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十)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16 点击数:1189次 字数:

      (十)

  他们进了客厅,只见杨曼抱着胳膊在客厅里焦急地徘徊。她一见到海伦,便怒气冲冲地冲到海伦面前,把海伦拉到沙发旁让海伦坐下。尽管海伦神色泰然,可她的心还是不由的紧张。在回来的路上,海伦反复地为自己鼓励。她已经打定注意,要是母亲拿离婚的事对她严厉责备的话,她就要向母亲提出反驳。她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如果重来一次,她还会毫不犹豫的采取同样的做法。她不能跟一个和自己没有感情且风流成性的男人在一起生活。跟没有感情的人在一起生活,是多么痛苦和折磨的事啊!她无法像那些仅仅为了物质而委身的女人那样,毫无愧疚地同自己不爱的男人一起生活。况且,她的心里还有更大的,更难以启齿的屈辱,只是现在还她不敢将它告诉任何人。这个屈辱曾险些让她结束自己的生命,至今她还因此遭受着精神上的折磨。今天,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向母亲屈服。她要和母亲理论一番,证明她根本就没有做错。

“海伦,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吗?”杨曼气冲冲地瞪着女儿问到。

妈妈,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海伦回答到。

  “你是要跟我狡辩吗?海伦,事已至此,你还要狡辩什么呢?”杨曼喊到。

妈妈,我没有狡辩!”海伦看着母亲说到,“我又没有做错事情,为什么要狡辩呢?”

杨曼气的直挠头,问到:“难道你没有狡辩吗?还要怎样你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她瞪着眼指着女儿。

妈妈,如果你指的是我隐瞒了离婚的事,我承认有错;如果你认为离婚是个错误,我不承认有错!”海伦坚持到。

 “什么?什么?”杨曼发怒到,“海伦,你再给我说一遍,再说一遍!”

 “我没有错!”海伦一动不动地看着母亲。

 “难道离婚不是错吗?你知道我为了你的亲事费了多少心血吗?”杨曼喊到,“我都把我这张老脸给豁出去了!”说着,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我告诉你海伦,你真的太不懂事了!你枉费了我的一片心意!”

 马翠兰见杨曼母女吵得很凶,忙上前向杨曼劝阻到:“好了好了,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就不要再责备孩子了!”

 杨曼根本没有理会,一把将马翠兰推开。

 “你只知道把我往那些禽兽身边推,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你有问过我的意愿吗?你没有,你从来都是自作主张!”海伦向母亲喊到。

马翠兰又忙向海伦劝到:“海伦,你就别跟你妈妈顶撞了,你妈妈一定有她的苦衷。”

海伦委屈的哭了起来。林德忙跑过去安慰。之前他一直站在门口。面对争吵,他一时手足无措。

 “海伦,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杨曼指着海伦说到,“人家条件那么好,你凭什么就不愿意?你看看,全市有几个人能有王德生那样的身家?你真是太荒谬了!全市想要嫁到他家的姑娘都快要挤破头了,而你倒好,送到嘴里的肥肉又让你给吐出去了!”

 “妈妈,您就别再跟我提起那个畜牲了,好吗?我再也不想听到那个令人作呕的名字了!”海伦咬着牙说到,“他们家没有一个正经的好人,嫁到她家的女人简直都瞎了眼睛!”海伦骂完,又哭了起来。

林德忙抽了几张纸巾为海伦擦泪。

 “海伦,你简直太无理了!真没想到你会变成现在这样!”杨曼气的喘息起来。

 “原来在您的眼里我怎么做都是错的。您也从来都没有正视过我的想法。我不愿嫁给那个冠冕堂皇的衣冠禽兽,我向您哀求,可您态度呢?您还是坚持您的想法,您为什么就一定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呢?”海伦歇斯底里到。

 “什么,海伦?”杨曼吼道,“你再说一遍?”她怒不可遏,高高地举起手掌来。

马翠兰见势不妙,忙将杨曼拉住。

杨曼哭了起来。她接过马翠兰递来的纸巾,用力地擤着鼻涕。她扔掉纸巾向海伦问到:“难道你一直认为我把你往火坑里推吗?你这是这样想的吗,海伦?”

 海伦把头扭向窗子。她不停地抽泣着。

 “原来我的一片苦心在你看来是在害你!海伦,我今天才知道,你会这样看我!真没想到,我的女儿竟会把我想的如此不堪!”杨曼说到。她向后退了一步,忽然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

 马翠兰忙扶住杨曼,又好言劝慰了一会儿。

 “我并没有那样看您!”海伦说到,“我只是想让您知道,您的做法是错的!”

 “呵!所以你就铁了心的离婚给我看!你用离婚来刺激我是吗?”杨曼冷笑着问到。她气的身子发抖

 “我没有!”海伦哭着喊到。“如果您非要那么想,那我也没有办法!”她觉得母亲的话蛮不讲理。她越说越觉得委屈。

 “你在用什么态度跟我说话呢,海伦?”杨曼质问到,“难道我和你爸平时就这么教你的吗?海伦,你简直越来越没有礼貌了!”

 “随您怎么说吧!总之我没有想过要对您无理!”海伦冷笑一声说到。

 “好,好,这就是我的好姑娘!”杨曼指着海伦说到。她的手指因气愤而发抖。“好,好,这就是你学来的教养!你为了跟我治气,为了证明我是错的,就毫不犹豫地离婚?海伦,你太绝情了!你不配嫁到富贵人家!”

 “那太好了!”海伦冷冷地说到,“只要能远离他们,我就谢天谢地了!”

 杨曼听到女儿的话,气的喘不上气来。马翠兰扶住杨曼,一边给杨曼捶背,一边劝说到:“既然孩子态度如此坚决,想必是他王家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倘若王家真的欺负了海伦,那么孩子的做法也不无道理了。你应该问清原因才对的,哪有不问因由就治气的?”

 杨曼听了马翠兰的话,觉得有几分道理。她平日里就听闻王德生的老婆是个蛮不讲道理的母夜叉。倘若海伦和她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那么她肯定不会善待海伦的。她将身旁的一张椅子拉到身后,然后坐了下来。大约过了两三分钟,她才缓和了情绪。她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她向海伦问到:“海伦,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是不是你和婆婆之间出现了问题?我想听听你的理由!”

 海伦擦了擦眼泪说到:“那个老女人确实可恶,但离婚的事也不能怪她!”海伦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到,“是我受够了她的儿子,他的儿子在外面养了一堆情妇!”

 杨曼叹了口气说到:“就这些吗?海伦,你太鲁莽了!你说哪个有钱人不是左拥右抱、喜新厌旧呢?男人们都是一样,没有长性的!海伦,你要学会接受这些。只要看开了,这都不是什么要命的问题。你就当他在外面养了一条狗、一只猫或者一只什么玩物不就行了?重要的是,他玩累了以后还会回家,还会认定你是他的妻子,这就够了!”

 “妈妈,您当我是什么?是木头还是玩偶?”海伦质问到,“他凭什么这样对我?凭什么做丈夫的出轨做妻子的就要包容?难道我就不是人吗?就不需要尊重吗?我凭什么和这样的人一起生活呢?难道就凭他的钱吗?妈妈,为了钱的交易,我做不来!”

 “胡说!那怎么能是交易呢?”杨曼反驳到。她看了看女儿,语气缓和地问到,“海伦,如果你只是因为出轨的原因而离婚,我想你完全是小题大做了!”

海伦表情痛苦。她想告诉母亲一些屈辱的事情,但又不知如何开口。因为这件事真的令她难以启齿。她想了想,说到:“妈妈,你知道吗?我公公对我别有用心!”说着,她哭了起来。她哭的伤心极了。

 “什么?你是说你公公吗?”杨曼有些惊讶,但随即她又恢复了平静,“我想你是误会了!尽管你公公为人风流,可他还不至于对他儿媳有什么非分之想。这太荒谬了!他不可能做出这种荒谬的事来。”

 海伦又气又笑。她想不到,母亲宁愿相信一个龌龊不堪的老流氓,也不愿相信满心委屈的自己。她没办对母亲的话做出任何友好的回复,所以她只能抹泪,不去做更多争论。

“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就意味着选择什么样的生活!”过了一会儿,杨曼说到,“我让你嫁到富贵人家,就是为了让你过上富贵的生活!”

 “妈妈,难道嫁到富贵人家就一定会享受富贵吗?如果他们不把我当做家人的话,我怎么可能过的幸福呢?”海伦辩驳到。

 “海伦,只有嫁到富贵人家才有享受富贵的机会!”杨曼带着哀求的语气说到,“嫁给富贵人只是一个基础。要是你连这个基础都没有,又怎么能享受富贵呢?海伦,你是公主,公主怎么能过乞丐的生活呢?”

 “妈妈,您怎么就能断定,我自己选择的生活就一定是贫穷的呢?”海伦问到。

 “因为你的阅历尚浅,你的心智还不够成熟!”杨曼解释着说到,“那些为了婚姻献出青春后又被抛弃的女人,原因就是当初没能找到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这也不能怪她们,毕竟当时她们的心境不够成熟!而你就不一样了。尽管你的心智不够成熟,可你的第一步路就走对了。只要选择了富贵的生活,加上善于经营,你就一定会得到幸福的!”

 “可那种时时刻刻都在面对背叛的婚姻,就真的能够让人幸福吗?我真的能在这虚伪的婚姻中得到爱吗?”海伦问到。

 “海伦,婚姻中真真假假又何必在意呢?今天他爱着你,那你今天就享受他的爱。如果明天他又爱上了别人,那么你就当他从未存在。如果你选择嫁给一个经济堪忧的男人,那么他拿什么来保障你的生活?那时,你要用低廉的化妆品,穿粗糙的衣服,抢购低价的商品,过贫穷的生活。那时你的皮肤很快就会粗糙,你的容颜很快就会变老。你可能因为拮据而无法购买一双称心的皮鞋,你也可能因为囊中羞涩而与自己喜欢的衣服擦肩而过。你会因为贫穷而变得抠门,也会因为柴米油盐而变成泼妇。你会拼命地工作赚钱养家,而且回到家后可能会面对一个满脸邋遢、满身怪味的男人。当你们有了孩子,会因为缺少奶粉钱而发生争执。你的脾气会越来越大。你会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而你的丈夫,他会因为你的坏脾气而同你发火,也会因为厌烦争吵而躲到外面酗酒。你会变得孤独无助,会变成一个衣衫不整的怨妇。你想想,如果你有个保姆,就算他不愿照顾你,至少还有另一个人在照顾你吧!爱情是一剂毒药,它只在开始的时候美丽绚烂。为了吸引住你,它会诱惑你,麻醉你,使你坚定不移地相信它的谎言。可是假的东西怎么可能成真呢?也许你会反驳说,它不是假的,它是活生生的存在的。可是,你越是感觉它活生生的存在,就越会陷入欺骗的漩涡。要识破它的谎言,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结了婚就会明白的。当你结婚以后,就会发现,原来当初的山盟海誓都是假的,都是用来哄骗那些无知少女的。爱情就像一朵花。当它含苞待放时,你会被它的美丽吸引;当它开出花瓣时,你会流连忘返,为它着迷。可它不会长久。当它枯萎以后,你会发现,它还不如曾经衬托过它的叶子好看呐!这就是爱情。它除了迷惑之外,什么实用的东西都不存在。也许你又要反驳我的观点,因此在心里找出很多反对的理由。你可能会反驳我说,那是因为她没有爱上一个好男人;她爱上了一个朝三暮四、缺乏责任感、心智不成熟的坏男人。好吧,那就让我告诉你:首先,年轻的姑娘往往因为阅历浅薄而无法分辨男人的好坏;其次,年轻的男人也往往因为心智不够成熟而逃避责任;第三,男人都是多偶制动物,他们很难抵挡那些年轻漂亮的女人的诱惑。如果你冷落了他们,他们就会绞尽脑汁地寻求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填补寂寞。所以说,感情是靠不住的。与其找一个经济窘困、不求上进的,还不如找一个家境富足、有资本失败的。女人的青春本就短暂,美好的年华转眼即逝。与其盲目地嫁给爱情,还不如简单地嫁给富贵。嫁给富贵,即便男人风流成性,情妇成群,可他毕竟只认他的原配妻子。这样的婚姻不能说有多么幸福,可起码能让女人保住自己的财富和地位。如果你非要学习那些等待爱情的傻女人,恐怕等到人老珠黄也未必如愿。那些坚持寻找合适对象的人,他们看起来强势、有主见,其实他们内心孤独、脆弱,害怕自己受到伤害。他们一边抬高了自己对异性的要求,一边渴望着爱情的降临。他们是一个矛盾的群体。他们在提出一些要求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把好的对象给排除在外了。其实他们才是迷茫的。海伦,你想想,我怎么能让你步入他们的后尘呢?这是一个只看财富、地位和权势的社会。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没有哪段爱情能站稳脚跟的。人们拼命的工作学习就是为了赚钱。因为钱能解决一切事情!”

 听了母亲的话,海伦陷入了思考。一方面,母亲的话似乎很有道理,让她无法提出反驳的意见;另一方面,她又觉得母亲的话尚且牵强,可牵强的原因,她一时竟找不出来。她从母亲的劝慰的言语中感受到母爱。她感激母亲对自己的爱。她想,不管母亲的话是否正确,但母亲的爱是真的。

 “妈妈,我知道您是爱我的,”海伦眼神温柔且坚定地说到,“可是,我受到屈辱也是真的!”海伦想要得到母亲的谅解。

 “海伦,难道我刚刚跟你说的那些话,你就一句都没听进去吗?”杨曼大声问到。她的眼神中充满怒火。

 “不,妈妈,我明白您的意思!”海伦回答到。她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母亲。

 “你要是听进去了,就不会无动于衷的!”杨曼甩了甩袖子说到。她将身子扭了半周,背对着海伦。几秒钟后,她又转过身来向海伦问到:“海伦,你到底怎么想的?”

 海伦被母亲问得糊涂,她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是那样的,妈妈!我...”海伦看着母亲说到。

  海伦想要解释,可她的话被母亲打断。

 “海伦,你今天是打算跟我杠到底吗?”杨曼指着海伦说到,“难道我刚刚的话都是浪费口舌吗?难道你就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吗?”她停了停,继续说到,“海伦,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没想到你的心竟然如此坚硬!无论如何,他都是你的丈夫,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夫妻感情吗?”

 “并不是我不讲感情,而是我对他根本就没有感情!”海伦委屈着说到,“我们已经离婚了,他再也不是我的丈夫了!”

海伦,我就问你一句,”杨曼一只手掐腰,另一只手指着海伦问到,“真的没有复婚的可能了吗?”

 海伦摇了摇头回答到:“没有了!”

她的回答毫不犹豫。她的眼神无比坚定。

 “那好,海伦,你好自为之吧!”杨曼咬着牙重复说到,“你好自为之吧!”她呜咽了起来。

 马翠兰上前安慰,被杨曼双手推开。

当初我和你爸爸,”过了一会儿,她又说到,“我们连面都没见过就结婚了!我们结婚的时候也没有感情,可我们还不是坚持到了现在?两个人结婚的时候可以没有感情,因为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嘛!两个人相处的久了,不就生出感情了吗?婚姻嘛,哪有那么多的感情要讲?两个人走到一起就是为了搭伙过日子。日子过好了,感情也就自然而然地来了。可千万不要刻意追求感情,要知道,感情多了会伤人的!”

妈妈,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海伦说到

 “道德?难道我和你爸爸都没有道德吗?你大伯和你大娘都没有道德吗?你爷爷奶奶都也都没有道德吗?”杨曼一口气说到。她一边说一边指了指马翠兰和天花板,“海伦,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

 海伦泪水止不住地流出。她一动不动地看着母亲。她越来越不懂母亲的想法,也越来越难以和母亲沟通。她问到:“那你和爸爸幸福吗?”

杨曼“霍”地站起身来,怒目圆睁地看着海伦。她气的脸色发紫,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和你爸爸呢?是谁教你质疑父母的?”她的喘息有些困难。

难道你和爸爸不是那样吗?你敢说你过得很好吗?”海伦反驳到。

 杨曼拎着手掌冲了过去,被马翠兰一把抱住。她拼命地推着马翠兰,可马翠兰死死不放。杨曼无法挣脱,于是指着海伦骂到:“你个没有教养的东西!是谁教你不尊敬父母的?我真是白养了你!早知这样,我当初就不该把你生下来!”她哭了起来,“我养女儿有什么用?养大了只知道忤逆父母的心意!人家养女如同养了一座金山,而我养女只落得一身麻烦!”她擦了擦眼泪,然后指着海伦继续说到,“那好,既然我无法改变你的心意,那我就再也不管你了!我全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女儿!海伦,你听着,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不许踏进我的家门半步!”说着,她脸色铁青,甩着袖子夺门而出。

 马翠兰忙跑着将她拉住。杨曼恶狠狠地瞪了马翠兰一眼,用力地挣脱。马翠兰拦她不住,只好任她离去。她立在原地长叹了一口气。林德也跑出来唤了婶婶几声,可对方连头也没回。

 杨曼重重地摔上车门,发动了车子。发动机哄隆隆的响起,汽车排气管喷着黑烟。忽然车子向前窜出,一眨眼就到了麦田路口。车子转了一个大圈后,轰然向大路驶去。当车子再次路过林德家门前的时候,他们连车的背影都没能看清。

 这晚,待海伦入睡后,林德方才回到房间。他脱掉外套,关上灯,郁郁地躺在床上。林德对婶婶的话陷入了思考。他承认,婶婶的一些话是有道理的。他理解婶婶的苦心,可他就是想不明白婶婶为何不顾女儿的苦衷一味坚持。他想了很久,可最后就只记住了一句话:“选择什么样的人,就意味着选择什么样的生活!”。他认同婶婶的这句话,只是她给出的解释过于牵强。

过了凌晨两点,他的眼皮越发沉重。他渐渐地失去了意识,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四章(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