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一章 (6)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16 点击数:1739次 字数:


那个女人死了。——后妈死了!

后妈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嘴角流着白沫,双眼紧闭,脸色惨白得如同新刷的水泥墙。满屋子都是刺鼻呛人的农药味。——她喝农药了!

秋旖沫吓呆了,愣了好一会神才赶紧折转身退出来。她感到不知所措,但并没有哭。她又大喊了几声爸爸,之后才反应过来是徒劳。她焦急地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她想到了去找隔壁的邻居秋向阳叔。每个周六晚上她都会跑去秋向阳叔家看一会电视再回家睡觉。秋向阳叔是个热心的人,待这个小邻居一直很友好。

秋向阳叔一家正在吃午饭。就几步的距离,秋旖沫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向阳叔,你看见我爸爸了吗?——我后妈死了!”

向阳叔吓了大跳,当即放下饭碗,和他爱人跑来秋旖沫家里看。

“我也不知你爸去哪了,不晓得是去以前的工地上做事了啵?我帮你打电话问问。”向阳叔的语气显得有些急。

村里挨近大路口开商店的梅妈家就有部座机电话。向阳叔带着秋旖沫赶过去拨打了一个号码,半天没人接。这期间,有谁路过,向阳叔逢人就打探秋守业的去向。梅妈想起来说,清晨就看见秋守业出村去了,去了哪就不知道了。

一筹莫展之际,秋旖沫远远发现村口有个人走来,不是别人,正是爸爸。

“不过昨晚跟她了拌几句嘴,她怎么就做了这傻事呢!”秋守业显然震惊了,旋即和几个邻居急急往家里赶。

家门口聚集的邻居越来越多,大家都在议论纷纷。秋旖沫夹杂在人群中,感觉腹中似有东西在烧。她不知道是难受还只是饥饿的感觉。

秋守业对着人群向她训斥道:“你还呆在这干啥,赶紧上课去!”

爸爸肯定不知道离下午的上课时间还早,肯定也不知道自己早饭午饭都没吃。秋旖沫的书包原一直在身上背着都未及卸下,于是她一声不吭转身就往学校走。

教室里空荡荡的。秋旖沫坐在课桌前发呆。她努力回想昨晚爸爸和后妈吵架的内容,可是终想不出个所以然。她不明白大人们的世界。后妈于她一直是陌生的。她不了解那个女人,现在想来爸爸也是不了解那个女人的。否则他怎么都不会跟她吵架了,或者更早点怎么都不会娶一个为一点小事就喝农药的女人了。谁知道这芝麻小事里的争吵,潜藏着多少那个女人在前面那个家庭沉淀的积郁,潜藏着多少那个女人在没有遇见爸爸以前走过的风风雨雨。那个女人一定是连本带利将她过去的坎坷愁苦全算进了与爸爸的争吵里。

秋旖沫有些可怜爸爸,她觉得爸爸的婚姻太不幸。爸爸和自己未谋面的亲妈的婚姻就足以说明了,今天发生的事不是又给爸爸雪上加霜么?尽管,她至今弄不清自己亲生妈妈的去向,她只是从周边听来的闲言碎语里断定妈妈没有死。之前她以为爸爸和妈妈之间一定结下了深不可解的仇隙,可看看今天后妈的情况,想来当初妈妈也未必是因多大事离开的爸爸。女人有时对自己竟会这么狠,会狠到放弃自己的生命,放弃对亲生女儿的抚育。

秋旖沫这会也有些可怜后妈。原本她一直暗自防范戒备着那个女人,害怕那个女人来分割爸爸的爱,可没想到匆匆数月那个女人就将一切变为虚无——秋旖沫的恐惧,秋旖沫的隐忧,还有爸爸的婚姻,爸爸想要生儿子的传宗接代的梦。

同学们陆陆续续回到教室里来,周边的窃窃私语打断了秋旖沫的胡想。她知道他们又在议论她死去的后妈了。

“嘘——你们晓得啵,旖沫的后妈喝农药自杀了,就今天——”

“我妈说二十多岁的人死了是短命鬼,村里都不会同意批地给下葬的——”

“就是嘛,那女的嫁过来都没半年,凭什么要埋在我们村里——”

尽管他们压低了嗓音,秋旖沫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她懒得理会他们,嘴长在别人身上,就任他们说去吧。他们的议论直到第二遍铃声响过,老师走进教室才渐渐安静下来。秋旖沫无法安心听课,她迫切地想要知道家中现在会是怎样的情况,她可怜的爸爸又正在干什么。

最后一堂下课铃响过,老师前脚走出教室,秋旖沫后脚就跟着离开课桌椅。她背上书包一路往家飞奔。远远的,她看见家门口仍麇集着许多人,只是先前离去时叽叽喳喳的议论这会变成了不断的喧嚣吵嚷。待走近些,她才发现那些高声叫嚣的是几个外村的陌生人。秋旖沫很快明白过来,他们定是后妈的娘家人。还有好些邻居也在。她看见奶奶竟也回来了,爷爷也回来了,还有叔叔、大伯二伯都过来了。她瞥一眼堂屋,不敢进去,因为后妈的遗体已抬到堂屋来了,堂屋已成了灵堂。

“不管怎么样,”一名陌生中年男人说,“说难听点,人是在你们家死的;说良心话,女人死在夫家,老公不管谁管?我们也没有很高要求,买副棺材,按你们村里的风俗办下丧事给下葬,再出点钱给女方家里算是对她娘家人的尽孝,这事就算结了。你们不要用村里不批地来敷衍,再不济你们就葬到农田或菜地里。家里总有田地的吧?我就不信了,你们把人下葬了,他村干部还会去做那浇薄事把坟刨了不成?”

中年男人说最后这话的时候,有意将面孔转向村里那些邻居们,像是想获得某种认同,又像是某种不由分说的威胁。站在人群中的秋守业一直低垂着头沉默。

秋旖沫赶到奶奶身边。奶奶悲哀的眼神望了她一眼,还顾不上跟孙女说话。这时秋守业缓缓转身拨开人群移步到奶奶跟前来,支吾着说:

“……没有办法了,要不,你老人家那副寿材……先腾动一下?”

奶奶哀叹了一声,点头挥了挥手:“拿去吧,只能这样了。我这身子板还硬朗,一时半会也用不上。都答应下来,把他们打发走吧。”

答应条件后,后妈的娘家人终于走了大半,只后妈的两个亲兄弟留下来守夜——也是为监督丧事的正常进行。而后妈娘家那些走掉的人明早还会来。邻居们也陆陆续续散去,只有个别留下来和叔叔伯伯们一起帮爸爸料理丧事。

秋旖沫很晚才吃成了晚饭。晚饭是奶奶做的。因为家里来人太多,这顿晚饭费了奶奶很长时间。可怜的奶奶,生了这么多儿子,无论在谁家里都要成年累月不停地忙啊、做啊,儿子未成家是这样,儿子成家了还得这样,关键时刻还要将自己的棺材板供出来。

秋旖沫一天没吃饭了,可是她没吃下几口晚饭。在被设成灵堂的堂屋用餐让她感觉难以下咽。那个脸上蒙了白布的女人僵直地躺在地上。大人们在屋里来来回回走动。高声争吵是没有了,聒噪声仍不断。仿佛是这会才想起不能去惊动在天之灵,他们的说话声都变得细声细气。秋旖沫早早躲进西屋里。她希望这一切能快些结束。

次日一大早秋旖沫又没吃早饭就逃向学校了,中午放学挨到很晚才回家。远远地,她便听见洋鼓洋号吹奏的丧乐传来,屋里屋外面已摆满了圆桌,人们早开始用膳。原属于奶奶的棺木也已抬到堂屋来,后妈已入殓。奶奶忙碌中还不忘秋旖沫没吃早饭,早早盛好一碗饭让她躲在灶房里吃。奶奶劝秋旖沫下午别去学校,参加下后妈的葬礼,这样后妈会保佑她。秋旖沫想起后妈毕竟给自己做过好几个月的饭,就答应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一章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