是价值观念,人们更看重幸福指数!”林德说到。他不赞同母亲的观点

 “我可不懂什么叫做价值观念,更不懂什么是幸福指数,我只知道,一个人的品行比什么都重要!品行端正的人就不会去想那歪门邪道的东西!在我小的时候,你姥姥就是这么教育我的。你说,我们那时候都做的好好的,怎么到了你这代就都变了呢?”马翠兰摇着头说到。她对现在的年轻人的观念表示不解。

 “现在可不讲究什么品行了,现在讲究的是爱情!只要真心的爱一个人,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林德说到。

 “我就不相信,那种品行不端的人就能够忠于爱情忠于婚姻?那分手和离婚还不是早晚的事?”马翠兰反问到。

 “可不像你说的那样!只要有爱,就可以做到一切!”林德说到。

 “难道爱就不需要道德吗?难道爱就不需要尊重吗?难道爱就不需要包容吗?一个品行不端的人,他能够懂得尊重和包容吗?”马翠兰继续反问到。

 “爱能够产生一切美德!”林德回答到。

 “小德,你还年轻,还不懂什么是爱!”马翠兰意味深长地对儿子说到。

 “那您说什么是爱?”林德问到。

 “爱呀,它在面对爱人的时候常常羞于表达,又让投入其中的人变得勇敢无畏;它能把女孩变成公主,也能把男孩变成英雄;它能让人心甘情愿地为了爱人付出,又能让人对爱人的缺点包容忍耐;它能让人经受住外面的诱惑,也能让人用心的坚守住平凡的生活;它能把人变成沉着的聆听者,也能把人变成伟大的艺术家;它是一个平和安宁的世界,在那里,人们宽容而善良。”马翠兰绘心地说到。

 林德为母亲的话感到惊讶。他仿佛看到母亲全身闪着光芒。他未曾想到,从未上过学的母亲竟能说出如此动人的句子。

 第二天,马翠兰起来的比往常都早。她要为海伦做一顿丰盛的早餐。早市开市前,她把待烹饪的食物(家里有的)提前改刀准备。早上五点三刻,她便骑电动车到市场去了。她花了十分钟买菜。昨晚,在入睡前,她便已经想好第二天早晨要准备的菜肴,所以她买菜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花在对食材新鲜度的挑选上面。她急急忙忙赶回了家,而后便忙个不停。林文军本就起的早,他洗漱完毕又去厨房里帮妻子忙活了一阵儿。等到林德海伦都起床的时候,丰盛的早饭便已经做好了。

 “海伦,都是你爱吃的!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赶路的。”开饭前,马翠兰对海伦说到。

 “谢谢你,大娘!”海伦感动得泛起泪光。

 “傻孩子,哭什么!吃饭的时候就应该高高兴兴的!”马翠兰说到。

  海伦擦干眼泪,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

  早饭开始了。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地享受食物,享受家庭的温馨。他们谈论了很多趣事,就连平时寡言的林文军都讲出好几件来!

 早饭过后,林文军到海边去了,林德也赶去上班了。海伦躲在洗手间里偷偷地落泪。自从她公公把她用作婚房的那套海边别墅借给市里的一位官员以后,她便和公公婆婆住到了一起。在最近的几个月里,她一直都受着婆婆的冷默对待。她每天都尽量把自己关在房中,不让婆婆见到。而她的母亲又对她的生活不闻不问。她每次给母亲打电话时,她母亲都在忙着交际应酬,无心理会她的琐事。母亲的态度让她感到失望。她总是躲在房中偷偷哭泣。自从来到表哥家以后,她才真正地感受到家的温暖。表哥一家(尤其是马翠兰)给予了她无微不至的关怀,让她常常感激的落泪。在表哥家,她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像个外人,相反,她能愉快自然地融入到这个家庭中来。海伦走出洗手间。她开始帮着马翠兰洗碗拖地。

 收拾妥当。她们刚要坐下来聊天的时候,于红琴来了。马翠兰将于红琴迎进了屋,又倒了杯茶。于红琴见到海伦,惊讶的尖叫了起来。她早就听闻海伦在马翠兰家里,也一直想来探个究竟,但因为忙着给刚刚过世的婆婆送葬以及给刚刚离婚的外甥劝和而没能腾出时间。她先对离婚的事向海伦安慰了一番,然后又询问了很多关于离婚的细节。海伦含糊地回答了几句后便借故回卧室了。

 马翠兰陪于红琴聊了起来。马翠兰问起了于红琴外甥的事,于红琴撇着嘴说到:“那个小畜生简直倔的像头驴!我劝他,他反而数落起我来了!要不是他父母求着我说和,我才懒得管他的那点儿破事呢!”她的目光看向海伦的卧室。

 马翠兰笑了笑说到:“人家刚出了事儿,心里肯定正憋着气呢,他顶撞几句可能也不是有心的!”

 “我才不管呢!”于红琴冷笑着说到,“反正以后再有这种事让我去劝和,我可不去了。费力不讨好!再说了,他爹妈让我劝和的目的无非是不想分割房产。他妈妈哭着跟我说,他们辛苦了大半辈子攒的房,就因为一次离婚被分去了一半。她心里不干嘛,就尽力劝阻儿子不要离婚。”

 “怎么,当初房子不是他们家自己买的吗?”马翠兰问到。

 “是,”于红琴撇着嘴说到,“这不是后来又加了女方的名字吗!要是不加名字的话,人家女方就不同意结婚了。”她的话阴阳怪气的。她又向海伦的卧室看了一会儿,然后由沙发转坐到椅子上。

 “哦,是这样呀!”马翠兰若有所思地说到。

“要我说,他爹妈也是白操心。那房子已经有女方的一半了,他们还能把那一半给要回来吗?”于红琴说到。她又往靠近海伦卧室门口的地方挪了挪椅子。

 马翠兰想了想说到:“那把另一半折现不行吗?”

 “那他们得能拿出钱才是!他们可拿不出那么多钱!”于红琴说到,“再说了,女方也不愿放弃房子,现在双方正僵持着呢!”

 “那该怎么办呢?双方总不能就一直僵着吧?”

 “还能怎么办,实在不行就上法庭呗!”于红琴“哼”了一声说到。

 于红琴坐了一个小时。突然她丈夫打来电话说家里来了客人,她便回去了。走的时候,她还向海伦卧室门口张望了一会儿,然后又隔着门向海伦道了别。其实,对于于红琴来说,她的偶遇,就像考古学家发现了某个大型的人类遗址一样,难以抑制内心的兴奋。关键是,她又可以滔滔不绝地讲述她考察到的消息了。于红琴走后,海伦又回到了客厅。

 马翠兰不敢同海伦提起于红琴外甥离婚的事,于是便讲起了她小时候一些出门的经历。马翠兰无意间看到了墙上的钟,忽然拍着腿起身说到:“你看我这记性,怎么就忘了给你准备些车上吃的东西了呢?”她又看了看钟,“来得及,来得及,现在做还来得及!”说着,她跑去了厨房。

 海伦忙跟着跑进厨房说到:“您就不用忙活了,我坐车的时候从不吃东西的!”

 “那就留着下车后再吃。万一你饿了,也好有点东西充饥。再说,E市离这儿可不近的,路上没点吃的怎么能行?”马翠兰坚持到。

 海伦说服不了大娘,只能妥协到:“那您可别做多了,一点点就够我吃的了!”

 “唉,那怎么能够呢?你得坐三个半个小时的车呢!万一你饿了?”马翠兰说到。

 “我饿了可以在车上买呀!车上卖什么的都有!”

 “车上的东西哪有家里的卫生?听说很多人吃了车上的东西后都拉肚子呢!”

 “那些东西都是包装好的,卫生肯定没有问题!”

 马翠兰摇头说到:“那些东西才不卫生呢!听说,那些食品里都添了很多防腐剂,还致癌呢!你说那样的食品怎么能吃的放心呢?就说我们单位后边的那家食品厂吧,东西过期了又重新加热包装,换个包装袋还照常的往市场卖!你说,那不是害人吗?昨天我和我们单位的老张谈起了这事,老张还开玩笑说,“没事的,这种东西是吃不坏的!我们什么食品添加剂没吃过?什么都吃,而且都不少吃!现在的人早就有了抗性,再怎么吃也不会吃出大病的!”。你听听,他还说不会吃出问题呢!要我说,这一次两次可能吃不出什么问题,可一旦时间长了,说不定就吃出什么新病症来呢!”

 “那是小食品厂的问题。像那种大的食品厂还是很注重食品安全的!”海伦说到。

 “这哪里敢保证!”马翠兰摇手说到,“前几天看电视,那不就曝光了一家大公司吗?那家公司好像是做儿童零食的。好像哪个电视台以前还天天播他们公司的广告呢!”说着,她已经洗好了七八个鸡蛋,接着又往锅里添了两瓢水。她迅速地把鸡蛋下了锅。

 “您煮的太多了!”海伦忙说到。

 “不多,不多!这鸡蛋个头小,一口就能吞一个。你要是真的饿了,我还怕不够呢!”马翠兰说到。她盖上锅盖,打开燃气灶的开关。

 马翠兰突然拍拍额头说到:“对了,我得给你烙几张蛎子煎饼带着路上吃!你饿了也不能光吃鸡蛋呀!对的,我这就去舀面!”

 “大娘,您就别忙了!您给我煮的鸡蛋已经够吃了!”海伦忙拉住马翠兰的胳膊劝到。

 “海伦,听大娘的,”马翠兰攥着海伦的手说到,“路上多带点吃的,可别饿了肚子!瞧你这几天都瘦了。大娘知道你心里苦,可大娘又何尝不是?你老是闷在家里,就算没病也得憋出病来,出去散散心也是好事。如果你迈过了难关,别忘了回家看看你妈妈。其实你妈妈也挺不容易的!虽说你们的观念不同,可她毕竟还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了,大娘!”海伦点头说到。

 此时此刻,海伦心里十分愧疚。她脑中有两个思想在斗争。她原本打算偷偷地把事情解决,可满心的愧疚让她不想再对马翠兰隐瞒。她决定把秘密告诉马翠兰。

 “大娘,大娘,您听我说,”海伦鼓起勇气说到,“其实我今天根本就不是去看朋友!我跟您撒了谎!”她的眼睛泛起泪光。

 马翠兰惊讶地看了看海伦,然后向海伦问到:“那你是怎么了?你不愿在大娘家待了吗?”

 “不是的,大娘!”海伦摇头抽泣到,“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憋在心里没跟您讲。”

 “孩子,别哭,有什么事尽管跟大娘讲好了!”马翠兰安慰到。

 海伦哭了一阵儿说到:“我怀孕了!”

 “哦,这是好事呀,你哭什么呢?”马翠兰安慰着

 海伦一头扎进马翠兰怀中,颤抖着说到:“孩子不是他的,是,是,是他父亲的!” 

马翠兰感到震惊。她扶住海伦的双肩看着海伦问到:“你说什么?那孩子是谁的?海伦,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海伦捂着脸说到:“那天深夜,我正睡觉的时候,我公公便溜进了我的房间。那天他喝了酒,满身酒气。因为平时我丈夫就是那样,每次回去都是深夜,而且满身酒气。我朦朦胧胧,以为是我丈夫回来了,所以没有察觉。后来他就...他简直就是禽兽!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当她骂到“禽兽”的时候,牙咬的吱吱作响。

 马翠兰惊讶的后退了几步,然后怔怔地一动不动,嘴里骂到:“禽兽!畜牲!”随后,她又上前抱住了海伦,跟海伦一起哭了起来。

 “海伦,你听我说,你会不会弄错了呢?”马翠兰扶住海伦肩膀问到,“做老子的再混账,他也不能对儿媳妇做出如此禽兽的事来呀?”

 海伦摇着头说到:“不会的,不会的,我确定就是他!当时我反抗来着,尽管黑漆漆的,可我还是能听出他的声音。再说,”海伦顿了顿,“他儿子可能不育,我们在一起快一年了,我都没有怀孕。”

 “禽兽!禽兽!他简直是伤天害理、猪狗不如的东西!”马翠兰愤怒到。

 海伦痛哭着。

 “不行,我们得找那个畜牲讨个说法!”马翠兰拉起海伦要往外面走。

 海伦强拉住马翠兰,哀求着说到:“求您了,别去了,我已经找过他了!”

 “那畜牲怎么说?他肯承认吗?”马翠兰怒冲冲地问到。

 海伦点了点头,然后低头说到:“他希望我不要张扬。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张扬出去我也没法儿做人了!再说,我爸妈一定会受辱的!”

 马翠兰将海伦搂着怀里。

 “那畜牲没说要怎么处理这个孩子吗?”马翠兰问到。

 “他让我打掉。”海伦回答到,“他要带我去W市一同把孩子打掉。今天就去!”

 “这个畜牲!他都干了些什么?他怎么还有脸见你呢?”马翠兰骂到。

 “他现在哪里?”她又问到。

 “不知道。不过我们约好中午见面。就在北郊的一个农家乐附近。”海伦回答到。

 “我跟你一块儿去!”马翠兰说到,“我可不能再让你冒险!”

 “大娘,让我一个人去吧。这件事就让我自己解决吧!”海伦哀求到。

 “海伦,你是我的孩子!你已经被那个禽兽欺辱了,如果他再欺负你怎么办?我不能再让你受到伤害了!”马翠兰坚持到。

 “可是...”海伦没了主意。

 “海伦,我去的话,还能有个照应的人。毕竟堕胎不是小事,身边没个人照应怎么能行呢?”马翠兰说到。

 海伦同意了。

 她们回到客厅。海伦坐在沙发上发呆。尽管她不愿让别人知道这件丑事,可有马翠兰的陪伴还是让她安心了很多。

 马翠兰回卧室换了衣服,又从一摞衣服下面取出一打钞票装进兜里。她回到客厅,抱着海伦安慰了一会儿。

 海伦倾诉着苦楚,她要把憋在心里的苦闷发泄出来。

 “她妈妈常因为我怀不上孩子而责怪我。她认为是我的问题!我说,那好,那我们就去做个检查,是谁的问题谁就接受治疗。他妈妈不同意。”海伦说到,“她妈妈一开始对我就不好!总是挑我的毛病!尤其,尤其每回那个禽兽跟我说笑,她都无缘无故的向我发脾气。我真是受够了!我每天都躲在房间里哭。别人都以为我做了阔太太,享了福,可谁又知道我每天都过的很痛苦呢?接着,我又受到了侮辱。那时我真的不想活了!有时候,我特别恨我爸妈,恨他们狠心把我丢在了狼窝!同时我也恨自己,恨自己当初没有坚定立场。如今,这样的收场,对我也算是一种解脱!”

 “孩子,你可千万别有什么极端的想法!你这么好的孩子,怎么会没人疼呢?大娘会疼你的!你全当生活跟你开了个玩笑。它一笑而过,你也要一笑而过!你要过独立的生活,就要让自己变得强大!海伦,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呀!”马翠兰安慰和鼓励到。

 马翠兰同海伦一起去见王德生。王德生已经提前去到农家乐院外的路口等候。马翠兰的到来,让他大吃一惊。马翠兰下了车后,怒冲冲地朝着王德生走去。她走到王德生面前,狠狠地抽了他两记耳光。王德生满脸愠色,但又捂着脸不敢言语。

 “这件事情你要怎么解决?”马翠兰怒视着他问到。

 “先打掉!”王德生回答到。他又看了看海伦,说到“我找了W市最好的医院,海伦做完手术便可以在那里安心修养。此外,我会给海伦一笔钱作为补偿!”

“收起你的臭钱!”马翠兰骂到。她平复了一下,又说到,“这样吧,等做完手术,我们自己回来。免得我们看到你倒胃口!”

 “好的!就按你说的来吧!”王德生点头说到。

 她们上了王德生的车。车子在马路上划了一个圈后,飞快地向西驶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四章(十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