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九)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16 点击数:1995次 字数:

    (九)

第二天早上,吃过了早饭,马翠兰上班去了,林文军也赶去了海鲜市场。林德向祝永康请了一周的假。祝永康虽不情愿,但碍着面子也就同意了。早饭结束的一个小时后,海伦请求表哥陪她到西边的田间走走。林德欣然地答应了。他认为,表妹现在情绪低迷,也许出去走走反而能让她的心情有所好转。他们穿好大衣。出了院门后,一直向西走去。

 “你说人为什么要结婚呢?不结婚该有多好啊!”海伦感叹到。

 “结婚是为了获得感情的寄托,不结婚的话,人就始终没有归属感。再者,结婚还可以约束个人行为,增强责任感。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也就变得简单了。”林德想了想回答到。

 “难道不结婚就一定没有归属感吗?不结婚就没了约束了吗?不结婚就可以不履行责任了吗?不结婚男女关系就一定复杂了吗?”海伦反问到。

 “并非如此,只是弱化了!”林德回答到。

 “如果两个人足够相爱,他们要是不结婚能不能生活一辈子呢?”海伦困惑到。

 “如今没有几个人能够将一个人爱上一辈子的,更不会有两个这样的人相遇的。就算真的有这样的两个人,他们也如愿地走到一起(唯独不领结婚证),可他们的关系却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既然两个人都真心地将自己托付给对方,那么也就没理由在乎多这一纸证书了!所以,两个人是否打心里认可他们的夫妻关系,虽说跟这一纸证书没什么关系,但通过这一纸证书起码可以让他们履行各自的义务。”林德说到。他看了看海伦,继续说到,“其实有很多人都是通过热恋而走向婚姻的,可他们之中却有一大部分人只生活了短暂的时间就分开了。有时候,相爱的两个人只适合恋爱,不适合结婚。他们在没有物质负担的时候往往爱的真切,但有了物质的拖累,他们就无法长久了。出现这样的状况,我想是人的问题。毕竟物质是死的。一个人要是被死的东西缚住了手脚,那就说明这个人已经向死的东西妥协了。哦,你看我,说着说着就跑题了。你问我,相爱的两个人可不可以不通过结婚而厮守到老,我的回答是,不能!”林德摇头说到。

 “可不可以有这样一天:从这天开始,每个人一生都只爱一个人。他们相互扶持,顺境时共享安乐,逆境时相濡以沫;他们心意相通,促膝时滔滔不绝,静默时不改情衷。他们即是夫妻又是亲人还是朋友。他们相亲相爱,相互尊敬,即使满头白发也不改初心。”海伦说到。她有些沮丧。

 林德笑了笑说到:“海伦,你真是个理想主义者!当然,我们都希望拥有那样的爱情,可现实是,人的私心杂念太多,欲望就成了无底洞。你说,这样的人,怎么能够全心全意地爱别人呢?他们把爱一半留给了自己,一半留给了欲望。他们已经没有容纳爱的空间了!前几天,我还和一个朋友讨论过婚姻。他沮丧地告诉我他的婚姻里没有爱情,全是欲望。他跟我抱怨,他的妻子爱和人攀比,回家之后就责骂他收入太少。没办法,他又换了个挣钱多的工作。可他还是满足不了妻子的期望。他很痛苦,后悔当初贪恋对方的容貌而忽略了人品。我说,当你贪恋她的容貌的时候,你的欲望就已经支配了你的决定,以至于你不分好坏,不辨是非。说到底,今日的局面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要怪就去怪你自己吧!后来我拿这事和小月探讨,她除了提出我上述的观点外,还提出更多的看法。她认为,我朋友的妻子经历浅薄,受过的教育也有所欠缺。因为年轻,所以往往抵不住诱惑。但这并不怪她!我们只能为她的教育缺失感到惋惜,除此之外,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是因为她的学历低吗?”海伦问到。

 “可能会有关系,”林德解释到,“但没有必然关系。一个人的教育,不能仅限于学校。就像建高楼一样,重要的是基础。只有打好地基,才能建设高楼。教育重在培养一个人的道德修养,品行素质,以及坚韧笃定的精神。当我不懂得这些道理的时候,小月就让我读《大学》。可是,我读了依然不懂。所以,现在我对你说的话,都是按照小月对我说的话复述的。我可提不出这些见解!”

 “真奇怪,我跟你讨论婚姻和爱情的问题,你谈来谈去,却把话题引到了教育!”海伦有些不解。

“说实话,我也不明白。可是我和小月讨论婚姻的问题时,她就跟我谈起了教育。”林德耸了耸肩说到。

 “我可管不了什么教育问题,我只是不明白人们的感情为什么如此脆弱?为什么一个人就不能持之以恒地爱另一个人?”海伦苦恼到。

 “你问我,我也不能回答。除非再把刚刚的那些话重复一遍。”林德说到。

  其实,林德并未将林月的意思表达清楚。林月的看法是,个人修养能够帮助一个人恒久地坚持一件事情。如果一个人的修养出了问题,那么他就没法儿持之以恒地面对困难,更没法做出有效的调整和改变。比如爱一个人不能长久。我们常常发现,爱情是会疲惫的。疲惫的原因有很多,但归根结底,还是个人出了问题。感情的维持是靠修养的。而修养则源于教育。如果夫妻或恋人双方缺乏教养,那么他们往往会相互攻讦,得不到彼此的尊重,甚至导致婚姻或感情的破裂。同样,他们教育出的孩子也会出现问题。如果一个孩子得不到良好的教育,那将是致命的问题。如果上一代人素质整体缺失,那么下一代人就会陷于价值混乱的境地。

 “有的时候我真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一心想让我嫁到有钱人家。尽管钱能换来丰厚的物质生活,可也不能把它作为交换感情的砝码呀?其实,现在很多的女孩都不是以物质条件作为婚姻标准的。她们更愿意去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更愿意嫁给爱情。还有些女孩,她们并不是不愿意嫁给爱情。只是她们太缺乏安全感了,所以总是担心生活的拮据和感情的风险会给她们造成伤害。其实,她们的担心都是毫无必要的。如果她们自己肯努力的话,就完全不用依赖任何人的供给去过自己向往的生活了。而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海伦说到。

 “我赞同女孩要有自己的工作,可除了你和小月,我还没见过不为物质所动的姑娘!”林德说到。

 “你可不能这样讲,这天下间还有很多很多的好姑娘呢!她们知书达礼,独立自强。她们会成为贤良的妻子!”海伦纠正到。

 “独立自强?那样的女人都过于强势,我们男人可招架不住!”林德笑了笑说到。

 “那是因为你们男人缺乏自信!一个好的姑娘,她一定拥有分辨男人能力。她们头脑冷静,不为诱惑所动。她们会爱上品行端正、积极奋进的好男人,然后共筑爱巢,幸福美满!”

 “你说的只是理想状态!这世界上,还是没有分辨能力的女孩居多。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往往就没了分辨的能力。即便他察觉他的恋爱对象可能存在一定的修养问题,他也会寻找各种借口来说服自己坚持恋爱。这样的人,只有感情破裂了以后,他们才明白道理,才懂得寻觅一个值得托付的人是多么重要。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当我们真正地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就会全心全意,一心只念着这一个人。可能,一个人只有被感情伤过以后才有分辨的能力吧!”林德说到。他爱过别人,也深深地体会到受伤的滋味。

 “毕竟她们还是学会了分辨。只要学会了,就为时不晚!”海伦说到。

 “可她们已经人老珠黄!”

 “难道男人都只是视觉动物吗?好的东西,会闪闪发光,就像金子一样!”海伦说到。

那得有能够识别金子的人吧?”林德笑了笑说到

  这时,林德的手机响了。电话是他母亲打来的。电话那头一片嘈杂。

 “小德,你和海伦在哪儿?”马翠兰在电话那头问到。

 “在田里。”林德回答到。

 “你和海伦回家来吧,你婶婶来了!”马翠兰说到

  林德的心突然紊乱了起来。他回答到:“好的,妈妈!”

  挂断电话,林德怔怔地看着海伦半天不说话。海伦猜到了原因。

  “我妈妈来了吧?”

  林德点了点头。

  “她一定会来的!”海伦若有所思地说到,“我一直都在等她呢!”说着,海伦转过身,大步流星地向大路走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四章(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